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久夜予歌 第3章:天魔天

久夜予歌

树与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1上架
  • 71494

    连载(字)

71494位书友共同开启《久夜予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天魔天

久夜予歌 树与鱼 71494 2019-09-01

易峰觉得奇怪,觉得那辉光的气息很熟悉,便冲了过去。

然后,易可儿回身冲易峰莞尔一笑,双手之间电光闪闪,竟然组成了一个让易峰看不懂的法诀,也打入到了阵法之中。

易峰只说是照顾南宫雪琪,却没有提及南宫老怪,可见心中还有不爽。当然,南宫老怪如今实力大涨,又兼本事原来就不弱,自然也不需要易峰去照顾。

老家伙当即进入那条空间通道,同时对易峰道:“虽然我此时的状态进入真界会很危险,但这都是被你逼的,等我在真界修至巅峰,他日必定破界而来,和你清算今日之账!”

不过,易峰在忍着剧痛的同时,很快就发现,虽然自己的肉身正在飞速崩溃,但却又在那灵参药力的滋养下飞速重组,而后复原。

易峰先是试着鼓动九系神灵之力,虽然不怎么顺畅,但却是几乎可以调动八成神灵之力,可这些就绝对足够退敌了。

易峰刚落下行走了百里不到,有几个鬼鬼祟祟的仙人却是出现在他的仙识之中。

不过,云枝有办法快速找到易峰。

分神后期水狮兽的妖婴浮现出来,欲逃遁,任谷冷哼一声,手中印诀掐动,直接将之禁-锢起来,收入了储物法宝中。

易峰已经很难动弹了,也不想动弹,只是无力地盘腿坐在石室之中,苦苦思量。

不过,此时魔化神婴却提着魔剑杀了出来,而易峰也没有神魂崩溃,虽然由于身体的原因,他不可能再发出多么强大的法术神通来,但却可以与魔化神婴继续组成双重融合领域。

谁都知道,蜈蚣一族可都是剧毒生物,大主神巅峰级的蜈蚣,其毒必定更加强悍。

当然,易峰没有神魂珠的情况,也不是一般修士可以发现的。

还别说,这女子笑起来,确实比用血莲花杀人的时候看好几分。

大主神级高手,往往都只是在某一系的修炼上有着不错的成就,可在别的系就显得了解不多,故而他们很难快速前进,甚至根本无法前进。

在神园外围,如这群高大建筑一样的危险所在,其实也不多,分布得十分零散,而在神园的中央位置,却是有着密密麻麻的标注,个个都和这里一样,有的甚至更加危险,那里应该就是神园的核心区域了,那里也才是神园中最强大宝贝的所在之处。

外面堵着阵法安全通道的一干两宗弟子,都能够清楚看到阵法内的情形,虽未身临其境,但从几位师门掌门那惊慌失措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此时里面绝对是修罗地狱一般恐怖。

那挟持着一瓶负极能量的鬼头,刚刚飞到鬼灵头顶,就被一道红色光剑击中,而它所掌握的那瓶负极能量的瓶子也被击碎,黑色的负极能量当空垂落。

易峰暗赞了一声小黑懂事儿,可回过头来却是见到天火玉净瓶的火焰居然已经熄灭,就连那蓝冰火灵与朱雀都不见了踪迹,孤零零的天火玉净瓶被那黑水玄蛇一记摆尾扫出了老远。

远远望去,一柄长剑已化万丈,宛如不可一世的绝世强者一般,俯视天下,且有七个金色大字,像是忠诚的守护者一般缭绕翻飞于长剑周身,透发着阵阵强绝之极的气势波动,让两位不死主宰无比骇然失色。

未多时,又有三道光芒飞出已经塌陷的死山,乃是两女一男。

不过,睡觉对于修士而言并不是最好的恢复精神的办法,入定打坐的效果更好。

骂完,易峰挥手就将那银色小剑扔向未名湖中!

那帝君见此情形,不禁对那帝级后期高手大声呼道。

待几位弟子都退开后,中年修士稍稍闭眼几刻,随即也消失当场。

而此时,易峰则是直接对谭林传音道:“放心吧,就算是天尊也不可能偷听了我们之间的谈话。”

出手便无情,十色神力包裹的拳头,轰然砸出,四下里完全被封锁。

朱雀的本事如何,易峰虽然没有见识过,却是也听说过不少。

不过,这一次易峰也不好过,这位被杀掉的仙君,在未死之前还算比较谨慎,带的法宝比较多,而且还有三张极品仙符。

那些法宝与仙君的法术,倒是没有给易峰带来多大伤害,可他的三张极品仙符在最后关头一起发出,却是有一张实实在在地打击到易峰身上。

那个二流仙门也有着两位初期仙君,以前与赤都华府关系很差,毕竟这片海域中,他们两家算是实力稍微强劲一点的,平时肯定是谁也不服谁,甚至经常发生摩擦。

可是,当易峰将两件魔宝握到手中时,却是有三位看起来气息彪悍之极的老魔赶了过来。

这次易峰几经转折,却是行到了西北方向,他不敢向东北而去,因为那里可能碰到妖兽。

而此时,就是小黑的表演时刻了。

“不动手也可以,融城主只要不阻挠我们擒拿谭林就行了。”吉雄淡淡地道。

那神君先是一怔,随即也想到了这点,可他却是在心中暗自后悔,早知道如此情况,他就带点低级神符来。要知道,低级神符在仙界可是不会被排斥的。而低级神符对于一位神君而言,太过渺小,任哪位神君也不会收藏低级神符在储物法宝中。

神君见易峰在这一刻不动,当即也不客气,手中的极品神器狠狠地击中了易峰的防御罩,那防御罩在极品神器外加领域的攻击下,当即爆破。

班德大主神对异时空的修炼法门不是很了解,原本以为异时空的能量中枢就是这样,可转而他就愕然了,因为四个能量中枢里的生命波动竟比主神级高手还要强盛,里面就像是包容了一个个十分强大的生物。

斩天剑与魔剑以及之后的镇天诀都没有给凤凰天尊带去半点伤害,可紧跟着的十系神灵之力的裂变,就在它身前炸开。

在易峰置身于毁灭法则神通那步台阶时,裂天曾开口说话过一次,那次是让易峰多停留些日子,因为裂天也要体悟毁灭法则的精义,自然也取得了重大进步与突破。

这一招,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乃是出自于逐风剑诀中的身法。

“大家说,这梦嫣仙子要如何处置为好呢?”南宫雪琪问向众人。

“没错,是在我这。”没等易峰说完,血焰魔帝就已经开口答道。

易峰此去,没有带任何人同行,就连小悟空与谭林都被留在了风雷寨。易峰知道,短时间内,武门那些大势力是不会动心思来对付自己,神界星空中的全部驿星的利益,是他们绝对不可能放弃的,相对而言,自己的存在就显得不重要了。

砰的一声炸响,龙龟的蓝色冰甲当即粉碎,而易峰的第二道剑芒也跟着就落下。

“要算账,很好!”任谷爽快地回了一句,接着就祭出一柄上品灵剑攻击易峰,而后又是几张高级灵符纷纷而出。

很明显,要破开这里的时空法则神通,必须要达到甚至超过那修士离开时的水平,可这个时间却必定漫长无比。

小黑傲然场中,对方竟是半晌无人敢出来应战,无趣的小黑,道:“既然没人打了,我先撤了,不过,我要提醒你们,你们配不上可儿妹妹。”

半晌沉寂后,从神界高手之中飞出一位女子来。这女子穿着一身白色绒衣,似乎很怕冷一般,但模样十分秀美,给人一种灵华透顶的感觉。

易峰心中苦闷,这摆明了是凌灵算计于他,不然在自己来时,她便可警告自己不要多饮,却在事后当起了诸葛亮,委实让易峰暗恨凌灵不是好鸟。

于是,易峰当即就要祭出自己的噬魂魔杖,欲以鬼头吞噬仙帝的一身功力。

那位雪人族公主却是顿时松了一口气,方才她真想上去央求易峰,但这过程太快,她还未及动身,那边的战斗就已经有了结果,不过,却是为她省去了一番口水工夫。

这种连突破仙人级的妖兽都不敢轻易触碰的火焰,所过之处,所挡尽皆披靡,而独立军的一万多人也就在火焰两边攻击,却是十分安全和惬意。

云空天尊则是有点无语,这两位祖神级高手大战,居然用互相砸拳的方式,看来力量达到一定程度,已经不需要花哨的攻击方式了。

而就在易峰思量之际,忽然从前面的洞穴之中迸发出一股子强绝的气势,一下子就将还在沉思的易峰推着倒退了几百步才稳住身形。

终于是闷闷地行走了近两个月的时间后,易峰看到了眼前有电光闪动,心中的郁闷也是在顷刻之间就一扫而空。

元畅一滞,随后道:“我可不是来解释什么,更不是来请你原谅什么,我只是想和你说说,此次那几位天尊请我去说了些什么。你应该知道,若不是有十分要紧的事情,你在康州城内动手时,我应该是在场的,不会去别的地方,而且其他势力也会有天尊在康州城。我们之所以都不在,就是因为……”

三更,求金牌……送走革坦后,煞罡星的老头瞄着易峰消失的方向看了一会,摇了摇头,便回到了煞罡星,口中却喃喃地道:“这神界只怕是以后又要掀起狂澜了,真不知道那些家伙脑袋里装的都是些什么,天天争来争去的,有意思么?”

不过,自己的身躯与那魔化神婴之前遭受重创,情况却是比以前都还危险。

若是此时有大陆上的顶尖强者在此,一定能够辨识出来,那黑袍老者正在施展强大的召唤法术。

那上界修士见此情形,不禁勃然大怒,但三眼碧水猿却是浑不在意。

火灵符所化的火龙,瞬间与散灵符遭遇,二者当空爆发一阵巨响,接着同时消失。

一直飞到大陆上,易峰开始了吸收星辰之力的修炼。

在如此艰难的条件下,易峰在斩天与小莲的指导下,只用了十余年时间便领悟星辰领域,其实也是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这其中自然还得益于那月牙玉对自己领悟力提升的帮助。“那你知道这传送玉牌可以让传送阵将修士传送到哪里吗?”易峰继续问道。

娇艳如花的空间主宰,脸色渐渐沉静下来,稍稍调息片刻后,双掌印在了易峰背后。

本着速战速决的原则,在小黑犹豫未动之时,易峰的斩天剑就已经飞射出去。山洞就那么大点,倦着身子的黑龙几乎难以移动分毫,斩天剑的锋芒它根本无法躲闪,只得伸出铁拳来挡。

易峰几人相视一眼,不禁摇头苦笑,和血焰魔帝比拼速度,那肯定是不行的。

循着那股子剑意,易峰凝目望去,但见远方有一道虹光由远及近渐渐靠来。

“小子,这沙鼠妖目光闪烁,而且气息不稳,估计要对你不利。”虽然斩天估计易峰应该可以看出来,但易峰此时状态特殊,他也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转而麒麟兄弟也看出了易峰的状况似乎不怎么好,同时又不禁心思忐忑起来。若是沙鼠妖不仅杀了两女,还杀了易峰的话,事情就糟糕了。

她轻轻走到易峰身边,缓缓俯下身子,将易峰揽入怀里。

易峰苦笑一声,自己若是有办法,岂会如此颓废,岂会说出那般失志的言语来。

通道乃是一个迷宫,而且死气对精神力与魂力有着极大限制,若是一般高手进来,只怕是需要费很大力气才能找到目标。

说着,易峰就飞速带着气息越来越微弱的散魔进入城中,动作之快,让所有一般魔修都认为这是老友相见,人家急着去喝酒叙旧了。

当然,侵略就必须有相应的实力,而且对手不能太强,对手也不能是穷人。

易峰问它为什么,它却是无法说清楚,只是知道这死山之中似乎有什么令人恐惧的存在。它以前经常来这里,倒是没有感受到易峰所言的波动气息,所以一开始跟易峰过来了,万万没有想到易峰竟来到这死山前了,似乎还要进入其中。

一盏茶的时间里,易峰连连转换了几百个位置,可每个位置都感觉那股子波动就在身边,可无论怎么寻觅,就是找不到。

易可儿听了只会更加骄傲,根本就没有发育的胸-脯却是挺得更高,没有什么比哥哥夸她更让她感到高兴和自豪。

不过,从那些棺木之中却是流溢出了股股戾气,似有冤魂在其中痛苦呻吟。

打开玉瓶的封印后,血焰魔帝挥手将那仙婴中能量飞速纳入体内,经过转变后,使之成为无主而且纯净的魔力流入到器胎之中。

不过,斩天剑在那乱石堆周围鼓捣了半晌,周围也没有任何变化,易峰便是放心大胆地将几块神石收了起来,而后易峰又在原地观察了片刻,依然没有任何异动。

而神园居然可以限制天级高手的神念,这也让易峰多少有点意外。

死气更加浓郁,凄厉的嚎叫声不绝于耳,易峰刚刚降临在九幽深渊,便有种进了地狱般的感受。

入目里,九幽深渊的风景果然不怎么样,处处都是死气翻滚,山石都呈灰黑色,就连这里的草木都是奇形怪状,宛如一个个恶魔在张牙舞爪一般,怪不得两位不死主宰不像在这里久留。

一只只长满腐肉的怪物,狰狞地吼啸着,身子上居然还时不时有腐肉掉下来。

大军一直向南,一路却是风平浪静,所到达的星球上也没有凶魔肆虐过的痕迹。

话说到此处,易峰也算是明白了。那魔尊对此事已经是成竹在胸,布置无数,来人只怕是实力再强,这次也是必须要见魔尊一次了。

“哈哈……老夫找不到,不过,老夫万万没有想到,人人尊崇的魔尊,居然也会出此下作的手段。也罢,老夫避他多年,也是该有个了解的时候了。放了我南宫家的人,老夫随你们去见魔尊便是。”来人大笑一声后,慷慨激昂地说道。

易峰这才算是明白,说白了就是自己宗门的大佬们看上自己的斩天剑了,之前不好意思来取,又没有对自己下手的理由,此番算是揪住自己的小辫子了。

与此同时,云浮宗的大佬们,也相继与出手下弟子一道,奔下山去。

“那这个又如何解释?”麒炎一头雾水地问道。

长长的瓜子脸,尖尖的而且圆润的下巴,白皙如玉的皮肤,如朱笔轻点的桃口,又细又长的柳叶眉,小巧玲珑的琼鼻,一对丹凤明眸中似有一泓秋水闪着温润的波光。

肉身品质的强悍,似乎对易峰没有太大威胁,易峰也很乐意和金衣天尊如此消耗下去。十系神灵之力的量虽然不多,可混沌之力几乎是无限的。易峰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本来冷依依与易峰是打算把价抬高,让这三位超级神兽砍价便是,最后就算是少了一半,二人也不会过多纠缠。可三位超级神兽却不这么想,他们在妖族要想什么几乎都会得到满足,岂会善于砍价之自认为下作之事。

*****

“百年、百年……百年以后,那刘一川应该就不在修真界了吧?”魔尊大人喃喃自语地道。刘一川已经是大乘期修士,百年之后确实有可能已经飞升。

于是乎,在易峰的丹田之中,出现了一个令谁在之前都没有想到的情况——

仅仅不到百息时间,居然从天界下来了不下二十位祖神的化身,这些祖神化身可能是以前对盒王中的宝贝没有看在眼中,可听说是寰宇天晶后才纷纷而来。

易峰丢了一块极品仙石过去,也在那仙官未回神之际就进了城去。几乎是顷刻之间,那些被包围在鬼头大军中的敌人,便是在惊恐之中不断殒身,而他们的一身修为,甚至连血肉都被鬼头吞噬进去。

易峰四下里看了一眼,却是发现脚下有一颗庞大无比的星球,想来就应该是幻灵星了。

在广袤的星空之中,任你方向感再怎么强,一旦飞行一段时间后,若是没有指引的情况下也会渐渐迷失。

很显然,这些人是一批的,应该是要集体向某处开动。

南宫雪琪俏脸煞白,不是吓的,而是被易峰气的。她两只素手紧紧攥成粉拳,却是没有一个事物可以供她发泄心中的怒火。

易峰听此,连忙对斩天问道:“斩天,是不是有救她的办法?”

鬼妖轻喝一声,双掌上绽放出阵阵血红色光芒,竟是硬生生地用自己的魔灵力将二人一身功力禁锢住。二人也如被放气的气球一般,渐渐瘪了下去。

在听到血焰魔帝确认了自己的猜想后,来人明显迟疑了片刻,似乎是在思量着如何应对。很显然,来人并没有打算如此就随血焰魔帝前去见魔尊,他自己也知道自己与魔尊的仇恨,若是真去了,必定是只有一死而已。

可来人若是真无顾虑的话,此番说完方才一语后,就应该当即离去,此时还留在这里却是为何?很明显,他是有顾虑的,或者说他应该也有着自己的打算。

血焰魔帝见此,没有任何给自己反应的时间,也不顾身上的伤势,对身后的几人招呼一声后,就也杀了过去,手中的神器短刀更是已经寒光闪亮。

在最大的墓碑下一屁股坐定,易峰将手心摊开,道:“好了,说事儿吧!”

修士不想怀孕的话,那几乎就和绝育了一般,但如果修士想要怀孕,那命中率绝对是高达百分之百。所以,袁清与禾儿公主成亲不到十天,禾儿公主就受孕成功,当然这只有禾儿公主自己知道。

那公子哥得意地道:“算你有点见识,我刚才用的正是我姑姑凌灵仙子赐予的仙家灵符爆裂火符。你没有直接被炸死,也值得自豪了。我姑姑说过,就算是融合期的仙长,被这爆裂火符击中后也必死无疑。”

易峰出了海面后,就悬浮在半空不动,而那些小怪物则是纷纷飞入长空,化成了一个个巨大的黑云漩涡。

本来修为就处于下风,银甲地龙王在此时,几乎难以看到魔龙的身影,只是循着魔龙的气息在追逐,被拉开的距离也越来越远。当易峰二人破坏阵基使得阵法失去威力后,连吉雄也是脸色稍变。

“越贤师弟,这二人便是我武门仇敌,曾屠杀过不少南武门弟子,愚兄感谢师弟帮忙拦下二人,剩下的就由我南武门解决吧,不劳越贤师弟了。”吉索对越贤抱拳道。

这吉雄在修为上比吉索要强太多,估计法宝也不会差了,又有如此南武门高手帮助,没有意外的话,易峰二人只有死路一条。最为关键的是,就算能够对付吉雄这帮子南武门高手,在一边可是还有三位神王后期巅峰的高手。

能被抓到这里的,多半是主神级高手,肯定没有主宰,也不会有修为太弱的修士。

今天依旧会爆发。。。二更,求收藏、推荐……

应成子为了简化局面,竟是独自去挡墨蛟,而应广子与应灵子则是开始合力攻击寒冰蟾与鸡冠蛇。本来就一身是伤垂垂将死的两只妖兽,在两位分神期高手与雷霆的攻击下,只坚持了半刻不到,便肉身崩溃,漫天的血水纷纷如雨,而后在地面汇聚成一滩汪洋。

“弟子云邪拜见师尊!”云邪深深地鞠躬行礼,低头之间,一颗热泪滴落下来。

没有思量太久,云空天尊将那镇魂神符收了起来,转而对易峰说道:“今天来,一是为了找我的两位徒儿,二则是先让你见一个人。革坦,出来吧!”

不过,心中再怎么算计,也只能等这次拼斗结束后才可以行动,魔道修士怎么也比易峰更加让他们厌恶。

倒是一路上见到不少奇怪的空间,其中也多半都有传送阵存在。这些传送阵应该是都传送向神园的某处,而且就在核心区域里。

当最靠近妖婴的鬼头将妖婴的能量完全吸收后,易峰惊讶地发现,居然有几十只鬼头的实力直接跃升到了自己根本无法分辨的地步。

那金色小剑便是混沌金剑,那紫色长剑很显然就是斩天剑。

而被这么一封印,就是许多年过去,纵然是上界妖族神君下来,也是束手无策。

神丹之类方法是不用考虑了,如果用神丹可以解决,龙皇妃估计也早就好转了,那上界神君也不会无功而返。

“怎么样?易公子可有办法?”龙皇大人在等待了近一个时辰后,对还在斟酌的易峰问道。

想要冲过去,不仅需要意识反应快,还需要有着极高的身体速度才行。

在火苗里,那鱼眼缓缓分解,丝丝缕缕的能量透溢出来,淡淡的香味也随着空间波动向四下里流散。

——————————————————————

随着蟹婴兽的一声痛呼,暗红色的鲜血,登时就将蟹婴兽驾起的云雾染成红色。

无力再次发动风灵刃,郭师兄脸上的绝望之情更加浓重,见到易峰那呆呆若思的模样,以为易峰是被吓到了,连忙大喝着提醒道:“小子,还不快带师妹离开!”

战刀与涨大后白色圆珠接触后,炸响登时传来,与强大的气势一道席卷八方。

没有给易峰片刻思量时间,银甲地龙王挡住易峰后,张开便吐出一口龙息。

至少易峰对自己没有什么坏心,还冒险相救,连那般珍贵的仙丹都能赠送,自己因为易峰叛出正道而受到的委屈就显得太渺小了。

这神君言语之间,腔调十分怪异,脸色却是一直微笑如风,感觉上真像是平常唠嗑,不像是问罪。

易峰不解地道:“将我师傅星尘子弄到华庭宗,我倒是可以理解,为何连芸霜也带走了?”

不过,易峰没有急着杀向华庭宗,而是先算计了一番。

当那中期仙帝轰破电网时,易峰却是已经将阵法基础毁掉,顿时,将整个邀霞城包裹着的防御仙阵宣告崩溃。虽然这与之前计划的不一样,但末原仙帝也知道,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中间出点意外和差错也是在所难免,便没有犹豫多少,直接带着强盗团的人杀进邀霞城中。

负极能量这种东西,无论是在修真界还是在仙界,都是极其罕见的存在,南宫老怪或许听说过,但却是从未见过。

随着血焰魔帝声音落下,他的手臂也猛然挥动,一道耀眼的光华被拉成一条直线向外扑去,直线所过之处,那些剑光纷纷湮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