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情深不知缘浅

苏憧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3424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1章:瓢泼大雨

苏憧笙 34242

坐在机车上头戴头盔的车手翻身下车,同时将一个插着红色扳机的驱动器佩戴在了腰间。

这一晚到也相安无事,不管谁谁谁能不能睡着,总之就这样过去一晚上,第二天各自做事各自忙活,果真像是活在两个世界里一样。

“这……”尤歌顿时心塞,是啊,顾客已经走了。

...眼睛能看到的并不一定就是真的,只有用心去感觉才最能接近真相。就比如尤歌,外界的人都认为她是最幸福的继承人,19岁却已经是大公司的董事长,这份荣耀让无数人羡慕嫉妒恨,可谁又知道单纯的尤歌要经受多少外人看不到的痛苦?

店长也感觉出来郑总不待见尤歌,她当然懂得讨好上司,于是也时常将刁难尤歌的事当成功课在做,反正只要郑总开心就好。

他红着脸的样子格外迷人,比美酒还醇香,比女人还诱人,他健美的肌肉在灯光下泛着梦幻般的光泽,如希腊雕塑般完美无瑕。

说着,翎姐向尤歌欠了欠身子,算是很礼貌的打招呼了。

不排除有人绑架容析元之后企图勒索钱财,霍骏琰认为可以在瑞麟山庄里装上警方的窃听器。

苏慕冉似笑非笑地说:“那是当然了,不但有夫之夫不能碰,我认为,就算是有待确认关系的男女,稍微有点道德的人,也不会一脚插进去的,云珊你说是么?”

容析元的办公室门开着,他走到门口就听见里边传来女人的温柔软语,竟然是郑皓月?

许炎的手同样刚劲有力,另一只紧紧抓住容析元的手臂,企图将尤歌的手腕解放出来。

霍骏琰是一位优秀的警察,他身上难得的品质,一是天生的,但也跟霍律师对他从小的教育很有关系。

尤歌赶紧摇摇头,叉起一块苹果送进嘴,心里却在不停告诫自己别再想容析元,更别想昨晚的事,现在是晚餐时间,她要将脑袋放空,尽情享受美食大餐。

当真是人靠衣装,这么一造型,打扮一下,她也可以如此耀眼,仿佛是从电影里走出来的公主。

老奶奶听尤歌这么说,越发感到愧疚,真没想到能遇见一个这么好的女人,感激之余更是着急,心想今天孙儿是怎么了,平时扯人头发也不会这么久不松开的。

尤歌嘟着小嘴,满是狐疑地望着他,还是没走过去,只是小声嘟哝:“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说,如果真的很严重,你现在不是该晕过去了吗?”

尤歌却不会想那么多,她吃饱喝足了就犯困,小狗也是的。此刻,一人一狗,正在某处酣睡。

入手冰凉的扣子,忽然间有着异常低的温度,能让尤歌的心渐渐开始发寒,浸透着苦涩的汁液。

“胡说!谁会等你,我本来就睡了的,是你把我吵醒了!”

醒来?尤歌只觉得心里的疼痛又在加剧:“爷爷,我和孩子们守着析元那么久,他都没醒,现在被唐虞梅劫走了,不知道会受到什么样的对待,我真担心他的身体会每况愈下。”

“宝瑞集团真是悲哀啊,摊上这么个傻子董事长,迟早有一天会被她给败光光,哈哈哈……”

“汪汪汪……汪汪!”香香怒了,看着小主人被踢,它叫得更凶。

小孩子这个时期正是见啥就啃啥的时候,璇宝贝现在最想啃的就是麻麻的手机。

“你自己到处看看吧,想拿什么回去玩都行,反正全都是属于你的。叔叔还要工作,一会儿跟你吃饭。”

大自然的馈赠是很神奇的,能让人的心情从烦闷到舒缓,能让人暂时忘掉现实生活中的不开心,忘掉那些负面的东西,只沉浸在这一刻的悠闲舒畅。

尤歌知道许炎是关心她,也不再推辞了,取下毛巾,将救生衣穿在身上。

现在,虽然是醒了,但整个人也因为没休息好而显得有点无精打采的,躺在chuang上,仰望着天花板,暗淡的眼神里含着浅浅的悲伤。

曾经的小伙伴还有不少人已经工作了成家了,可不一定就生活得很好。联系他们,让他们也得到帮助,这是容析元三人的心愿,如今可以合力完成,有种凝聚力在彼此之间形成,因为都有共同的目标。

“为什么?尤歌是尤兆龙的女儿,你明知道的,却还要这么死心眼儿?你对得起你父亲吗?还有,这个女人在加州的时候,跟许炎在一起住,别说你不知道!这样你还不肯放弃她,还要执迷不悟,到底尤歌给你下了什么药才让你变得这么糊涂!她现在指不定跟哪个男人亲亲我我呢,早就把你忘了,你还不肯清醒!”唐虞梅凶狠的表情很像是电影里可恶的巫婆,此刻她身上的高贵气质早就不见了,只有戾气。

她不再挣扎了,透过他掌心的温度,莫名的,她忐忑的情绪平静了一点……他是故意牵着她的手吗?为了让她不要紧张?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一则新闻造成的轰动效应不仅在内地,还包括香港,容家的人都快抓狂了,见着记者就躲,有几个甚至干脆跑到国外去避风头。

这不是什么光荣的事,这是豪门丑闻啊,是容家引以为耻的事情,因为报道一出来,容析元显然就成了被人唾骂的渣男负心汉,而支持尤歌的声音很多,虽然她或许并不知道。

大势已去,剩下的事就变得简单多了。

“你不是去公司了么?”尤歌愕然地望着他。

如果不是这幅画,尤歌也认不出来这是哪里,但拍照的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将画的三分之一收入了镜头,虽然不是全部,可尤歌依然能凭这三分之一的画面认出。只因为……这幅油画是尤兆龙生前认识的一位画家所作,右下角的位置就是那位画家的签名。

外边天色已亮,只不过在这屋子里,容析元关上了窗帘,所以就好像是还没从黑夜出来似的。

以为这回可以平安无事了吧,偏偏她脑壳里那根金属又变成了死神的武器,要将她的命夺走……

如果两个人一生注定有缘,那么,不管经历怎样的分分合合,终究还是会走到一起的,

尤歌气喘吁吁,愤懑地瞪着他:“你……臭*,你这样偷袭我,侵犯我,我不咬你我咬谁?”

&n

这段时间风平浪静,尤歌甚至都没看见过翎姐来家里,容析元也没去孤儿院。这是不是说明上次她跟容析元说的事情引起了他的重视,所以他和翎姐之间的距离就回归到了正常的尺度?

容析元露出痛苦的表情,他被尤歌的字字句句带来挖心般的痛,他一时间竟不知自己该强行闯进去还是该走掉。

他怎能就这么走掉,他来,不是为了被拒绝,而是想得到她的原谅,想将她和孩子都接回去的。

谁愿意走到这一步?他感到这一切都失去了控制,他无能为力挽回她的心了,她怎么可以做到如此绝情的?难道他这么赤果果地将心摊开在她面前也不能激起她的爱吗?

彻底撕破脸了,说话也都像钢针似的乱扎。

这笑得好假,如果真的有心抱歉,那就不会爽约了。

四年了,尤歌消失了四年杳无音讯,他刻意压制着不去想太多,他宁愿幻想着她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活得好好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

许炎平时嘻嘻哈哈的惯了,容易让人忽略他自身的精明,此刻,脸色不好,看起来也颇有几分严肃的。

毕竟老爷子都年逾九十了,在容析元成为植物人的日子里,老爷子不得不回去主持大局,可他的身体状况并不允许他太操劳,如果容析元不快点上任,老爷子恐怕会撑不住。

一连串的污言秽语,恶心至极,他们那双邪恶的目光落在尤歌身上都是对她的一种侮辱!

“你……”

有钱人的书房真是宽阔啊,赶得上许多人买的小户型一家子住的面积了。复古的装潢风格,仔细看就会发现,这里连书柜都是金丝楠木的。

却看得清楚,那屋子的阳台上,熟悉的身影,就是容析元,没错!

早茶,是粤港地区的一大特色,其历史悠久已经形成了固定的化模式,是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最热衷的餐饮方式之一。

“好像也没多久。”

孙洪青皱着眉头,显然对这个调查结果不满意,他原本是希望能通过制作戒指的时间观察到与容析元接触的人当中有没有可疑的目标,但现在看来,没有进展,可他不会真相信戒指是在瑞士做好了再送来的,那么问题出在哪里?

这老家伙不愧是歼诈之徒,始终保持着怀疑态度,一丝丝的可能都不放过。但是,就算这样,他也不一定能查到什么,人家赫枫的茶室虽然看似不起眼,但也不是随便谁都能进去的,如果孙洪青派去的人惹恼了赫枫,到时候就真有好戏看了。

那晚在他家,她做了爆炒大虾,很好吃,厨艺没得挑,可他没有赞扬一句,只是埋头吃,但心里是有数的,再后来,她经常为他送饭无医院,让他每天中午都能吃到可口的饭菜,他也都不曾说过感谢的话,只默默记在心里。

苏慕冉终于收服了许炎的心,虽然还不能说完全征服,但就像她说的,她和许炎有缘,两人继续这么有滋有味地相处一段时间,也就可以结婚了。

龙晓晓委屈,提起蛋糕就往马路上走,一边走还一边抹泪,气呼呼的样子。

说完,这家伙还不忘在后边加了一句——“反正我们家有的是客房。”

,不容她松开,并且,他的脸色很不好看。

她是因为反正在许炎面前都暴露过火爆的脾气了,就不必掩饰,想动手就直接来。

苏慕冉最大的特点就是有不服输不怕死的精神,看准了就勇往直前,上!

>

唐虞梅快要气疯了,感觉被尤歌欺骗,被儿子欺骗,感觉自己成了一个笑话!原来儿子从来没有放弃过尤歌,更不会处置她,一切,不过都是假象!

霍骏琰有点错愕,龙晓晓这看似平凡的女孩子,内心原来这么有骨气,不但不接受他的歉意,还急着说要还钱的事。

从大学到这几年,龙晓晓也不是没机会交男朋友的,有人为她介绍对象,可对方也不知是从哪里得知她家还欠高利贷的钱,老爸是个赌鬼,早已弃家不顾。就她家这条件,遇到某些挑剔的人,就难以成事了。

“你路过?”

kk机灵,立刻溜了,却是一头的汗啊,暗暗庆幸自己刚才没有乱说话,否则就罪过大了,好险!

“谁说没有的?我早上往你包包里塞了两个。”某男这是脸皮厚得像城墙了。

容析元一下车就直径往里走,保镖跟着他身边,却不见了沈兆,那家伙是另有任务去了。

沈兆难得的脸红了,毕竟尤歌是容析元的妻子了,他跟她说这类话题,总是不太适合的,他只是不忍看见少爷那么憋屈,才忍不住多嘴。

许炎一愣,随即嗤笑:“你是女人?出拳比男人还狠,你好意思在这种时候妄想以自己是女人而企图让我心软吗?呵呵,我没什么英名,不需要维护。”

“哈哈,你输了!”

“我是突然觉得kk那小子除了设计之外,可能还适合干点别的,我考虑让他去清洁部实习几天。”

车上不是没人看见,只是不愿意站出来而已,本着不惹祸上身的原则,会有人选择沉默,然而霍骏琰毫不犹豫地站出来了。并非因为他和龙晓晓认识,而是他骨子里有与生俱来的正义感。

不过,霍骏琰眼底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赞许。龙晓晓不像某些娇惯的女人那么做作,不会装作很柔弱来博取同情,这又是她的一个优点吧。

龙晓晓也很久没见以前的同学了,爽快地答应。卓毅没有多逗留,寒暄几句就急着走了,但从倒车镜里还能看到龙晓晓目送他的车离开。

霍骏琰皱着眉头,审视着龙晓晓,想了想,还是开口说:“那些追债的人有没有对你或者你的家人做出伤害或威胁到你们人身安全的举动?”

唐虞梅又端饭菜来了,顺便还不忘又一次地给容析元洗脑。

这俩货都是属于极品中的极品,凑在一块儿站着,那耀眼的指数就成几何增加了,超高的颜值综合爆表,若不是情敌,到也不失为一幅美景。

葛斌和詹沁互相交换一个眼神,詹沁翻着手中的资料说:“你以前在锦程公司上班,为什

许炎就是凑热闹的,他跟尤歌心意相通,知道尤歌的想法,所以,他再继续刺激刺激郑皓月和容析元,反正,好戏才刚刚开始,怎么能没了他的参与?

这话可说得……谁愿意脑子出问题啊!

“嗯,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他治好了我。”

容析元弹了弹手中的烟灰,嘴角勾着冷笑,斜睨着容桓,凌厉的眼神如刀:“怎么你老爸当初逼走我父亲的时候就很有教养了?我都很奇怪,容家既然像你们说的那么高贵,怎么还会教育出像你老爸那种畜生?你所谓的教养

言下之意,穿出情侣装的味道?

“嗯,你也是和我一样吗?她虽然不是宝瑞的董事长了,可我还是她的监护人,我这心里……不好受。”郑皓月泫然欲泣的表情,实在有几分令人怜惜。

许炎强忍着体内的冲动,将苏慕冉推开,嘴里还警告地说:“别发疯了,再这样,小心本少爷不客气!”

“唐虞梅是何炬的老婆,曾对翎姐不利,后来翎姐回到何家,向何宏森说了这件事,唐虞梅已经被何宏森关起来了。外界不知道,可我知道唐虞梅是被关在何家的宗祠,目的是要她在里边反省。至于什么时候何宏森会将她放出来,谁也无法预料。”

“嗯嗯,我知道啦。”尤歌清脆的声音里满满都是幸福的味道。

容析元身上散发着酒气,一边解着衬衣的扣子,一边顺手拿起一盒……

两人这样时常每晚都来点运动,渐渐的,尤歌的心理防线也没那么密不透风了。

现在宝瑞不在尤歌手中,但她也想要亲眼见证那份荣耀,可是,她能去吗?

尤歌想了想,这件事是瞒不住容析元的,不如就从这里打开切口吧。

尤歌惨白的小脸吓到了容析元,他试图拉着她的手,可是刚一碰到便被她甩开。

一团混乱,佟槿脑子都懵了。现在是什么情况?两个男人抱着两个孕妇,送去医院?

医生不知道容析元并非翎姐的老公,就一个劲儿地数落着,容析元紧锁的眉宇间满是凝重,翎姐怀孕这件事,他必须搞清楚,否则岂不是冤枉死了?

翎姐醒来睁眼就看到容析元,她双眸噙着泪水,似是已经做好了被斥责的心理准备。

听到这里,一切都明白了,原来竟是这样匪夷所思的过程,只能说翎姐这个女人太疯狂了!

改道走,走的是一条绕路,比原先那条路线要远一点,并且经过海边的路段也多了。

尤歌听他这么说,立刻不依了,大眼一瞪小嘴一撅:“你耍赖,这为什么不算?这个杯子难道不属于宝瑞

男人压下心中的异动,眸光一狠,用力将尤歌甩在沙发上,再把音乐关掉,然后掏出一个小本本凑到尤歌眼前,一字一顿地说:“看清楚这是什么,警官证!”

霍骏琰望着尤歌的背影,再看看自己那只无意间得到“福利”的手,他眼底隐约有一丝丝异样……没看错吧,她脸那么红,是害羞?

“是……是的。”尤歌已经满颊通红,不自觉地半咬唇瓣,这极致诱惑的姿态简直令人血脉喷张。

没顾客光临时,聊天就是最好的消遣方式,有时还交流一点无伤大的八卦新闻。

nbsp;?? 郑皓月微微一愣,随即露出几分狐疑的神色:“他说很满意那枚戒指,但我总觉得他像是对戒指的设计者和制作者更感兴趣,不知道是不是他想从我们这里挖墙脚?”

“翎姐?干嘛望着门发呆啊?”佟槿清润的声音将翎姐的神志拉回了现实。

俞总的态度更是奇怪,没有安慰汪副经理,只是一脸愁容地在皱着眉头,他在想,现在可怎么跟大少爷交代?凭他的直觉,尤歌那边估计很难挽回了,一旦少爷追究起来,他该怎么说?都怪汪副经理瞎叨叨,对尤歌的批评太过份,摆明了就是在故意逼迫尤歌,现在可好了,尤歌走了,汪副经理应该在心里偷笑吧,因为汪副经理的侄女就是在座的其中一位。

例如某大牌的满天星钻表,虽然足够奢华高调,很能彰显佩戴者的豪气,可是最大的卖点不过就是钻石多些,但是宝瑞的“梅兰菊竹”手表因为有了中国风的加入,立刻就与那些闪闪发亮的满钻表区别开来,凸显出淡高洁的风格,颇受中老年消费者的喜爱。

警察却是认识这位律师的,本市一位著名的金牌大状之一,平时办案子也曾打过交道,他更知道这位律师的“出场费”十分昂贵。

但即使是这样,哪有不透风的墙呢,某些绞尽脑汁的记者还是知道了,蹲点儿守在住院部楼下。不是不想上去病房打探,只是试过却没成功,光是看到病房门口那俩彪悍的保镖,记者就明白,进不去。

田警官笑了,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得意地说:“这墙壁后边有什么?打开看看。”

赫枫这是才来个旁白:“警官,这包厢原来是一间的,不过太大了,觉得不合适,我就做个隔断而已,但又考虑到万一有顾客需要这种大型包厢聚会的可怎么办呢,所以我就把这面墙做成活动的,可以根据需求来决定用途。”

这位同事平时也没跟尤歌说上几句话,连熟悉都谈不上,现在这么感慨,真是羡慕而已么?

尤歌就这样痴痴地看着,一颗心是被甜蜜塞满的,她在庆幸自己和容析元之间经历了这几年的风风雨雨,否则也许两人的感情早就在平淡中流失了。

“容先生,我们宝瑞不能让这样糊涂的董事长带领着,她什么都不懂,公司会被她拖垮的!”

实习护士回味过来许炎说了什么,她这心啊,顿时就凉了,先前的高兴劲儿大打折扣,无奈地叹息……还以为是单独吃饭,以为许医生也对她有好感呢,可谁知道原来是一群人一起吃饭,这有什么稀奇的?

许炎惊愕,拿着望远镜的手竟然抖了抖,心头复杂的情绪在急涌。

容析元派出的人以及许炎那边,还有警方,三方的人马在一起行动,相信这只是时间问题,歹徒想要逃离香港,几乎是不可能了。

貌似有些零食还没吃,但他现在最想吃点咸咸的辣辣的……想来想去,还是只有去厨房煮碗面,放点青菜……

“你们应该知道,公司一直想要打开香港市场而苦于没有合适的机会,但现在,老天爷都在眷顾我们,送来了容析元这个大客户,就算是用掉我们全年的大溪地无暇黑珍珠的资源,也要将这套首饰做出来。至于失误,必须是……零,不允许出半点差错,因为,我们一共只有220颗无暇黑珍珠,218颗用来完成这套首饰,还有2颗是客户已经订下的,也就是说,没有多余的一颗给你们失误。”郑皓月说完这话,自己都忍不住呼吸发紧,她明白风险很大,稍有差池就麻烦了。

这件事,在公司上上下下引起了不小的波澜,不管是普通员工还是高级主管,一个个都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新人可以得到绝佳的机会?

天啊,这就是奇妙的命运吗?他为了逃避情殇,来到了这个有着美好回忆的地方,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他三个月前才进入这家医院当医生。同时这医院也是他几年前待过的地方,更巧的是,他曾在这医院里治好了尤歌的脑伤!

刚一开门,就看到霍骏琰一脸惊愕地望着她,而他手里还拿着一个小巧的瓷碗。

如果说在这之前尤歌还抱着一丝侥幸的心态,那么现在就是彻底认清事实了。

“那行,明天我们一起去公司,如果她敢对大嫂不敬,我会修理她的。”佟槿说着还做出一副很凶的表情,只是他跟尤歌的气质很相似,不适合装作凶相,太不像了。

苏慕冉听着听着就入迷了,感觉在听一个长长的故事,而许炎就是一本耐人寻味的书,她想要一页一页翻下去。

掌声经久不息,这是每个人对新郎新娘的衷心祝福。来者全都是知道这夫妻俩的坎坷经历,知道容析元曾经遭遇枪击成为植物人,尤歌却还能带着孩子回到他身边,在他最艰难的日子守着他,之后又到澳门将被劫走的容析元带回……

容析元深情款款地望着尤歌,然后转头对全体人说:“感谢各位来参加我和我老婆的婚礼,给大家准备了一些餐点,还有娱乐节目,以及抽奖环节,希望大家能有一个愉快的周末,但是很抱歉,我和我老婆要暂时失陪一下,各位,下午见……”

“害怕,那只是你的心理作用。”

“这位小姐,可以放开我的胳膊吗,这也是肉做的,不是铁皮。”男人的语气恢复了淡漠,冷冷睥睨着龙晓晓。

能在阳光下欣赏到腊梅的机会并不多,腊梅通常是在12月到来年3月开花,其中有两个月都是很寒冷,太阳光照不透,只有少数腊梅会在三月开花,而这时遇到晴天,在薄薄的阳光下,腊梅就像是精雕细琢的艺术品,美得醉人。

香香在她怀里,时不时伸伸舌头再嗷嗷叫两声,亲昵地蹭着她的脖子。

尤歌的小姨郑皓月对她总是温柔的,一点都没有商界女强人的架子。

璇宝贝和奕宝贝虽然也还没有让容析元抱,可是也比几个小时之前好些,至少没那么陌生了。

“不……我早就想通了,我没有怪过你。我现在很开心,因为你,从头到尾都只属于我一个人。”他将她紧紧搂在怀里,低下头,亲吻着她的鼻尖。

老天爷还是公平的,赐予了容析元一副足以完美无暇的外表和身材,尊贵非凡的气度,可是偏偏他却有个弱点……他怕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