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情深不知缘浅

苏憧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3424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25章:天鬼

苏憧笙 34242

“父皇,儿臣也是为你的身体着想。”皇下还在继续说道,想要阻止太上皇。

众人再次的愣住,没有想到,太上皇弄的这么隆重,就是为了宣布这件事?不过,想到太上皇一直都十分的器重绝王,重视绝王的亲事,那也算是正常的。

李玉本就是那种不学无术的纨绔弟子,此刻早就已经六神无主了,身子不断的抖着,用力的摆着手,向后退着。

她这次的话语不再刚刚的那般的绝裂,但是那拒绝的意思,却仍就很明显。

“上官云端,你?”听到她肯定的回答,他的眸子中再次的漫过几分怒火,这个女人,连太上皇都告诉了,却独独不告诉,真是可气。

她的身子微微的一僵,脸上突然间多了几分果断,再次一字一字冷冷的说道,“我会用事实证明我的清白。”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

她的一句话,可以让所有的男人酥软,她一个眼神可以让所有的男人失魂,但是……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与凤阑锐,最后还是落入了凤阑绝的圈套。

只怕是为了挑起她跟凤阑绝的矛盾,目的就是为了让她误会。

众人听到皇上的话,也都纷纷一脸好奇的望向上官云端,都想知道,她所说的一招定输赢,到底是要比什么?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补充道,“选书的时候,要尽量的选两人人都没有看过的书,当然,若是选的书恰恰是一方看过的,那就是天意了。”

一直保持沉默的皇后突然开口说道,所有的话,都是在称赞着蓝岚的,但是,蓝岚却明白,皇后的真正的意思,却也是为了上官云端的,生怕她再为难上官云端。

“严大人,你那律法的书都已经印出来了吗?”皇上的脸色却是微微的一沉,突然望向在坐的一位大人,沉声问道。

众人听到她的话,也都是纷纷的一愣,的确,若是刚刚换了是他们,他们绝对记不到那么多,他们也都是骄傲,自信的人,他们都做不到的,这个女人怎么能够做到?

“岚儿,云儿事先的确不可能看过那本书。”坐在蓝岚身边的皇后也忍不住的说道。

折腾了一夜,精心设计了一夜,她终于算是成功的摆脱了那个男人。

“谋反?”上官云端略略带笑地说道,“皇上这是从哪儿得来的消息,这消息,呵呵。”

她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隐着几分冷笑,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还是,王妃怕输,不敢跟本公主比?”

“哼,用自己最擅长的来跟别人比,这算什么?”凤忆希听到她们的话,忍不住怒声说道,话语微微一顿,双眸快速的转向那几个女子,脸上更多了几分怒意,“照你们自己说的,你们自己都甘拜下风,自己认输了,还有什么资格取笑别人?”

上官云端没有理会她们,而是慢慢的拿起了桌子的毛笔,沾了墨,微微一笑,便快速的在写了起来。

他此刻心中那才叫一个得意的,若不是场合不对,说不定,他会大笑出声。

不得不说,她真的是费了大功夫了,整件嫁衣从上面到下面,从领口到衣摆,都刺满了图案,而且安排的恰到好处的巧妙。

“你也不用羡慕你姐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幸福,你也会有属于你的归宿的。”老夫人望向上官凌雨时,笑的极处的亲切,她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孙女。

“我们走吧。”上官云端出了房间,便看到秦思柔刚好走到了夜无痕的身边,低声对夜无痕说道。

只是这样的她,却让人忍不住的心痛。

“怎么样?”夜无痕看到他的表情,心也微微的一沉。

虽然暗暗担心,但是却也不得不跟着上官云端进了府。

南宫雪一直爱慕着夜无痕,所以便见不得上官云端缠着夜无痕,有次将她骗来,差点把她淹死,还好,恰恰被南宫逸发现了,救了她一命。

“是。”那个侍卫再次恭敬的应着。

上官云端知道,他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应该是已经做了决定了。

“多谢皇上成全,多谢皇上的成全。”丞相睁开眸子后,对着皇宫磕了三个头,才站了起来,只是,他实在是饿了太久了,根本没有力气站起来。

“夜无痕,你一定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上官云端听到他的话,微微的有些心酸,终于开口说道,她知道,现在的夜无痕,还不能忘记她,但是她知道,时间久了,他会慢慢的淡忘,就算不能淡忘,也会将她慢慢的藏在心底的某个角落里。

刚刚还好好的,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人竟然死了,而且房间里这么多人,包括夜无痕与飞赢都没有发觉。

只是不知道她是在喊着清儿的灵魂,还是在说那丫头死了,清儿的事查不清楚了。

他的雪凝可是一直放在御书房,只有他才能拿到的地方,而皇后与李贵妃的只怕愈加会珍藏着,断然不会落在她的手中。

“老夫人,奴婢有重要的事情跟将军说。”李妈虽然有些害怕老夫人,但是却没有退下去,而是鼓起勇气说道。

“她怎么说?”只是,还没有等她说完,夜无痕便急急的打断了她的话。

“不是进宫行刺的?那他们这是?”丞相大人也微怔了一下,随即再次问道,望向那几个人时,眸子中多了几分疑惑,只是双眸微转,恰恰看到二皇子的异样时,脸色微微的一沉。

二皇子看到他们的样子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还好,他们被他吓住了。

“随便你怎么喊,只是这个称呼,以后除了云端,谁都不能用。”凤阑绝一脸坚定地说道,话虽然是对叶寒说的,但是一双眸子却是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她对他的称呼,就应该是独一的。

若不是凤阑绝那么快便发现了上官凌雨不是她,急急的回来找她,她只怕就真的没命了。

而这个男人,若不是真心的爱着她,只怕也不会那么快就发现了上官凌雨是假的。

上官凌雨的眸子望向上官云端时,突然的僵住,那笑声也像是断了电般的突然的停了,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上官云端。“她还说了什么?”凤阑锐的神情间多了几分紧张,再次连声问道,若是凤阑绝事先知道了他跟丞相是一伙的,那么这所有的一切只怕都是凤阑绝的一个陷阱。

他是知道,皇上的腿其实早就好了,或者应该说,当年,根本就伤的没那么厉害。

走进房间,看到太上皇正坐在房间的正中间,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情绪,只是一双眸子仍就像平常一样,直视着前面的某一个方向,他进了房间,太上皇也并没有望他一眼。

这个女人,利用了凤阑绝对凤阑锐的愧疚,然后再诈死,让所有的人,都以为凤阑锐一无所有了,然后再在背后暗中密谋。

像夜无痕这样的人,如何容认身边的人的背叛?

可见,这个侍卫平时还是很得夜无痕的信任的。

那个男人微怔,脸上的沉痛更加的深了几分,而且唇角似乎微微的扯出了一丝略带自嘲的苦涩的笑,没有想到,他为她付出了这么多年,她竟然。

而就算他不说,他们也不会放过小晚的。

丞相本来就离的凤阑绝很近,中间只隔着上官云端,此刻似乎也感觉到了凤阑绝身上的那股惊人的气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身子微微的僵了一下,唇角微动,再次说道,“若是绝王真的没有暗中帮她,也应该证明给大家看,让大家信服吧。”

而此刻,他这话明显的没有刚刚气势,也没有了刚刚的得意。

“好,好,很好。”

“呵。”凤阑绝再次轻笑,只是这次的笑意中明显的更多了几分冷意,“本王可是清楚的听到丞相让本王证明,好,本王就证明给丞相看,只是,这后果,希望丞相能够承受的了。”

“主子,他已娶了别人,主子还要坚持吗?”她的身边,突然多了一个黑衣女子,望向她远望的方向,低声问道。

“王爷?”只是,恰恰在此时,房间外突然传来一声略带急切的喊声。

好在,男人们也都走了过来。

她在现代时,父母很早就去世了,只有一个哥哥与她相依为命,所以对于这份感情,上官云端愈加的珍惜。

她与他见面时,毕竟是晚上,看的不太清楚,而她一直都蒙着面纱的,只露出眼睛,南宫雪的眼睛与她又有几分相似。这个迷雾弹应该可以用,当然,她还需要做一些必不可少的铺垫。

略带慵懒的姿态,却仍就掩饰不住他那神彩飞扬的气质,一夜无眠,却不见半点的憔悴,不见半点的狼狈。

真够狠的。

凤阑绝的眸子中漫过明显的笑意,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意外,而这次他也明白,她之所以出面,其实也是为了帮他减少一些麻烦。

更何况今天也只能她自己出面,解决了这个问题,才能完全的服众,以后才能够得到百姓的真正的认可,得到百姓的敬畏。

一路上,遇到了几个轿子,很显然应该是朝中的大臣,一个个赶的都很急。

那个宫女微愣,显然没有想到上官云端会对她们这么的害怕,神情间虽然有些害怕,但是微微的思索了一下,还是低头答应道,“好,奴婢听从王妃的意思。”

“先去母后那边吧。”上官云端知道,这种情况下,想要进去是完全不可能的,而且,只怕她一出去,轻则会被赶出去,弄不好,只怕还被人安上一个杀头的罪名。

话语微顿了一下,突然再次说道,“对了,当时母后进去的时候,好像看到一个侍卫正站在太上皇的面前,不过,母后进去后,他就退到一边了,当时母后并没有在意,这会想来,倒是感觉到好像有些奇怪,因为,那侍卫,以前好像并没有见过。”

“希儿,谢谢你,但是我也不可能会让你去冒这个险。”上官云端一脸感激的望向凤忆希,她岂能不明白这丫头的心思,就是不想看着她去冒险,所以情愿自己去冒险,这份情,她领了,但是同样的,她也不可能会让希儿去冒险。

“对了,你想办法让人去把那两个宫女的衣服送过去,先把她们带到母后这儿吧。”一切收拾妥当后,上官云端刚要出房间时,突然想起那两个宫女,再次吩咐道。现在,也只有皇后这边还是安全的。

有段时间,甚至有人暗中传言说当今的皇上,只怕也不是太上皇的。

其实在几年前,朝中的一切事情就都是由凤阑绝在打理,这也是太上皇的命令。

一群人,都围在房间里。

是,他此刻望向她的眸子中,有着太多的惊,有些她想不明白的惊。

凤阑绝的身子微动,似乎是想要做什么,只是,上官云端的手,却是突然的拉住了他,因为,他们两人离的太近,所以外人并没有看到他们之间的小动作。

而丞相大人第二天,仍就让人来请过他,仍就被凤阑绝打发回去了,从那以后,丞相大人也没有再让人来过了。

“这种时候,他竟然整天出去玩,一点都不担心他的将来?”凤阑锐的眸子微微的眯起,脸上却带着几分明显的怀疑。

此刻的凤阑绝也没有再开口,再是略带轻笑的望着上官云端,他是真的很想知道,接下来,她到底会怎么做……坐在公堂上的尚书大人与丞相听到喊声,便连连的站了起来,急急的向外赶,只是恰恰在此刻,夜无痕已经走了进来。

而丞相大人的神色间,却随过几分担心,谁都知道,夜无痕向来冷面无情,六情不认的,若是让夜无痕知道了那件事,只怕……

刚刚,他们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异样,还正为王爷的举动感觉到奇怪呢,没有想到,这一眨眼的功夫,这丫头就在他们面前中毒死了。

刚刚那丫头自己已经吓的半死,都打算全招了,自己不可能是自杀的,不是自杀,那就是刚刚有人杀了她,在这个密室中,在他们的面前,竟然就这么将一个人杀了!

也或者,那人还想让这丫头继续诬陷蓝岚,或者也相信这丫头不太可能背叛她,所以,才会冒这个险。

“王妃,奴婢要做什么?”那丫头毕竟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仍就有些担心地问道。

一切都准备妥当,易容成昨天下毒的那个丫头的秋菊被带上了大厅,虽然她的身子有些绷紧,但是神情间已经没有昨天晚上那般的害怕了,倒也没有太多的异样。

但是那个宫女却显然并不想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再次开口道,“上官小姐,我是奉命行事,请上官小姐不要让我为难,皇上与上官将军等人都已经在大厅等着了。”

她已经把话说到了这种份上,上官云端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便只能拿过她手上的衣服,心中却在暗暗想着,最好是这件衣服不合身。

不是宫女,却混进皇宫,而且对这皇宫中所有的一切竟然如此的熟悉?而且还这般波澜不惊的带着她在这皇宫中随意的走动。

他先前,没有看到她,还以为她不会来的,没有想到,她竟然在最后这一刻出现了。若是她早想出现,他倒是有办法,让她离开,但是现在。

老虎不发威,还真的当她当病猫了。

而南宫雄的眸子却是望向凤阑绝,脸上微微的隐过一丝了然的轻笑。

南宫雪与南宫燕纷纷惊滞,绝王?这就是那个传说的中神话般的人物?

“爹爹。”上官凌雨看到上官傲天时,脸上那扭曲的疯狂快速的隐去,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害怕,是那种小孩子做错了事,怕大人惩罚的害怕。

上官凌霜当时就吓傻了,呆呆的站在那儿,半天回不过神来。

老夫人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纷纷的惊住,特别是上官云端,身子不由的一僵,老夫人这话是怎么意思,难道说,她不是上官傲天的亲生女儿吗?

一大早,上官云端便被她丫头月儿拉了起来,然后开始了那对她而言悲惨的‘折磨’——化妆,打扮。

“我想把她弄出去,她在这儿,我不敢睡觉。”上官云端略带害怕地说道,一双眸子,却是紧紧的盯着那丫头的手,那丫头的手指尖上,微微的有些红点,不注意,根本发现不了。

那丫头被她打愣了,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等过回过神时,便只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又急又怒,急声道,“我没有打你,明明是你这个傻子……”

而且,眼看,她就要赶上蓝岚刚刚背的了。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那个女人怎么可能会背的比她还要流畅?

“既然你也没意见,同意朕的话,那你就继续吧。”皇上显然没有想到上官云端会这么说,有些意外,不过却随即接着上官云端的话说道。

“李兄这比喻还真是贴切呀。”另一个男人微微带笑的接过他的话。

“是他帮了她?”突然,房间里再次传出了声音,只是听起来,却是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凤阑绝的身子似乎微僵了一下,然后呆了一会,才终于回过神后,然后将她整个的抱进怀里,紧紧的抱着她,似乎想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却又生怕弄痛了她,不敢太过用力。

话语停顿了一下,突然想起了什么,再次补充道,“对了,你可以让人教我武功,这样我就可以更好的保护自己了。”

要嫁给他,要溶入这皇室中的生活,以后便注意会危机重重,她自然要有绝对的保护自己的能力,若是她懂武功的话,就最好了,上次之所以让上官凌雨的计划得逞,就是因为上官凌雨会武功,而她不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