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正网注册 > 第108章:老师宿儒

“也是啊……”斗比望着在苏桃怀中的小生命,微微笑了笑,“她会说话了吗?”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打电话给高林,高林也说,接到心若的电话后,就一直在等,却一直没等到人。

尤歌早早起来了,坚持去跑步,穿着一身浅紫色运动装出门去了,这时候才7点。

尤歌愤怒了,这不仅是因为某人趁她喝醉之后**了,更重要的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在这种时候怀孕,起码还要过两三个月才能,因为她吃那些治疗脑伤的药副作用很大,她必须要在停药半年后才可以怀孕。

了,只能向他抱以感谢的一笑:“谢啦。”

容析元警告地眼神投过去,冷冷地说:“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来更好?”

容析元等待何宏森那边传来关于害死马胜吉凶手的消息,可是久久不见回音,他不知是该怀疑凶手太神通还是质疑何宏森的能力了,怎么可能一点都没线索?

...尤歌一路被拉着走,神情呆滞,像个木偶似的,任由容析元这么拽着,整个人浑浑噩噩,脑子一片空白,只有耳边还回响着先前容析元姑妈说的:“尤家欠容家一条人命!”

容析元看着窗外的夜色,声音变得飘忽起来,淡淡地说:“我在想,假如我只是个一无是处的人,在容家,会是什么处境?假如有一天我摔得很惨,容家会不会像痛打落水狗那么对待我?想到这些,我就不得不逼迫着自己要不断地变强,只有足够强大,才能自保,才能保护我想要保护的人。”

翎姐穿着宝蓝色裙子站在容析元面前,尊贵的气质宛如童话里的公主,蓝色的瞳眸闪耀着迷人的光彩,似琉璃般夺目。

三个大人两个小孩子,全都看着容析元,这货终于有种不详的预感……自己这么俊美无双,难不成当奶爸之后就成了?这货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几年前网络疯传的“犀利哥”造型。

尤歌是幸福的,容析元能这么想,应该算是一个女人的幸运。有的人并不会愿意带孩子,总想着将孩子交给另一半或者父母去带,甚至不想去了解个中的艰难与辛酸,只是坐享其成地看着孩子长大。

一段小插曲就这么过去,其实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不止一次上演刚刚的事件,但都是由于过度的希冀所产生的幻觉。容析元仍然还是植物人,他还要睡多久,这个问题,连老天爷都回答不了。

距离婚礼的时间越来越近,尤歌抓紧处理好公司的事,这就要赶去香港,龙晓晓也一起去了,她可是必不可少的伴娘。

老奶奶连忙道谢,将手机还给许炎时还顺带附赠一句:“你女朋友真是个好人,小伙子,你很有福气啊。”

这一老一幼走了之后,许炎这货还一脸的欣喜,只因为先前听到“女朋友”三个字,偷着乐呢。

容析元惊骇的表情望着翎姐的肚子,大手摸上去,果然……再看她哭成这样,没反驳就是默认了。可是,翎姐为什么会怀上他的孩子,这太不可思议了!

沈兆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觉得佟槿说得有道理,于是两人继续在那看热闹。

“谁敢把你当小绵羊,你是母老虎……”容析元深有感触的说。

“不行,必须要确认。如果真是彭楝,我们这次就算是捡到宝了。”容炳雄的小眼睛在发光,像看到了金山似的。

像触电似的弹开,尤歌愤懑地瞪着他:“你回来了就睡觉,别骚扰我!”

容老爷子欣慰地点头,坐下之后,也让尤歌坐在他身边。

最倒霉的是苏慕冉的一位高中同学,想要挑战苏慕冉这尊女金刚,专门去学了几天散打,之后跑去找苏慕冉过招,说如果他赢了,她就当他的女朋友,结果……这位可怜的男同学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

他像一匹饿到了极点的狼,要不够似的。尤歌被吻得发肿的红唇里嘟嘟囔囔着:“大叔你好重啊……下次我跟别人玩游戏算了……”

“……”佟槿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发,皱着眉头说:“嫂子,我是不是天生就没女人缘?”

“把馋馋给我吧,你去游泳。”尤歌将馋馋从佟槿怀里接过来,小奶狗立刻往她胸前蹭,小爪子不偏不倚就落在球球上。

超级富豪家的人,出手果然不凡,一来就这么大手笔,说实话,这肯定是那些弱势群体的福音,是一件造福社会的大好事。

尤歌脑子里闪过一道白光,像是有什么东西来不及抓住已经流逝,而这时,佣人过来将果盘摆好,问尤歌是不是可以端出去了。

“我现在有事要出去,你别等我了,先睡吧。”

对容析元来说,美中不足的是又被戴上了小雨伞。他还是喜欢“坦诚相对”的时刻,没有任何阻碍,那美妙的味道才是他念念不忘的。可尤歌说除非是在生理期的前一天和后一天,不然其他时候都要他戴着。

“为什么?尤歌是尤兆龙的女儿,你明知道的,却还要这么死心眼儿?你对得起你父亲吗?还有,这个女人在加州的时候,跟许炎在一起住,别说你不知道!这样你还不肯放弃她,还要执迷不悟,到底尤歌给你下了什么药才让你变得这么糊涂!她现在指不定跟哪个男人亲亲我我呢,早就把你忘了,你还不肯清醒!”唐虞梅凶狠的表情很像是电影里可恶的巫婆,此刻她身上的高贵气质早就不见了,只有戾气。

“析元,你这是干什么?头一次领新媳妇回家,难道就要让人看笑话?”容炳雄也是一脸严肃,很不满。

除了何碧翎的真实背景和她流产的真相,其他的事情,都被李大勇报道出来,这人还真是干拼,胆子特大,冒险爆出的新闻虽然让他自身有点危险,但如愿的,他成为了业界当下最红的一位记者。

容析元面色凝重地说:“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样,对现在的何碧翎感到很陌生,而我们以前在孤儿院认识的那个何碧翎却是那么善良温暖,像姐姐,像母亲,是我们的亲人,可现在你还有这感觉吗?”

尤歌脸上还红红的,因他这新游戏而羞涩,心跳都还没恢复正常呢,说实话,尤歌没想到他花样这么多,什么都敢于尝试,而她在他的带动下也算是开了眼界。

尤歌的身体在微微颤抖,都是给气的。气这个发邮件的人用心歹毒,她才过几天好日子呢,就被这样残忍的破坏掉,她以为的幸福原来竟是如此脆弱!

尤歌和容析元都站了起来,去门口看看,心里却是都很好奇的。

“真羡慕你们年轻人,想吃什么都可以。我年轻时候喜欢喝咖啡,现在老了,身体不如以前,咖啡不喝了,酒也不喝了,就连喝茶都很少。”卢老先生笑意不减,只是眼底会有一丝感慨。

苏慕冉也一直都很坚定,一直都用自己的耐心和行动去融化许炎那颗冷硬的心。

“啊?”管家愕然,随即心底无声地叹息,那本影集里,大都是以前大少爷的照片啊。

“ok,明天上午十点。”

尤歌在这样的等待中,也曾几度差点坚持不下去,可她总是在放弃之前那一刻想起了容析元对她的好,难以割舍的点点滴滴,情窦初开的珍贵瞬间,一颗心只会为他而跳动,惊人的美,也只会为他绽放。

袖口卷起,显得随意而慵懒。看似普通,但只要识货的人就能认出他这件衣服价值不菲,以及他手腕上那块满天星钻表……简约而奢华,说的就是他。

“……”

蓦地,前方突来一个人撞上了他,传来一声调笑。

“她没跟我一道来,不过应该是到了吧。”

翎姐听了,不但没有松开眉头,反而是皱得更紧了:“哎……看着你辛苦,我也不能帮你什么,我这个只有初中学历的人,很多时候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析元,你会不会嫌弃翎姐没用啊?”

“啊……你干嘛咬我?放开啊!”尤歌呼痛,却又不敢乱动,生怕他咬伤脖子。

“霍大哥,咱先不说这事儿……那个……你每天都忙工作,也需要劳逸结合一下,难道就不会抽空出去玩玩?走走郊外或者邻市,散散心,透透气?”

“……”

这是未来的一家之主,是容家这个家族中呼声最高的继承人,他说话当然有份量,发火更是没人敢惹……至少眼前这几个人不敢。

信!可这一刻,由不得她不信了,他那种狠绝的气势,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心,她嫉妒得发狂!

有鸟儿出没的地方,环境和空气当然是极好的,不然这海边住宅也不会是天价了。

尤歌轻轻掀开被子想要下去,无意中瞥见被子中央的某处支起了小帐篷,下意识地把头伸进被子里一看……

宝瑞除了做珠宝,还有包包、鞋子、手表,全都要检查一遍,这是个繁琐的工程,只靠容析元一个人还不行。

容析元现在可是热血沸腾,无暇去理会尤歌为什么这么反常,他只想要尽情地享受这顿大餐。当然,他也看到旁边放着的红酒,心想,这小女人看来是下了心思的,难道是为了感谢他在出事的时候保护过她?

醉了,沉了,陷了……

“垃圾食物,又什么好吃的。”许炎直接给人家泼冷水。

时间已过十点半,许炎当然是要送苏慕冉回家的,这是最起码的绅士风度。

许炎一直都没说话,只是旁观,这一刻,他脑子里闪现出仨字——有情况!

许炎一下子没了声音,被苏慕冉的话给惊到……昨天?电影院?什么情况?

“许炎,我相信我和你的缘份,否则我也等不到你亲自来机场挽留我了。所以,我答应你刚才所说,我们在一起试试,交往看看,我相信我们会成为让人羡慕的一对。”苏慕冉眼含着两团水泽,深情款款地挽住了他的胳膊,踮起脚尖,在他嘴角亲吻了一下。

“这个嘛,你自己问他。”尤歌指了指佟槿。

龙晓晓红红的脸蛋上露出感动的神色,被尤歌这么夸一番,她都感觉自信心多了一点,也只有尤歌才会这样鼓励她,给她打气,这种温暖,让龙晓晓眼眶都湿润了……自己的处境自己最清楚,家里条件差,还被高利贷追债,但尤歌却没有嫌弃过她,范,反而是将夸得那么好,龙晓晓知道,在尤歌心里,没有贵贱之分,不会因为她没钱而轻视,她的优点,尤歌都能看到。有这样的朋友,龙晓晓怎能不感动。

“哈哈,大叔你脸红的样子好好看!”尤歌说着,凑上去在他脸上亲了以后。

容析元已经别开了视线,假装看向下边的花园,嘴里还哼着歌儿,显得很轻松自在的样子。

不怪龙晓晓在感情方面自卑,只怪有个赌鬼老爸,还欠了高利贷,这样的家庭,哪个男方会愿意摊上?

许炎轻轻点头,想到先前在办公室里的窗户看到尤歌和容析元带着孩子离开,他的心情已经不像以前那么难受了,可还是没能彻底放下。只希望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吧。

容析元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边迈着步子一边伸手解开衬衣的纽扣,胸前一片光洁的肌肤露出,魅惑得要命。

抛开以前的身份,尤歌现在不把自己当宝瑞的董事长,她只当自己是个新来的学徒,积极地不放过任何一个学习的机会。

然而记者们不会因此罢休,想要挖掘到最有利的消息,必须够拼。

尤歌倔犟地没说一句话,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她扁扁小嘴,小声嘟哝:“哼哼……男人……他还是忍不住了吧……去就去,你去了最好今晚别回来。”

戒指是被人掉包了,只不过被我及时发现,将计就计又将一个一模一样的戒指换上去。”

可是……

“刚才kk对你服务很周到嘛,端茶递水殷勤得很,你好像也很受用……不过你真的确定那种娘娘腔的男人会得你青睐?”男人斜睨着她,浑然未觉这车子里充斥着一股子酸味。

霍骏琰深沉的目光很有点穿透力,龙晓晓感觉自己要被看穿了。

真是的,这种事干嘛要撒谎,女人的心思好奇怪,搞不懂!

龙晓晓愕然,望着这张似曾相识的脸,脑子里浮现出一个问号。

澳门。

“去就去!”

尤歌快要气晕了,遇到这么霸道的男人,简直就是强盗嘛!

尤歌笑而不语,静静听着郑皓月的叨念,心里在冷笑,表面上也是一片冷静。这是她的小姨,当年她被人绑架的事,小姨真的不知情么?现在还能装出一副很伤心很关心的样子,尤歌真佩服这个女人的虚伪,不嫌恶心啊?

尤建军依然在宝瑞集团,只是现在变成了副经理,被降职了。他曾经也是觊觎尤歌的位置,做梦都想当上董事长,可现在,董事长成了容析元,他如果还想要在宝瑞继续下去,唯独只有抓紧尤歌这根稻草,而她却不见了。

白柔亮的皮毛都失去了光泽。它腹部缠着纱布,是动过手术的地方。它被人踢那两脚太狠了,踢到骨头差点断裂,如果不是容析元恰好赶到,香香早就已经……

就是这样纯净的味道将容析元的嗅觉给养得越发刁钻,此刻再闻着怀中女人身上发出来的香奈儿5号和发油的味道,他总是很难入戏了。

转身,容析元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深邃眼眸淡漠如昔,敛起的狠色融在眼底,弯腰提起了箱子,温柔地摸摸香香的头……

许炎弯腰将苏慕冉抱起来……这娇柔的身子,有着一股淡淡的清香,不同于香水味,是体香。还有她呼吸里隐约的酒香,混合在一起,就有了说不清道不明的魅惑力,使得许炎都不禁微微一呆,下意识地深呼吸……嗯,很好闻。

苏慕冉现在哪里听得进去,混混沌沌的,只知道像八爪鱼一样抱住许炎的腰,赖着他……

尤歌伸出手握着容析元的大掌,温和的声音说:“老公……今天霍骏琰跟我说,他查到嫌疑人了。”

容析元知道很难跟尤歌说明白何家在澳门的影响力,但他心里也在考虑,这件事太重要,假如澳门警方对霍骏琰的帮助不够,那么,他或许要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