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情深不知缘浅

苏憧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3424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7章:日月圣

苏憧笙 34242

俞太后神色冷厉,吐出口的话语似从冰窖里拿出来,冰冷刺骨:“盛澈!你做过什么,你心里最清楚。”

盛鸿:“……”

梅妃有些遗憾,随口道:“那就等以后休沐了再进宫。对了,方小姐有没有邀你去方家做客?”

看了一通热闹,众学生一一散去,各自进了学舍。

尹潇潇无奈低语道:“我虽未亲自喂霖哥儿,心里也时时惦记。只恨不得一日溜出来七八回才好。”

俞太后似未听出新帝语气中的丝丝讥讽之意,温和笑道:“你能明白,哀家也就放心了。”少了江老太太的高喊怒骂,众人俱觉耳根清静。

顾山长淡淡道:“李默有何可看之处?”

“未来的数十年,我会用实际行动向你证明。我盛鸿,此生此世只爱你谢明曦!”

说完,深深一吻。

顾山长不以为意地笑道:“这算的了什么。你如今能想开,才是值得人高兴的事。”

真让永宁郡主去府衙被审,淮南王府的脸面可就丢尽了!再气再怒,也不能不管啊!谁让永宁郡主是淮南王唯一的掌上明珠!

李湘如微红的脸颊和熠熠闪亮的眼眸,在明亮的灯光下一览无遗。

两人各自在心中暗暗腹诽对方!

淮南王世子睁开眼,目光茫然无焦距。过了许久,才嚎啕痛哭出声。

俞太后希冀中的病症痊愈并未出现,只略见起色而已。

季夫子苏夫子杨夫子廉夫子也一同随之而来。只有董翰林缺了席……

谢明曦并未因众夫子的赞誉骄狂,甚至未露出过多的喜悦,微微笑道:“多谢夫子们夸赞鼓励,学生定会继续努力,不辜负夫子们的期待厚望!”

演技真是精湛!自己平日倒是小看他了!

顾山长看在眼里,颇觉好笑,又觉欣慰。

颜蓁蓁献了一首笛音,之后,秦思荨吹了一曲萧,萧语晗擅吹笙。

不知过了多久,萧语晗才张了口:“所有人都退下!”

隔日,四皇子早早起身去上朝。

“封爵之事,不必再想了。”

这一场混战,被闻讯急匆匆赶来的赵嬷嬷打断。

谢钧也长长地松了口气。

四皇子停下脚步,略略仰头,将眼角边的温热液体逼退。然后,深深呼出胸口的浊气。

俞太后顿了顿,又叹了口气:“盛鸿,此事只能交托给你。不管想什么法子,你都要救回皇上和众臣。”

她要做什么?

“……万幸你父亲和你兄长提前将你接了回来。不然,淮南王世子那个蠢货闯下弥天大祸,你这个儿媳也要受牵连。”

众人几乎已经预料到廉姝媛会如何回应了。定是“我也亲自率领两千蜀兵和楚将军对阵”之类。

“往日我是个不得宠的皇子,好在做了蜀地藩王。在蜀地,我能令师父一展所长。阴错阳差之下,我坐了龙椅。我既为一朝天子,我的师父,自然有资格做将军。”

谢明曦目光一扫,落在颜蓁蓁红通通的俏脸上:“怎么了?”

所以说,董翰林的“坚强坚韧”,也实在值得钦佩!

那亲兵答道:“殿下命我等前来迎救诸位大人。殿下亲自率亲兵前去救皇上和诸位藩王殿下了。”

丁姨娘心花怒放,一把攥紧了谢钧的胳膊,柔情无限地说道:“妾身今后便能和老爷朝夕相对了。”

乐室里顿时安静了片刻。

当日算计谢云曦进四皇子府,一来是为了膈应谢明曦,二来便是为了子嗣。一年多来,谢云曦连个声响都没有,李湘如不是不懊悔走了这一步臭棋。

一个激动,声音不免大了些。

提起此事,丽妃心中冷哼一声,扯动嘴角,露出一个轻蔑的笑意:“妹妹说笑了。”

六公主看着谢明曦,低声问道:“你为何这般勤学苦读?”

考了满分头名,必能得顾山长和俞皇后青睐。又和尊贵的六公主交好,日后便有机会出入宫廷,说不定还有嫁为皇子妃的运道。

是李默和陆迟!

谢明曦从不知害羞两字为何物,笑盈盈地接了话茬:“刚成亲,待过上两年,他就不会缠着我了。”

出了四皇子府后,她独自在马车上无声哭了片刻。

“若是我嫁了个家世普通一些的夫婿,我就能像林姐姐那样,随夫婿一起去蜀地。和山长夫子们在一起,和同窗好友们在一起,开书院做夫子,或是随廉夫子进军营做教头!总比现在快活得多!”

“是啊!女子进军营,委实不成体统,此例一开,令人堪忧啊!”

若早知淮南王府风波不断渐失圣心,他绝不会应下这门亲事。

淮南王府,今日登门道喜的人更是川流不息。

俞皇后神色淡淡,不辨喜怒:“你关心你父皇的龙体,何错之有。想来,定是本宫的错,没照料好皇上龙体,才引得你这般情急。”

尚未用早膳,萧皇后等人一起来请安了。

其中暗含的讥讽,也只有俞太后和盛鸿能体会了。

谢明曦嫣然一笑,凑过头去,在他的嘴角上一吻。贴着他的嘴唇,声音低柔魅惑:“夫君要何奖赏?”

明日上朝,不知要有多少异样的目光看他。尤其是临江王那只老狗,绝不会放过这等落实下石的机会……

朝思暮想的儿子未能养在身边,退而其次,丁姨娘对她这个女儿的衣食起居倒也尽心。春锦阁里的各色陈设名贵又不扎眼。

大丫鬟芳巧正低头坐着针线。听到脚步声,忙起身行礼。

芳巧被赞得精神一振。

……

丁姨娘还未张口,眼圈已红了,泫然欲泣,欲言又止。

说到这儿,丁姨娘眼中泪珠滚落,仿佛受尽委屈的人是她:“明娘,我知道这是委屈了你。只是,眼下也只有你能帮元亭了。”

至于建安帝……在皇陵遇袭的第一日身受重伤,身上中了数箭,满身鲜血。之后便被抬走,再无人见过。是死是活,无人知晓。

彼此身份不同,有些话,已无法像过去那般随意张口了。

梅妃心里盘算着,面上露出希冀之色:“臣妾和安平尚未用膳,皇上可愿留下一同用膳?”

宫女刚退下,卢公公便悄步进来禀报:“启禀皇上,皇后娘娘命人来送口信。昌平公主和驸马带着小郡主在椒房殿。娘娘问皇上可愿一同用晚膳?”

驸马顾清,是顾家嫡子,也是顾娴之嫡亲的侄儿。顾清比昌平公主年长一岁,生的清俊非常,温文儒雅。

……

李太后勉强挤出一句:“若真是喜事,定要厚赏。”

是啊!

欺君之罪,是她想担便能担下的吗?身为天子的建文帝,能容忍一个失宠的嫔妃欺瞒自己数年吗?

穆方是正经的三品朝堂官员,执掌鸿胪寺,平日所到之处颇受人敬重。结果,前日在谢家受了一肚子窝囊气,心里岂有不怒之理。

众夫人又是一阵轻笑。

李太皇太后回了寝室,躺到了床榻上。

却未想到,这一刻来得如此突然如此之快!

轻飘飘的两个字顺着风钻进尹潇潇的耳中。

坐着观看的学生们已有人按捺不住,站起身来张望。坐在后排的被挡了视线,索性也站了起来。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六公主不仅完成了规定的御马动作,还以单手控马,翻身跃起站在马背上。然后在疾驰的骏马上翻身下马。

孟山长面色难看至极。

闽王自嘲地扯了扯嘴角:“换了是我,我绝不会冒这等风险。”

换了是他,他如何会做这等吃力不讨好之事?

“嗯,七弟行事倒是周全谨慎。”

一边说,一边咧嘴笑了起来。

然后,目光掠过面如锅底的宁王,落在盛鸿的脸上:“殿下别闹了,快些将长刀收起来。免得吓坏了四王兄和四嫂。”

就差没直接说是噪音了。

杨夫子病逝的夫婿姓江,女儿叫做江凝雪。

林钰坐在一旁,专心地喝茶吃点心,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到。心里暗暗腹诽,这对未婚夫妻真是傻乎乎的,说的尽是些没用的废话。

林微微看了陆迟一眼,似随口一问:“四皇子殿下也知道吗?”

又俏皮地皱了皱鼻子:“今日我和你说的话,你千万别告诉四皇子殿下。不然,他定会以为我故意从中挑唆呢!”

“我记得去年礼仪比试,莲池书院总分也是第一,不过,名次可没这么好。”

“皇祖母也该歇着了。”谢明曦笑着张口:“请母后先行回寝宫。我便留下,陪在皇祖母身边。”

她活到这把年岁,已到了多活一日算一日的地步。可她仍然想活得风光显赫有尊严!哪怕是被人利用,也不愿稀里糊涂地做人棋子。

被击中七寸的李太皇太后,只得忍辱负重,挤出一个字:“来。”

李太皇太后更是垂垂老矣,全身上下从里至外散发出行将腐朽的气息。眼皮快要撑不住额上的层层皱纹。

“平王哑了。”赵长卿压低声音:“殿下可知晓此事?”

建文帝如此纵情声色,娘娘不但不劝诫,反而推波助澜。

说到这儿,谢明曦冲她颇有深意地笑了一笑:“婉妹妹,你是个心思细腻的聪明人。定然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见。”

“这一切,她焉能察觉不出来?”

俞皇后目光淡淡,扫过六公主的脸孔。

谢明曦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呵欠:“我有些困了。”

谢明曦一惊,不知哪来的力气,迅速翻身而起,然后急急拉住六公主的手:“公主殿下,你怎么样?”

光线暗淡,六公主满面痛苦,半点不像作伪。

“我接掌了这具身体,如今,我就是盛安平。”

“你娘的病急需参片,你明日就回家一趟。到时候,赵扬定会去找你。你可以出言试探一番,便知我今日之言是真是假。”

“别说弟妹,便是族长也被吓晕了。这几日,一直躺在床榻上。族人前去探望,族长连话都没说过一句。”

……汾阳郡王,今年三十有二,是临江王的侄儿。

“殿下不让你近身伺候,对着你冷言冷语,是想让你早些打消不该有的念头。也是看在你伺候一场还算忠心的份上,未曾说穿,给你留了几分颜面。”

四皇子性情冷如寒冰,从不会放下身段说句软话,更别提哄人了。之前那一句,已是极限。

陆迟一个字都不愿再多说,快步离开。

想及此,俞皇后舒展眉头,目中闪出愉悦的笑意。

她每每张口询问,四皇子便会大发雷霆。待到后来,她便不敢再提,心里的疑云却如实质一般聚成一团,牢牢地堵在胸口,气闷不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