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情深不知缘浅

苏憧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3424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52章:翠羽明珠

苏憧笙 34242

“左岸你太阴谋了,你偷袭!”

凤轻尘笑而不语,翩然移步,给众人让路。

“相信他,不会有事的,宇文元化可不是什么只懂打仗的粗人,他聪明的很。”有些事情凤轻尘看不全,但也不会至于什么都不明白,就算当时想不明白,事后也能想出一二。

九皇叔心里明白,可面上却不表露出来,这么长的时间,那东西早就被拆开了,就算没拆开他也没人办法回去了,所以九皇叔很淡定,见凤轻尘如是说,九皇叔顾左右而言他,高深莫测的看着凤轻尘。

北陵是个不毛之地,可九皇叔却很看重那块地方,北陵人骁勇善战,守着冰天雪地,依然能与东陵、南陵和西陵并立,可见北陵这个地方真不错。

“呜呜呜……九皇叔,你终于出手了,我以为你要当雕像呢。”豆豆抱怨的道。

女儿大了,就是别人家的了。

“父皇……”奶宝小小叹了口气:“我不是很喜欢符小临,他那个人太精明了,也太滑头了,他的忠心我看不到。”

真正的大家闺秀、当家主母。

他承认,这件事凤轻尘做得很好,换作是他也会这么做,但是他可以涉险,凤轻尘不可以,凤轻尘要有个三长两短,他会疯掉。

“怎么感觉,我们很像小偷呢?”凤轻尘看着空空的岛,无限感慨。

九皇叔习惯地伸手,去揉凤轻尘的头,等手放到凤轻尘头上,九皇叔才想到,这里有很多“外人”在。

“伤在脖子上,怎么可能是小伤,让本王看看。”九皇叔二话不说,就解开了凤轻尘脖子上的绷带,看到那细细一条,却极深的口子,九皇叔的脸色更难看了。

另外也把她找云潇和王锦凌帮忙的事情说了出来。

九皇叔此行,除了带走灰老,还带走了一小部分战利品。从夜城搜刮的战利品,九皇叔留下三成给宇文元化和司丞,让他们自行处理。

明微公主算是先生的半个弟子,也算是他的小师妹,可这个小师妹却是害死他师父的凶手之一。

当然是为了陷害九皇叔。

凤轻尘这个女人,实在太懂得利益最大化了,有便宜就占,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让人说不出半句不是。

“地板,我要铺地板。”

南陵锦凡痛得嘴角都歪了,他这个时候想骂凤轻尘也没有力气了。南陵锦凡歪在椅子上,一双阴毒的眼,死死地盯着九皇叔。

“啊……”凤轻尘被惊了一跳,在原地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拍着心口,责怪的道:“九卿,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下次别这么吓人行不行,我快被你吓死了。”

凤轻尘一脸狂喜,期盼地看着玉粒,希望这玉粒能争气一点,再帮她一次。

东陵人如此怠慢苏绾,不就是仗着有一个会造震天雷的人嘛,不就是想要她和西陵天磊一样,一直“病”在床上嘛,在凤轻尘与南陵侍卫首领闹得正僵时,苏绾身边另一个侍女匆匆跑了出来。

“原来是玄月小姐,本宫刚刚见过你父亲。”西陵长公主只当李玄月是任性的小孩,不过对方身份摆在那里,西陵长公主也没有刻意为难,注意力再次放到凤轻尘身上,直截了当的道:“凤姑娘,此次事了,是不是该把从本宫这里借走的人还给本宫,你要有什么条件可以尽管提,本宫不会让你吃亏。”

凤轻尘的笑,凤轻尘的怒,凤轻尘的嗔,凤轻尘的冷静与严肃。

借刀杀人,这把刀,她可是挑了许久,就等着这个时候,发挥作用了。

“傻妹妹,你当我不想,可人家是王家大公子,怎么可能去我们那里。”宝蓝色男子敲了敲镜月的头。

孙思行知道太子来了后,就知道离手术不远了,服了一碗防风寒的药,孙思行也坐不住,让人准备了两只兔子,他要去手术室再练练手,以免手术时出差错。

凤府的人还不知晓凤轻尘回来的消息,并没有人出来迎接。这段时间,整个凤府都谨慎,凤轻尘生死不明,凤府的人根本不敢高调行事,之前天天去城门口打探消息,差点被血衣卫当奸细抓了进去。

好在,王锦凌不舍得让凤轻尘为难,没有继续追问,而是温柔的说道:“轻尘你平安回来就是最好的事,凤府的人这段时间很担心你,思行整个人都瘦了,你快点进去好让他们安心。”

右脚插入东陵子洛双腿间,往上一抬,膝盖刚好抵在东陵子洛的跨下,这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

他又不是死人,被个女人如此摆弄,要是没反应那才叫怪呢。

作为主人,她还是要问一下西陵天1;148471591054062宇这个客人的需要,刚坐下没多久,下人就通报,南陵的锦行皇子来了。

凤轻尘眼中含泪,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妩媚、越来越灿烂。

与凤轻尘的激动相反,九皇叔冷冷地扫了凤轻尘一眼,好像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清傲冷漠的态度一如初见,眼中根本没有凤轻尘。

“大公子,你让不让?”护卫骄横的问道,王锦凌迟疑了片刻,那护卫又一个用力,刀尖已刺入凤轻尘的脸皮,王锦凌终于妥协了:“把刀子放下,别伤害她,我让你们走。”

“几位少爷再忍忍,曲哲少爷已经去找吃的了,应该快回来了。”十八骑也饿,他们五天前就开始少进食量,以便把吃食节省下来。

“行,你说是就是。”云潇不和王七这个兄控多说,摊开奏折就写了起来。

如果是的话,那么她不介意,把用在蓝景阳身上的药,用到符临这个添乱的家伙身上。

下额微抬,傲气十足,充分表现自己的不满,九皇叔当她凤轻尘是什么人呀,就算她不用守孝,可也不能在她父母没有下葬时,就对她动手动脚。

九皇叔话音刚落,洞外就响起暄少奇和十八骑的声音:“不好,鬼兵突然摆起阵式,将我们包围了。”

“这些鬼兵有了统帅,实力大涨,我们不宜硬战,退到山洞里,拿下鬼将再说。”鬼兵不可怕,可数量繁多,各项兵种齐全,又懂得布阵进攻的鬼兵,真得很可怕。

“有暗卫保护,你不用担心,事先我们已经约定好了,在哪里汇合。”在南陵锦凡的眼皮底下,九皇叔硬是与豆豆商定好了各种细节,可见豆豆绝不是单纯的二傻青年。

“你这个疯子。”玄情察觉到蓝九卿的意图,脸色一变,想要收回攻势,可是晚了……

“本王对你的东西没兴趣。”东陵九黑沉着脸。

歌舞结束后,众人均赞道,可此时一道不和谐声音响起:“莺莺燕燕,妖妖娆娆,东陵的女子果然个个以色侍人,真正是污了小王的眼。”

孙太医果然学坏了,忍住笑,凤轻尘板着脸道:“既然如此,我们这就走吧,以免耽误了苏绾小姐的病情。”

至于那处让欧阳家断子绝孙的伤,凤轻尘倒是想要给豆豆医,奈何人家半点不配合。

凤轻尘1;148471591054062是不想王锦凌担心,可王锦凌又不笨,他怎么会不知凤轻尘的心思,即使凤轻尘不说,他也能想到那一幕有多么惊险。

“这里不方便,我们回府再说。”不是凤轻尘卖关子,而是从皇宫到凤府这点时间不够说。

“嘭……”的一声响起,凤轻尘趴倒了下来,身下是一具小小的、软软的尸体。

他还真是傻了,居然真相信这个女子的话,认为自己的弟弟没有死。

九王妃的正服正好被那四个美婢给收了起来,一应配饰都在四大美婢手中。

“磊太子这是审犯人吗?别说轻尘不是犯人,就算是犯人,磊太子你也没有资格审问我,别忘了你是西陵的太子,而我是东陵的贵女。”凤轻尘眼神一冷,语调也变了。

“是。”太监立马领命而去。

九皇叔根本不知道凤轻尘想什么,压低声音道:“你就不能轻点……”

“不,不还。凤轻尘,我刚刚可是听到了的,你说了要把玉华兰芝给我们。”谷主像个孩子,把玉华兰芝抱在怀里,那样子就好像怕凤轻尘来抢,郭保济也在一旁点头附和。

“不痛。”凤轻尘痛得咬到舌尖,连忙闭上嘴,不敢再张嘴。

“嗯。”九皇叔冷默地应了一声,翻身下马,黑骑立马退开,给九皇叔让出一条路,两百亲卫紧随九皇叔,一路浩浩荡荡,好不威风,邰城的士兵看到这一幕,皆呆在原地,不知是打还是不打。

“我凤轻尘从不依靠别人的力量横行,我要拿人,当然是凭真本事,林大人出去看看,我给你准备了什么礼物。”

她终于明白,什么叫蓬荜生辉了,她这大厅不算奢华,可因为这两个不分轩轾的男子坐在这里,却生生将凤府的大厅拉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百鬼宫也有类似震天雷的东西,是百鬼宫的人自己捣鼓出来的,但威力远远没有九皇叔带来的火药强。

这也是不得已的办法。

九皇叔这才心满意足,为凤轻尘调整了姿势,好让她睡得舒服一些,至于他自己,则抱着凤轻尘,时刻注意那两条蛟的动静。

因九皇叔反应及时,在鬼王那一掌打下来前,九皇叔先一步出招,长软剑如同灵蛇,忽硬忽软,硬是划破了鬼王凝聚而成的保护圈,逼得鬼王不得改攻为守,先挡下九皇叔这致命的一击。

“为什么不收?”陈家家主略略抬头,眼神与陈家大公子对上,深沉的眼眸少了平日的凌厉,多了几分黯然。

“我家?你说他躲在凤府?不可能。”凤轻尘想也不想就摇头。

不这样,她怎么能让夜叶跪下来求她呢,她凤轻尘也是个说话算话的主,她放出去的话,总要兑现啥。

凤轻尘上前,掀起夜叶身上的被子,夜叶一脸痛苦,闭上眼,咬着唇,,一动不动,好像在忍耐巨大的痛苦与羞辱一般。

“九皇叔,请你让人给夜少主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和被子,回头,给夜少主服退热的丹药就行了。”退热丹就是退烧药,夜叶这个情况要不及时退烧,很有可能会把脑子给烧坏。

要知道,孙父和孙母都不在,即使这皇城的权贵取了思行的命,也不会有人替他说半句话。

血衣卫的人被震天雷吓到了,凤府的护卫趁乱往外退,只要不劫人,凤府的护卫要走,血衣卫当然不会拦,横竖经过今天晚上的事,凤轻尘聚众闯血衣卫大牢的罪名是定下来了,明天自有了官府的人拿凤轻尘问罪。

“付,我付,多少银子。”凤轻尘发现,有左岸在她虽然性命无忧,可口袋一定会忧虑。

“当兵的能打就行了,好不好听有什么用。这件事与大人无关,大人只需要转告他们,限半个时辰内离开,不然我们这群无能的兵,就要亲自送他们出城了。”幕僚憋了一肚子的气,看到九皇叔把明微公主那群人丢出门,正拍手叫好,哪容得他们再进来碍眼。

“我们去前面看看。”前方的打斗声已经停止了,没有杀手冲过来,就说明王锦凌的暗卫取得了胜利。

有些话藏在心里太久了,要找一个人倾诉,不然真会如九皇叔所说的憋坏自己。

是“放弃”而不是“抛弃”,哪怕王锦凌再不爽九皇叔,他也中肯的说一句:九皇叔在这一点上,的确和凤轻尘一样,心小的只能容下一个人。

谷主双手抓头发,烦得不行。赤炼水和郭保济在门口看到谷主这傻样,师兄弟二人相视一眼,默契地退下……

又是一天清晨,九皇叔靠在椅子上稍做休息,还不到一刻钟,营帐外就响起脚步声,九皇叔睁开眼,揉了揉眉心,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而在此之前,九皇叔的心情明显因此事好了许多,不仅仅是宇文元化等人,就是夜叶也发现,九皇叔最近心情变得很好,而这一点让夜叶感到恐慌与不安。

“不付出一点代价,如何取信于敌人,王家人不是笨蛋,不是真的,没有人会跳坑,不把潜藏的危险清楚,王锦凌早晚还是逃不过一个死字。”悄无声息的死是最窝囊的,死在自己人手上,更是窝囊至极,王锦凌哪怕是死,也要拖王家那些嫡系下水,把王家的毒瘤引出来。

他可没有忘记,他这两天的奔波是因为谁捅得篓子,不从西陵天宇身上刮出一层肉,他就不是东陵的九皇叔。

无言对峙,最后败下来的,依旧是最有耐心的九皇叔。

在闺房见血,说出去实在丢九皇叔的面子。

直到此刻,他才发现,他有多想那个直闯九王府,踢开他书房,对着他说:“九皇叔,我不高兴”的轻尘。

“你不是担心奶宝在玄霄宫,被大公子欺负,要去给奶宝撑腰的吗?”凤轻尘无限鄙视,这个说话不说话的男人。

唉……个中种种,真是不足为外人道,每每提起,九皇叔都觉得自己旧疾要复发了!

九皇叔的周身散发出的杀气,让他害怕,他根本没有再战的勇气。自从他从地下陵墓走出来,他就再也没有过体会过,什么叫害怕,可面前这个男人,却让他再次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害怕。

九皇叔是蓝九卿?这怎么回事?

同一时刻,远在夜城边境的九皇叔,亦是无心睡眠,和宇文元化等人商讨完作战方案后,九皇叔屏退左右,独自一个走出营外,失神地看着东陵的方向。

才在武林大会中,拿步凡当挡箭牌,让世人包括凤轻尘在内的人,都相信蓝九卿与九皇叔没有关系,现在又把一切说给凤轻尘听,之前所做的一切岂不是笑话。

和他见过的人女人都不同。

“当然了,轻尘还要靠这个养家。”凤轻尘心情慢慢的平复了。

哈哈哈……端亲王大笑,嚣张离去,留下气得全身颤抖的长公主,在原地大发脾气:“啊…啊…啊。小五儿,你给本宫站住,本宫要杀了你!”

想到至今未到的太医和国师,管家心中更是悲凉,同时亦庆幸,他家王爷做了决断。

“那怎么办?难道我皇兄就这样等死吗?”安平公主一听,张嘴又哭了出来,脚一软又要跪下,却被凤轻尘先一步挡住:“公主,你还是别跪了,我真的受不起,要传出去了,皇上为了面子也得削我一顿。”

“九皇叔在王府?”清王一看到此来,就大胆猜测。

清王是想这么做,可他明白错不在对方,清王深深地吸了口气,问道:“为什么不早些来报?”害他们在城外,白白等了五个时辰。

凤轻尘醒来时,就看到九皇叔合着眼,靠在床头边闭目养神,怔怔地看了数秒,九皇叔便惊醒了,一睁开眼就对上头凤轻尘的眼睛,四目相对,九皇叔不自觉地露出一抹笑:“醒了?饿不饿?渴不渴?1;148471591054062”

九皇叔的手自然地放在凤轻尘的额头上,有一下没有下的摸着:“王锦凌和宇文元化来了,暄少奇正在招呼他们,他们都在看宝宝。”

“什么名字?”九皇叔兴致勃勃的问道,借此揭过自己忘了给儿子取名的事。

在九皇叔附在她耳边,说不要孩子只要她时,她就知道她无法离开这个男人。

那一刻,身为大夫,她能得到满满地满足,一如现在。

凤轻尘看着雪狼被烧焦的狼尾,差点没笑出来。

晚一步过来的蜥蜴人,听到凤轻尘的话连忙点头附和,看雪狼又伸出爪子去碰湖水,蜥蜴人连忙制止:“不……不。”

“过去就过去,怕你呀。”凤轻尘咬牙切齿,最终还是败倒在九皇叔的恶势下,磨磨蹭蹭的朝九皇叔走去。

嘶嘶的声响越来越大,又和蛇吐信子不一样,凤轻尘眉头一皱,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她印象中蜥蜴的战斗值,似乎不太高。

他闻到了食物的香味,才出来觅食,他十几年没有吃到过,人肉吃的食物了,食物对他的诱惑实在太大了。

凤轻尘心疼九皇叔,有心想让九皇叔多睡一伙,便一动不动地任九皇叔抱着,不多久也迷糊了过去,院外丫鬟下人急得跳脚,可偏偏没有一个敢吱声,也不敢进去打扰。

果然,这话命中蓝依琳的弱点,她一提崔家,蓝依琳就不装疼了,睁大眼睛看着她:“你们知道我从哪里来?”

说到这里,蓝依琳哇的一声就大哭了出来,抱着凤轻尘不放:“爸爸,妈妈,你们在哪,你们在哪,你们快来救我呀,我再也不贪玩了,我一定好好看书,考一个好大学,你们不要丢下我。这里好吓人……什么女主角不死,他们都是骗我的,我刚刚差一点就死掉了,爸爸,妈妈,我好怕……我不要回崔家,不要嫁人,不要生孩子,不要……”

这样的崔家太可怕了,凤轻尘可以肯定,崔家将会是他们最大的敌人!1797抢人,九皇叔好忧伤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九皇叔手上有前朝皇室宝藏的消息。

“下去。”九皇叔头也不抬,两人如蒙大赦,不敢多想,转身就往外走。

半真半假罢了,他要和九皇叔怄气,白白气死自己。

“哈哈哈,报应呀,都是报应呀。战王……你的仇,终于报了。”五长老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仰天大笑。

二长老的死和凤轻尘并没有太大的关系,阴谋一点的说,二长老是用自己的死绑架了凤轻尘,让她不得不用铁血手段,把那些人全产铲除,让她日后永远都觉得亏欠凤离容等人。

“你放心,有我和王七在呢,还有王家大公子也1;148471591054062会去,我们三人给你当靠山,谁敢欺负你。凤轻尘,我告诉你,在诗会上……”

“这还真是一个不要命的。”两侍卫摇了摇头,没法,只能轮流背着东陵子淳往外走。

一群人冲入树林,树枝与草多少都会被踩踏,凤轻尘只要顺着这个方向走就行了,有灯光,再加上前人踏平了路,凤轻尘这一路追过去并没有多费力。

这句话九皇叔没有说,但凤轻尘却是明白。

推门而入,就看到一个少年卷缩在床角,那样子好像很不安。

九皇叔无奈,只得乖乖把人松开。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两人之间的矛盾缓解了,至少凤轻尘没再生他气了。

凤轻尘指着天上的星星,给九皇叔介绍了起来:“你看,那是紫微垣,代表皇宫,那颗是帝星,那颗是太子星,那颗是天枢星,那颗是御女星,那颗是华盖星……”

凤轻尘一本正经的教训了起来,道理一套一套,要不是九皇叔心智成熟,说不定还真会被凤轻尘牵着走,跟着点头。

太监尖锐的声音,打破了凤府的僵局。

皇上这是为她出头?

一身黑衣的九皇叔,站在殿中就如同修罗,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哲哲强压下心中的害怕,咬着唇,朝九皇叔磕了一个头:“求您。”

没有魔教做靠山,哲哲只是一个累赘,一旦那些江湖人士,发现哲哲在九皇叔手上,九皇叔也会麻烦。

“哲哲少主,魔教的情况你也听到了,无一活口,你父亲下落不明,如果本王没有猜错,你父亲应该还活着。”九皇叔对哲哲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