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情深不知缘浅

苏憧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3424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42章:鱼书雁信

苏憧笙 34242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告诉我,那就换另外一个问题。”陈晴风一点都没有因为龙的爱答不理而气馁。“你现在是什么境界?”

景炎一脸挑衅,“你不是不会输吗?换不换有什么关系?”

“你们……让开!”暗卫拿出随时佩戴的炸药包,将其丢入老虎群中。

在战场上尽可能多杀敌,尽可能活久一点,只要比敌人坚持得再久一点,他们就赢了。

老太爷没有吭声,而是盯着顾千城看……

虽然只是四个字,可这四个字意义不同,尤其是以这种方式出现,老皇帝不高兴都不应该。

顾千城吸了吸气,不停地摇头,“祖父你别说了,我求你别说了,我不怪你,我真得不怪你。”她不怪顾家任何人,顾家现在唯一欠她的人就只有现任顾夫人。

“你……太可怕了!”顾千城承认,她从来都不了解景炎,以前不了解,现在更陌生。

感情都是处出来的,老皇帝不是铁石心肠,五皇子这般孝顺体谅,他怎么可能不心软?

接着顾千城才担心秦寂言会不会失手掉下来,却见顺着冰墙滑下数十米,本该狼狈跌下来的秦殿下,正如同脚踏阶梯一般,一步一步往上走。

却选了两个中立家族的嫡子,另外两个名额直接放弃,以至于,失去利用伴读培植势力的机会。

这皇宫,他根本不屑呆,他登基的第一件事,必是迁都!顾千城完全没有想到,顾夫人会这么狠,不下手则已,一下手居然是要人命!

“什么?”顾千城在屋内听到声音,急急走了出来,问向粗使婆子:“你说的可是真的?我院子里的孙妈妈死在池子里?”

孙妈妈,千城对不起你。”顾千城跪在一旁,伸手在孙妈妈脸上一,帮孙妈妈将眼睛合上:“千城来晚了。”

武毅点了点头,看了老管家一眼,说道:“让人抬个担架来,冠军侯受伤了。”

三天期限一至,言倾和御林军统领同时进宫领罚。要不是这两人上任不到半年,皇上肯定要撤了他们的职。

“臣不是这个意思,圣上追封亲生父母无过,可这谥号是不是太过了?”皇上给先太子、太子妃身上加诸这么多赞美的谥号,太上皇造?

“顾姑娘,”黑衣人上前给顾千城行礼,暗卫飞快的跑了过来,戒备的挡在顾千城身前,“你们是什么人?”

焦大人找不着顾千城,他直接把唐万斤砸城门的损失一一记上,然后一式两分,一份送到宫里给皇上看,一份送到顾家要银子。

焦大人计算损失的方法,正是顾千城当初提供给封大人的算法。当时京城的城门还没有砸碎,顾千城就能算出数百万两的赔偿,现在江南的城门都被唐万斤砸碎了,依焦大人的‘能干’算出数百万两,那绝对是分分钟的事。

“皇,皇上,这人是皇上?老大……我们,我们怎么办?”原本要乘船离去的土匪,因秦寂言这句话,全部立在船上,哪怕大火逼近,烤得他们全身发红,也没有动一下。

“走?我们能走吗?我们走得掉吗?那可是皇上。”土匪们听到猪头六的话,一个个茫然的看着他,似在寻找主心骨。

顾千城扶着封老爷子,惊慌失措的哭喊道:“老爷子你没事吧?您千万别吓我呀,您要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跟封大人和似锦交待,老爷子,老爷子,你快醒醒呀。”

于公于私,他都不会和太上皇对上。

“唔……放,放开我。”跛脚男人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拉着缠在脖子上的铁链。

那样的生活不仅摧残身体,还摧残精神,那些被解救出来的少女,不管做多少心里辅导,都无法从被关押、虐待的噩梦中走出来,整整一生都毁了。

“暗风剑?隐世的杀手?”秦寂言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不由得挑眉。看了子车一眼,见子车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秦寂言眼眸微变,却没有多说,只让子车尽快把人捉住。

而且,凤家也不可能出两个掌实权的人,风遥去管理暗风楼那一摊子事,再好不过。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作为皇上,他们无法容忍一股江湖势力威胁到朝廷,威胁到皇权。

“言将军,住嘴,本王的事轮不到你来说。”赵王气极,怒视言倾,言倾也不惧,反瞪回去,清亮的眸子里,是赵王丑陋狰狞的样子,赵王不由是大怒,抽刀就朝言倾砍去,可就在此时秦寂言出现了。

“好,姑娘稍等,我这就去给你取。”老管家哪里舍得说不,放下吃到一半的饭菜,巴巴的跑了出去。

“你比我更辛苦,好在熬过这两天就没事了。”顾千城头也不抬,快速进食。

“圣上,不可。”秦寂言一开口,立马引来朝臣的反对,但是……

“臣,定不负皇上重望。”焦大人早就有心理准备,虽然与朝臣一起来劝说秦寂言,可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口。

怎么这么难?

一黑一白,在这片火色的海洋,特别明显。

他们虽然力气大,块头大,却只是做粗活的仆人,并没有多少打斗技巧,顾千城手上有刀子,虽然力气不如对方,可还是占了优势,两个打手根本没法近身。

汗湿的头发贴在顾千城的脸上,鲜红的血顺着嘴角往下脸,顾千城此时很狼狈,可她的眼神却闪着不屈与倔强,面对两个块头比她大的打手,顾千城毫不退缩……

顾千梦死死地拧着手中帕子,抿唇不语,也不离开,她要睁大眼睛看清楚,看顾千城如何收拾善后!

“混蛋。”害姑奶奶我丢这么大的脸。

要不是风遥将侍卫打晕,那群西胡人也不可能轻易的放火。

可是,顾千城找到了那个地方,却没有看到风遥的身影,甚至连痕迹都被对方清除了。

不过,这并不影响凤于谦对顾千城的欣赏:坚韧、聪慧又知进退的女子,没有人会讨厌。

秦寂言见顾千城自己慢慢站稳后了,便不再留恋,转身朝自己的马走去,既然不帮又何必浪费时间。

秦寂言忍不住停了下来,想要看顾千城做什么。

北齐摄政王不愧为高手,一席话不仅化解了双方的尴尬,而且还暗暗点出北齐皇帝的弱点。

秦寂言只知道结果,并不了解过程,虽然他可以问属下,可他更想听顾千城亲口说。

秦寂言犹豫片刻,还是决定把风遥的身份说出来:“千城,风遥是西胡公主的儿子,他和凤家……有很多人怀疑,他是凤家的人。可两国皇帝都查过,在西胡公主怀孕期间,凤家所有人都在京城,没有人和西胡公主接触过,也不可能有机会,让西胡公主生孩子。”

秦寂言换了一个手,单手抱住顾千城,空出手摸了摸脖子上的牙印——果然很深!

“我……”自是不想的,尤其是这几年养尊处优的日子,更是让他们舍不得死。

封似锦的意思她懂,而且说得那么直白,她连装傻都不可能。

“也好,观望一阵再看。”景炎也是谨慎的,听到顾千城这话,决定再度派人去查一查。

她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人按在身上,打过屁股呢。

顾千城气炸了,拼命的挣扎:“秦寂言,你给我住手。听到没有,你给我停下,谁准你打我了。”要是打别的地方她也就认了,可偏偏是打屁股,这简直是伤自尊。

“不敢,不敢。为夫逗你玩的。”秦寂言看顾千城确实生气了,而他的怒火也发泄的差不多,便将人转了个身,抱在怀里,可是……

“圣上,圣上,快,保护圣上。”太监飞出去的瞬间,仍旧不忘表忠心,大喊保护秦寂言,可惜秦寂言并没有因此而感动。

“啊……”一声惨叫,藏在土丘下的死士,生生被劈成两截,可就是这样风遥还不满意!

“今天来的人,一个也别想走!”风遥双眼通红,如同草原上失去了理智的疯狼,出手时毫不考虑防御的问题,只一味的进攻,将面前的敌人斩尽。

为了掩盖疾行的声音,精兵们脚下都缠了一层棉布,虽说仍不可避免发出声响,可脚步声却弱了不少,山里的飞鸟也不会惊得扑腾乱飞。

暗三立刻将信号放了出去,对屋外的顾千城道:“还请姑娘稍等片刻,殿下很快就会带人过来。”

“就这么走出来了?”直到走出宫殿,顾千城都不太敢相信,他们居然轻易走了出来,从头到尾秦寂言就是踢了一脚而已,这也太简单了!

委屈!委屈!

无论是追踪还是隐藏的功底,都不如对方,要不是最后时刻,对方故意露了行踪,他根本找不到人,甚至什么时候跟太后派来的人一样,悄无声息的死掉都不知。

配合得这么默契,你们居然说自己打得杂乱无章,这让我们怎么活?

“承欢很有天赋。”言倾看到承欢的安排,不由得赞道。

“三叔,我们走吧。”顾千城换了一件轻便的衣服,头发上的珠钗也被拆了下来。

“这女人胆子真大。”出去时,那守门的还不忘嘀咕一句,显然这种事超出他的认知。

“承意回来了?”顾千城脚步一顿,让下人把东西放回去。

“千城姐姐!”

“你……”单增坐在马背上,握刀的手不停的颤抖,鲜血顺着指缝往下流。

不等单增和呼延千霆开口,凤于谦又道:“你们两个想要怎么打我不管,先把路让出来,我家王爷可没有时间和你们墨迹。”

“什么人,去看看。”秦寂言脸色一沉,十分不满。

“我不否认这一点。可别忘了,你不是我亲生母亲,你在我娘面前也要执妾礼,论身份我这个嫡长女比你尊贵,我要告你官府一定会接。”顾千城上前一步,丫鬟自动退开,不敢再拦。

这府中,也只有孙妈妈是真心关心她,一心为她好。

秦寂言没有半丝不耐,简单的将长生门的事说了一遍,末了又加了一句:“本宫这次外出,便是与长生门有关。”至于具体有什么关联,秦寂言却没有说。

京城各大街小巷人来人往,小贩不断的呦呵,端得是热闹非凡,一派繁荣昌盛。看到这一幕的人,都会忍不住叹一句:大秦百姓过得真好。

暗卫从地下的泥土中,挖出一颗鸡蛋般大小的透明白卵。那白卵透明晶亮,水嘟嘟的,好似轻轻一戳就能碰出水来。

“顾姑娘,这枚白卵看着软嘟嘟,可是刀枪都刺不破。”为了证明自己所言无假,暗卫不仅拿刀戳了,还拿人面蜘蛛的触脚戳了。

当然,也不是没有心腹之人,在赵王面前说秦云楚最近小动作不断,可是……

言倾明白,秦殿下那么干脆的放赵王走,想必是早就有了想法。

顾千城一动不敢动,让秦殿下抱着,可半天过去也不见秦殿下冷静下来,顾千城为了转移话题,指着秦殿下手上的木盒问道:“殿下,你带了什么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