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贤妃很忙 第96章:阿毗地狱

贤妃很忙

安家白粥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9643

    连载(字)

49643位书友共同开启《贤妃很忙》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6章:阿毗地狱

贤妃很忙 安家白粥 49643 2019-09-02

等到车在山脚下左拐的时候,一扭头,就看见街边甜品店里的几个人。

他一见她就问了她两个字:“名字。”

裴淼心点头冲他笑笑,却总觉得这男人的目光似乎从他们初见面开始就有些不对。

“我爱不爱他那是我的事情,易琛,我不想再跟你玩游戏了,告诉我你此行的目的。”

裴淼心深呼吸了几次,大脑仍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也许就是我跟你之间最大的不同。我爱他,只是因为他是他而已,其他外在的条件都只是他的附属品,他有,固然是好,就算没有,我也一样爱他。”

“……那你不觉得难过?”

他一惊才知道,原是那天晚上,他给了弟弟钱,纵容他买了新车,又大半夜跑出去跟朋友喝酒,这才导致了后来酒驾的事情。

他该怎么说?

“你干嘛?”她的心跳骤然跳漏了一拍。

他这一动,彻底占了她的所有。“我父亲生前同梁老太太的关系极好,当年‘y珠宝’没落,我一无所有的时候,她也曾出手帮过我。”

“是我。”赖欣的声音。

苏晓从来也不是被吓大的孩子,可那一瞬,他拽着裴淼心却暴怒嗜血的模样还是吓得她瞪大了眼睛。

她见过几次有除了夏芷柔以外的女人站在街边同他闹,任性地做着这样那样的要求,甚至想欺进他的家门。

可是结果是什么呢?

……

经过二楼回廊的时候,面朝马路的那扇窗正好大大开着,滚滚热气从外面一个劲儿地往里扑,实在是让人不太好受。

他一说这事她就不高兴地用力甩开他的手,认真吃东西的时候脸色全变,沉静得好像之前的亲昵还是她的笑声,全部都是他的一场幻觉。

“那你跟他说了吗?”裴淼心深呼吸一口气,也背转过身靠在栏杆前。

她说:“你怎么了?裴淼心,都被人欺负到头上了……你有没有跟他说啊?你有没有问你前夫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你找他要啊,你这个傻瓜!”

陆离一怔,“怎么,原来你不知道啊?”

“嘿,你丫这么兴奋,到底是不是哥们儿,要不我先找你练练?”

她冷眼侧头望他一眼,继续抱着胸口站在原地。

夏母没钱养家只好重出江湖,到夜店里去找生意。可那会她年纪已大,又早已是两个女儿的母亲,夜店唯一能容得下她的方式就是做妈妈桑,所以当年她在那夜店里也是混得风生水起,用从小姐身上赚来的皮肉钱供两个女儿上学。

曲婉婉一下被吓哭了出来,慌忙拖住裴淼心的小皮箱不让她走,“呜呜,我错了,我错了,嫂嫂,求求你不要走好不好?我错了,呜呜……”

曲婉婉正怔楞,手臂却被曲母一抓,两个人赶忙就奔下楼去,招呼了司机将车停在门口,两个人不由分说就坐进车子里去。

“子恒他出车祸进了医院?那他现在严不严重?”

明明已是无情,为何又装得这般无奈?

这一下,他再不似之前粗蛮。

曲耀阳蹙眉,似乎忍耐已到极限。

他见多了她温顺可爱的娇俏模样,她缠他黏他追得他满世界的跑与奔,他光是躲她就已经够让他觉得疲惫,再听到她一股脑地道出自己这些来的伤心难过,只害怕再不离开,她就要反悔刚才答应他要离婚的事情。

曲母的话说得慷慨激昂,抓着曲耀阳的手却是用尽了权利。

曲母几乎使劲了全力也没能将曲耀阳拽住裴淼心的手给松开,正在着急,到是裴淼心扯了扯唇角道:“大哥,放手吧!周围这么多人,咱们……咱们总得做人的不是?”

梁冠东手上拿这只酒杯,一派老谋深算的样子,“曲总,没想到你们家是这样的相亲相爱,刚才真是让梁某刮目相看。”

……

裴淼心进屋脱鞋换鞋,这个时间点,又加上半天那么累,小家伙肯定已经乖乖去睡了。

曲耀阳一脸疲惫地看到站在门边的小女人,就见她勾了勾唇,满脸娇羞的红晕。

“那你妈妈知道这些事吗?”

她为“老婆”这两个字感觉特别的别扭,“大叔,我能不能拜托你一点事情?”

两个人一齐向写字楼外走,曲耀阳推荐了附近的一间法式牛排餐厅,说是原先他在这边办公的时候,中午餐聚就喜欢约在那里。

她知道他工作辛苦繁忙,且在他周围打转的,不是想从他身上捞到什么好处便是想趁其不备倒打一耙的人。

“所以,当初真的是你用订单同她交换,让她退出‘青苗会’然后邀请我加入的吗?”

此刻的曲耀阳,下身只围着一条纯白色的浴巾,光裸精壮的上半身甚至还有些水迹,没有擦干净。

“聂皖瑜!”曲耀阳回身准备轻斥聂皖瑜,却在抬眸的瞬间与对面的裴淼心打了个照面。

他似乎真把挑猪肉当成了活体解剖,戴着手套在那认真研究的当口被她一个拉扯,仰起头来看着她手指的方向正好是一整排的卫生用品。

“不过我帮你找了另外一份工作,你长的这么漂亮,做这个肯定行的!”

“我不吃了,爷爷。我跟朋友还有约,马上我就得离开,吃得太饱不好消化的。”

曲耀阳皱眉,“你不是才换的车吗?怎么又要换车了?”

二话没说,冲上前单掌扣住她的后脑勺就是疯狂的一吻。

二人应声回头,却见本来想要同他们一起离开的曲婉婉被曲母抓了个正着。

那是裴淼心第二次听那个叫汤蜜的小女人哭得肝肠寸断的声音。

裴淼心沉吟了一下,“我没事,还是出去看看她怎么样了吧!”

曲耀阳皱眉,嘘着眼睛定睛去望,却见一个娇娇悄悄的小姑娘站在那里。

她的模样似曾相识,只是一眼,却似乎让他的心脏紧了紧。

不过索性最大的安慰是芽芽每去一个地方都会给他打一通电话,这个可爱而又让人窝心的他的女儿,似乎不管走到什么地方都不会忘记他的存在。

夏芷柔的心下一片荡漾,忍不住伸手搂住他的肩头,试图从这男人深不见底的眼眸里看出些什么。

裴淼心盯着手里的电话,只觉得整颗心都跟着揪紧。

其实她想说的是她,不管是她还是女儿,真的已经好久没有再见到他了。

医生从病房里面退出去之后,站在病床前的男人沉默了一会。

送了医生和护士出门,曲臣羽又央着桂姐出门买鱼,着意煮点鱼汤,给裴淼心补补。

她在车后座上抱着女儿,默然盯着车窗外的风景时,小手突然一紧,知道是被他握住,暖暖的,却没有回头。

裴母眉心纠结,只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与曲臣羽之间的这段婚姻,但她一向宠爱女儿有加,若是她能真正得到幸福,她其实是愿意她嫁给曲臣羽的。

******

夏母回身,“这里不关你的事情,芷柔你回去……”

几个太太互相对望了一眼,将她拉到走廊上的小角落里,“就是那个,婴胎,那个东西!曲太太我跟你说,这东西可不是一般的神!早前李碧华的书里不就说过么,女人要是吃了那东西不只会变得越来越美,而且老公也会更加爱你!”

夏芷柔被一吓,慌忙向后退开了数步,“那东西怎么能吃啊!谁疯了才会要去吃那种东西!”

几个太太被她的模样也吓了一跳,赶忙将她拉到跟前。

左右僵持不下,他还是只有快速走到床头柜前一把拿起桌上的手机跟腕表。

有医生进来查房,他努力在自己的情绪崩溃以前压抑住自己。

裴淼心一怔,“什么?”

对了,这是在他出事前,她对他的称呼,可是,她总以为他已经不记得,甚至对这个称呼再没有任何感觉。

“姐夫……”

处理完所有事情回到家时,已经过了晚餐时间很久。

他没有接过她手里的食物,而是伸手过去直接拉住了她的小手,“有时候,我挺怀念跟你一起在小渔村的日子,毕竟那样的日子要比在这里简单许多。”

可是曲婉婉私底下还是叫嚣:“哥你不是说过爱淼心姐么!你一直都说过你爱的!可是现在……现在闹成这样,你们之间到底要怎么收场?”

有时候他会怀疑自己的电话是不是坏了,或者是信号不好。

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地道。

“帮你我自是愿意,可是房地产那块,我也确实不懂,怕去了给你添乱。”

“皖瑜!”伴随着这声轻唤,先前曲婉婉奔出来的方向,又多出了一个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行,大哥,我会保密的。只是你跟淼心姐……虽然这话我说起来有些怪怪的,可是我一直都希望你们两人能在一起。”

他一把箍住她手臂,“这里人多嘴杂,咱们晚一点再说。”

裴淼心抬手揩过自己的脸颊,可是一直连续不断的眼泪让她形容都有些憔悴。

“你……你这混小子!”曲市长就差跳起来,直指儿子的鼻子道:“好,好,现在人都已经出事儿躺在这了,这时候你再来追究这些有的没的到底还有什么意义!枉你经营着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公司,现在犯了错误也出了事儿了,不只不想着安慰人皖瑜,也不想着对你聂伯父聂伯母承认错误,我、我曲成益就没你这样的儿子!”

可是这下,聂家的人哪里肯依,尤其是聂母,对着女儿轻吼:“是不是那女人把你推下楼梯的?是不是,皖瑜你快告诉妈妈啊!呜呜呜……”“曲总那样的老板不是谁都可以成为,之前他吞并‘y珠宝’的时候,就是情面不留,开了当年的很多老臣子,也经历过集体罢工各种事情,一般人处理不好,早就引发了公共危机,不过最终所有事情还是被他镇压了下去。”

裴淼心皱着眉,“曦媛你别瞎说,我跟他之间没有什么。”说这话的时候顺道去看了眼驾驶座上,一直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的司机小张。

“那你只有去问曲总,他也是montblanc的高级会员,也许他去问,别人会告诉他也不一定?”

曲耀阳皱了眉,“婉婉,你年纪还小,你懂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