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情深不知缘浅

苏憧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3424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3章:禁炽

苏憧笙 34242

此时的他只在下身围了条纯白色的浴巾,头上的短发沾着无数只闪闪发亮的水珠。

“我知道你会过来找我,所以处理完手头的事就往回赶了。”他看也不去看她,直接将手中的样板图样往办公桌上一丢,兀自去解自己衬衣的领口,好整以暇地望着她。

“芷柔怀孕,她妈妈还有她妹妹现在就住在我家里,我不喜欢跟这么多人一起住。”曲耀阳皱了眉。

“心心……心心……你乖,一会就不难受了,一会你就会跟从前一样舒服了……”曲耀阳轻声哄着,在她一遍又一遍的轻吟中一口含住她一边的红樱桃。

不知道怎的,心底还是掠了一抹不痛快过去,“我想我们……”

“我知道,那个人是裴淼心,你母亲已经同我说过,当年她也曾经义无反顾地爱过你。不过可惜,她的意志不够坚定,也没有我聪明,她除了默默爱你她什么都不会做,可是我不一样,我相信我才是最适合你的那个人,我能够坚持到底。”曲耀阳说完话后就走了。

夏芷柔沉静了数秒,突然开始咬牙切齿,“我是吃了那些阴胎,我是把五个月大的阴胎剁碎了包饺子吃,可是那又怎么了,那些东西全部都是我花钱买来的,我有给钱,他们凭什么抓我!再说了,那些阴胎本来就该死,本来就没有人要,我不过是废物利用罢了,他们凭什么抓我?!”

“……好。”曲婉婉应了一声,连忙挂断电话,还没等挣扎,原就压在她身上的厉冥皓已经用力掰开她的小手,将手机夺过来,一把扔到了不远处的地毯上。

“数目对吗?”沈俊豪在门边勾了唇,眼神却不自觉飘向屋里的人,“你这小姐妹看上去是很单纯。”

这个时候谁来教教他,愤怒冲昏了头脑干的事情,此时此刻的情形,他到底应该是退是进?

易琛自然也发现了她看着自己的眼神,安静沉默了一下才道:“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在想,当年是不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好,才会让一个又一个的汤蜜拿我的感情戏耍。”

车子外有举着照相机的新闻记者,一簇一簇地围在门前,实况转播梁老太太的生日宴会。

她烫热的小手放了下来,没再触着他的手臂。

“你……”

“他说他要养我,他那时候的模样那么诚恳。”

疑惑探头去望,一身浅褐色西装的男人正好从里边走了出来。

“易琛,你怎么会在这里?”曲耀阳先前的手机就丢在沙发的另外一边,那听筒的声音开得不大,可却还是能让趴在沙发上的小女人第一时间捕捉到里头所有的信息。

半夜里她清醒过一次,裴淼心有些疲惫地睁开眼睛看着床侧时,对上的,是曲臣羽已经熟睡的俊颜,和小家伙几乎半个身子都蜷缩到他跟前的样子。

“是啊!我都不怎么喜欢打高尔夫球。”

“什么二少奶奶啊!二少爷都不在了,你何时见过这个家里还有什么二少奶奶!”

“夏芷柔,不是我说你,你看看你干的那些个破事情……昨天是不是耀阳叫你过去的还不一定了!你就是仗着我儿子宠你疼你,所以做事情才会这么没有分寸!你……你看看你那出身,你们全家人犯贱也就算了,现在还想要侮辱我的家门!丢人!我真是丢人!家门不幸啊!怎么当初就会让你这样的女人进门!”

她慌忙上前抓住曲母,“妈,真的请你相信我好不好,那些报纸上说的东西都编的,那些全部都不是真的……”

他恶狠狠看着她吼道:“这样的情况你还待在这里做什么?你回家!现在就回家去!”

“裴淼心,到底是谁允许你来这里?你还把芷柔推倒?你到底想干什么?!”

“没谁,也许是我想多了。”

王燕青收拾好自己的手包,从镜子里去看裴淼心一脸的茫然,这才有些讶异地张了唇道:“抱歉,我看你同他一起午餐,就以为你们已经和好了。怎么,他让我做的事情,从来没同你说过么?”

一抹伤划过眼底,但万晓柔还是重新鼓足勇气,镇定,“耀阳,好久不见。”

他宠溺一笑,捏了捏她的脸蛋,“想什么呢?从上车开始你就一直走神,怎么,不喜欢刚才的那位聂小姐,觉得她跟我哥不配?”

他侧了侧眸,“我只是觉得,她很多地方很像从前的你。”

“那就好,那就好。子恒,快别玩手机了,好好吃饭。”

曲子恒嘿嘿笑着报了个数字,曲耀阳到是动作迅速地开了张支票过来,顺带多了很多。

ailsa自然在电话里回应,说她回去看看也好,昨天阿jim的态度确实是有很大问题,可他也是因为太担心记挂他的好友,所以才会口没遮拦了一点。

这趟回去探望臣羽的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像是做一个决定。

“你是不是……昨天去过我家里?”

起身到梳妆镜前重新装扮,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再有一会儿就要开始晚餐,到时候便是所有人给爷爷祝寿送礼的时候,曲家未必真就有人关心了她的去向,可是曲臣羽若是不见,定会上来寻的。

曲耀阳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又去看曲母,“妈,我以为这些日子,你与她应该相处得不错。”

曲耀阳的话让曲母眉眼一跳,“我怎么没有善待她?现在整个曲家上上下下都是她一个人说了算,我忍气吞声让她住在我的家里,可不代表她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他说完了话就转身,那小姑娘却快步追了上来,“曲伯母近来还好吗?上次她到我们家来看过我妈妈,她们两个的关系好像挺好,也一直在找机会,想介绍我们认识。”

客厅的灯光昏暗,只有电视机墙那块开了一整排的射灯,将整个黑暗里的物什笼罩在朦朦胧胧的光影里头。

她跟他都太熟悉对方的身体了,不过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吻,却能以着彼此都熟悉的方式轻易挑开各自心底尘封的一切。

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咬紧下唇,将电话接起。

印象中,那么骄傲那么霸道的男人,怎生会在这样的情绪下崩溃到哭?不,那绝对不可能会是她所认识的他的!她印象中的他就算再难受再难过都能撑得住,他一向都是无所不能的曲耀阳的,他是曲家的长子,他是“宏科”的总裁,他得天独厚,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他何至于会崩溃到哭了?

“曲婉婉你神经病!你当真以为你爸是市长就那么了不起啊!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曲婉婉你神经病!”

曲婉婉这下没有站稳,往前踉跄了几下脚尖一绊,直接就跪坐在了地上。

她说:“芽芽昨天还问起你了,说你怎么这么久都不回来呢!”

她说:“苏晓你……”

苏晓连声冷笑,连连后退,她说:“我也很想要信你,可是你们这样到底算是什么?你既然已经决定嫁给臣羽,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地只做他的妻子?如果你现在真的觉得后悔觉得难过,那何为当初就不给曲耀阳一个机会重庆开始,以至于现在祸害了他们两个!”

……

……

“你肚子里的孩子到现在真的不到三个月吗?”

也不知道怎的,脸上冰冰凉凉一片,抬手一揩,她才隐隐觉得,是不是又下雨了?

裴母迈步往前走时说:“我跟你爸爸这些年在曼哈顿跟着你外公,不论是公事还是私事几乎都寸步难行。我好几次受不住的时候想要同你联系,可又害怕听到你的声音会让自己伤心。淼心,你都不知道这些年你爸爸在曼哈顿过得有多么艰辛。你外公的疑心病又不是一般,我们这样贸贸然回去早他,他又总觉得我们是来夺他家产的,所以对我跟你爸爸更是一千一万个不放心。”

曲耀阳见她确实是放了鸡蛋,这才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等着她把食物送到跟前。

对了,这是在他出事前,她对他的称呼,可是,她总以为他已经不记得,甚至对这个称呼再没有任何感觉。

“我到并非想要再找人帮他,我这个弟弟,从小比我跟臣羽都要幸运,含着金汤勺出世,闯了祸也有人为他善后,又有我爸妈无条件地那样宠着,确实是给他养成了一些不好的毛病。”

曲耀阳本来沉思的面容因为她的出现森冷了几秒,但也只是那几秒过后迅速恢复正常。

洛佳的话当真是让乔榛朗一时半会回答不上来。

几个人一照面,都是一怔。裴淼心的小脸本来是埋在曲臣羽怀中的,却也通过眼角余光瞥见正扶着楼梯扶手从上面走下来的曲耀阳。

他的话似乎给了曲耀阳提醒,后者果然微眯着眼睛看他们,说:“渴,厨房在哪?”

他摇头,“没有。”

“哥!”曲婉婉这时候也从外面赶来,正要往门里面奔时,被站在门口的曲母拽住了手臂,示意她别上前添乱。

吴曦媛也顺势瞄了眼司机,问裴淼心:“对了,‘心工作室’那边已经招到了新的高定设计师,什么时候你回去见见去?”

“你怎么来了?”病房里的的裴淼心接口,伸筷子夹了块面前的排骨塞进嘴里,又去扒了一口饭盒里的米饭,一边咀嚼一边仰起头去看他。

“行!”那护士呵呵一笑转身就走,“刚才郭秘书出来的时候模样笑得都合不拢嘴,他常来这边走动,院里也有很多小女生喜欢他,这位小妹妹,你好眼光!”

从看守所大门出来的时候,曲耀阳从车里下来道:“怎么样,见上了?”

旁边的餐厅经理看得一愣一愣的,直到亲眼见着那卡通熊一把将面前的女人抱住,“不管了,反正你已经是我的,抢亲了!”

承诺,爱你,一生不变。

曲臣羽凑在裴淼心身边,问:“冷不冷?”

曲臣羽喜滋滋地看着她,又伸手揽了揽她,偷偷在她耳边夸她今天漂亮。

玩游戏正玩得欢的曲子恒斜着身子一笑,说:“不能吧!这刚还在扯我哥呢!这会儿又扯我干什么啊!我招谁惹谁了?”

曲臣羽说这话的时候,曲耀阳正好坐在那里低着脑袋,整个人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猴子道先前正想到什么,然后缓慢地站了起身,目光复杂地扫过曲臣羽和低着头不说话的裴淼心。

“那我巴巴怎么办啊?”似乎想了半天才有些明白的小家伙睁大了眼睛望着裴淼心。

“唉唉唉,照我说这也没什么好评的了,咱哥儿几个的自尊这回算是给伤透了,这些姐姐妹妹的要不以身相许,或者随便来啵几个,咱哥儿几个这回可就亏大发了。”

电话里传来裴淼心温柔恬静的声音,曲耀阳拿着手机站在医院急诊室外的走廊上,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后,也是在听见她的声音以后,才觉得疲惫的心灵好上了一些。

……

夏芷柔的脸刚一往下垮,夏母立时就过去扯了夏之韵一把,“去去去,你少在这里给我添乱了!我忙你姐姐一个人都还忙不过来了,你搁这瞎起什么哄了?再说了,你看看你现在说的这些个是人话吗?要不是你姐姐这些年的忍辱负重,哪有你这一身好吃好喝?你要不感激就算了,别在这里给我瞎起哄!”

她是知道曲耀阳这几天出差到外地去了,可是之前发生在丽江的种种,他跟裴淼心眼神之间的那点不对,还是让她敏感地意识到他们之间发生了些什么。

老人闭了闭眼睛,又睁开,好整以暇地望着她的眼睛。

拒绝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又听见桂姐在那边火急火燎的声音,“我到了我到了,就在老干病房外的露天停车场,我看到你了!”

桂姐有些尴尬地扯了扯唇角,“我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大少爷刚好去老宅拿东西,他看我拿的东西比较多,也想过来看看老太爷,所以才会开车载我一程。”

“巴巴,还有麻麻做的芒果奶昔,好好吃哦,可是麻麻有时候还要做绿色的布丁,你可不可以都不要让她做绿色的东西,芽芽不喜欢绿色的东西。”

她忍不住回头,“现下也没有什么,我跟你之间什么都没有,所以也拜托你不要再说下去了,好么!”

张太太笑道:“就我们家老二折腾的那点家业,哪里比得过曲太太家的大公子?听说前段‘宏科’又在童南路附近新开了一处楼盘,昨天我还同宣传部的郭太太去看过了。人郭太太看了就直夸,说那房子实在是被‘宏科’修得太漂亮了,整个小区不管是绿化还是设施都完善得不得了,昨天晚上一回去就拾掇她们家老郭把那处房子买了。说是自己的身份地位尴尬,不方便住在那样的地方,但是她儿子不是明年就要大学毕业了吗?正好现在把那房子买了给他,以后结婚就可当婚房用了。”

这一下,裴淼心也知道她是极聪明的人。

他猛然四顾,待发现这周围不可能再有第二个人时,巨大的被羞辱的悔恨与痛怒立时袭来,等他稍微冷静清醒一些的时候,才发现,就在那气息不稳的瞬间,自己已经扬手,重重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阿成仍不死心,“这些年我在曲家也挣了不少钱,存了点小钱,我可以带你回我老家,咱们一切从新开始,再做点小生意……”

夏芷柔惊呼着睁大了眼睛,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像要活过来,那颗被曲耀阳刻意冷落了多年的心,这个被他刻意不去碰的渐渐冰冷的身体,都像是在瞬间,被这年轻的生命烫得灼烧起来,再出口的,只剩呻吟。

天了,他都弄不明白这女人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东西,彼此痛苦折磨了这么久,到现在才好不容易又走在一起。她难道就没有一点想要与他多待一会儿的心?

曲臣羽哈哈笑了半天,似乎有什么冰凉的东西顺着脸颊下来。

曲臣羽没有醉得太厉害,曲耀阳忍着自己的头晕扶他上别墅的二楼。

他点了点头,将杯子里的蜂蜜水一饮而尽,舒了心,当真好了一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