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圣安娜娱乐下载 > 第42章:群鸿戏海

    他目光凝了凝,慢慢地又闭上了眼睛。

    那时候,她只是很恨很恨,恨自己只能看着他,什么也不能做。

车中安静下来,谢芳华闭目养神,谢云澜翻看着一本黑色的类似于账本累的本子。

秦铮伸手拉起她,向内室走去,“消气了吗?那我给你绾发。”

谢芳华走出里屋,只见听言已经端着药碗过来,她接过,仰脖喝了。放下药碗,只见秦铮已经睁开眼睛,正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她垂下眼睫,将空碗放在桌案上。

所以,保了三皇子和柳妃,保了柳氏家族,杀了四皇子,也是为了她自己。

她床底的匣子里的确放着父亲写来的书信。

秦浩又是一愣,“放在屋里侍候”

三日回门,一大早,秦浩就带着卢雪莹去见了英亲王和英亲王妃,以及给刘侧妃请了安。

忠勇侯摆摆手,“他大约要晚上回来,算了,咱们自己吃吧”

卢雪莹点点头。

谢芳华由侍画和侍墨扶着缓缓起身。

“那个臭小子,满京城人人都知道左相的女儿喜欢他,他可好,将其推给了他大哥。”皇帝看向左相,没避讳左相的忌讳,当面问了出来,“左相,朕可听说了,今日你的女儿还要在宫宴上和秦浩论艺,让朕做公正?”

“老侯爷,万万使不得!”英亲王脸色霎时白了。

“铮儿!”英亲王失声喊了一声。

谢芳华张了张口,嗓子酸涩得厉害,没发出任何声音。

她自然是无心理会,跟着风梨,向外走去。

步,抓住秦铮的手。

郑孝扬从来没体会过这种,一直知道魅族之人逆天生长,魅术天生,血脉永固,却从没看过动用这般魅术之人,不由得睁大眼睛。

“不要多说了,届时进了京城,见机行事。你再不准多嘴坏我事儿。否则,我真会后悔带你来南秦。”言轻道。

“听音,多冷的天啊,你还站在外面做什么?还不赶快回房?”听言跑出来,催促谢芳华,“王妃都走远了,你用不着这么送。”

英亲王书房的灯亮一直亮着没熄灭。

“燕小侯爷,您们还是进屋等着我家公子吧!我家公子稍后就回屋。”听言不想让着这些年看到公子烧火的样子,这会毁了他的形象,连忙阻止。

“是吗?”燕亭怀疑地看着他。

林七傻眼,“小王爷,小王妃,您二人这是将明天早上的材料都做了,明天一早,奴才还得去找大厨房采买。”

“如今天色暖了,就摆在院中吧。”谢芳华对秦铮询问意见。

谢芳华想起秦铮,心下一暖,“我送您回去。”

谢芳华想着秦倾的那间房间竟然也进去了毒蝎子,她看着被她杀死的两只毒蝎子,想着这种剧毒的毒蝎子,一般大夫怕是解不了毒。而且毒顺着血液走动得奇快。不消两盏茶就会到心脉。只要毒到心脉,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了。大夫来不了那么快。她看向秦铮,“救他吗?”

王倾媚打了个哈欠,“既然够了,我就再去睡了啊。”话落,向外走去。

“燕儿呢?燕岚呢?还在睡着?”大长公主见只她自己来了,询问。

谢云澜抿了抿唇,“关于金燕郡主,这件事情,还要往下查吗?”

“咱们连早饭也不吃了啊!”燕岚揉揉肚子,“我都饿了。”

谢芳华静静地等着她,也不催促。

休息了半个时辰,秦铮便带着听言出府去校场了。

两个月了?

“也是。”永康侯觉得有理。

“侯爷原来就这么大的胆子。”秦铮瞥了永康侯一眼,走到窗前,打开窗子,向外看去。

谢云澜点点头,站起身,吩咐小童付账。

秋月也连忙道,“我也有这种感觉,这院子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太静了。而且院子里侍候的人是清一色的小厮,实在是太怪了。总觉得您住在这里,太不妥当。”

飞雁摇摇头,“当初是老门主亲自经受的,此事在门内十分隐秘。我只负责查探。没查出什么后,此事便不了了之了。”

明夫人一怔,训斥道,“不准胡说。”

谢芳华摆摆手,“去吧。”

她曲音落,有十八人从暗中现身,齐齐见礼,“拜见小姐。”

谢芳华逐一地翻着卷宗,翻完一本,递给一旁的谢伊。

秦铮冷哼一声,“他倒是有个皇帝的样了。”

秦钰挑了挑眉,得意地一笑,“你眼睛倒是毒辣。”

“你别告诉我你没发现”谢芳华没好气地看着他。

右相一愣。

秦铮点点头,“看出来了。”顿了顿,他冷哼一声,“不过是一辆普通的车而已,能碾碎珍之重之收在怀里的情人花怎么没将人也给碾碎了。”话落,他拉上谢芳华,不再理会右相府一众人,“走了,回府了。”

“嗯。”英亲王妃道,“你仔细想想。”

谢芳华也没想到春兰说的是翠荷,她的确是除了春兰外,王妃信任的人,很多事情,都会交给翠荷,可见倚重。见英亲王妃看来,她道,“翠荷是在外面吗娘何不将她叫进来问问。”

一人道,“回王妃,属下们一直守在院外,没见到什么人。”

“到底是什么人给她下了虫咒之术”英亲王妃心下胆寒,握住谢芳华的手。

卢雪莹站起身,亲自给她将纸笔递到跟前,她提笔写了个药方,对外面喊,“侍墨。”

“爹放心,无碍。”谢芳华摇摇头。

他话音未落,外面传来一声高喊,“皇上驾到!”

南秦京城三百年来,在不叨扰百姓的情况下,京中第一次大清洗和大整顿。

秦钰挥手准了,立即安排替补之人补上了空缺。

只这一句话。

“我说能就能,大不了计划一切搁置。”

,摆手,“起来吧,我让你跟着就是了,不过你既然是我的人了,就要听我的话。不要三天两头给某人传话我的消息,否则,我能容得下你,秦铮也容不下你。死个把个人,我在乎,秦铮可不在乎。”

秦铮这句话到听到了心里,偏头瞅谢芳华。

秦铮闻言蹙了蹙眉,“那就一起去吧!”

“芳华小姐可真是仔细耳聪

秦铮勾唇,“你眼红什么?大姑姑还少了你的穿戴不成?今日你只管捡喜欢的买,算在我账上。”

“我今日可是沾了你的光了!”金燕扭过头,悄悄对谢芳华附耳道,“铮表哥除了对大舅母大方外,可从来不对别人大方,连假以辞色都不干。别说让我放开手买了,往常跟我说句话都难得,我可从来没收到他的礼物。”

掌柜的又拿出房四宝,金燕显然对这些不感冒,谢芳华看中了一方砚台,偏头问秦铮,“这是蓝溪林海的玉砚,你要不要?”

    她一直不太明白,谢云澜背地里怎么会是这副样子。

    谢云澜无声无息地张口喝了,他脸色平静,却眉心皱着,面色有一种隐隐的灰凉之色。

    “公子,您快喝!还剩些!”赵柯催促谢云澜。

    谢云澜闭上眼睛,默不作声,周身上下有一种自我厌弃的情绪。

不多时,拜师礼简简单单便完成了。五人告辞出了落梅居。

秦铮直到天黑后才回来,挑开门帘便见到她坐在椅子上,那姿势似乎坐了许久,他挑眉,“没再睡?”

李如碧早已经被送回了房,右相府和李沐清正在她房内,已经有两名太医早一步来了。

“我说没有十全的把握,但没说不一定治不好。”谢芳华道,“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再耽误下去的话,便真的治不愈了。”

秦钰闻言看向郑轶和郑诚,“郑公,大老爷,你们怎么看”

英亲王妃忍不住落泪,掏出娟帕,哽咽无声。

小泉子立即道,“管家不知道永康侯夫人要生,先跑去了太医院,扑了个空,才转去了永康侯府。”

尤其是英亲王妃将右相对她、对李沐清、对李如碧,对这三人的交代都有了。

谢芳华惊异地看着她,“没想到你答应荥阳郑氏是为了这个打算。”

过了许久,他扶着玉案慢慢地坐下,无力地对谢芳华沙哑地说,“我若是喜欢她,就好了,哪怕到现在,我也喜欢不上。”

谢芳华心中升起一丝苍凉叹惋,秦钰的心里怕是现在真的极其不好受吧!可是喜欢一个人不喜欢一个人,真的是由不得自己,全凭心。

谢芳华走出了御书房。

“收回圣旨那就是让皇宫乱,不能住人,芳华自然就没法进宫待嫁了。”谢云澜话落,反问,“可是,皇宫能轻易乱吗如何让皇宫乱皇上和太子既然早有筹谋,那么,皇宫现在就如牢笼,轻易动不得,乱不了。”

“要不然,换人易容替你进宫吧”言宸思索片刻,试探地建议。

“不行”谢芳华摇头。

“承蒙皇上和太子厚爱”忠勇侯胡子翘了翘,直接问,“太子是来接华丫头入宫”

...秦铮向外瞅了一眼,没做声。

右相夫人见李沐清额角都是汗,不禁训斥,“你出门的时候我怎么告诉你的?如今看看你满头大汗的样子,将我的话早就当做耳旁风了吧?”

...秦铮的最后这一句话如一记重锤,敲在了谢芳华的心坎上。:3w.し直到二人回到谢云继的山林别院,那话依然在她耳边嗡嗡地响着,荡着回音。

秦铮脚步慢了一下,扭头瞅了谢芳华一眼,细挑眉梢,“皇上说让他做兵部侍郎?”

谢芳华一直知道皇上肯定不会放过清河崔氏这一块肥肉,但是却没想到他大笔一挥却布了一个这么大的局。出手迅速果断。先是提拔了母族吕氏的吕奕封为安平将军,然后又派崔意芝去迎四皇子秦钰,将吕氏和崔氏借由崔二老爷续娶的夫人和她的儿子崔意芝给串连了起来。以此拢住吕氏、崔氏。

“然后他回府了?”秦铮问。

“不管是真观音,还是假观音,总之孙太医把脉,怀的真是喜脉。”林七道。

只见崔荆、英亲王妃、谢墨含、谢云继都在屋中坐着,还有一个算是外来的人。正是李沐清。他坐在谢云继身边,正喝着茶。

片刻的迷茫恍惚之后,她轻轻偏过头去,对上一张静谧的俊颜,秦铮依旧睡着,睡着的他,安静,纯碎,俊美,如上好的玉,分外的美好。她痴然地看了一会儿,将头慢慢地靠在他怀里。

经过昨夜,已经是真真正正的夫妻了

“你若是不想睡,也是没办法早起的。”秦铮声音又暗哑几分,搂着她的手寸寸收紧,传递着一种不消言说的意味。

谢芳华拽着他不松手,偏过脸,坚持地看着他,“你画得轻一些,稍微点些黛色。”

谢芳华睁开眼睛,看着镜中明丽如水,清艳绝伦的自己,愣了一下,心下暗叹,有的人太过聪明,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秦铮就是这种太聪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