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情深不知缘浅

苏憧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3424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85章:红炉点雪

苏憧笙 34242

但是我没有办法,我一边拍着门朝外面求救,一边用门边尖利的去戳破那个眼珠子。地板上布满了那种冰冷发黑的血液,还有一些乳白色的半液体。

还没有等我从思绪中理出个头绪来,随着空姐那甜美的声音报站,还有十分钟,我们的飞机就要在杭州机场降落了。

于是我咬咬牙,逼迫自己装作不害怕的看向梦魇:“原本是想要帮她离开你的,但是现在我害怕了。如果我要是不坏了你的事情,你会放我离开吗?”

直到我看到了宫弦他那一脸无奈的表情,我才后知后觉的想到,宫弦他就是鬼啊。我却还在那到处找鬼。

我在心中深深的叹息,不由得也在祈祷,就像是上天的眷顾一样。突然间,张兰兰一把拉着我,对我说:“梦梦,你还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吗?”

这是一栋复式的小洋楼。中间有一个旋转式的楼梯连着楼上楼下。

我皱着眉头,可能继母是发现我现在的脸色越来越不好,所以也就适时的止住了接下去的话。

听了张兰兰的话,我差点就脱口而出,那是不是可以考虑灭了他们啊,我对于张兰兰身上的符纸还是很有信心的。可是我也只想在心里转了个念头而已,就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住了,我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暴力起来了。看来这个地方实在是不能长期的呆下去了,否则好好的一个人的灵魂有可能会发生裂变。

因为远远的我就看见一个长的很像宫弦的人,可能我开始还不能确定那个是宫弦,但是那种阴冷的气质除了宫弦已经没别人了。

可是我每次使用都很顺利的,戒指上的结界,这一次却未能如我愿的打开。

整个周围都弥漫着一股口水的味道。还有一股不知道从何而来的血腥味,以及浓重的那种发霉的味道。

请问阿明的话,我的心哇凉哇凉的。但是我不想在待在这个地方。干粮我可能很难吃得下去,但是泉水却也是能让我补充能量的一些东西了。

张兰兰摇了摇头道:“很不好判断,不过依我之见,宫弦是不会接受对方所求的,如果现在都对付不了对方,待对方修炼成功之日,他更不会把宫弦放在眼里,说不定还会为了今日之事而做出杀人灭口之事来。”

如果是个死胎,顶多就算是我自己倒霉。但是万一生下来的孩子是个死胎,可是跟宫弦一样可以跟我聊天。还能站在我面前,咿呀咿呀的要妈妈抱抱。

没想到这大清早的,却是将宫弦忆来思去的。怎么就让他占居了我的心房了呢。我挥挥头,将他的影子甩开。然后胡乱的装扮了一下,就匆匆忙忙的朝机场奔去了。

真神奇,就是一个怨气魂魄,都能感觉的出来,如果不是生死攸关,我也真想去知道我的灵魂又是怎么样的。

“真的吗,你真好。”我瞪大了眼睛,脱口而出,完全忘记了我还是被他给气跑出家门这一档事情了。

想不到剧情反转。我的话,却引发了大陈一本正经的询问。

“兰兰,那怎么办你有办法解决吗?”

从宫弦走了到现在,也不过是过了一个多小时。我正准备睡个回笼觉的时候,只见门边有一个可疑的身影。我试探的问了一句:“一谦?”

不是因为我胆子突然变大了,也不是因为我不恐高了,而是因为我害怕。

金龙一眼很是嫌弃的表情,将我从头到尾的瞄了一眼,这种审视着我的身体的感觉让我一阵不快。不仅如此,金龙却还不嫌事大的说:“我跟你做个交换吧,棺材里面的女主人的身体早就被毁掉了。你要是肯将你自己的身体给她,那么她就会将解药给你。”

“客服小姐,你的服务我真是太满意了,我收到货以后一定给您一个五分好评的。”

当同事们都如出笼的小鸟般冲出了办公室,我却无所谓了。下班不下班对我都没什么区别了,我不想回到宫家大院里。在我以为自己真的拨错了电话,正准备将电话挂了重新拨打时,结果有人接电话了。但是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却让我那激动的心瞬间就冷了下来。因为电话那头传来的竟然是陈媚的声音。

张兰兰狠狠的瞪着我:“真是如此的不上道,被人骗了还为别人开脱。我真是服了你了,真不想同意你的决定,你别给我露出一副哀求不舍得样子。哎哎哎,你还这样……好吧,我陪你去找宫一谦。”

顿时间,房间里充满了一股腐臭的味道,宫弦也连忙就着眉头往后退了几步。本以为他会被这样的味道给嫌弃的离开,可是没想到,我也太低估宫弦这个男鬼的能力了,只见他大手一挥,地上就光洁的像没有发生过刚刚的事情一样。

我好奇的走去客厅,发现张兰兰一脸凝重的盯着地上的符纸。有一些符纸已经不见了,还有一些符纸被扯的稀稀落落,更是有明显的被火灼烧过的痕迹。

医院的窗也不知怎么的就打开了,大白天的,竟然吹进了阵阵阴风。我感觉冷到不行,不论是从身体上的,还是从心理上的。张飞停顿了一下,才终于说道到正题上来。

“难怪,这种地方除了想隐居做野人。还真的是请我,我都不来。”

张兰兰哈哈大笑:“你说谁臭道士呢?现在论气味,指不定谁更臭。你口中的‘她’就是那个一头金发的花季少女吧。没错,她已经被我给弄得魂飞魄散了。”

显然他并不知道屋里有人,因此他走进房间的门口时,看到我们坐在屋里,他的脚步停顿了一下。但是很快的他就面色如常的走了进来。

吴先生开了开口,还没说出话,就看见从我们身后的房间里走出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的面容有些苍白,在她微微用力咬了咬嘴唇的时候才才给嘴巴上增添了一些血色。

虽然我感到很不解,于是我又在电脑上敲了几个字:“为什么?”

她的话令我跟张兰兰心生警惕,看来这个小女孩不是简单的灵魂。她的身上感受不到一丝的阴气,说明她的体内阳气充足,足以让她即可以保持人形,又可以出现在阳光之下。

小钰展颜一笑:“林梦,你真逗,什么差评还能要人命呀,你也真的是太拼了,这本身就是店家的问题,你要真被炒鱿鱼了,就凭你这个敬业的态度,也一定不愁找不到工作的,你太会开玩笑啦。”

尤其是那张花雕的大床,显得那般的刺眼。

宫弦与那明女子所在的位置,已经不复存在。我已经找不到它们的方位。

此时,我惊奇的发现,在巷子里出现的那种身体燥热的感觉浑然不见了。

房间里本来就是十分安静,我甚至都以为这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了,但是却还是没有想到这个老妖怪还是会随时出没的。

“殿下,小的说得句句是真的,殿下若是不相信小的,那么小的只好以死来明心志了。”

“这是?”我一手捂住嘴,缓了缓神。才敛起慌乱的心再一次看向了后备箱里的那具人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呀,当初写那个差评我也是随意写写的。就是说我刚拿到这串佛珠的时候呢,觉得我生活出现了一些异样,可是后面又恢复了正常,所以我也就没当一回事了。再加上后来你们也没有联系我,于是我也就把这件事抛到脑后了。”

“请求兰兰大小姐,满足一下我这个无知而又好学的小朋友。”我故意逗张兰兰,也想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

张兰兰冷不丁又冒出了一句:“对比之前你贤惠的小妻子,是不是更喜欢这种风情撩人的夫人了?”

没有亲眼所见,你根本无法想象到这里的富丽堂皇。

这个时候我真的好希望,宫弦能够尽快的修复他的灵力。只要他恢复了,我就什么也不怕了。

最终大明跟小攻还是采纳了我的意见。他们决定今天晚上先住下来,明日再说。

我一个人慢慢悠悠的走过去了,家里的佣人正在打扫凉亭。见我过来了,低首弯腰行了一礼便开口询问:“小姐,您有什么需要吗?”

没有办法,最后我跟张兰兰也只能不管不顾的打开我们的行李,将我们行李箱里面的,所有长袖衣服,加上外套,都先套在身上。虽然我们两个显得跟一个企鹅一样臃肿,但是却也好过被冻成冰棍吧。现在已经不是要风度而不是温度的时候了。怎么保暖怎么来。我已经把我的形象远远的抛在脑后了。相信张兰兰也是如此想的吧。

我瞄了一眼联系人信息,这才知道了这次给了差评的人,姓沈。

张兰兰对他们说道:“老板老板娘,不好意思,我们有事要先走了。”

而且按照惯例,每一处的恶鬼也就跟那山中的老虎是一样的,一山不容二虎,而有些能耐的恶鬼也是自占一处山头,除非是对方臣服于他,否则他也是不会容许另外的一人恶鬼与他共一处山头的。

而这个时候,手镯里面的女子对我说:“你们等着。”然后她就盘腿坐着,摆出了打坐的姿势以后,就闭上眼打坐起来。

张兰兰惋惜叹了口气,转而诧异的问我:“你也有阴阳眼?”

她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两眼散发着狠毒的光,从身后掏出一把菜刀朝我们逼近。我往后退,劝她说:“你别过来!”

应该不是华先生和夫人在打着谁家的小孩子吧?我的脑海中突然中闪过了那个诡异的风铃声,还有刚刚关灯的时候看到的那个小孩子。最后徘徊在我脑海中的确实华夫人对我说的:“我跟先生一直没有孩子。”

我想想刚刚的场景,有些后怕。如果外面每发出一种声音的,就是张兰兰说的一种恶鬼。那么刚刚在门外,起码徘徊了要有三只鬼最少。

果然,又是熟悉的差评。看到这一条不满意的评价,我差点就要将手机给扔了出去。这一条差评就如此的,在我还没有任何准备之下就引入了我的眼帘。

虽然说我对于这种非自然力的鬼魂来说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但是我现在已经闹心的不得了。

意思是说我都跟宫弦结婚了,却还缠着宫一谦,我怎么会听不出来?

既然没有醒来,是不是证明,我真的就要死了,我有些悲观的想。

我漫不经心的挑眉:“我想跟你说的是,从今以后,我们一刀两断吧。”

至底是谁想要夺走我的灵魂,占有我的躯壳。我不禁吓了一大跳。如果是那样则就太可怕了,不行,不能让他们得逞。

心里骂归骂,我找出了这个客户的电话,一看心里觉得好幸运,这个客户的电话跟我是同城的,那就意味着这一次我在同城里就可以见到客户了,对于之前的那几次异地之行,我至今还心有余悸呢。

“什么,还有这种事情,怪不得那天宴会上看到你,是那样的博学多艺呢。”我忍不住插话。

从那天起,宫一谦都天天陪着我,但是却总是在最后的关头,他都克制住了,没有最后跟我在一起。我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然后从第五天开始我就发现我之前得到的那些知识就慢慢的消失了。

杨美玲给我吹了头发,干枯的地方被抹上了头发的精油,还贴心的用卷发棒把我的发尾给卷了起来。接下来杨美玲从一堆化妆品里面挑选出来了十几种,然后摆放在我的面前:“兰兰,你也别干站着。想用什么就随便用,别太拘束了。”

难道宫弦他们走的那么快?

电话很快就拨通了,张兰兰懒散的声音传了过来:“姑奶奶,又怎么啦?”

这个注意一打定,我就悄悄的绕到了沙发的后面。程凤的眼里哪还有我,除了曾大庆就是曾大庆。

面前程凤的反应实在是令我吃惊。她用手捂住脸,然后后退了一大步,让自己的身体跟阳光不在一个平面上。

我也真的是醉了。这个程凤也是够了,一边用袖子当着阳光,一边还不忘了威胁我。

于是我连忙低头去寻找那些被我采集下来的几束花朵,可是奇怪的是,我的身边别提是那些被我采集下来的紫色花朵了,就连那些开了满园紫色花朵儿的花圃,都变成了满山的小草以及大树。

我可不习惯这样隐私的事情当着外人的面前做,哪怕是仅仅这样让宫弦搂着我的腰也好不习惯。

我瞄了一眼宫弦的手,看着他似乎是还算是老实的份上,也就不再继续纠结于他刻意跟我的亲呢举动。

显然宫弦对我的态度也让那黑雾对我更加的尊敬了。只见他没有再迟疑的就款款把他的事情跟我道来。

我看到宫弦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快,不过很快即消失了,他难得的轻声细语的对我说话:“你好好的躺着,再休息一会儿,我还没有见过那么笨的人,还能把自己给饿晕过去的。”

我也不知道刚才我躺了多长的时间,似乎精神也好了很多,现在听到宫弦答应了让我见黑雾,我的眼中的欣喜就那么的出现在了脸上,但立即就被笑不出来了。

我抬头一看,发现电梯竟然还是停在一楼,不对劲,太不对劲了,我刚刚明明就是摁了十八楼的数字的,为什么电梯上面那个十八楼的按钮灭掉了?

手指在触碰到东西的时候有一些透明,难道是鬼?我别开头,不敢看过去。可是那个女子却柔柔的对我说:“你要去几楼?”

我的妈妈呀,这是什么鬼?我还没来得及去问那个女子话中的意思,电梯门一开,女子就走了出去。

“这样啊,小米,那我赶紧去看看。说实话我还真的是一直刷新客户端的,为何会出来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原因出在了哪里,好在小米你够哥们,帮我看了,改天我请你吃饭啊。”

“小妹妹,你刚才当真要对付叔叔吗?”我也火了,冷冷的看着小女孩,问出了我心里的话。

“切,大明你知不知道,小女孩至少有一百岁了,只是她的容貌一直保持着她死时的模样,而她之所以能够保持着这个模样不变,那是她必须每天至少吸食一个男子的阳气来维持她的容貌不变。如此一来,你自己算算,她害了多少个男人。”

“你也听到了,不是我不愿意放过你的女儿,而是任其发展下去,不是我收了她,日后也会有别的道士来收了她,到时她可是连投胎的机会也没有了。”

我瞪了宫弦一眼,真是庆幸现在曽小溪还有曾大庆看不到这里面的场面,不然我也已经无颜面对他们了。

更可笑的是,这两个女鬼竟然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一半的香肩,在宫弦的面前捎首弄姿。我看了一眼曾大庆,默默的在心中捏了一把汗,真是万幸,万幸药效已经过了。

但是我永远疏忽了一点,就是在我面前的人是程秀秀。她所有的事情都考虑的比别人先前好多步,对于每个选择跟相应的结果之间,她都会用自己的办法衡量再衡量。

只见程秀秀说道:“那我不也是没有选择了吗?要是不跟从你的安排,我不仅会失去我所拥有的一切,而且还会变得苍老。”

“果然是无知小儿。”张兰兰还没有回话,我的头顶上方就传来了那个怪物狂傲的说话声。

宫弦的话令我安心不小。可是当.张兰兰昏睡了近一天之后,还是始终没有醒来,我问宫弦到底是怎么回事,宫弦看看张兰兰,说言道:“张兰兰,你是不是觉得长眠不醒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若是你这么想,那么不妨你就不用醒了。”

短短的会见时间里,宫一谦就一直在那儿说,不知道为什么他能看见鬼了。但是所有人都不信。

我看了一眼旁边的铁笼,里面的人已经几乎麻木了。眼神都是呆呆的,空洞。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板阴沉沉的走过来,给了我一巴掌。“嘴巴给我放干净点,那是我儿子。怪就怪你自己身上的阴气那么重,我不看上你看上谁。”

张兰兰对我说,“得了吧,你就别逞强了,你拉着我的手,都还在抖呢。”

这下别说张兰兰看不起他了,我都有些对他嗤之以鼻,怎么会有这么玻璃心的人?还能够活得这么大,且先不论这个草是谁给的?但是总之不是我们店铺里卖出去的,那就是万幸了。不然要我跟这样的人打交道,还要她把差评给我删掉,这简直就太折磨人了。

因为那种感觉太过于真实,由不得我都不相信刚才的经历只是做了一场梦而已。

不敢置信……太特么荒唐了。我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地把筷子往地上一扔,一个人气呼呼地回了房间。我下定决心了,不管怎么样,这戒指我都不会要!只要不把手给剁下来,任何方法我都会去尝试,只要能把这破戒指取下来就行!天空中的红月亮此时红得通红,显得尤其的诡异。至从张兰兰身上的冒出来的黑烟飘进了那个棺木之后。原先从棺木里散发出来的黑雾,已经从开始时的一缕一缕的,变成现在的一团一团的。

“张兰兰,你怎么样,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吧。”此时的张兰兰身上那种死灰气已经没有了。肤色也恢复到了正常的颜色。看上去她的精神尚好,也没有像刚才那样才说出一句话就说不下去了。这让我放心了许多。

耳朵突然被捂住了,还有一双小小的手正在按摩着我的太阳穴。我睁开眼睛一看,发现张兰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她的小可爱古曼童丢给了我。

“林梦,林梦你在哪里,怎么我在磨盘山上找了你那么久都没有找到你。”这是宫一谦的声音,他的声音我是再熟悉不过了,尤其是他不喜欢喊我梦梦,就是我们的感情最为融洽的时候,他也是连名带姓的喊我。而且在林与梦之间还会刻意的停顿了一下。

我心里清楚,这些都是来干扰我的因素,我不能被它所迷惑。“张兰兰,我们就去那家店吧,看起来还是不错的。”我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家店。

张兰兰降妖的本事还行,可是跟人打架这种事儿就做不来了吧。而那个蓝先生,明显的就是一书生的模样,也不像是可以打斗的人啊,我则就更不要说了。剩下宫弦一个人,双拳也难挡众怒了。对方都说了,这么好的生意的场馆,那是你一句话说让关就关的啊。

“不错个头。”我在心里白了他一眼,却没有出来。毕竟他也算是救了我一命了,况且我也还沉浸于在那个人界与地狱相接的地方里,宫弦他是如何看不得很我受到那些恶魔的伤害,一一的为我去寻他们的晦气,这些若不是出于他对我的在乎之情,也是无心去做的吧。就冲着这一点,我暂时的倒也没有对他有何排斥之心,

越来越担心女鬼会不会挑战到宫弦的底线,我也同意张兰兰的做法,连忙就往外走。

到了房间里面,我跟张兰兰将手机摆在了桌子上。然后关掉了我们这边的声音还有界面,就怕女鬼一不小心看到了我们发现我们的计谋。

说完这句话以后,女鬼化作一缕青烟。消散在这些香薰的雾气中,无影无踪。

恰好这个时候,香薰里面的蜡烛也点燃完最后一点。宫弦站了起来,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喃喃的重复道:“珍惜眼前人,抓住自己的幸福?呵!”

脚步声密密麻麻地传了过来,似乎过来的还不是一个人。

“而你后天或者是在最近的几天,依然会有重要的合同要签吗?”我尝试的询问。

真的有这么神奇吗?我顺着陈媚的手指看向了酒水单上面‘初暮’的位置,只见那里就像被一团烟雾给围绕上一样,价格模糊不清。我也不好意思问陈媚价格,想着算了,就豁出去吧。再贵我也想再尝一尝这个味道。

说完这段话。张兰兰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甚至尽职的医院还开启了电视视频远程诊断模式,邀请国内外著名的专家学者一起参与到该病例的会诊中来。可是远程会议开了好几场,从国内外慕名而来想解决这疑难病例的专家学者,那是来了一批走一批,竟然没有一个人找出杨美玲的病因。”

我再三的恳求,可是华先生还是强硬的拒绝我:“这个一定要写差评。而且我还要如实的写。让你们这个破店铺早日倒闭,没人来买你们的东西。”

其次,沈琳打电话跟他说淋雨了,没带钥匙,他竟然也能直接带上三个女人就回家。这也只能是说秦怡已经神志不清了,所以干脆就不知道这码事情。

我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喷嚏,然后吸了吸鼻子对着沈琳和张威说:“这边有卫生间吧,我想换个衣服,实在是太冷了。”

原来是这样,当下,我心中就松了一口气。可是宫一谦刚刚复杂的神色还是在我的脑海中挥散不去。跟着宫一谦来到了饭桌上,今晚的主菜是红烧排骨,酸菜骨头汤……

没想到,一阵冰冷的男声传了出来:“你鬼哭狼嚎什么?”

这时他突然凑近我,坏笑着说,“让我闻闻。”说完他凑近了我的脖子,嘴差点就亲上了我。

这时宫一谦突然神色紧张起来,拉着我说:“快走,他追上来了。”我们飞快的跑着,把身后的吴兵给甩开了。

他的心智就像是一个二岁孩子的心智,应该不会对我们有什么伤害,可是也正是如此,他又是一个无法跟他讲道理的灵体。

“你们别看这个徐浩他自己单独一个人坐在这里。可是他的人缘还是很好的。他除了性格内向一些,他却是很乐意助人的。”

我们看着文化科离开了以后。我跟张兰兰两个人才往着那栋倒塌的房屋走过去。

随着我的血滴在了我身上的三件宝物之上时。他们分别发出了淡淡的微弱的蓝光。

这路上我总感觉张兰兰跟平时有些不太一样,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变得谨慎了或者是被什么东西所吸引。

被自己的想法给逗乐了,我“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车子猛地停靠在路边,我一愣,发现是张兰兰急刹车。

张兰兰冷笑一声:“这时候就是让唯一的男士出场了。宫弦你直接瞬移到楼下去,将隔壁房间给订了。然后再悄悄地瞬移上来,变出个红酒白酒,假装喝醉了。我就扶着‘喝醉’的你下楼一会儿再上来。”

而姑娘刚才对我说,让我请个道士,思前想后的,我觉得姑娘应该知道点什么,所以我就过来想问问看了。”

惊的是,造成那个宫装女子大开杀戒的,跟我们脱不了关系。

于是我跟对方说:“这得我回去小月说说。这我也做不了主了。”

洗手的时候,我死活都不肯抬头看镜子。甚至水龙头都不怎么敢一直盯着看,生怕从镜子里看到一个七窍流血的女鬼,水龙头里不停的流出血。

张兰兰眯着眼睛对我直笑:“爷爷让我这两天去找他待几天,你呢?打算怎么办。”

走进洗手间,我仔细的审视镜子中的我。已经憔悴的不像样子,眼睛里都是红血丝,黑眼圈更是重的不行。

门外是张兰兰凉凉的话语:“这可不一定,我今天早上发现我贴的符纸很大一部分都给烧没了,就只剩两三张小可怜随风飘荡。说明昨晚肯定是有东西跟着我们回来了,不过是昨天我贴着符纸所以他们没法子乱来。今天没有符纸,可就不一定了。”.“宫弦,你若是放我一条生路,那么日后我定会报答于你,否则就是拼个鱼死网破,我也不会束手就缚的。”

更为恐怖的是,那两把巨长的剪刀还吐着火,连在结界里的我都感觉到了火那灼热的热度。

“雕虫小技,也拿出来显摆。本来是想让你再得意一会儿,这样才能让你希望越高,失望时越痛。无奈你这样也是会吓到梦梦的。这样不好。”

我不禁为宫弦担心起来了。若是宫弦不敌,也就意味着我们几人都要跟替钟明陪葬了。

看着在我身边闭着眼睛假寐的宫弦,我咽了口吐沫,心道:有宫弦在身边的感觉竟然莫名的安心。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我的脸却不争气的红了。话越说到后面,越是没有底气。难怪有人可以将这种宫装穿的毫无违和感,原来是一个鬼魂。怪不得将这个古代的宫装穿的这么美。

那名女子哈哈大笑的说:“既然不是,那你为什么要想出这种蹩脚的谎言?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巧的事情,你就编吧。”

可是那名女子接下来又将自己的手腕放到我的耳边,然后对我说:“你听听,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虽然我的手是挂在宫弦的手臂上,但是犹豫事情发生的突然,所以我并没有直接反应过来抓住宫弦。而是被这股外力带领的直接就往前面倒过去,感觉到我的头碰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然后就听见宫弦着急的说:“小心。”

只不过是片刻的功夫,程凤的身体就直僵僵的从地板上站立了起来,刚开始的动作还有些不熟练,但是我马上就听见程凤感叹着说:“太久没有用这幅身体了,竟然有些不习惯。哈哈哈,虽然不知道你们来这干嘛,但是我还是要好好的感谢你们。我啊,早就想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了。但是我一直就是无可奈何,自己没法打开这个破烂玻璃柜,明明不过就是这种脆弱的玻璃构成的,竟然还成了我的软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