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客户端 > 第77章:入国问俗

第77章:入国问俗

阳光在线客户端 | 作者:在下本无良| 更新时间:2019-09-02

王不仕冷哼:“好啊,三钱银子,你们去取i你们的股票来,老夫统统收了,可是……这一次得说好,再不可反悔了,如若不然……”

因为……几乎每一个股票,都在暴涨。

方继藩微笑:“现在,师祖给你们出一道题。”

没想到,这一天还没过去……

方继藩鄙视他们。

尤其是方继藩,信誓旦旦的样子。

弘治皇帝身躯一颤。

萧敬道:“咱有一件事,忘了做。”

他慢慢的坐在了地上,然后像示威似得,徐徐躺平,还张着眼,乐了:“咱要昏死过去喽,昏了,昏了,齐国公,你可要保重了,这世上没人可以帮到你,自求多福吧。”

方继藩和刘瑾护着王守仁出了寝殿。

方继藩也戴上了蛤蟆镜,心里不禁想,若是情报有假,根本没有人行刺,那么……我方继藩算是交代在这里了吧。

方继藩不禁道:“太子殿下当真喝了?”

至于方继藩,却已先行去了大同,布置防卫了。

方继藩道:“陛下,前去大同之后的礼节,都是礼部负责吧?儿臣希望礼部,将大礼的全过程,写一份章程,送到儿臣这里。”

朱厚照背着手,踢着自己的靴子,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既如此,那么我便爱莫能助了。”

方继藩方才心里信了几分,他道:“还有什么蛛丝马迹吗?”

却也有人不免担心。

邓健本来的谋划是,请来一个秧歌队,在王不仕出入或者登车下车时,来一段恭祝王老爷福禄无双歌,可后来,在王不仕的极力拜求之下,否决了。

王不仕戴着一副大墨镜,竟慢慢找出了一点感觉。

看着这清晰的报表,他竟开始深深陷入,无法自拔。

再看其他的数十盘菜肴,哪一个都是前所未见。

邓健气冲冲的道:“老爷走得急,落了东西。”

求月票,呜呜呜。弘治皇帝沉默了。

弘治皇帝发现方继藩变了。

这是啥意思?

刘健觉得有理,苦笑:“还是从长计议,先寻刘文善侍讲学士来讲一讲课,让老臣人等,学一学,到时,再为陛下进言吧。”

弘治皇帝想起了什么:“还有,将这些数目,往后都要抄送内阁一份,也让几位卿家,多看看。”

不过,既是父子之间的事,等方继藩到了午门,却还是故意放慢了一些脚步。

方继藩心里松了口气,看来,陛下虽还在气头上,不过已经渐渐消了一点气了。

方继藩道:“所以,儿臣请了一个人才来了京师,就是要扭转这个风气。”

邓健就笑:“少爷多才多艺,学富五车,居然还晓得剥皮,小的……能追随少爷,真是三生有幸,祖坟冒了青烟。”

这样的情况,王文玉此前就遭遇过,因而显得格外的镇定。

下西洋回来的人,写过无数的海外的见闻,这些见闻,早已流传天下,他们知道,黄金洲的土人们,很是彪悍,悍不畏死,一旦滋生冲突,土人的部落,男女俱都上阵,前仆后继。

那么……还有一样东西,便是王不仕和寻常商贾之间的区别了。

没法子。

在后世,则有另一种专家,他们一二三四五六七,口若悬河,大家去买呀,去买呀,结果他自己没买……

萧敬吓的哆嗦:“五百万?”

五百万,不是小数目,若是玩砸了,那个王不仕,肯定完蛋。

不过今日,却有一个特殊的现象。

“可要花,也不容易啊,除了衣食住行之外,就是买宅邸了,偏偏这一年来,宅邸的价格,还算平稳,虽是略有上扬,却也不至于如从前那般一日千里。”

刘瑾跪下了,呜咽道:“奴婢在保定,无一日不想念太子殿下和干爷。”

杨彪掏出了一块牛肉干,塞进他的嘴里:“不要怕,闭上眼睛,记着拉绳子就好了。”

于是,等廷议结束。

弘治皇帝则敲打着案牍,等方继藩和朱厚照走了,方才道:“萧伴伴。”

血水越流越多。

王不仕便下意识的看向葡萄牙的总督。

一旁的教士,低声在公爵耳边,道:“阁下,这个人,不值得信任……”

可谁知,梁储居然出奇的冷静。

梁如莹倒是怕这些宦官,不晓得这些器械的贵重,将器械磕磕碰碰了,索性和其他女医,自己来搬。

只是,这些女医,对于这浩大的大明宫而言,不过是一粒小石子投入了汪洋大海,自是掀不起丝毫的涟漪。

而后,弘治皇帝看了奏报一眼:“将人宣来吧。”

方继藩觐见,弘治皇帝看了他一眼,道:“王文玉此人,倒是赤胆忠心。”

方继藩感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香儿欲言又止,本想说定是女医们走了,整个人都如失了魂一样,想到好似这些话不能说,便俏皮的笑了笑。

这一刻,这满朝文武,俱是鸦雀无声,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

致仕是主动退休,罢黜是被革职,虽然都是不做官了,其意义,却完全不同。

那么,索性,就赏赐刘文华吧。

“制曰:兹有女医梁如莹者,性资敏慧,今太皇太后病重,幸得其救,方可使凤体无恙。国朝以孝治天下,祖母视朕,如骨肉也,朕侍太皇太后,战战兢兢,唯恐有所疏失,今太皇太后年事已高,正需良医,随侍左右,方使朕安。今下中旨,特敕女医梁如莹,为女医院医正,其夫刘文华,赐金三十万,钦命地方官吏,至刘府,立石坊,以此旌,钦哉!”

“陛……陛下……草民,草民……”刘文华惶恐的在脑海里,已掠过了无数的念头,当做这一场退婚不存在?

卧槽,这……

“何时退的婚,为何梁女医不知?”弘治皇帝脸色越来越差,眉头轻轻扬了起来,声音不禁透着几分不悦。

他很懊恼,在解剖房里,为啥一定要将自己全身包裹的像粽子一样,否则,自己改捋起袖子,展现一下自己的肱二头肌。

去了医学院,医学院里,这么多的男子,这男女授受不亲啊,更可怕的是,还这么多人瞧见了,这未出阁的女子,大家闺秀,如此抛头露面,这下完了,这个女儿,白养活了,不但白养活。却还要遭人耻笑,从此之后,梁家还怎么抬起头来做人。

外头,梁储的两个儿子,早就到了,却不敢进来,一听到梁储要动身去寻方继藩,吓着了,冲进来,一人架住梁储的胳膊:“爹,爹啊,不能去啊,去了就是肉饼子打狗,有去无回啊。”

必须得让她们有足够的体力,才能应付各种复杂的局面。

因为这牵涉到了祖宗之制。

这是关爱智障的眼神。

这算是真正的死而复生了。

梁如莹显得不安,却还是欠身坐下。

想到自己的皇祖母,死而复生,那种情感,实是别人无法体会的。

能在乡试之中,名列前茅,虽然这无法和庙堂之中,某些考霸相比,却也算的上是才子。

这刘文华,到底做啥了。

弘治皇帝也已匆匆赶到了。

看得出,御医们一脸为难的开始低声交流。

她蹙眉,便立即将手放开了。

到了这个份上,岂会容的这些妇人们在此放肆。

梁如莹努力的定了定神,眼中露出坚定之色,她道:“娘娘已是脉搏停了,若是再不进行急救,一切就为时晚矣,我们只有半柱香的时间……”

所谓猝死,即心脏骤停,一旦病人脉搏停止,在十数秒之内,便会伴随身躯抽搐。

而方才,太皇太后身躯确实有过抽搐,只是不够强烈罢了。

她想起了方继藩教诲她的事,便道:“为人医者,当有仁心,若有一线生机,便需万分的精气去救治,小环,你来……辅助我!”

这些女徒弟,是他方继藩教出来的吧。

“好,好,这便好,晾他也不敢造次。来,去看戏。”

张皇后微笑道:“这戏,看的挺有滋味。”

一张张的白纸上,早有无数娟秀的小字。

梁如莹平时颇有几分威信,指挥若定道:“倩儿,你去带急救药箱。静儿,你去收拾蚕室,要以防万一,说不准,可能要手术……”

“好吧,医学院的事,你来安排,朕……”

只是……在这一刻,她香肩微微一颤。

是自己的父亲梁储。

她泪眼已是模糊了。

医学院送来的女病人不少,从前都是男医看,现在有了女医,也少了许多的是是非非。

方继藩:“……”

一开始,她们总是手足无措,尤其是紧急的情况,有的吓得花容失色,眼泪都要出来。

方继藩道:“有什么话,赶紧说,少来啰嗦。”

弘治皇帝便抿抿嘴,笑了笑道:“这几日,想来你担心着自己的父亲吧,疏忽也是难免。不过孩子踢踢球,也挺好。”

这是没办法的事,这时代,真正意义的现代医学,也才刚刚起步,理论确实也贫乏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