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情深不知缘浅

苏憧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3424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31章:弃旧图新

苏憧笙 34242

我不知道宫弦的声音到底是怎么出现在我脑海里的,但是我知道,这个声音就是宫弦的,而刚刚那个人也一定就是宫弦。

突然间,张兰兰冷不丁的问道:“你希望我把宫弦给收走吗?”

“我再说一遍,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别考验本宫的耐心,没有了你,本宫照样可以找到事实的真相,只是你会变成啥子,连本宫了不知道呢,端看到时的心情如何了。”

“不过百宝箱很快就恢复了原来的颜色。快得好像并没有这回事似的。”

“不能吧,张兰兰,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要从这翻墙过去?”

我也松了一口气:“这么说,杨先生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但是杨先生哪里想到,这世界真的有鬼,却也真的有可以降得了鬼的道士。

“首先我们得找到那个女鬼,我还是那一句话,知已知彼,才能做出决策。”

下了车,我还回头看了一眼,司机走得飞快。短短的时间里已经看不到车的影子了,要不是远远地还有车灯闪过,我都要怀疑自己撞鬼了。

旁边一直认真的护士,这个时候说话的声音开始带着点颤抖:“我做了那么多台手术,从未有见过这样的景象。”

丹凤小心的跟我说着。

张兰兰当时就露出了一个扶额的动作,我知道她一定很无语,因为我也是。为了这两百块钱的东西给了差评,真的都不够我的路费的。

大明的脚步明显的顿了一下,也停了下来。他蹲下身去,这样可以让他直视着小女孩的眼睛。

他的双眼紧闭,并没有回应我的喊叫,我不敢翻动他,不知他身体的状况,担心随意翻动他反而会造成二次伤害。

同时也知道这样下去毕竟是不行的,于是我心一横点开了窗口。小米那边就已经刷出了好几条消息了:“林梦林梦。”“在不在?”“在的话赶紧回我。”

这一回,我不敢开口,再继续询问张兰兰什么?

突然局长语气不怒自威:“许昌律!看看你给我干的好事!”

好在这一回,我并没有被困在迷阵里。想想也是,哪来那么多的迷阵,能够不下迷阵的人还是鬼,都需要很高深的功力。

所以一开始我也是抗议的,但当宫弦让我换下原先那件露出胸部以上位置的裙子。穿上了他亲自选的这一件裙子里,我顿时也喜欢上它了。

果真人人都再说,危险时刻最是能看出一个人的真心还是假意。当拂晓来临,公鸡的啼鸣声远远地传来是,我心中大喜。

大后天实在是太久了,我等不了。本来时间就只剩个四五天的,还再浪费个两天,我岂不是不想活了。我还没这么想不开,要是真的如沈琳说的那个时间,我看我都不需要浪费这个时间在这里了。还不如跟张兰兰去选个棺材然后来个环球旅行来的痛快。

将女人推到门口,我把她的帽子递给她。然后食指虚空的指了一下对面的空房间,就把门给关上了。

想不到剧情反转。我的话,却引发了大陈一本正经的询问。

听到他的话,我才重重地吁了一口气,真是吓死我了。

张兰兰这时也恍然大悟般的说:“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

宫弦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别扭的转过头,将粥递在我的面前。对我说:“趁热喝了吧,凉了就不好了。”

张飞虽然伤心,但是一点儿也没有影响到他开车,很快他就安全的将我们送回到了他的家中。

黑黝黝的过道就显然是没有外面的街道那么友好,只有一个或者几个声控的灯在顶上。

张兰兰冷不丁冒出了一句话,她说:“这小子肯定有解药,也不知道带我们过去地下室的意义是什么,但是我反正知道,没有什么用。所以我也就不管了,但是我跟你说,我们要一直住在你家,直到你将解药给我们。”

当然,顺带着还可以报复报复那个目中无人的宫弦,打压打压他嚣张的气焰,让他意识到,招惹姑奶奶到底是一个多么不明智的决定。

外面说话的声音特别的吵,可我一句话都听不清楚。就这么浑浑噩噩的睡了几日,我不知道。

发牢骚归发牢骚,可是工作还是要做的。于是我摆出一付很敬业很亲和的态度。

看张兰兰这样子,想必她之前对宫一谦的好感瞬间就被这一件事给打了折扣,也能明显的看得出她已经不那么热衷于去救宫一谦了。

张飞还在那磨叽,说出来的话浮夸的不行。张兰兰白了他一眼,他才嘿嘿的笑了笑。却又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他蓦的就止住了笑,眉头紧皱着,露出了一副受了惊吓的惊恐样。

“飞,飞天的人头?”我对于这种胡乱逛的人头的认知都还停留在最之前去张兰兰家里的时候,碰到的那个从飞机上就一直跟着我的那个东西。

现在的人头总不能就像张飞说的那样,这么猖狂吧。如果要是这样,我感觉我无时不刻都在受到威胁。

“大明,停住,你不能过来,你快走,别靠近我。”

我明白张兰兰想要表达的事情,确实,如果我要是出现了张兰兰说的这种情况,估计也是要气疯了。就会让别人感觉到没有被人尊重一样,帮着人家忙前忙后的,着急得不行,别人却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也看着张兰兰,耸耸肩道:“我都可以,主要看你们。我挺纠结的,在这些上面。”

心中默念了一百声的宫弦,都没有答应的声音。不仅如此,疼痛竟然也没有如期而至。我眼睁睁的看着朱克将我拉到一边,他的手碰到的藤蔓都化成了粉末。

可是我的话才刚到嘴边,张兰兰就已经摇了摇头,“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我虽然年轻,但是我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活的。你的老婆,就算是没有怀着身孕,想必也是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你们,已经不是个例了,没猜错的话,已经是惯犯了。”

张兰兰瞥了一眼丹凤说道:“你买这个房子的时候,应该就知道这些传说吧。那些都是真的。还有就是,经常出来做恶的鬼,也算是都死了。而没有出来的鬼,多半也就只有晚上才会出来了,你要是喜欢这个地方也没关系,只要谨记那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不会有事情。”

我沉吟了一下,说道:“我们是没有打算好的地方,就是决定找一个经济些的,离你家也比较近的。”

因为我可以看到丹凤家里面的情况,所以我反而不敢讲窗帘全部拉开,我反而怕别人能够看到我,所以我只是在窗帘的缝隙里面偷看。只见张会长听了张兰兰的话以后,直对我们说抱歉,说这属于他管辖的范围竟然出现这样的事情,而他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妖怪做乱,真是罪该万死。

我见说不过张兰兰,也就不再提这件事情了,如果那个张会长真的如张兰兰所想的一样,那对于我们来说只能是好事而不是坏事的。

我担心会给张兰兰添乱,想帮忙却又怕弄巧成拙,因此我坐到了床上去,安静的看着张兰兰制药。

“切,这有什么多大的事,楼下的小卖店里就有。”

她并没有不适应的感觉,看来她的道行不浅。

曾大庆也傻了,喏喏的对我说:“要不,先回房间里待着?”

女鬼咧开嘴,用手拨开了她的头发。这个女鬼长得还可以,没有之前看到的那种那么慎得慌,不过可能也是因为我见多了,发现面前的这个女鬼只是两眼空洞,整个面庞都剩下一个骷髅。但是却好在没有什么虫子爬出来……

也许是小镇里的人本身就朴实,再加上我的态度的改变,被我撞到的女子倒是一点都不好意思,连声对我说:“没事,没事。”

我仔细的看了又看,确定没有错。他的手机上显示的时间跟我的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正是一模一样的。

“那,然后呢?现在你对着一件物品的感觉是怎么样的?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写下差评吗?”

听到张兰兰的话,当时我就慌了,连忙阻止她:“别呀,我们再等等吧。说不定再过一会就出来了,怎么说我们都还在人家家里呢。都不知道主人在做什么,这么冒失不太好吧。”

“梦梦,你别这样,你应该知道,我对你是没有坏心的。”

“你立即把它删掉,并且保证以后这样子的事情绝不再犯。这样我们还能有做朋友的可能。否则以后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光大道。”

宫一谦怔住了,可能是我的态度过于恶劣。他的脸色阴沉,想了想,终是拿出来他的手机,当做我的面把他跟我的位置共享给删掉了。

我正在吓着我的原因,却不是因为有人偷窥我们,而是偷看我们的这个人他的脸雪白雪白的,没有正常的血色。而且他还吐出一个大红舌头,而顺着他那大红舌头淌下来的唾液并不是正常的口水的颜色,而是乌黑乌黑的颜色。在医院里我说得云淡风轻,可是走出了医院之后,我的心却马上就沉入谷底,有着一种不知何处是归宿的感觉。

“来了,来了。”屋里传来了大妈那就熟悉的声音。从声音里并没有听到不愉快的音调。这让我放宽了心。

雕像的前面摆着很多碟子,碟子里有几颗糖果,有零食,甚至还有飞机玩具。

我只好放下身段,陪着笑脸的对买家说:“请问你能具体的说说吗。这样我才好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能够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担心是张兰兰已经过来了,于是我走过去,从猫眼里往外看。只见到一个巨大的瞳孔从门的外面看了进来。

好在那个男人先是犹豫了一好一会儿,可能也是想去尝尝做头等舱好好的享受享受吧,反正最好他还是同意了空姐的提议。

我瞄了一眼联系人信息,这才知道了这次给了差评的人,姓沈。

张兰兰一定已经看破其中的玄机了,她应该是可以救老板跟老板娘的。

我犹豫道:“难道要见死不救吗?”张兰兰只是说她还要再去准备一些符咒。却没有想到她这一进去,不知道的还以为她闭关了。

我以为我会看到一个精神疲惫,模样疲倦的张兰兰,却没有想到印入我眼中的张兰兰,却是一个精神抖索,似乎是吃饱喝足了的张兰兰。

对于蓝先生的热情,很快就感染上了我们,让我们一下子就没了拘束感,与他打成了一片子。

说着兰兰就轻笑出声,我虽然觉得这样的说辞也太粗鲁了一些,但是无疑,这样的解释却是最合理的解释。我对兰兰投去了感谢的目光,也对蓝先生露出了不好意的笑容。

他想了想不悦的说:“我们家给你家的礼金你得给我退回来。”

但是奇怪的是客房电话却没声音,连一个嘟嘟嘟的声音都没有,应该是电话坏了吧,这个酒店一点都不知道检查设施的。

欣欣大喊着说:“我要砍死你们!让你们动我的宝贝。”说完她就朝她妈妈冲过去,王太太怎么也想不到女儿会对她刀剑相向。根本没来得及躲,就被砍了一刀。鲜血从她身上流下,王太太倒在了地上,晕厥过去。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惊魂未定的看着着一切。虽然平时很讨厌他,但这次他的到来简直让我喜欢的不得了。

“我就是靠着插花艺术为生的。所以我每天都会设计好几十种插花的造型。将它们摆放到花瓶里,然后再拍照。拍完照就拍卖掉。也是自从我买回来了这个花瓶。我发觉我的灵感和思路源源不断而来。但是变故也就在昨天。”

对我来说差不多过了要一个世纪那么久,那边才慢慢吞吞的回复了一句话:“困死我了。这几天忙的不行,我先睡了,明天白天我醒后,你要是方便我再打电话跟你一次性说清楚。”

手机铃声还在想,我随意的瞄了一眼时间,然后捂着被子说道:“已经四点五十分了。”

听到‘紫色的花’这几个字,我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竖起了耳朵准备从买家的那边得知更多关于花朵的信息。于是我“嗯嗯”两声,证明我有在听。

我紧紧的抓住一边的枕头,用被子裹住自己的身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好像是从面前的骷髅出来的那一刻起,我周围的温度又变得冷的不行。就连我的牙齿都在不停的打颤,就算如此,我也还是结结巴巴的说:“你,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你快走。”

结界一撑开,一般道行不是太高的鬼灵什么的都无法近我的身。

可是对于宫弦来说不一样,他习惯了高高在上,习惯了所有人都要听从他的意愿去做所有的事儿。

反正宫弦对自己的也厌恶了,索性就趁着这次的机会讲清楚了得了。

如果当时我怕宫弦是因为我怕死,那么我现在已经不怕死了,我为什么还要有害怕的情绪?

我们都坐了下来,此时我却发现这个品香梅跟前几天在晚宴上看到的那个她真是天壤之别。那时的她举手投足之间是那么的成熟并且睿智,而现在怎么看都像一个家庭主妇。

“林梦,你平时都不看新闻的吗?你没觉得这些男人有些眼熟吗,难道你一个人都不认识吗?”

我没说话,只听见雨女又洋洋得意的接着说道:“你说,这样一石二鸟的好事情,我又怎么能甘心放弃呢?”

宫一谦摸摸鼻头,神色也带着几分紧张。视线时不时的往后备箱的方向瞄过去,然后他说:“我感觉后备箱里面一直有东西在动。”

我无力吐槽宫一谦这么温柔儒雅的人,怎么开车起来这么急躁。

我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到了行李箱的面前,然后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到了地上。

不应该呀,我看了一眼上面的信号。果然没有信号,可是我刚刚看淘宝评价的时候,竟然都还有4g信号。现在却突然没有信号了,让我怎么能相信。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谁来告诉我?

连星星和月亮都被遮了起来。刚刚梦中明明感觉是那么的舒适,可是现在一醒过来,我却感觉到一阵的头昏脑胀。不仅如此,身体也酸痛的不像样,就像是虚脱似的,浑身都没有了力气。

我只觉得脑海中一乱,脸上也觉得传来了阵阵的热力,想来我的脸该不会是又红了吧。这个宫弦,向来都是如此,想来就来,一点儿准备的机会也不给我。

听了我的话,张兰兰哈哈大笑:“瞧你这怂的。赶紧去吧。”说完,张兰兰就坐在旁边的梳妆台上,涂抹着桌子上的高级化妆品。

怎么回事,电梯里明明没有单数的按钮。不仅如此,十七楼也只有一个单独的楼层,里面没有住户,也没有房间。而刚刚那个女子也不见了。

只是每当我在无聊的时候,心里都会自己跟自己说,反正小米也不与我在同一个办公室,他也不会知道我上不上班的,干脆就提前下班得了,无聊每当我鼓足勇气想要提前下班时,在办公室里巡视了一圈,看到我的同事们都在尽职的工作者,我又觉得很是心虚。于是我只好又打消了提前下班的念头。

宫弦的手一直没有离开过小女孩,致使她在宫弦的手下一直扭动着身体。而她的双眼中却满意满的怨恨的眼神,看得我直打哆嗦。

小女孩的话彻底的把大明的一丝怜悯的心给收了回去。他对宫弦道:“任凭你处置吧。”说完他不再看小女孩一眼,而小女孩的母亲也不再向我们求饶,而一脸痛苦的看着小女孩,对她说道:“茵茵,是妈妈对不起你,是妈妈没有好好的教你为善的法则。可是妈妈也是想要把你留下来,这样妈妈还能够日日看到你,哪怕这样做的后果就是需要你去吸食这些男人的精气才能维持你的身体不坏。若是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妈妈宁愿早早的让你去投胎,这样日后我们母女还有想见孤机会。”

我有些惊讶,这女鬼看上的好看的男鬼,该不会就是宫弦吧?我的天啊!我看着宫弦,有些不可置信。

只见这双胞姐妹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吵了起来,甚至大打出手。妹妹狠狠的抓着姐姐的头发,口中还不停的说:“你是当姐姐的,你不能跟我抢,你要让着我。”

张兰兰说着,抬头又看了一眼那个站在窗边的怪物。此时那个怪物也看着我们,他已经不再流泪,也不再嚎啕大哭,嘴里也不说话。看不出来,猜测不出他此时的心绪。

“你什么时候需要我?只要你双手握住项链,对着项链喊三声我的名字,无论天涯海角,我都会出现在你的身边。”我的脑海里闪现出宫弦对我说的这些话。

张兰兰的话让我沉默起来。先不说离我解决这单差评的时间所剩无几,大妈的半道失踪,路上的牛车的发狂。

监狱里的环境表面上看起来还不错,起码整洁干净。

为了帮助宫弦的恢复,于是我强忍着害怕带着他来到了地下室。躺在宫弦的棺材里,张兰兰突然打了一个电话过来。

见次,我才敢跟张兰兰说话。我先是回头看了看窗外。发现那双眼睛还在。于是我用着一种我自己都能明显察觉到结结巴巴的声音对张兰兰说:

我被张兰兰这一骂给骂的有些懵,直直的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不就是寻常的草枝吗?”

哪有这样的事情,这分明就是在犯规,没有一个人的记忆中只有幸福的记忆,幸福相爱跟痛苦,都是一半一半的。

我看像张兰兰,正准备问她该怎么办?便又听见先前那个男人的自言自语。只听见他说:“我已经快要忘记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就要到哪里去,这个东西就像毒品,让我无法自拔,却又像上瘾一般的沉迷于其中。”

看着这个,将满头的黑发染成了黄色的中年男子。怎么看怎么觉得怪异?

我问:“既然如此,我买下这个饰品吧,钱我双倍给你,你就当作从来没有买过这个饰品好吗?”

我厌烦的觉得心中不爽得狠,于是以去卫生间为由先离开了他。

而令我毛骨悚然的的我又觉得后背有被人盯着的感觉。

我惊奇的看着这里的一切,也被这里的这种小花给迷住了。我觉得这花真美,以至于我再也挪不开眼球,身体也停在这一处野花的上方。

我以为自己能够听得到自己的声音,可是我地惊骇的发现,我的声音就像是消失了,我听不到自己的声音,项多就是我嘴做着喊宫弦名字的动作。

我睁开双眼时就看到了张兰兰正趴在我的头部上方,不停的摇晃着我的身体。

做梦了吗?可是不对啊,梦里能有那么真实的感觉吗?

回到岳阳后,继母一见到我就两眼放光的说,“梦梦回来了,快进来坐,累不累啊?”

这都是什么鬼啊!

张兰兰刚才仅是短暂的清醒了那么一会儿,就再度昏迷,这让我想要把她搬下来难度就增大了。而且由于我下车后,再到了后面想要去搬动张兰兰时,我们的车就晃动得很厉害。

现在我们的车子又向前滑动了几步,致使汽车的四个轮子已经有三个轮子悬空了。这让我搬动张兰兰的身体增加了许多难度。

拦了一辆的士,我跟张兰兰再一次的来到这个地方。白天我的呕吐物已经消失不见,不知道是被掩埋了还是怎么样了。

更多的还是我心中的那些疑问:大白天的不过来,现在晚上阴森森的非要来这里。我也不知道张兰兰是怎么想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