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情深不知缘浅

苏憧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3424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33章:聱牙诘屈

苏憧笙 34242

对此,苏放沉默,没有回应。停止修炼,思索关键原因。

重新起复的俞光正,如今做了俞家家主。长房的俞光德在族中的声望一落千丈。俞婉出嫁,若不是嫁到谢家,只怕肯来帮忙操持喜宴的族人都没几个。

语气中不无遗憾。

顾山长为阿萝制定的课程共有六门,分别是礼乐数书射御,也就是所谓的君子六艺。每日课程排得满满当当。

盛鸿悬了几日的沉沉心思也彻底放下,有心情说笑了:“可不是吗?我们夫妻,也算世间无双了。”

明亮的灯光下,这一双男女,眉眼含笑,风华万千。

听到推门声,廉将军动作未停,头也未抬:“谁敢闹腾,我今日饶不了他!”

不得不说,谢侍郎升做了谢尚书之后,词锋锐利更上一个台阶。这一番话,顿时令俞顾众人陷入被动。

精于棋艺心高气傲的俞皇后,也不得不暗暗惊叹。

顾山长淡淡道:“李默有何可看之处?”

几位皇子都在。宫中有头脸的嫔妃也都守在一旁,贤妃淑妃丽妃皆在。

侍妾上不得台面,皇子侧妃又自不同。能上宗谱,亦有亲自养育孩子的资格。

谢云曦:“……”提起兄长李默,李湘如就觉头痛。

对方也是一肚子恼火,同样瞪了过来:“你一个姑娘家,举止就不能温柔娴静一些?”

俞太后嗯了一声,不再多言。

难道真的是老天看不过眼,要惩罚江家人?

丁主事服了参丸后,一口气总算缓和过来。只是,一时还无力气说话。

李湘如满心的少女爱慕,注定要落空!

谢明曦是唯一的例外。

俞太后遥想着好友洒脱的风姿,目中闪过笑意。很快,又化为唏嘘无奈。

穆梓琪鼻子一酸,眼眶一红,哽咽着喊了一声“娘”。

“多谢皇上。”尹大将军再次拱手谢恩。

这个促狭淘气鬼!

提起演武,盛鸿不由得笑了起来:“楚将军主动要以两千士兵对阵蜀兵。我还以为,师父会动怒回击!”

颜蓁蓁口无遮拦地笑道:“是哪个女子瞎了眼,竟看中董夫子!”

她的心,被沉没在寒冰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众人都在跪灵,抬眼时只能看到俞太后哀恸的背影。

数名女官和内侍总管列队而立,一个个上前回禀自己负责的事务。

芷兰悄步走了进来,轻声禀报:“启禀太后娘娘,移清殿里传来消息,今日小朝会,刑部尚书拿出证词,说蜀王遇刺之事和宁王府有关,要彻查宁王府的人。宁王殿下勃然大怒,言辞中对皇上多有不敬之处。皇上也十分恼怒,要问罪宁王!”

嫡母之威,早已牢牢地烙印在心头。

“都是臣妾的错。”萧语晗低下头认错:“臣妾本该和皇上商议,听取皇上的意见。不该擅自为梅太妃说情。”

这也就是顾山长张口,俞皇后才应得这般干脆利落。换了其他的人试试?

顾山长笑道:“娘娘也说了,椒房殿里人来人往,有诸多人陪着娘娘说话。明曦身边只有我,我不回去委实放心不下。请娘娘见谅。”

……

“小伤而已。”六公主故作淡然。

六公主静静地看了片刻,忽地张了口:“明曦,你没睡,为何要装睡?”

好在谢明曦也没了往日的伶牙利舌,竟也别扭地应了一句:“我一切都好。殿下近来如何?”

出了屋子后,顾山长顿时长松一口气。

顾山长不由得想起谢明曦说过的那一席话,心中的些许隐忧,很快散去。

“不必了!”

然后,拱手深深作揖。

报到的第一日,就先斗上了!

方若梦只字不提李默,也不提自己受了闷气之事,谢明曦便做不知,和她说些闲话解闷。

宁夏王府。

算计盛渲,她毫无愧疚。

往日从未放在眼底的卑贱婢生女,竟一举考中莲池书院,压得方家一众嫡女黯淡无光不说,连她这个嫡母也吃了大亏。

待到建安帝一行人被逆贼袭击俘虏之事,谢钧恨不得给佛祖上三柱高香。

盛鸿瞬间变脸,笑嘻嘻地凑了过来:“敢问皇后娘娘,打算如何奖励为夫?”

众老臣们不动声色地打量满面春色的天子一眼,心中顿时了然。

谢钧听闻淮南王亲自前来,反射性地哆嗦了一回。

谢明曦住的春锦阁,共计主仆十人。大丫鬟两人住一间屋舍,小丫鬟便得三四个人挤在一间屋子里。

谢明曦对从玉扶玉的温顺乖巧颇为满意,慢悠悠地翻阅着手中的前朝史记,满目书香,一室安宁。

不等谢明曦有所反应,急急说了下去:“郡主刚才留下我,对我说,若是你肯替二小姐去考莲池书院,便将元亭的亲事推迟两年,还会为他求娶名门闺秀为妻。”

她定定地看着丁姨娘,为前世受尽委屈的年少谢明曦质问出声:

此时的谢明曦,气势已比她更胜一筹。

区区一个谢家庶女,名声再响,淮南王也未必放在眼里。可自谢家接到赐婚凤旨的那一日起,再无人敢小觑她这个未来七皇子妃。

谢钧:“……”

董翰林诶哟一声痛呼,酒意顿时醒了一半:“夫人勿恼!夫人勿恼!还有这么多学生在,好歹给为夫留几分颜面!诶哟!”

谢明曦这才放了心。

孟山长亲自挑选了十八匹骏马,一众参加御马比试的学生一起摸签,谁运气好,摸中了一号签,便能第一个挑选马匹。

休息调整了一夜过来,四皇子的情绪已恢复冷静——至少表面如此。在见到六公主时,四皇子甚至扯了扯嘴角:“今日御马,我们再一较高下。”

盛鸿今日跪了很久,膝盖处倒没什么青淤。皆因早有准备,今日穿的裤子是特制的,膝盖处逢了几层厚棉布。

那时,谢明曦已料定他必会登基为帝,也定会有和俞太后相争之日。所以,早已提前在俞家下了一步棋。在俞光正的身边安插了人手。

梅妃目中露出一抹黯然,悄然垂头不语,心中涌起熟悉的苦涩。

俞皇后满面笑容地抱着四岁的小郡主,耐心又温柔地陪着说话。昌平公主和驸马顾清坐在一旁,俱是满脸笑意。

然后,有两道目光定定地落在她的身上。

偌大的椒房殿里,约有百人。真正有资格张口说话的,只有建文帝俞皇后李太后三人。一众嫔妃偶尔插言,已算是颇为得脸。

谢明曦哑然失笑,主动挽起萧语晗的手:“皇上想来,皇嫂就担待一二,容他任性一回。”

……

尹潇潇:“……”

谢明曦和尹潇潇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李湘如素来爱洁,此时嗅着自己身上的臭气,别提多懊恼多郁闷了。

那一日早晨,六公主和七皇子一起躲进了寝室,过了盏茶才出来……

以后,盛渲和岳家走动,少不得要多受些闲气。

徐氏赶紧就着台阶下来,起身陪笑道:“都是我眼皮子浅薄,让大家伙儿见笑了。”

谢明曦只做不知。

重生之后,她和他的重逢无可避免。

“锦月表姐,四皇子殿下今日也来了吗?”谢云曦明媚的眼眸熠熠闪亮,语气隐隐有些激动。

便是一生宿敌,落到此等下场,看在眼里也觉悲凉。

去岁她进慈宁宫为李太后贺寿,曾遥遥见过四皇子一面。一眼心旌摇曳,心底有了他的影子。

李湘如目光微闪,含笑应好。

盛锦月暗暗磨牙,挤出一个笑容:“李妹妹先请!”

一眼便看到了四皇子。

当看到彼此的刹那,两人巨震不已,久久说不出话来。

要在俞太后和朝臣们眼皮子底下送他们离京,不知要耗费多少心力。盛鸿绝不是一时起意,定然暗中筹谋许久。

宁王目中冰冷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愤怒的火焰。

谢明曦似笑似嗔地白了盛鸿一眼,却什么也未说,反手握住盛鸿的手,一起携手进了内室。

只剩下宁王妃李湘如,独自面对宁王殿下的怒火。

就因为盛鸿要走了,以后想扳回一城的机会都没有,心里才更怄得慌!

小姐们之间闹意气,他们两个哪里想掺和?一旦事发,他们两个可没好果子吃。

谢钧已救之不及,一颗心直直往下沉。

梅太妃听在耳中,心里阵阵发紧,后背渗出了细密的冷汗。

建安帝堪称心狠手辣,虽未要平王性命,却令内侍送了哑药前去。这种哑药灌下去之后,先是说不清话,待到后来,便会彻底哑了。

赵太医全身一震,目中闪过狂喜,立刻跪下谢恩:“皇后娘娘如此厚爱,微臣铭感五内,感激不惊。日后定当竭尽所能,听娘娘差遣。”

想到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的李太后,俞皇后心中涌起强烈的快意,嘴角微微勾起。

今年诸事纷繁,先是西山遇刺,紧接着“六公主”变成了七皇子,再有诸皇子指婚定亲。莲香得宠,端妃失宠,梅妃入冷宫,丽妃被禁足,四皇子被训斥,李太后被弹压……

时隔一年,芷兰回想起昔日平静的生活,竟有恍如隔世之感。

谢家替考的丑事,对莲池书院来说是令人憎恶的丑闻。对一个皇后而言,却已不算什么大事。

俞太后心中的愠怒稍稍散去,午膳后,留下俞婉说话。

俞太后又道:“你是待嫁之身,不宜时常出府。哀家和皇后说一声,日后不便时时召你进宫。”

……

寝室里安静了片刻。

该不是她们一直都误会了李默的来意吧……

“随时恭候!”

六公主收敛了玩闹之心,认真地说道:“明曦,不管你信不信,我对你说的都是实话。我不是孤魂野鬼,自有来处。只是,现在时机不对,不能告诉你。”

不,表哥这么喜欢她,绝不会这样对她!

士为知己者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