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久夜予歌 第138章:杏花春雨

久夜予歌

树与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1上架
  • 71494

    连载(字)

71494位书友共同开启《久夜予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8章:杏花春雨

久夜予歌 树与鱼 71494 2019-09-01

这货大老远的这么早跑来就是为陪尤歌跑步,太虔诚了。

但这已经足够了,双方交流到的重要讯息传递完毕,翎姐挂断了电话,脸色越发沉重,眼底藏着一缕慌乱。

但他连正眼都没瞧詹琦一下,他眼里只有尤歌。

尤歌直奔洗手间而去,红通通的小脸露出几分紧张之色……容炳雄怎么会来?太突然了,比见到许炎出现还更突然。

尤歌这时候不是穿的工作服了,而是跟先前那位姑娘交换了服装,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短袖。

尤歌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找个地方让自己冷静一下,或者再痛快发泄一场,比如去健身才自己出一身汗,比如打沙包将沙包想象成是容析元……比如就像很多生气的女孩子会猛吃东西……

归根到底是教育方面存在缺失,以至于尤歌都以为只要自己喜欢宝宝,喜欢大叔,那她就可以和他生……

一进别墅就有一群白花花的狗狗争前恐后地朝尤歌跑来,欢腾地迎接她。

这花瓣一般的嫩唇,是他想念疯了的味道,他有多久不曾好好抱过她吻过她了?昨夜他昨晚整夜没睡,心绪不宁,那么,她是不是该适当补偿他一下?其实这就是在为自己的偷香找借口而已。

“你笑什么?笑得这么……凄凉?”尤歌冒出这句,虽然凄凉这词很难与他联系在一起,可她刚刚就是这感觉,看到他自嘲的笑容,她的心会隐隐作疼。

草坪上喷泉边,龙晓晓和霍骏琰坐在一块儿,两人都陷入沉默,龙晓晓几番欲言又止,可一看到霍骏琰那并不柔和的脸色,她就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尤歌的真实情况已经被容析元洞悉,这足以让郑皓月如临大敌,她怎么可能将尤歌交给容析元照顾?她对容析元是有好感,但这仅限于男女之间,涉及到尤歌以及宝瑞集团,郑皓月的警惕性绝对不会减少。

这一顿饭,尤歌见识到了容析元的手艺,惊叹自己有口福了,吃了一次还想着以后能经常吃他做的饭菜。

苏慕冉的美,很健康,是健美匀称的,特别是那双修长的美腿,线条纤细而富有紧绷感,穿着高叉裙,太xing感了。

他硬生生停下来没有动,刚才瞬间混乱的脑子又突然清醒了几分,暗骂自己该死,情绪怎么差点失控?

容析元是真心为翎姐高兴,他说得也很对,何家,虽然现在是由翎姐的父亲在掌管,但何宏森还健在。何宏森才是何家的最高决策人,只要他说翎姐是何家人,就没人敢反驳。

袭击容析元的凶手,是容炳雄的儿子,容桓,他自知会是被枪毙或无期徒刑,在看守所里,他便自杀了。

每个人都有希望,尤歌也是这么想的。每天在希望中等待,度过,日出日落,月升星移,才有支撑下去的动力。

龙晓晓在逗孩子,霍骏琰也抱着可爱的小少爷在一边玩得不亦乐乎……这是容析元的卧室,他躺在chuang上,安静得如同熟睡。

到了晚上十点多,许炎正要睡觉,门铃响了,他以为是黑虎那小子,可是打开门才看到,原来竟是……

尤歌没有多想,只是下意识说:“我们是朋友……”

“这位太太,这是珠宝协会出具的鉴定书,请你妥善保管。另外……奉劝大家……”珠宝协会的人说着提高了声音:“奉劝大家要擦亮眼睛,不要被人误导。展销会的商家都是诚信企业,以假充真偷工减料的事情是不允许发生的,如果一旦被举报,珠宝协会将给予严重的惩罚,最基本的是三年不可以参加同类展销会。当你们质疑展销会任何商品时,都可以先做现场鉴定再下结论,请勿因自己错误的言论而对商家造成损失。”

别说是尤歌,就连许炎都被惊到,不得不承认,容析元对尤歌,并非虚情假意。

翎姐越是这样,尤歌越发感到非要知道真相不可。她脑子里已经在回想着某个夜晚,容析元在孤儿院过夜,那晚翎姐曾到过容析元的房间……

蓦地,外边响起了车子的声音,尤歌下意识地躲进被子里,赶紧地将灯关掉,闭上眼睛装作睡着了。

容析元深邃的俊脸在昏暗的光线里显得多了几分冷魅,可嘴角噙着的一丝笑却是很有深意的。

“呵呵……”许炎冷笑,目光幽深恐怖:“这样就怕了?敢亲我,你还有什么怕的?”

璇宝贝很努力地想要把手机拿过去,但无奈手太小……

“哈哈被你发现了。”

娇哝软语,带着点嗔怒的味道,却不知这话竟然让他脸色骤变,一下子黑了,大手倏然抓紧了她……

可尤歌正跟香香亲昵呢,一晚没见,尤歌好心疼香香,哪里舍得放下。

...出门玩就是要轻松的,就是要有与平常不同的机遇,见到陌生人,遇到新鲜事,这才能激发起人内心深处对生活的向往,让沉寂或者麻木的心情再次跳跃。

“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说。”许炎挫败地摆摆手,无言以对,只好叹口气。

佟槿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他跟馋馋玩得很开心,他的注意力大部分都集中在馋馋身上,至于这周围有多少单身美女,他就没去观察过。

不观察哪来的认识机会?没机会认识哪来的女朋友?所说啊,佟槿这脑袋真需要被谁狠狠敲一下。

尤歌在海滩上散步,碧绿的海水泛起温柔的浪花,打湿了她的双脚,微凉的感觉从脚底窜上背脊,正好抵消了太阳的炎热,让整个人都凉爽许多。

“……”

容析元正烦着呢,冷着脸出去看。

许炎心里一抽,确实对方说到他痛处了,但他也有自己的理由。

但唐虞梅却用审视的目光盯着容析元,仿佛是想要洞穿他的内心世界。

容析元的耐心已经用完,对郑皓月,他不想再浪费时间了,当即就掏出了手机……

到了第四天,尤歌终于忍不住,决定有所行动了——她要跟踪他!

佟槿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赶紧仔细看着怀里的狗狗脖子上细细的项圈……

这熟悉的温柔,让尤歌一时间脑子发懵,太意外了,原本以为他现在只会关心翎姐,可没想到他连这也考虑到了,知道她肚子疼,喝了红糖姜水会有所缓解。

尤歌忽然感觉某人的大手不规矩了,刚刚还在老实地揉着她的小腹,现在却在慢慢往上移动。

这个女人,偶尔流露出来的怪异举止,究竟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把握没有,但尤歌不会完全看低自己,在她心里有着三成的希望预期。仅仅三成而已……

周日晚上,容析元11点才回到家,精疲力尽地躺下之后,搂着尤歌,也不管她睡了没睡,他说,明天他要出差,去国外。

尤歌微微摇头:“没事,我知道你父亲为什么会那么对我,其实,事实上确实是我伤害过你……”

时间就这样在忙碌中过去,尤歌很喜欢现在的生活,很充实,有种幸福的味道。

光溜溜的脖子和手,耳朵,尤歌没有首饰。

容析元似乎早就料到她会这么说了,侧头看着她,不由得皱起了眉:“你酒量不行就少喝点,如果已经醉了,就回去。”

浅粉色的精美卡片里,有苏慕冉写给许炎的几句话,她希望他在吃午饭的时候能看到。

看到两口子的表情,老爷子忽地大笑:“哈哈哈,你们还真以为我老得不行啦?来来来,给我倒上一杯,我很久没喝这么好的红酒了,今天就破例,过年嘛,难得,难得!”

此刻,在他的世界里,再也没有天上那一轮太阳,瞬间坠入永恒的黑暗,感觉不到人世间的温度了,只有刺骨的寒冷侵袭着身体的每个细胞,每根神经……

会客大厅里,容析元面对何碧翎的父亲以及何宏森,他没有受*若惊的样子,也没有丝毫慌张,稳如泰山似的坐在那里,即使面对的是传奇人物,他依旧保持着不卑不亢的态度。

她没有说得那么慷慨激昂,淡淡的语气里却透着属于她的坚定与决心、勇气。

她在面对容析元时,竟然能表现得那么淡然,奇迹般地骗过了他的眼睛,让他以为不是她。

她脸上的委屈,泫然欲泣的眼神,确实有几分令人惋惜。

一份菠萝焗饭,女孩儿几分钟就吃完了,简直像是赶去去投胎似的。

“喂,你放手,放手!不然我要叫警察了!”尤歌气恼,自己怎么这么背?没进去会场,还遇到个怪人!

尤歌皱着小脸,揉揉鼻子,晶亮的大眼瞪着他,小嘴在嘟哝:“什么味道,怪怪的……还是大叔身上的味道好闻些。”

“抓住她!”一声凶狠的暴喝,角落里窜出来两个彪形大汉一把抓住了尤歌!

许炎脸一黑:“什么,男的?你居然要跟男人出海,这男人还不是容析元?”

既然又有人质疑了,容析元觉得自己必须说点什么,他自然知道问题出在哪里……除了郑皓月,在场的高管都不知道尤歌已经跟他结婚了。

容析元不搭理,黑着脸将尤歌塞进车里……

许炎纯粹是为了应付而来,但苏慕冉是真心的感到高兴。可以跟喜欢的男人一起看电影,这感觉真美。

“你……哈哈哈,许炎,你吃醋了?还不承认你心里有我?怎么样,快点承认吧,快承认我就不走了。”苏慕冉心情大好,破涕为笑,说话也恢复了直白。

苏慕冉笑得可甜了,抬手摸摸他的下巴:“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拜拜……”

尤歌对翎姐,目前也只是碍于容析元的面子,既然翎姐对容析元有恩,那么暂时让她住在这里休养身体,也是应该做的。可尤歌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她不想跟翎姐走得很近,总会有意无意保持着淡淡的距离。

容析元抓着布条,小心翼翼地滑向地面,这时,沈兆和保镖已经在下边等着了。

龙晓晓闻言,习惯性地伸手摸摸鼻梁……可惜没戴眼镜。

“嗯,我在这家医院上班。”

是她看错听错吗?为什么此刻她会感到他好像在宣布的时候很自豪似的,好像这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

“不行,你早上已经做过了,而且,办公室不可能有tt。”

“啊……你要在这里?不……不要!”尤歌恼怒,她可没那么开放,怎么能在窗户面前那个?

“容先生,劫案的事是家族纷争吗?如果矛盾升级,容先生会不会也采取同样的方式报复呢?”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容析元淡然而镇定的态度,更显得郑皓月的不安。

再接着,才是会去注意她的手里……

容析元和郑皓月站在角落里,郑皓月一言不发,没话可说了,事实证明尤歌的主意起到了效果。

霍骏琰和龙晓晓都没说话,尴尬地沉默着,他留意到她似乎很冷?

龙晓晓甩甩头,轻轻拍着自己那颗跳得狂乱的心,调整一下情绪,冷静一下……

尤歌挣扎了一下,可他的手像铁,她不禁就纳闷儿了,他今天真奇怪。

许炎心底的倔犟也被激发出来,眼神越发坚定:“我的问题当然会有解决方法,我不会让尤歌受委屈,即使面对巨大的压力,我也能挺过来。只要我不想做的事,没人能勉强我。”

容析元忽然眼神一变,竟带了一丝激赏说:“看不出来你还有这点血性,脾气够硬的,如果不是情敌的关系,说不定我真会给你点个赞,但遗憾的是,我会等着看你如何解决难题,当你无法解决而不得不选择妥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