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情深不知缘浅

苏憧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3424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27章:斗宝

苏憧笙 34242

“莫总,你想出去被狗仔写的绯闻满天飞吗?”蓝弦说完这话后就转身朝自己的卧室走去,嘭的一声关上门。

她本人真的很讨厌日本,可再讨厌也没有嚣张到,在这种国际型的大奖上,说出这般蛮横的话,她之所以说,是给某人看的……

蓝弦与白雪从头到尾不发一声,只站在那等着电梯的到来,对于紫心红颜这样的角色,根本不需要放在心上,因为蓝弦很明白公司很快就会再次冷藏她们。

谁让他莫庭花名在外,交往的女友最多也不超过三个月呢……

蓝弦与莫庭两人只是礼貌的对剧组的工作人员一笑,没有丝毫解释的打算,蓝弦走出酒店后,原本想要与莫庭保持距离,可惜这个男人死握着她的手不放。

好在此时莫庭已经借过张导走了过去,要是看到张导那表情,莫庭估计会更加的郁闷,可刚刚走到自己的座机前,让莫庭郁闷的人与事又再次出现。

莫庭与蓝弦却是毫不在意,两人携手从容在在t台上走了起来,来到工作人员提前放好的话筒前。

她气呀,她快气死了。

这个蓝弦不一般呀!厨房里蓝弦一个人游刃有余,莫庭原本站在门外欣赏蓝弦在厨房的举动,后惊觉自己这个举动实在很傻,便转身朝蓝弦的书房走去。

他不是圣人,他不是柳下惠,面对心爱的人可以心如止手,但是他是莫庭,他喜欢的人有资格得到天底下最好的,而他不想蓝弦后悔……

签下这份合约后,r&m集团有权随时中断合约,三十年内蓝弦不得代言任何品牌服饰,代言期内蓝弦出席公众场合,除非绽放同意,否则必须穿绽放的衣服。

虽说她习惯了时刻在演戏,可是演久了她也会累。

还有,他的电影也不是那么好演的,大投资就意味着你还得讨好各个投资商。被导演潜、被投资商潜、被制片人潜……

同时公开声明交莫放交给刑事机关,他们不会去追究莫放的刑事责任,因为以融柳的善良一定能原谅莫放,毕竟莫放也是因为精神失常失手造成融柳的死,什么死者以逝呀他们不想再让另一个爱融柳的人受伤呀……”

蓝弦心中怒火中烧,可脸上却是摆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双眼闪着满满的期待和信任,一副天真的样子道:“真的吗?我真的可以扬名国际吗?成为比融柳还要红的演员?”

“好蓝弦,我错了,我保证没有下次行不行?”莫庭看着蓝弦气嘟嘟的样子,忍不住在她的嘴角亲了一口,和蓝弦咬着耳朵。

“邵阳,蓝弦有今天除了她个人外,莫庭功不可没,你以为莫庭是那种,利用完了就可以一脚踢的吗?你以为蓝弦又是那种任你拿捏的吗?”颜末摇了摇头,眼里有着一抹失望之色。

他待女作温和有礼,有亲昵的举止、肢体上的接触,但只限于床上,除了床上他讨厌被人靠近,他讨厌旁人上的气味,即使是香水味他亦嫌弃,他的女伴要陪他上床,先得把自己洗干净。

台下,众人哭成一片。

有些想法一旦扎根脑海了,想要拔出就是不是那么容易的。

“蓝弦,你会做饭?”如同当初莫庭听到一般,墨云天的神色也是不可思议。

“天啊,原来换一件衣服气场也能改变吗?”有几个女记者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白雪,我从来没有想过写词、曲,出ep我翻唱。”

融柳,你真是一个自私的女人!

莫放,对不起。可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蓝弦眼中的迷惑,莫庭隐隐能猜到三分,毕竟蓝弦的那个秘密,虽然他没有去查,可……

如果可以,我希望那一天我没有去夜游,没有听到你的话,没有想要认识你的想法……

墨云天低头就看到沐菲一脸花痴样,原本就不喜欢这个整的像融柳却和融柳一点也不像的女人,当下很不客气的道:

她最近什么也没有做呀,或者什么也没有机会做,原则上讲是不会有事的。

宁可得罪百位君子也不得罪一个小人,蓝弦深谙此道,面对剧组的这些助理,蓝弦根本没有放在眼里,管他们什么态度。

“快走吧,亲爱的,你再不走,我就舍不得放手了。”

现在的蓝弦不是上一世无依无靠,只能凭自己的融柳,她完全可以利用明规则办事……

……

激动呀?高兴呀?这才是正常的人表现好不好,总监说要全力栽培的人,可是用七成以上大红的把握呀。

路上,白雪看着神色如常的蓝弦,心中想好的千千万万安慰的话,却不知从何说起……

“皇家大饭店的晚餐好吃吗?”莫庭没好气的问着,抱着蓝弦的手也不自觉的收紧了,这个坏女人,居然把她与at执行长共进晚餐的消息传回国内,嫌他气的还不够严重吗?

可是……

墨云天飞快的后退,不让蓝弦发现的他的存在。

伸手摸着自己的脸颊,蓝弦告诉自己,她没有哭,这是雨水。

融柳是不会哭,融柳的眼泪是用来演戏的……一个小时后,蓝弦选了套裤装,白色衬衫配上米色长裤,看上去极度的简单,但却符合职场佳人的身份,长发放下化了一个淡装,飘逸不失干练。

五点半就陆续有很多的制片人、导演和同行走进了盛世皇庭。

可是蓝弦不行,蓝弦是他们老总亲自指名的人,万一没把蓝弦签下来,他明天估计就得回家吃自己的。

这合约说实在的蓝弦也舍不得。

而等到蓝弦出场时,众人的期待并不高,毕竟〈神之子〉虽然全球同步上映,但是在西方人眼中,东方人都长得差不多,蓝弦并没有很特别,除了《神之子》中的一幕,这里没有一个人认识蓝弦,蓝弦近乎没有在国际上亮相……

“莫总这是?”蓝弦拿着衣服,眼里闪着怒火,可语气却是温柔的溺死人。

大老板们都去找颜末,再大一点的老板当然就是直接找邵阳了,而邵阳和颜末一样的,一边与电话里的人谈笑风声,一边强忍着心头滴血般的痛呀。

白雪从善如流,招呼两句后,又笑着问道:“不知两位找我有什么事,如果没事的话,我先走了,晚上蓝弦的庆功宴可不能出差错,我赶着去会场。”

“你可以开始了。”中间那个大胖子听到蓝弦介绍后,客气的道。

“下去吧,放风声出去,蓝弦我莫家不认同。”莫老爷子看了一眼地上的月季,叹了口气……

“王小姐,你的话我不懂?我从来没和什么大金集团的人接触过,那一天我和r&m集团的总裁,商谈合约中关于出席宴会的事情,毕竟我代言r&m集团旗下的绽放的合约上,曾写上了我有权出席r&m集团的商务活动,不过签约都大半年了,我却一个商务活动都不曾出席过,所以我才决定去找莫总亲自谈谈,希望能有一点点的效果。”蓝弦把后面的话说的相当暧昧,一副为了出席r&m集团的商务活动而不惜勾引莫庭的样子……

那一天蓝弦与莫总在金碧辉煌谈合约,那么大金是和谁呢?王亦诗?这个声称自己没有被潜过的女人?然后她背后的势力摆平了大金集团的人,又怕惹货上身,所以把事情推到蓝弦的身上?

“对了,蓝弦,三天后融柳的葬礼,公司要求你参加。”白雪再次交待了一下颜末的话,因着蓝弦今天的记者会上的表现,她已成功的引起了某些人注意。

是的,这个一身粉衣,无力的瘫倒在懒人沙发的粉衣女子就是刚刚新闻的主角,被莫姓精神病给杀死的天皇巨星融柳小姐。

说这话时,白雪的眼睛看着远处的莫庭,那意思很明显。

看着向来不与圈子里人周旋的莫庭,此时正与几个制片人和导演谈话甚欢,一时间不知要说什么了……

白雪一直都知道蓝弦是聪明的,可没想到蓝弦在莫庭的事情也栽了跟头。唉…莫庭的魅力只要是女人都挡不了。

三叶草,不仅有三个颜色,还有三个不同个性的女孩子,可惜他们出道两年却一直红不起来,而红不起来的原因所有人都认为是蓝弦的错,这个除了卖脸,什么都不会的蓝弦拖了组合的后腿。

“我认错人吧?”

……

当然了,日本方面不会忘了发一封公函,去质问中方这事,要求外交部和蓝弦为此事公开道歉。

蓝弦抵制金鸡千花奖的声明,第二天就出现在各大报社的头版头第。

导演组与业界实在不敢相信,一部电视剧居然因为一个人而红,这实在是让人不解。

好低级的争宠手段呀,现在的艺人还真是心浮气躁,还没有她们当年的内斗一半强。

“我,没有。”蓝弦低头,一副受尽委屈的样子,而就在此时一个身着蓝色工服的男人从走近了叶灵的办公室,从玻璃墙下慢悠悠的走着,那样子好像是在检查头顶上的灯管是不是有问题……明星出门,总爱墨镜帽子,把自己一张脸给遮的严实,可蓝弦却从来不再这样打扮……

以前的莫放,背负着莫家的责任,总是把自己弄的客板严谨,年纪轻轻却有小老头的架势,而现在的莫放,放下了一切,只做自己,有着少年人该有的神采与魅力……

而就在白雪与蓝弦刚走不到半分钟,游泳池中突然一阵哗啦的水声响起,紧接着就看到一个只着泳裤的男人从水中走了出来。

如此想来,蓝弦心中的压力慢慢的消失了,怕什么,就当这是在拍戏呗,这样的戏码,又不是第一次演了,不用担心会演砸了……

可想了半天,突然发现……

暗暗叹了口气,将心中的烦燥压下。

毕竟,连续半个月,莫大boss天天都在这个时候出现,要是他们天天紧张的上前,那不是扯蛋……

看着手机,蓝弦的难得忧愁起来。

一踩油门,车速再次提升,一辆轿车,莫庭硬是开出了跑车的速度,而他身后是放着喇叭,大喊的交通警察:

“莫总,你用什么身份来说这句话?”

“是吗?”蓝弦明显的没信,但言谈中却没有一丝的强硬,很是温柔的任莫庭带着她往外走。

对拍戏认真,对自己的人生认真,对自己的感情认真,哪怕是食物她也认真对待……

此时,他们已经忘了莫庭的存在,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t台上,他们知道今天压轴的礼服就要展视出来。

说完不理会台上发呆的两位主持人,更不理会台下众愤怒的观众,从容而淡定的离席。

绉绉的不符合他的风格,但却符合宇敏之的风格。

“七日后的年夜饭,我们出去吃。”在幽韵琦的帮助下,他的身体已大好,而且他也接受了新的身份,再这样下去不是他的风格,是出去面对的时候了。

“免礼”

“恩,起来吧。”

“太好了,我的知儿笑了。”轩辕晗笑,笑的好像得到了全天下一般。

几乎要耗尽他所有的精锐,还不能出这益州吗?

“联系不上。”沮丧,司徒大将军似看到了司徒府的毁灭,这一棋没有下好,满盘皆输,当初他们不应该想着什么让他“光明正大”的死,虽然麻烦缠身,但至少比现在的处境好一些。

知心现在的生活非常充实,每日吃了早饭便散步到轩辕晗的院子,陪他聊聊天,轩辕晗的腿保养的极好,即使三年没有下过地,但肌肉却没有萎缩,知心有一次无心的说着,还好你的腿上的肌肉没有萎缩,不然的话,那就永远没有站起来的希望了。这话原本不没奢望轩辕晗回答的,哪知轩辕晗却答了。

“知心”好听的男声伴随着重重的睡意,好似在怨被吵醒,很烦一般。

知心一直认真而专注的做着这些,此时的她只把自己当成医者,小心意意的处理着伤口。

“是,是,太子爷,那……”郑国公早已没了刚刚在满情楼的嚣张与得意了,小心意意的问着,虽然他是权臣,但是他也是皇上的臣子,轩辕晗虽是他的孙女婿,但摆在前面的是太子的身份呀,这个时候他纵是权势再大,也做不了什么,孙女嫁人了,就是人家的人了,自己的孙女出了这事,还不是轩辕晗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知心这才打量着轩辕晗与闻人靖暄、吴清三人,看三人除了神色有些倦之外,其他的倒还好,没有受伤。“看到你们平安,就好了”

在听到黑言舒的解释之后,轩辕晗低声说着。“预言?那种东西也太不可信了”

黑言舒这话惹怒的不仅仅是闻人靖暄,轩辕晗也怒了,不过他依就是一副不动声色的样了说着“黑族族长?我还不放在眼里,你的地盘又如何?你当我们就敢吗?”

对于婉如会嫁给这个人,让知心有些意外,不过在看到他小心意意的扶着婉如走进来,那有些凶恶的脸甚至露出了一抹不相称笑意与小心,这举动让知心明白,这个男人,不像那外表那样粗鲁与野蛮。而接下来的举动,更让知心了解,这个男人是多么的细心与体贴,他扶婉如进来后,把婉如小心的交给一旁的下人扶好,才来给轩辕晗面前。

就在轩辕晗带着郑国公欲往客栈的一楼走去时,官府的人来了,一排官兵,看到太子,也不顾发生了什么事了,立马跪下来请安。

正躺着,不知现状的影,微微点了点头,身体太弱,也许需要吃些东西,好恢复体力,然后才能了解他现在的状况。

经过一个半月的调养,宇敏之,是的,影他现在渐渐适应了这个身份,重前他只是一个影子,现在有个真实的身份,虽然一时半伙接受不了,但经过这一个半月的适应已让他完全了解了这个角色,虽无法与他相融合,但却可以用这个身份生活下去,直至他找到另一种生活为止。

的确,影是猜的,但他却有七分把握,因为燕子楼、燕形玉牌还有这建竹屋的竹子上刻满的燕子,种种与燕有关的,这燕肯定是个特别的存在,所以他大胆想着,这一切定是为了某个人而建的。

“走吧”趁着这天气还不错,上山吧,晗还在等着呢。

“是吗”知心有些尴尬的笑着,为自己的少见多怪。

“谢谢”听到吴清的提醒,秦知心总是憨憨的道谢,她知道是因为她没走好,吴清才会提醒她的。

闻人靖暄皱眉,他真不明白,轩辕晗那人有什么好,这么多人对他死心踏地。时辰到了?当他是犯人吗?问斩吗?

知心这一举动,把司徒小吟给乐得,也把吴管家给寒的,这样子,在吴管家眼里就是知心姑娘她知道太子要了娶妃,那人还不是她,她生气了,知心姑娘会不会一气之下走人呀。

扶着吴管家的手已越发的紧了,吴管家吃痛但也不敢说什么。“知心呢?”

“为什么?”知心看着婉如,一句为什么包含太多了,嫉妒?该是谁嫉妒谁呢?秦婉如,秦府最受宠爱的二小姐,美貌无双艳冠京城的秦婉如嫉妒她。

“你知道我有后悔吗?原本以为嫁给他会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可不想嫁给他才是我不幸人生的开始。”

“姐姐,你也一样,要幸福呀。”婉如露出了真心的笑,这是第一次,她们姐妹二个如此温馨的相处。“平身”皇上的声音还有着那么一丝丝的恍惚。

轩辕曦与婉如起身后,就静静的站在轩辕晗的身后,即使是兄弟也是君臣有别,他是太子。

“我们今晚要进城。”

“是”没有怀疑,接到知心的命令,炎烈转身就往旁边的小路上走去,他认知心为主,对她的决定,他无异议。

秦知心猜的没错,真正要置秦府于死地的人不是皇上,而是皇后郑国公与司徒大将军,他们不仅要置秦府于死地,还要置秦知心于死地,这是郑国公与皇后他们的交易,皇后他们除了秦府与秦知心,而郑国公助轩辕晗今年冬祭之时登上太子之位。

“王妃,王妃,你还好吧。”

第二日,小依和小琳再来时,发现,知心还是保持那个半坐在府上,双手抱腿,头埋腿间的动作,一动也没有动。

“哦,走吧。”虽然秦知心知道吴清绝对不想他所说的那样没事,但秦知心却也没有再追问,淡然待人,一向是她的习惯,吴清如果说,她会愿意听,如果不听,她也不会追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想告诉另一个人的,她不强求。

“我不懂。”

“有本事,你杀了我呀。”

“父皇,儿臣不想知心因皇命嫁给儿臣。”轩辕晗丝毫不受皇上的怒气影响,依就沉稳的答着。

看着晕过去的轩辕晗,闻人靖暄再也说不出什么来了,他尽力了,在这么多人的围攻下,还能活下来,不易。

影明白了宇定北的意思,看着他真心的一笑,两个男人交换了一个只有彼此才懂得的眼神。

“皇上何必忧心,这样的事从未断过,你就当没看到罢了。”不是闻人靖暄不在乎,而是,自从轩辕晗登基以来,那些人从未放下过这一点,立后时,他费了多大劲,堵了多少人的嘴,才勉强平定了风波,皇上专宠时,他们又费了多大劲,加封了多少人,才维持了表面的平静,这次,不过是从演那不算历史的历史罢了。

“秦知心,你的做用真是不小呀。”轩辕曦在听到属下的说轩辕晗就一个人骑马而来,身边没有带一个护卫,轩辕曦不禁笑的张狂,他轩辕晗居然有这么听他话的一天。

“咚”的一声,吴清狠狠的跪了下来,吴清的这一跪让轩辕晗的心都凉了半截,手不自觉的握紧。

“你,发生了什么事。”心顿时凉到了底,知儿失踪了,在那么多护卫的保护下还会失踪,真该死,当初自己应该强烈要求一起去的,至少,知儿总不会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失踪吧。

“众位叔伯想必没有明白掌权人的意思,虽然众位叔伯犯错,被辞退了,但是只要日后众位叔伯一心只为宇家还是可以重新回来的,掌权人是不会埋没了人才的,当然,众位叔伯的子侄们也不会因此而受到牵连,掌权人是对事不对人,只要众位党兄弟能力出众,一样是能受到家族重用的。”

给点希望,但又不会给不切实际的承诺,宇定北这话说的漂亮至极,让众人也不敢在多说什么,说多了,一不小心影响了自家儿子的前途就完了,他说对事不对人,这明白就是警告之音,弦外之意,他们这群人又怎么会不懂。今日他们要是在长老们面前吵的太凶,让掌权人没了面子,他们的儿子还要不要混呢?为了将来,好,他们忍了,谁叫现在形势没人强呢。

但这也只是部分人的想法,这部分的人是没有在铺子里的额外收入的,对于那些在铺子有灰色收入的人来说,五百两,还不够他们塞牙缝,这点怎么够,既然他们名的不敢对掌权人如何,那就看吧,背地里,谁更胜一筹。

不过,看敏之的能力,宇家只会更好,不会垮台,就如同敏之所说的那般,宇家需要适时的改革了,不然,宇家早晚有一天会被那些不孝子孙弄垮,他们这群人所做的事,敏之都有给他们看,的确是太过份了,居然拿自家的铺子当游戏。

“经皇上这么一赐婚,那三皇子怎么可能还待你好呀。”听到秦知心的话,秦夫人并没有放心下来,反正更是忧心。那可是三皇子呀,皇家子弟是那么的骄傲呀,怎么可能接受自己弟弟不要的女子为正妃呢,知儿还没嫁过去就已经让那三皇子丢了面子了,那三皇子还能怎么待知儿好呀。

“知儿,你别这样,不要这样。”对于秦知心自虐的举动,轩辕晗很是难过,知心她没办法承受,自己的母亲死在自己的父亲与亲人的手上,轩辕曦再怎么说也是婉如的夫婿,而婉如,虽不是同母所生,但毕竟也是姐妹一场,五皇子与秦相,这样做,不仅仅只是杀了秦夫人,还把知心心底对家人的牵挂给全部杀掉了。

“轩辕晗,我会恨,我会恨你的。”秦知心眼睛睁的大大的,她不敢不敢相信,轩辕晗居然如此待她,居然,居然点住她的穴道,制止她的行动。

“晗,求你,放开我好不好,我知道危险,求你,我只去看一眼,看一眼好不好。”看着眼前不为所动的轩辕晗,知心哭泣的肯求着。

“对不起,我没办法。”也许,不到这落霞院,不进这房间,她还可以骗自己,她放下了,可是一踏入落霞院,一踏入这房间,那一天所生的一切如同倒带般,不停的在她的脑海里放映着。那个心碎的她、那个空洞的她、那个只想死的她。

闻人靖暄,新任的探花郎,好久不见了,你终于不一样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