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久夜予歌 第123章:萧规曹随

久夜予歌

树与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1上架
  • 71494

    连载(字)

71494位书友共同开启《久夜予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3章:萧规曹随

久夜予歌 树与鱼 71494 2019-09-01

唐毅一落水,立即运转龟灵闭息,唐毅的身体强度立即加强。那怪物落水后顿时行动更是自由起来。

‘金狮子’也不是第一次与约书亚战斗了,对约书亚这一套并不陌生,却见他猛地一跺脚,脚下踏着的剑便深深扎入了地面中!

只不过,海格力斯虽是五大军主之一,但却又一直都充当着后勤大队长的角色,他所带领的‘机械军团’也是同理,为天罚创造出了种种越时代的装备和武器。在战力上,反倒显得很不起眼了。

“啊——”纪小暖惊叫一声,安饶手里的东西“啪嗒”掉在了地上,她轻轻扇动了下眼睫看着变的神经兮兮的纪小暖,然后在看看她电脑屏幕的游戏界面,无奈的翻眼睛说道:“小暖,你要不要我一天不见,你就走火入魔啊?”

“沫沫,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苏沐风轻轻的问道,感受到怀抱里的人身体在颤抖着,他着急的不得了。

换鞋上楼,夏以沫回了房间,门在龙尧宸的注视下关了起来……仿佛,一切都没有变,可是,龙尧宸却有种感觉,什么东西丢掉了……

“不,”曾月眸光微凛,“我不仅仅要的是这个!”

“好的,请稍等!”侍应生不管纪小暖那哀嚎的眼神,转身离开了。

冰是醒着的水:人妖,你完了……你会激发离殇占有欲的小宇宙。

夏以沫手攥了下衣服,看看有些荒凉的凤凰山,就在龙尧宸把什么东西揣到衣服里的时候,她不经思考的就说道:“阿宸,不如……不如我们回去吧?”

只是可惜,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夏以沫!

“不了,”顾俊青明显有些伤感,齐亚岛上的赌局,他到现在才明白师父为什么当初不让他们两个赌,“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人生负责,如果他走不出来,谁也帮不了他。”

夏以沫经由龙尧宸提醒,猛然就觉得脸颊上传来隐隐的刺痛,她瞟了眼龙尧宸,偏过了头。

“我送你吧!”

听她这样问,乔治顿时生气了,“夏以沫,你认为沐风会怎么样?还是你觉得他还能怎么样?或者,你希望他好好的,你就心里安心了?”

夏以沫已经气的抖得鼠标都握不住,她的眼睛红红的盯着屏幕,就算这样,她还是一页一页的翻看着,直到最后再也没有勇气去面对那成篇成篇的“第三者”、“不要脸”、“臭女人”、“贱货”的谩骂……

“那我这边……”苏浩问道。

车在沉寂的夜里喧嚣的滑过,一个急刹车后,平稳的停在了别墅。刑越急忙下车开了车门,龙尧宸率先下来,然后将夏以沫抱了出来,他看着怀里两眼空洞的没有一点儿光彩的人,剑眉紧蹙。

龙尧宸轻倪了她一眼,上前,在床边坐下,冷冷的说道:“出去!”

夏以沫轻轻点了点头,看看左右,见桌子上有专门给病人用的留言簿,顺手拿了过来,写道:很紧张!我本来不抱希望了,可是,早上他说会有特效药的时候,我又有了期待……如果不成功,我会比之前还要失落。

“哥!”龙天霖也沉了脸,“你不要还将我当小孩子行不行?”

“不在了……”中年女人没好气的说道,“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走了也不吭一声,就留个纸条,就算完事了吗?”

沈麟在飞机将要关闭舱门起飞的那刻叫停,付兰芝茫然的看着他,他却什么都不解释的只是带着付兰芝离开了机场,往市区驶去……

李逸有些若有所思的机械的唆着棒棒糖,早前是因为他低血糖,医生建议他没事了吃点儿糖果,可以缓解一下,后来,这也就成了他的习惯。

他不想承认自己在和哥对垒的时候掉入了小泡沫的梦幻虚影中,可是,越是和她接触,他的心好似就越发的不受控制的被她牵动着……他不喜欢这样的感觉,甚至,厌恶会和哥对同一个女人产生感觉,他不想走老爸的路,更加不需要和哥从心灵上争抢一个女人!

夏以沫没有动作,只是微微仰头看着龙尧宸,他身上弥漫出来的熟悉气息透着不该出现的酸味……夏以沫微微蹙了眉,对于她感觉的气息的味道暗自自嘲的嗤笑了下,开什么国际玩笑,她一定是受打击到脑子坏掉了。

所有的人都一样,想要她,就要她,想推开她,就推开她……没有一个人不同,没有!

适时,手机铃声打破了诡异的空间,龙尧宸轻倪了眼来电后,踏步出了厨房的同时接起了电话……

现在的情况,几方势力都打算用夏以沫做筹码,可是,夏以沫就真的能变成筹码吗?

夏以沫微微皱了眉心,眸子里噙着警戒的看着龙尧宸。

话落,龙尧宸又深深的倪了眼一下子反应不过来的夏以沫,淡漠的侧身,单手抄在裤兜里上了楼,独留下夏以沫在僵在原地消化着突如其来的转变。

你……

龙尧宸翻动着传真过来的东西,修长的手指轻轻翻动,底下俨然是三份dna的报告,三份报告分部是夏志航、颜展鹏和颜展翔的与夏以沫的,dna报告显示……夏以沫果然是颜展翔的女儿!

龙尧宸猛然刹了车,他转头看着颜若晞,心里第一个反应竟然是拒绝,可是,这样的反应在他还来不及理清楚的时候,就因为看到颜若晞红红的眼眶而压制。

“你放开我!你要干什么?”夏以沫大吼着,她在龙尧宸的怀里挣扎,她完全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口,就算被撕裂,就算疼痛传来,她也完全没有知觉。

可是,当听到刑越说她出去后,他甚至没有多余的思考,就放下待收的盘出了交易所。

她疯了,比龙尧宸还要疯,她竟然说这样的话刺激这个男人,她是怎么了?

龙尧宸看着她的样子,又是气恼,又是沉戾,他一把甩掉了花洒,将夏以沫从浴缸里捞了出来,也不顾她全身上的湿漉和蔓延出来的血将他的衣服弄脏,只是沉着脸,将脸色苍白的夏以沫轻轻放到床上,然后叫了医生后,他拿过浴巾,手粗鲁的扯掉夏以沫身上最后的衣服,开始给她擦拭起来……

龙尧宸眸光猛然间变的犀利,他幽暗的看着夏以沫,不答反问的说道:“你认为呢?”

说着,他一把将夏以沫抱了起来,看着她忍着疼紧紧皱着的眉头,他恨不得一枪毙了这个女人,这样,一了百了!

“州长……”李逸暗暗咧嘴,他刚刚确定了夏以沫的行踪,网上就暴露了那样的事情,州长还来不及处理,这龙尧宸竟然这样就开了记者会,他那样的身份,谁敢再有议论,那等于死路一条,甚至,他这样一来,完全的宣告了所有权。

李逸翕动了下嘴唇,撇嘴说道:“州长,我看这事就留给龙尧宸操心去,‘冰心’可不比dream好戒……”

龙天霖嘴角抽搐了下,冷冷说道:“我亲自去查!”说完,也没有等人有反应,他转身就踏着急促而沉冷的步子离开了。

冷冽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淡淡的笑,那样的笑就好像外面湛蓝天空上的骄阳,透着一股子让人热到了心里的狂炙,“我会转达!”淡淡的一句话,没有泄露任何情绪,“但是,仅仅是转达!”话落,他顺势挂断了电话,嘴角的笑意加深了少许的同时,抬步往电梯走去……

“嗯,小时候……”夏以沫应声。

经过一夜,整个城市披上了一层白衣,银装素裹的世界到处透着冰冷的气息,让整个城市都笼罩了一层孤寂。

“潇澈,”凌微笑有感而发,“我明白我不厚道,也不应该!可是,我多么希望等下小宸会突然出现,如同子骞当年一样,喊一声‘反对’!”

因为这样,孤儿就变成了两种,要么死,要么就像小强一样活着……而小强最后的结局又分为两种!

“除了三楼和四楼你不能去,剩下的房间你可以自己选择!”沈麟的话没有一丝感情,“等下会有人送衣服过来给你换,在殿下回来之前,把自己弄干净。”轻倪了眼脸上都是污渍的莫忻然,沈麟面无表情的离开了,撂下莫忻然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细雨中,透着阴冷气息的院子里。

就好像自我催眠一样的,龙尧宸如是想着,可是,在看到夏以沫眼底闪过悲伤的将脸侧的更远的时候,一股恼怒席上了心头:“怎么?又不想离开我了?”

龙尧宸在龙天霖出来的时候就知道了,他做事,从来不会去理会别人的目光,自然,对于龙天霖的调侃也完全不放在心上:“还有三个小时就要天亮了,你就不怕刑越和苏浩找不到我想要的东西?”

看着龙潇澈脸上的凝重,凌微笑担忧的问道:“小宸会不会有危险?”

**

小麦闭上了眼睛,她的手不停的翻转在琴键上,耳边是spark那有着穿透力的音符,她不知道是沉浸在了自己的琴音里,还是被spark拉入了他的世界……但是,又仿佛两个人都在嘲讽着对方的无奈和对世事无法掌控的痛楚……

冷冽俯视着付兰芝,冷俊的脸上噙着一抹复杂的情绪……不仅仅是付兰芝后悔,他,也后悔了!

“你什么都不要说!”莫忻然打断了冷冽欲开口的话,只是眸光犀利的看着跪坐在地上,哭楞在那里的付兰芝问道,“小姨,你……你,”她的呼吸有些急促,因为生病,脸上有着不健康的色彩在迫切却又抗拒的情况下变的难看,“你,你刚刚……”她努力的想要平复自己的心情说出话来,却声音颤抖的不像话,“刚刚,刚刚你……你说什么?什么……什么叫你,你的女儿?”

龙天霖嘴角笑了笑,不同于刚刚的邪佞,此刻,却是有着一丝自嘲的无奈和酸涩,这样的情绪,他不知道从何而来,总之,却是让自己不开心了。

“宸少,附近都没有夏小姐的踪影!”电话里,传来刑越微微沉重的声音,“是否通知烈风,让这边的人扩大范围的去找?”

而就在夏以沫转身的那刻,她的胳膊被大掌拽住,顺势被往回一带,整个人跌进了宽厚温暖的怀抱。

“这次特殊兵的暗杀,恐怕目的就是阻止您接着查下去,亦或者……”秦枫顿了顿,看着龙尧宸布满阴霾的脸,不由得紧张的吞咽了下,竟是不知道应不应该说下去。

龙尧宸恢复了平静,秦枫也不意外,毕竟,如今的事情已经不是宸少和颜展翔的事情,如果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必然会扯出龙岛,而龙岛如今刚刚在世界政治的领域站稳脚步,如果因为这件事情而让龙岛倒退步伐……这是龙先生绝对不允许的。

当从谩骂中生存开始,我学会了伪装,我假装看不懂这个世界,也假装看不透人情冷暖,遇到事情我总会故意的遗忘不好的事情,假装自己可以坚强,可以快乐……可是,当这样的假装在心里堆积成山的时候,赫然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承受能力是有多么弱。

兰姨暗暗撇嘴,放下水后出了房间,在关上门的那刻,她看着坐在床边不停的探着夏以沫发烫的脸颊的龙尧宸,暗暗思忖:这个世界上,如果宸少不愿意去做的事情谁又能强迫他去做?现在……他脸上就算是极为不情愿的,恐怕,心里是担心着夏小姐的吧?

“海月!”兰姨一脸的威严,“注意你的用词,这个就是我和你爸爸教你的吗?你从小跟着宸少后面的家教呢?”

哼!早晚有一天,她也会成为宸少的女人,那个夏以沫……不过就是个玩具!!

夏以沫对眼前的女孩儿的关心莫名的心情微动,“还好,最近因为休息不好,眼睛有些酸涩,但是,应该没有大碍。”不知道为什么,夏以沫竟是没有防线的将情况如实说着。

“那就好……”向晚听了,笑了起来,“以沫姐姐,我要去看医生了,祝你每天都开心。”

“可是,我有好多都很迫切……”乐乐嘟着嘴。

“是!”刑越应了一声,从后视镜看了眼透着凉意的龙尧宸,启动了车子,原路返回了市区。

苏沐风应了声,看着夏以沫转身离去,直到她拦了的士离开视线都没有拉回眸光……

他从来没有问过乐乐的爸爸到底是谁,这……已经不重要,他们不要沫沫和乐乐,他要,沫沫和乐乐将是他辈子最重要的守护!

在看到颜若晞的那刻,他觉得自己在地狱森林里的这几年里给自己建筑的高墙是多么的可笑,从头到尾,他的心里,都没有一刻的忘记过夏以沫……

上了车,冥洛看着龙尧宸阴气沉沉的样子,笑着问道:“你这欲求不满的,我可帮不了你!酒会里那么多女人,随便拉一个到上面房间解决一……”

“小麦,别缠着兰姨了,这么晚了,兰姨也要休息。”彭宇阳提醒道。

夏以沫张了嘴,那会儿,她只是想要探探龙尧宸的想法,并不是……

“沫沫,”龙天霖卸去痞气,整个脸上全然是认真,只听他说道,“如果你不和我订婚,恐怕……我将要成为世界政坛的笑柄。”

“帮人需要理由吗?”

她依旧慵懒的倚靠在树干上,看着渐渐清晰了些的夏以沫,思绪不由得飘回了她从a市刚刚回来的那天……

夏以沫嘴角笑开,然后在乐乐的脸上亲了下后起身,跟着金花2号去了训练场……

龙尧宸细微的发现了她的变化,淡漠的问道:“发现了什么问题?”

龙尧宸眸光轻眯的看着脸上泪迹斑斑的夏以沫,冷冷说道:“夏以沫,出来!”

夏以沫头猛然撞上了龙尧宸,她惊慌的抬头,不过就是自己低头的片刻,龙尧宸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脚步,她看着他阴沉的脸,急忙向后退了两步,扇动着酸涩的眼帘,瞪着龙尧宸。

他龙尧宸的佣人就这样好当?

“怎么没有看到宸少?”莫忻然这才恍然惊觉的问道。

莫忻然却一脸的不以为意,“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人,就算我和冷冽结婚,有了保障,你认为就不会了?”她呲了声,一脸的不认同,“如果是那样我多亏?好不容易放开心思了,却被人三了……还不如就这样,回头他不要我了,我在找个人嫁了怎么也是一婚,不是二婚!”

龙尧宸走了上前,轻轻的拥住夏以沫,鹰眸微凝的看着莫忻然说道:“冷冽这个人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能做我朋友的屈指可数……这样的男人,绝对不会做出‘辜负’之事!”

冷冽篇明天结局!

群号:234049023原来,我们只差了那一步;或者,只是多走了那一步……

安顿好了夏以沫后,苏沐风闪身穿入人群,他在黯淡的灯光下找寻着穿紫色礼服裙的小麦,时不时的还会回头看一眼夏以沫所在的地方。

苏沐风打开后备箱,看着里面的琴箱,紧紧咬了牙,最后,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一把拿起,然后利落的关了后备箱。

“没问题!”电话里传来幽幽的声音,“拿……方才给你演戏的那个呢?”

“你有这个认知就好,”电话里的声音变得深远,“宋美娜,好好享受你的男人吧,我真的很想看到夏以沫这样痛苦的表情……哈哈哈!”

“怎么会这样?”夏以沫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那个才华横溢,有着天才小提琴家称号的spark这会儿在给她说,他不能拉琴了!

突然,龙尧宸猛然一凛,他抽出了臂弯,看着躺在床上的人,蓝色的礼服裙,白色的紫荆面具……

“放开我!”到了餐厅外面,莫忻然爆发的吼了声后死劲扭动着胳膊,她顾不上疼不疼的硬生生的从冷冽禁锢的掌心里抽离,一双已经憋得猩红的眼睛恨恨的瞪着他,“混蛋!”咬牙切齿的声音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她嗤冷的看了眼冷冽,提着裙摆转身就往前方走去……

“妈妈阵痛开始的时候,那个人接了个电话就离开了……”冷冽的声音平平淡淡的好像是在讲一个故事,“他没有注意妈妈的反应,甚至连句话都没有说就离开了,最后是邻居送妈妈去的附近的小医院……我出生的那刻听说绵绵的细雨突然变得磅礴,刺骨的寒风扫落了齐亚岛树上的旧叶。”

冷哼一声,冷冽跨步往停在马路中间的车而去……

小可爱点点头,“嗯!”

小麦挂了龙尧宸的电话后就一路疾驰的往废气厂而来,她看着前方渐渐拉近的废气厂的外貌,一边加速,一边从工具箱里拿出了一把微型手枪……她从来没有动过任何人,可是,在xk长大,不会拿枪那是不可能的。

夏以沫猛然回神,喃了句“小麦姐”后,瞬间眼泪就涌了出来,“啊”的大叫一声,拔腿就往车的方向奔去。

龙天霖的吩咐,病房准备的很快,就连医生来的也很快,虽然大家接触他并不多,可是,龙帝国的大部分人都知道,这个年纪不大,本应该还在大学里肆意挥洒青春,却已经拿到哈佛双学位的男人,脾气并不像他那张阳光般的俊颜所应该持有的好!

而此刻,她喊疼……

“嗯。”莫忻然看着店长离开后,渐渐失神。

“因为她是特殊的。”冷冽看透了庄纯的心思,他冷漠的说道,“因为她特殊,所以记住……你和冉冉不要再去惹她!”

乐乐从小就浅眠,也许是因为不能说话没有安全感的缘故,本该更加黏人才是,可是,偏偏晚上不喜欢和人一起睡,这性子不像她,却不知道像不像龙尧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