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久夜予歌 第107章:归元记

久夜予歌

树与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1上架
  • 71494

    连载(字)

71494位书友共同开启《久夜予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7章:归元记

久夜予歌 树与鱼 71494 2019-09-01

阿jim撇了撇唇,“刚才ailsa介绍我的时候一定没有说,我的中名字叫廖桀。”

刚有姑娘泛起花痴,立马就有还算清醒着的同事用力从边上拉了一把,“小心说话,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样的场合,人曲总现在可是咱们‘玉奇’的大老板,要是把人得罪了,第一个就开了你。”

“我知道。可是耀阳他对我做了些什么你又知道吗?你好好看看我今天遭遇到的一切,裴淼心。当初他不要你,他心里全都想着我的时候,也是这样说不要你就不要你了,狠狠用力一脚将你踹开,可是今天当他不再爱我的时候,他也是这样对我的!他不只把我送到这大牢里来,他还收买《热报》的新闻记者陆仲!他其实一直都知道我跟陆仲之间的关系,可是这么多年来他却一直隐忍着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裴淼心你好好看清楚这个男人,他永远不会再你刚犯错误的时候及时将你喊停,他会一直等,等到你万劫不复的时候再来踩上一脚!”

裴淼心深呼吸了几次,大脑仍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件欧式蕾丝边的围裙最是麻烦,居然连脖颈处都有装饰纽扣。

她被这缠绵悱恻又肆意勾缠的吻弄得整个人都快瘫软下来,就快失去呼吸的前一秒,她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将他推开,却险些害自己向后栽了个跟头。

裴淼心抿了抿颤抖到极致的双唇,垂在身侧的小手紧紧捏成拳。

等到一切尘埃落地时回头,觉得还是应该找那小女人谈谈清楚。

她也不明白自己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也似乎就是那一瞬间,她开始明白这几次见到他,那个盛气凌人的男人怎么会动不动就红了眼睛,以及,大多数时候她会想,当他在同芽芽说那番话的时候,会是怎样的心情?

“曲太太,听说曲二少刚过世不久你就生下了孩子,可是为了与你真正心爱的男人在一起,所以你狠心将孩子送到国外,这样做,是否你已经做好准备带着曲二少的财产另嫁他人,重新开始你崭新的人生?”

夏母在旁边碎碎念,又骂了她句什么——曲耀阳只觉得这一刻大脑更是恍惚得厉害,想要发脾气还是什么,都只剩下一片空白。手臂上先前被她触碰过的余温还在,只是……人似乎已经再不会回来……

有些僵硬地扯了扯唇角,她说:“臣羽,我知道了。你以为时至今日,我的脑袋还是那么不开窍,明明知道他已经跟自己心爱的女人结婚生子,还会脑子发热,一门心思地用热脸颊去贴他的冷屁股?臣羽,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犯过一次错误我已经知道怕了。”

她还记得电话接通的那一晚,父亲什么都没有说,只问她可否真心。她说真心想要再嫁进曲家的时候,已经换了母亲来接,后者只说不管她如何选择,做父母的定当支持。

可只这一个动作,头顶牟然便落了只大手,轻轻一压。曲市长笑得老谋深算,“你毕竟是宏科现在最大的股东,分拨了股份之后,到现在你的名下还有20(百分号)的股份,并不比‘摩士集团’的梁董所控的股份多得了多少。你主张换股交易,其实变相的,是想将你手中的股份转移到那女人的身上。你在保护她,爸爸看得出来。可是爸爸也想提醒你一句,你如果要分筹码到别的事上,最终害的就是你自己。你手中能控制的股份越少,你就越容易失去在董事会的话语权。”

那边安静了好一会儿后,才响起厉冥皓大笑的声音:“我随便说说的,你也相信?”

似乎是为了曲家二公子无缘无故失踪了的事情。也是数日前发生的事情,michellepei千里远赴伦敦,结果回到伦敦才发现曲二公子曾经住过的地方早就人去楼空,甚至就连他最亲近的秘书amanda也没有任何音讯。

“嗯?”曲臣羽歪头,看着她的眼睛。

裴淼心不知道他刚才那个电话到底打给了谁,只是这会心间仿佛被什么东西重重堵着,走进厨房抓起先前他倒给她的那杯水,咕噜噜就喝了下去。

她歪头,轻笑,“那你呢?你为什么来丽江啊?”

“什么工作还要我们这样的人作陪?小西说像你们这样的老板都好这一口,不管谈什么生意之前先约出来游一游逛一逛,等人先开心了,再回去坐在办公室里慢慢商量,那才是工作。”

她看着他抱她上车,又看着他坐在车窗边深拧着眉头仰头看站在二楼过道上的自己。

他说:“以前不常在这遇见你啊!”

“你管的事还挺宽。”他不觉勾唇笑了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

曲市长冲她点了点头,“淼心你继续吃吧!你妈她那个人就是这样,子恒出车祸进了医院,她看着着急又帮不上忙,已经留了婉婉在那边照看着,我们上楼换件衣服还要过去,你就在家里等着,等耀阳回来了问问他看这事情怎么处理好吧!”

可是电话这头的裴淼心,却终于找到方法,让曲市长同意她跟曲耀阳离婚了。

是的,那夜里因为曲母的算计,事后他看到了那张床单。

“所以,什么要我留下来吃最后的一餐饭?你根本就是故意整我的,既然这样,还非要我留下来吃什么饭?”

曲市长依然是面不改色的模样,伸手向曲耀阳,“耀阳,你过来,从今天开始,淼心就跟婉婉一样是你的亲妹妹了,你可要像个好大哥一样,用心照顾好她,等她找到一个真正疼爱她的人时,你一定要牵着她的手把她嫁出去啊!”

曲臣羽不是她万慧的儿子,他愿意娶一个二手货,她可以忍。

“爸,我是真的有些头晕……”

“酒是我们回家的路上,我打电话叫芬妮先开了醒着的,现在喝味道应该刚好,再过几分钟,它又会变换出新的味道。”

厉声道:“你在护着什么?房间里的女人是谁,裴淼心是不是?耀阳我看你真是昏了头了,你怎么能跟她……我光想起就觉得恶心,难道妈妈先前同你说的话你都忘记了么!”

“耀阳,其实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我一直觉得你爸妈这么多年来,都是貌合神离。作为女人,我知道你妈妈的心里肯定不会好受,所以她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你身上,这点可以理解。”

曲耀阳弯唇,“恩,所以?”

“她会是个小姑娘?”曲耀阳冷笑,“你知道就你眼里的这个小姑娘到底在我们之间使了多少坏么?她自己从扶梯上跳下去,却把所有的错都推给了你!她故意说破那些我还没有准备好该怎么告诉你的秘密,她却把那些秘密作为要挟我们的武器!还有他们聂家,抓着我爸的事情不放,用我的家人来要挟我,强迫我下个月同她结婚!就这样的,你还能觉得她只是一个小姑娘吗?”

感激和爱意交缠,他很快便再无法控制一般将昏昏欲睡的思羽接过,放在大床上,并将被子为他盖好。

可是现下他与聂皖瑜到是刚好,这聂皖瑜不论身家还是背景,似乎样样配他都极为妥帖。

她慌忙伸手拉了他的胳膊一下,“耀阳,陪我买点别的东西……”

“我没说你是裴府千金、曲家少奶奶、市长儿媳妇的事情。对方公司的人只说让你过完端午就去试试,大概要先见下他们主管,聊一下你对珠宝的认识,再决定请不请你这件事情。不过该说的我都说好,不该说的你自己也别提,明白吗?”

这趟回去探望臣羽的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像是做一个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