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正网注册 > 第42章:镜里观花

沈兆早就订好房间,容析元和尤歌直接入住,刚一进去没几分钟,容析元就说要洗澡……

容析元对容家人的嘴脸可是太清楚了,毫不客气地冷笑:“你急什么,不就是这次错失了接手宝瑞的机会么?博凯旗下有的是子公司,你想要接管哪一个,跟你父亲说一声不就得了?”

这家伙最大的优点是老实,最大的缺点就是有时一不小心就说了真相。

容析元稳健的步伐没有停,俊脸有着一抹魅惑的潮红,沙哑的声音说:“一会儿就给你吃,让你吃个够。”

“唔……”尤歌抬了抬脑袋,努力睁着眼睛看他,然后咯咯一笑,捧着他的脸,在他脖子上亲了一口:“嘻嘻……你是……你是我的大叔啊……”

不过,她刚说什么?只跟他一个人玩过游戏?

难怪身上这么痛,罪魁祸首就是他!尤歌凌乱了,想起了昨晚的晚餐,还有那瓶酒……不用说,那一切都是他事先预谋好的,就等着她跳进去呢!

正当这进行得如火如荼之际,门外传来了沈兆的声音……

脸色苍白的女人,那双深邃的蓝眸露出强烈的自责:“析元,是我不好,我听到你手机响了很久,怕对方等急了我才接起来,我只是想代替你跟她解释解释,不想你们之间出问题,可我没想到,事情被我搞得越来越糟……”

容析元是真心为翎姐高兴,他说得也很对,何家,虽然现在是由翎姐的父亲在掌管,但何宏森还健在。何宏森才是何家的最高决策人,只要他说翎姐是何家人,就没人敢反驳。

也不知许爸爸在病房里跟苏郴聊了什么,许炎进来时,就敏锐地察觉到苏郴看他的眼神不同了,有点太多……热切。

财大气粗啊!壕,就是这么说话的!

曾经郑皓月将首饰的一部分拿去做慈善拍卖,尤歌当时也赌了一把,将项链拿去拍卖,结果不出所料,整套首饰都是容析元拍到。

晓晓语塞,刚才说的话全都被他听见了吗?

这时,不知哪里伸出一只男人的手,手里拿着一个手机,手机屏幕播放着动画片,立刻就吸引了小孩子的注意。

第一次看到他这样虚弱,尤歌有点不知所措。在她印象里,他好像就没生过病,好像每时每刻都是那么精力充沛,可现在,他却说病就病了,发高烧,必须要打针才可以退烧……

小巧的五官精致俏丽,奶白色的肌肤有着晶莹透亮的光泽,尤其是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笑起来像弯弯的月牙儿,其中还流露出属于母性的光辉,望着婴儿车里的宝宝,她脸上的温柔犹如山间的温泉,纯净而又暖心。

尤歌清冷的眸子滴溜溜一转,冲着佟槿说:“去医院的事,一会儿再说吧,翎姐还没吃晚饭,你去把饭菜热一热。”

“喔……”容析元跪在chuang上,手捂着那儿,表情痛苦,额头直冒冷汗,脸色惨白。

当数羊都不管用时,尤歌更心烦了,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那颗纽扣……容析元该不会是今晚就在瑞麟山庄?

说完,就开始低头逗馋馋了。

不过佟槿对她仅仅是不讨厌而已,走就走吧,他没放在心上,抱着馋馋又回到了刚才的海边。

医院。

容析元却一点都不慌张,只是微笑看着尤歌,果然,尤歌着急地向郑皓月解释:“小姨,大叔是好人啊,大叔那天帮我赶走了两个恶女人,大叔还给我买了好多东西吃……我生病的时候大叔也陪着我……大叔不是骗子。”

“容析元,你无耻!”

何碧翎这一次返回隆青市,与之前那个瘦弱的她,相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人,加上还戴了假发,难怪佣人都没认出来了。

谁都没想到容析元竟出现在宝瑞集团的股东会议?这是什么情况,太震惊了!

总之,这一锅粥挺奢侈的,可是那味道闻着都能让人食欲大增,太诱人了。平时虽然家里吃得都挺好,但像这样炖个大补汤的时候,还是第一次,就连翎姐以前在这里养伤也没一下子在一锅汤里加这么多名贵的食材。

可容析元说这没什么,说尤歌只有95斤,太瘦,说她应该再长点肉。

尤歌虽然是感叹容家的气派不凡,可她自己都是出身豪门的,还不至于太过惊讶,很快就调整好情绪,淡定如常。

唐虞梅竟然没有犹豫,眼都不眨一下,吩咐保镖放下枪,退到一边去。

尤歌一阵无语,往他胸口捶了一拳,娇嗔地说:“你就只知道折腾我,下次不准再想什么新花招了。”

这是个清爽的早晨,尤歌和容析元冰释前嫌,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他们的欢声笑语在四周回响,不管是小狗狗们还是别墅里的人,都能感受到那一份特别的欣喜和感动。

这还是曾经那个不可一世的男人吗?脾气呢,个xing呢?高傲呢?全都没了……

佟槿清润的声音在安静的空气里发酵着一种异常悦耳的音调,看他说话时比手划脚的样子很可爱又有点滑稽。

这老人家原来是惦记着这事,难怪呢,他就是看尤歌对眼了,想为许炎撮合撮合,殊不知……

离开了大厅现场,耳边顿时清静了。尤歌在走道上站着,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红彤彤的小脸,柔润的双唇,俏丽而又有着淡淡的妩媚魅惑,纯美的脸蛋搭配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迷人的曲线,不需要袒胸露ru,只是露出她雪白的颈脖和精致的蝴蝶锁骨,便已经足够令人心神荡漾了。真正的美,不是那些艳俗的女人可以比拟的。

只这一句就能让尤歌的计划全都打乱,不得不说,容析元绝对是个狠人。尤歌还不够了解他,他岂是那么容易打败的吗?无论当年还是现在,容析元都是一如大山般的存在。

尤歌没见过他这样低声下气的样子,这比他说“对不起”还更能带给她震撼,如果不是因为这些日子她思考得够清楚,她刚刚可能真会动摇。

当容析元装好字画之后,走到房门口又停住了,回头望了望衣帽间……这是他楼上卧室的衣帽间,很宽大,里边摆放着的全都是闪亮亮的名牌,可以说是这别墅里经济价值最高的所在。

这是?容析元想起来了,就是前两天在泰华酒店见到的那个言辞不善的男人,怎么他也来了?那么,那天跟他一起的女子是不是也会来?

下午两点,尤歌要开会,郑皓月也将在会议上述职。

“如果能有一碗

容析元俊脸上掩饰不住的惊喜,幽暗的眼神一瞬间亮了起来……原本以为尤歌不会在意他什么时候回来,他还失望呢,现在却觉得这心里甜滋滋的,这绝对是一份美妙的礼物!

翎姐的手很冷,不知是身体原因还是其他,尤歌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却感觉不到温暖,好像隔着一层膜……

许炎这家伙有时没正经,可真的正经起来,说的话也很有道理。

尤歌愤愤不平,秀美蹙着隐含担忧,生怕宝瑞今天就这么黯然收场了,她会难过的。

“什么?没病?”尤歌皱起了眉头,黑白分明的眸子紧紧盯着他,像是在质疑,可随即也感到高兴,香香没生病,这再好不过了,是好消息。

“香香是没病,不过,明天它就会比生病更难过了。”容析元慢条斯理地说着,深眸一眨不眨看着尤歌,留意她的反应。

容析元手里的烟抖了抖,借此动作掩饰内心那一点波澜……天知道为了这一刻,他花了多大的心思?用一件自己很喜爱的古董送给了赫枫,才换来赫枫答应帮忙,去医院与尤歌“偶遇”,说起关于香香的病情,这才引来了尤歌。

“霍大哥,咱先不说这事儿……那个……你每天都忙工作,也需要劳逸结合一下,难道就不会抽空出去玩玩?走走郊外或者邻市,散散心,透透气?”

容析元沉默了,拍拍她的后背,两人都没说话,只是静静望着前边玩耍的孩子。

尤歌和容析元知道的也不比他们多,可老爷子就不同了,见识过各个年代的不同风格的婚礼,老爷子最有发言权了。

车里,尤歌被扔在了后座,两手被捆,惊恐地蹬着双腿,却是没有哭闹。神奇的,她的脑子在这时很清醒地意识到……遇到坏人了!哭也没用!

“……”

“不是,是昨晚才从车里拿上来的。”

容析元做事向来都是有着自己的理由,就像现在,他很久没来这宅子了,才住一晚就赶着走,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不想尤歌跟容家的人多接触。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尤歌知道容家与尤家的恩怨。

这才是重点!容老爷子无法接受尤歌的存在,主要原因就是两家的恩怨。

可就在这时,尤歌却嘻嘻地笑着说:“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啊……你要……你要老实交代你以前在孤儿院的事,不然……咯咯咯咯……不然我就不给你碰。”

容析元讲完的时候,尤歌还在呆滞中,耳边许久没声音,她才回过神来,发现腮边凉凉的,原来竟是眼泪。

“容析元你非要说话这么难听吗?”尤歌涨红的小脸不是因为娇羞,是因为生气。容析元句句话都针对许炎,并且也是对她的侮辱,她听着总是刺耳。

听说两人要出去看电影,双方的家长可是高兴得合不拢嘴,当然是举双手赞成了。

已经不小心间接“接吻”一次了,他不想有第二次。

尤歌受的打击已经够大了,压抑的情绪被老巫婆这么一刺激,就像是火山喷发似的不可收拾,一股冲动直奔脑门儿!

既然说好要交往,许炎也不矫情了,顺势揽着她的腰,在她脸颊亲了亲,低声说:“但还有件事我在担心,你那么能打,以后会不会对我家暴?”

但在这一片嘈杂声中,忽然冒出一个极不协调的声音:“尤歌小姐,请问你对最新出炉的富豪榜有什么感想吗?你位居第二,是最年轻的财团继承人,现在宝瑞这么红火,请问跟你父母生前留下的管理团队有关系吗?”

霍骏琰再次看了看周围,却没说出那人的名字,而是用手在桌子上划着。

这是从经济上减轻了龙晓晓的负担,很实际,很管用,也很贴心。

“那我们吃完饭再欣赏外边的美景。”

光线不如别的地方亮,她有点看不清楚标价牌。

“是学长……”

言下之意,通过许炎的眼神已经传递给容析元了。

说着,容析元缓缓站起身,下巴轻轻一点,冲着前方不远处。

这还是在继续他的宣战宣言。

这样的尤歌,让郑皓月有了强烈的不适,因为她发现,尤歌的出场吸引了全体的目光,包括容析元!

容析元垂着眼帘,大手轻轻地摸了摸香香的脑袋,淡淡地说:“有消息了吗?”

原来,当时冯奎绑架了尤歌前往码头,等待前来接应的快艇,打算开往邻市,然后再将尤歌交给那边的人带去云南。

郑皓月惊悚了,一时间忘记手上的痛,心蹦到嗓子眼,面色惨白,复杂的目光盯着容析元。

许炎要抓狂的,想不通苏慕冉怎么跑来他房间的,难道是故意的吗?可是看她醉成这样,又不太像。

容析元幽深的眸子里迸出两道精光,带着一抹狠色:“这一次,何宏森想找借口护住唐虞梅的话,恐怕也不易。我明天就联系霍骏琰,如有必要,我会亲自去一趟澳门,无论如何都要将唐虞梅带走。”

也就是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胆大包天,派人从医院劫走了容析元,还能将人“偷渡”入境。

尤歌从醒来到现在一直都是面带笑容的,幸福和欢喜都写在脸上,就连佟槿那个榆木疙瘩都看出来尤歌今天心情好。

粘人的萌妹子,纯美的小人儿,干净的气息,甜甜的依偎着他,两只小手还紧紧抱着,即使睡着了都还时而发出含糊的低语,依稀可以听到是“妈妈,爸爸……”“大叔……”

但他的隐忍却能说明他心里有尤歌,否则也不用瞒得这么辛苦了。

容析元虽然霸道,但却也不是温柔,舍不得弄疼她,在她能承受的极致中最大限度地将她填满,这熟悉的欢愉,让人恨不得能揉进对方骨子里去,她带着羞怯的娇喘,是最动听的乐章,激励着他勇往直前。

就在容析元要再次深入时,忽地,耳边传来奶声奶气的呼唤……

何碧翎为何有时会显得神神秘秘的?她究竟在想什么呢?

不吵不闹不哭不上吊,就一堵墙,便已经淋漓尽致地宣泄出了她内心的想法和决心,比千言万语都管用,仿佛这堵墙是砌在了容析元心里而不是在他家地面。

容析元一言不发地冲上楼去,站在楼上卧室的阳台往下一看……这下,容析元可是被气得肺都疼了!

许炎这时也变得严肃起来,郑重其事地说:“何老先生,您一世英名,我们做晚辈的就不拐弯抹角了。实际上,我们是觉得,可以跟何家成为盟友,这么一来,马胜吉的事,就好办了。”

“想不到你的消息还很灵通,这件事,外界不知道。”赌王看容析元的眼神又有了变化,越发觉得此人不简单。

“容先生您对宝瑞将来的发展有什么期许吗?”

赫枫往沙发上一坐,漫不经心地说:“田警官,你看到了,这儿没有什么se情活动,兴许是举报的人报错了,也可能是有人恶作剧。”

两位警察在议论,同时看向田警官。

另外就是沙发的扶手里边是一排金色按钮,那才是密室的开关,带指纹的,只输入了赫枫和容析元的指纹……

相比起她的激动,容析元却是很淡定。对他来说,昨晚听到她喊“大叔”时,他就已经感到值了。今后的xing福,他相信不会缺少的,只差一步一步动摇她的心,让她习惯跟他过夫妻生活……

“……”

“这么快就要给她升职?她才来多久?这么做,是不是太快了,恐怕难以服众吧。”

另一个,听声音好像是人事部主管。

“你……”美女惊诧又尴尬的表情很精彩,他居然什么都知道?她是假装的,她其实没病。

...屋子里的窒闷,令人喘不过气来,好像空气都已经结冰。

尤歌亮亮的大眼里闪动着俏皮的光芒,小手慢慢爬上他的眉毛,轻轻地抚摸着,呼吸放得很轻……

这话听起来很普通,可许炎却露出诧异的神色打量着她……说实话,他刚刚不过是试探她一下,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他以为她会趁机说自己酒量不行,然后一会儿只需要喝一点就可以有理由装醉,然后……然后她不就能借着醉意在这里住下?

而负责培训新人的,当然就是店长了。

这货表情严肃地来巡查病房了,一群女护士一个个笑逐颜开,不管是中年大婶还是年轻女孩子,全都像蜜蜂看到花儿一样。

实习护士娇羞地咬着唇,一颗芳心砰砰乱跳,期盼的眼神痴痴地望着许炎。

其实这并不夸张,也不是不可能做到的事。说穿了,这源自于容析元多年的经验积累,以及他对大局的掌控力和对“人心”的洞穿力。

“你小子要是敢说话,劳资扒了你的皮!”

她来干什么?她怎么知道他家在这里的?难道她跟踪来的?

“你认为呢,还需要我教你怎么做吗?”许炎这黑沉沉的脸色很有点吓人。

...郑皓月一直紧锁眉头,神情有点冷,见大家都在议论,她不由得轻轻敲了敲桌面,凌厉的目光扫过全场……

霍律师此刻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了,只能用他的手掌轻拍着尤歌的肩膀,担忧地说:“你现在怀着孩子,不宜激动,不管什么事,你都只能撑下去,一切等孩子出世再说。”

廖院长首次露出激动的表情,告诉尤歌,容析元的情况有了好转,现在要送回医院去做个详细检查。

能对劲才怪,他连续输了两次,今天这次是因为黑虎那家伙在旁边嚷嚷使得他一时走神……这么冤,输得不甘心,一肚子的憋,可又不能发作出来,在苏家做客,老爸也在,许炎只能忍,但脑子里一直都在想着要怎样“雪耻”。

许爸爸忽地哈哈大笑,一手拍在许炎肩膀上,一副得意的表情说:“我儿子当然比我强了,我的种,怎么会差?哈哈哈……当医生好啊,是咱许家最值得骄傲最受尊敬的人,咱祖上可没出过医生,还是儿子给老爸挣脸!”

可是才刚走到楼梯口,许炎就停下了脚步,面色平静地看着苏慕冉。

若不是她眼中的惊恐这么真实,他真的要怀疑她是不是故意借此机会揩油啊?

v章节内容精彩预告:

郑皓月不忍告诉尤歌真相,只好谎称姐姐和姐夫去国外工作了。

这几年,尤歌偶尔会出席公司重要会议,都是在郑皓月的带领下。

容析元高大的身躯瞬间僵了僵,嘴角抽抽……要不要这么劲爆?她躺在chuang上朝他招手,娇嫩的容颜如花,加上她柔软的声音,这简直是对男人的一种巨大you惑,只是她纯真无邪的眼神可以看出,她的想法很单纯,没有其他意思。

果然,尤歌暗淡的眼神稍微有了一点光亮,在许炎的不断鼓动下,她渐渐地忘却了这件事可能存在的失望概率,她好像又开始有力量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尤歌占据了他的心,是一点一点积累的成果,但要说动心的时刻,许炎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从何时伊始。是四年前救下她

善良的尤歌,她的心就像是山间的温泉,清澈而又暖和,纯净毫无邪念,不管命运如何对待她,她总是会保持一颗向善的心。

可能这世间少有男人会有这种经历,在自家还被老婆隔离了,用一道墙狠狠地抽他的脸啊!

餐桌上只有三个人,容析元,佟槿,翎姐。

尤歌点点头,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肚子,心情颇为复杂……真的里边有个小生命未成形吗?这感觉,仿佛肚子一下变成了千斤重,她摸的时候都小心翼翼了。

啪……一记暴栗,佟槿脑门儿挨了一下。

“你给我下来……”尤歌使出吃奶的力气,但都起不到作用,他今晚就是赖在这里了。

尤歌只觉得胸口堵得慌,渐渐冷静下来之后,她才能正视自己的内心,真的痛恨他吗?刚才那个的时候有没有一点点的动摇?

他是何等精明,刚才那两次的激烈之后,他已经感觉到了她不像是个四年来跟男人鬼混在一起的女人。她依然那么生涩,慌乱,羞赧,温暖紧致一如初ye那晚,这是他不曾说出的惊喜。

他会不会真的使出什么卑鄙的手段逼她结婚呢?昨晚在酒会上她一时口快答应了,现在冷静想想就感到一阵后怕。为了夺回公司,真的跟他结婚,这样好吗?但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能最快夺回公司?

但霍骏琰不会放弃的,他还会继续调查,只是尤歌这

如果换做以前,尤歌不会这样给何碧翎可趁之机,她会聪明地选择抓住容析元的心,可这次,明知道她将他拒之门外就等于是将他推向了何碧翎,但尤歌却没有丝毫反应,依旧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拒绝任何人进去,也不管容析元什么时间回家,不管他在做什么,不管他见了谁。

此刻,她的手指像是有千斤重,终于颤抖着按下了“删除”,这一秒,她再也撑不住,心都被绞碎了,痛到窒息……

===========

容家已经沸腾了,闹得翻天,只差没打个你死我活了,除了老爷子之外,每个人都在攻击容析元。

经过容炳雄的多方打探,最终他将目标锁定在了这里,大胆地猜测容析元兴许会将钻石藏在容孝光的坟墓。

龙晓晓确实很口渴,刚刚只是不想麻烦他,可现在,水都送到嘴边了,哪里还能忍住不喝。

楼梯走道边,周丽萍在电话里一再恳求,可显然她的亲戚不愿

生了孩子之后的尤歌不但没有身材走样,由于体质关系,加上她时常运动和锻炼,使得她有着比以前更诱人的三围,曲线比例更加完美,即使不需要衬托,她胸前的风光也能亮瞎眼。

一声叔叔,直接把容析元僵在那里,脸上的笑容都凝固了,胸口分明传来一阵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