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情深不知缘浅

苏憧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3424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6章:暗黑地煞

苏憧笙 34242

四个人都沉默下来,画堂内无人说话,落梅居内极为安静。

客来浇了水,摘了多余的枝叶,侍弄完后,便看着院中。清风吹起,落梅居永远是落梅飘花,满院幽静。

谢芳华见他很快就发完誓,向她靠近,来到她面前,一步的距离,蹲下身,蒙着面的眼睛里尽是灼热的光芒,她心里冷笑一声,忽然出手,一道青光,从她手心快速地飞出,瞬间缠到了他脖颈。

谢芳华上了马车后,便扯过车中的靠枕枕在头下,身子懒洋洋地躺在了马车里。

“看你这副样子,剑还会拿吗?”秦铮瞅着她软绵绵的,想着昨夜的温香软玉在怀,眸光渐渐地又染上了颜色。

“输了就输了,输给自己媳妇儿,也不丢人。”秦铮扬了扬手中的一缕青丝。

一群人浩浩汤汤进了落梅居。

燕亭走在最前面,大踏步进了屋,眼珠子扫了一圈,一下子盯在谢芳华身上,愣神了片刻,转头对看着他面色不善的秦铮讶异地问,“你确定她是被你从钱家班子要来的那个贴身婢女?”

谢芳华摇摇头,“不累,我就在这儿待一会儿。”

这期间,谢芳华、秦钰、秦倾、王芜、郑译便一直坐在一处等着。

敌军退去,江山得保,皇帝龙颜大悦,重赏将军府。

第二日,卢雪莹醒来,就见秦浩温柔地守在她身旁,嘘寒问暖,又扶她起身,亲自侍候她穿戴。亲自喂她喝水,她本来有一肚子的火气,可是对着这样的秦浩,却怎么好发作出来

“王兄自小栽培秦浩,不一定输了你的女儿。”皇帝抬手打断他,笑看向一处,“孙太医来了!倒是够快。”

“免礼!”皇帝摆摆手,看着他,“孙爱卿,朕宣你来,是想你给忠勇侯府的小姐看诊,她就在这里,你上前给她看看吧!”

“嗯?”皇帝含笑看着他。

“燕亭,你说,你当年和谁打架了?”皇帝看着燕亭,又问了一遍。

谢芳华也上了马车,侍书一挥马鞭,马车向皇宫而去。

“华丫头气色还和以前一样不好朕听闻你刚从谢氏米粮老夫人处出来”皇帝打量谢芳华,发现她看起来依旧弱不禁风,面色发白,跟大病的时候看起来没太多不同,“谢氏米粮的老夫人故去了”

尊比皇上的英亲王府小王爷秦铮,贵比皇后公主的忠勇侯府小姐英亲王府小王妃谢芳华,他们二人,一个生于宗室,皇亲贵戚,富贵滔天。一个生于谢氏,钟鸣鼎食,金玉之命。

真的死了?

郑孝扬大约是太惊喜,也没理会秦铮说什么,腾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走了两圈,看着二人激动地道,“你们竟然没死,真的没死。”

谢芳华抬头看向头顶,伸手向上一指,“你们、我,都是从那处死门掉下来的,我们就打开死门再出去。”

枫叶林前,金燕和秦怜的队伍正停驻在那里。

骑在马上,言轻将谢芳华给他的那个玉瓶子打开,倒出一颗药丸,塞进了云水的嘴里。

即便是上好的好马拉车,马踏着积水雨水,路面极滑,马车也跑不太快。

谢芳华皱眉,想着这个人不睡觉跑来这里干什么,她站起身,打开了门。

秦铮瞅着她,攸地笑了,肯定道,“定不会太难的!”

“王妃今日晚上从公子这里回去之后,吩咐人撤回了查暗市的线人,同时也派人给清河崔氏那边传了话,下令不必再查了。”外面人又道。

“燕小侯爷,您们还是进屋等着我家公子吧!我家公子稍后就回屋。”听言不想让着这些年看到公子烧火的样子,这会毁了他的形象,连忙阻止。

所以,他能跟监察御史的长子和翰林大学士的次子一同走动来这里看秦铮也不稀奇。

谢芳华自然不言声。面前的少年眼神清澈,对她只是纯粹的打量,她到没什么反感。

英亲王妃本来还待继续骂,闻言住了口,立即说,“快让她进来。”

“我说她这是小产了。”谢芳华道。

刘侧妃哭了一会儿,见谢芳华去写药方,才想起什么,又赶紧问,“小王妃,她这……以后还能不能再怀孩子?”

英亲王妃冷着脸打断她,“可有人去左相府报信了?”

秦铮颔首,“刚刚得到消息,漠北军营不能无首,明日他就启程,毕竟漠北较远,他早一日启程,也能早到一日。”

王倾媚咳嗽了一声,臭着脸顿时笑了,“我哪里知道你们偷偷跑出去惹了人借由杀手门来杀人?也怪不得我!”话落,见秦铮脸一沉,立即道,“我这就给你去拿!”话落,一阵风地走了。

不多时,那小童回来,对秦铮道,“楼主说这就起。”

“这二人就是你早先认错的人?”宋方看着那二人离开的背影,对程铭问。

秦铮皱了皱眉,谢芳华也皱了皱眉,那几个人转眼便将二人的去路给拦住了。同时,跟在二人身后几步远的飞雁也给包围在了一起。

谢芳华点点头,“那就听大姑姑的,不查了吧!”

燕岚凑近谢芳华,小声问,“怎么回事儿?昨夜咱们刚说这老庵主有问题,她就被房屋倒塌砸死了,这其中,肯定有阴谋。”

半个时辰后,金燕、大长公主等人收拾好,一行人启程离开丽云庵。

“大姑姑,咱们刚出了丽云庵,丽云庵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总要有人去看看。更何况,府衙官兵既然去了人,到底是天灾,还是**,都会弄清楚。毕竟我们刚出丽云庵,若是**,也脱不了干系。”谢芳华道,“您放心吧。有云澜哥哥陪我带着人去,不会出事儿。”

谢芳华自然不反对,与她坐在了对面。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若是实话实说的话,就是李琴一遍遍爱怜地摸着冰玉琴,孟棋一遍遍珍视地摸着岐山白玉棋,温书一遍遍地把玩紫玉砚台和徽菱宣纸,楚画盯着那幅青云岚山总也看不够。

2015来了!最最亲爱的西家美人们!我的祝福是,我们健健康康,每日开心快乐,一起笑逐风月,唱响京门情歌!么么么哒!

“不了,我回府,王爷若是知道华丫头有喜了,一准也是高兴,我回去告诉他去。”英亲王妃说着,出了御书房。

小泉子吓的一哆嗦,叫皇上臭小子,也就王妃胆子大,如今敢这么叫。

秦钰点点头,撩开韩述后背的衣衫。

这一间房间陈设简单,屋中有些清凉,虽然打扫得干净,但显然是好久不曾有人住过。

“今日可发生了什么事情?”赵柯压低声音,向西跨院看了一眼,显然已经知道谢芳华住在西跨院了。

飞雁摇摇头,“当初是老门主亲自经受的,此事在门内十分隐秘。我只负责查探。没查出什么后,此事便不了了之了。”

------题外话------

谢芳华点点头,“说不准。”

谢芳华摇摇头,“他应该是和六婶母一样,三日前便服用了这个药,若没有人逼迫的话,他也许是迫不得已,觉得害了谢氏六房,心下愧疚,以死谢罪。”

秦钰叹了口气,“其实,当初谢氏长房敏夫人给女儿选亲事儿,遍京城不找,却选了荥阳郑氏的郑孝纯,我们就该察觉这中间有问题,只是谢氏长房处处踩着忠勇侯府,视线都被移到了谢氏长房夺权和忠勇侯府与皇室的纠葛上,便忽略了这里面趁势而起的荥阳郑氏。”

“什么是终”秦铮嗤笑一声,“所有的事情,都不算完。”

“他如今住在英亲王府,万一那个人不是他,岂不是打草惊蛇”秦钰看着他。

“舍不得走,住在宫中也行。”秦钰此时道。

过了片刻,那辆车没抬来,一群人从里面呼啦啦地出来了。

秦铮扬眉,看着右相夫人,慢悠悠地道,“夫人怎么这么激动我与右相府无怨无仇,闹腾什么自然是为了看车。”

英亲王妃点头,“对,没错,正是这样。”

谢芳华也没想到春兰说的是翠荷,她的确是除了春兰外,王妃信任的人,很多事情,都会交给翠荷,可见倚重。见英亲王妃看来,她道,“翠荷是在外面吗娘何不将她叫进来问问。”

立即有府中的侍卫从暗处现身。

谢芳华转回头,看着秦钰道,“我要出京一趟。”

谢芳华讶然,瞅了秦铮一眼,若是往日,秦铮才不屑别人说什么呢,如今这是转性了?想起今日她乍然看到他刻意打扮过的样子时,顿时觉得有些好笑,一时没搭话。

金燕重重地点了点头。

看过了朱钗之物,掌柜的便拿出了玉佩、项链、手环、扳指、绢花头饰等物。

    谢芳华闻言立即走向屏风后,脚步丝毫不停顿,带着几分好奇,转眼便进了屏风后。入眼处,半间空旷的屋子,地面是一个大的水池,水池的水几乎是血色的,没有见到谢云澜的身影,她看着那血色的水池以及池边一大片鲜血低呼了一声。

    可是看起来,他身体的症状倒是怪异而稀奇,不像是在演戏。

    过了许久,谢芳华从天空收回视线,对风梨低声问,“云澜哥哥怎么了?他得了什么怪病?”

    赵柯抿了抿唇,“时间紧迫,再晚片刻,公子一定功力全失,也许还会性命不保。稍后在下再给您解释。”顿了顿,咬牙道,“哪怕被公子厌恶惩罚,我也得救公子。”

    谢芳华一怔,怀疑地看着他,“这么简单?”

    谢云澜闭上眼睛,默不作声,周身上下有一种自我厌弃的情绪。

“还没睡醒?那你继续回去睡,明日正式学课,你就不能这样了。”秦铮丢下一句话,向外走去,两步之后又道,“你今日省了一顿午饭,晚饭和听言一起吃吧。”

秦铮直到天黑后才回来,挑开门帘便见到她坐在椅子上,那姿势似乎坐了许久,他挑眉,“没再睡?”

谢芳华转身将手中的花篮和里面的梅花一股脑地扔出了门。

谢芳华转眼间便将厉害关系在脑中梳理了一遍,对侍画问,“如今荥阳郑氏的二公子被右相夫人拿下去了哪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