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久夜予歌 第46章:蹦蹦跳跳

久夜予歌

树与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1上架
  • 71494

    连载(字)

71494位书友共同开启《久夜予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6章:蹦蹦跳跳

久夜予歌 树与鱼 71494 2019-09-01

二老爷顿时惊喜得失态,不敢置信地看着谢芳华,“当真?”

谢芳华见林七的背影进了小厨房,一边走一边揉眼睛,显然为了学做药膳被折腾得够呛。她回头往里屋瞪了秦铮一眼,这个恶人,两天打造一个厨师,也就他能做得出来。

“好!”持奉立即对天发誓,有些迫不及待。

马车一路顺畅地回了忠勇侯府。

“你也知道,这雨太大了。”崔意芝语调有些漫不经心。

谢芳华摇摇头,“他不是北齐人。”

侍画点点头,匆匆跑出了海棠苑。

“王兄坐吧!你不坐,这两个孩子也不敢坐。”皇帝笑道。

“铮儿!”英亲王失声喊了一声。

他们真的死了?

他不相信!

玉灼穿着雨披,带着斗笠,他抖了抖斗笠的水,向前看去,看了片刻,对车内说,“表嫂,好像是孙太医府邸的马车。”

谢芳华不说话,低头沉思。

听英亲王妃的话音,他应该也是有双亲的,当时他的双亲还不同意,是被硬要过来的。

&n

秦铮扫了他一眼,没说话。

秦铮对她点头,“你自己去吧”

“还不给我滚出去”英亲王妃恼恨地赶秦浩。

“华丫头,你快给她止血,开药方吧必须赶紧给她治。”谢芳华点点头,伸手入怀,拿出一个玉瓶,倒出一颗药丸,塞进卢雪莹的嘴里。

轻歌知道谢芳华另有打算,便不再多言,退了下去。

郑译看了一眼秦倾,对程铭低声道,“他刚刚看到柳妃身边的人了。你想想,柳妃什么的人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一定是等着拦截刺杀四皇子的。他是担心四皇子。所以,才烦躁。”

“大姑姑,我昨晚离开王府时,娘给我配了两百护卫,这些人,我都留给您,和您府中的护卫一起护送您回京。”谢芳华道。

侍画接收到谢芳华的眼神,立即在她身后大声道,“是我们英亲王府的小王妃,听说丽云庵山体滑坡,将整个庵都埋了,上山去看看情况!”

谢芳华点点头,恭敬地请孟棋坐下。

孟棋先是拿着岐山白玉棋摸索了半响,然后似乎才想起她不会说话,动手摆了一局棋,道,“别人都是由简入难,我们就由难入简。这一局古棋我一直没参透,我们一起参吧。”

她终于明白昨日四人为何甘愿等了她一个时辰,而且给她这个婢女教学毫无怨言。

“快点儿吧,别磨蹭了,是大事儿。”小泉子连忙催促。

英亲王妃摆摆手。

郑孝扬脚步顿住,看着李沐清,好半响,冒出一句“你大爷的”话来。

小泉子摇头,“二公子,您进了宫,见了皇上后,就知道了。”

英亲王妃对秦钰道,“不用问她了,这事儿千真万确,我已经问过她了,再问她也问不出什么来。”话落,她将从秦怜嘴里得到的消息对秦钰说了一遍。

秦钰看了谢芳华一眼,道,“你的身边有个神医,除了会医毒之术,还比仵作都会验尸,聪明果敢,心智超群。这些案子就算给别人,别人破不了,恐怕也要请你和她帮忙。请不动你,只能是停滞不前。可是这些案子容不得停滞不前,必须破了。尤其是如今还死了刑部的韩大人。若是案子破不了,这些事情发生在军营,那么三十万军心不稳,日夜恐慌,再有事情,后果不堪设想。”

谢芳华挽着谢云澜出了红林酒肆,一边走还一边回味道,“果然他这里的红烧鳜鱼做得好。云澜哥哥,我们过几天再来吃吧!”

谢云澜点点她额头,肯定地道,“没错,谢氏米粮很缺钱。”

谢芳华感觉床榻被褥十分干松,且味道好闻,像是崭新换的,她闭上了眼睛。

“这有什么委屈这是对谢氏六房的保护,我阖府上下,都该谢皇上安排御林军来相护。”明夫人道。

谢芳华看了秦钰一眼,“我说万一。”

“一件就够了,下次给我也不要了。”秦钰话落,摆摆手,“吃饭吧,吃饱了再说。”

秦钰颔首,“那时候我没回京,你以为纵火的人是我”

秦铮和谢芳华出了皇宫,上了马车,秦铮对外吩咐,“去右相府。”

右相夫人顿时大怒,“秦铮,你别欺人太甚,大晚上来右相府闹腾,是为了看车,你还是为了找茬”

谢芳华伸手拉住她,“娘,您别告诉他,他此次出京,暗中带走了关在暗牢里的郑孝扬,要铲除荥阳郑氏和北齐的暗桩,要做的事情必须隐秘保密,且必须果断快速出手,不得出丝毫差错。虽然有郑孝扬相助,但荥阳郑氏毕竟几代根基了。而且,他不懂医术,回来也只能恼怒心急。”

“总要查出来是什么人动的手。他在京中,在你身边,我心里踏实些。”英亲王妃道。

“嗯。”英亲王妃道,“你仔细想想。”

一人又回话,“即便再高的武功高手,青天白日之下,要杀人,总能有动静有痕迹有风声,属下等人没听到。这样的白日,想要做到来去无踪地在王妃的院子杀人,并不容易。若真是高手杀人的话,那此人的武功应该比小王爷还要厉害。”

英亲王话音一顿,看向英亲王妃,“皇上来了”

下了早朝后,京中大肆地彻查起来。

老一辈的诸如永康侯等人,都忽然觉得,属于他们的时代是真正的过去了,属于他们儿子这一辈的一代真正的来临了。

秦钰轻哼一声,“今日的药按时喝了吗身体可有不适”

秦钰批阅完一日的奏折从御书房回来用晚膳时,便见谢芳华立在窗前,夜幕的暗影将她笼罩,她周身的气息如雾霭,沉如天昏。

“为什么?难道你今日有别的事情不成?”秦铮看着她,佯装不解。

秦铮见她笑了,放下了一半提着的心。

金燕本来以为无论她怎么说,秦铮也会不为所动,更甚至嗤之以鼻的,没想到竟然这么简单就同意了,她讶异之下,觉得秦铮真是对谢芳华上心,见谢芳华不语,她笑着邀请,“没几步路了,既然铮表哥都同意了,芳华妹妹,你还犹豫什么?一起去吧!你眼光好,也可以帮我参谋参谋,我今日可是打算多选些样子呢。”

掌柜的连忙笑道,“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第一次来,小店的荣幸,哪怕不赚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的银两,也想图个高兴乐呵。”

玉宝楼的首饰的确是没得挑,哪怕谢芳华出身忠勇侯府,有着几百上千年的世家底蕴,虽然这一辈子无心女儿家的事物打扮,但是上一辈可是日日跟着这些东西打交道,记忆深得抹也抹不去,哪怕忠勇侯府收藏了不少好首饰珠宝,但如今看着玉宝楼,还是令人眼前一亮。

聪,没错,还有一支,在后面的匣子里。”掌柜的立即道。

    赵柯从后面抬起头来,看了谢芳华一眼,见那女子纤细虚弱地站在面前,盈盈不堪风吹。眼圈发红,眸光似乎是畏惧害怕至极,但偏偏还咬着牙站在那里没被吓得跑开。他收回视线,低声对谢云澜道,“公子,你体内恶气乱窜,我就算施以金针,怕是也压制不住了。再这样下去,您一身功力可就废了。”

    谢云澜眸光一暗,没言声。

    谢芳华闻言抿唇,“

    赵柯感激地看了谢芳华一眼,连忙对风梨道,“快去拿一只碗来。”

    “公子,您快喝!还剩些!”赵柯催促谢云澜。

    谢云澜闭上眼睛,默不作声,周身上下有一种自我厌弃的情绪。

她不能说话,听言像是早就憋不住了,打开了话匣子与她说了起来。

秦铮措手不及,抖掉的梅花瓣散落到了地上。他眼睛瞬间眯了眯,偏头向她看去。

谢芳华站在冷风中,梅花落在她头上身上,她轻轻打了寒颤,驱散了几分莫有的情绪。

谢芳华和英亲王妃坐在一辆车上,英亲王妃低声说,“华丫头,你觉不觉得此事太巧了今日天气好,外面阳光明媚,街上人来人往,定然是车水马龙,荥阳郑氏的二公子为何偏偏只冲撞了右相府的马车”

屋中,李如碧坐在床上,神色默然,半边脸血肉模糊一片。

谢芳华点头,“不太容易。”

右相夫人不想走,右相凌厉地瞪着她,她跟着走了出去。

来到屋外,秦钰对谢芳华温声询问,“如何”

金燕又道,“只是我没有想到荥阳郑氏不但不能用,反而还有问题。”

她似乎感觉到了忠勇侯府门前的牌匾有堪堪倾落之势。

忠勇侯见谢芳华走了,对谢墨含、谢云澜、谢林溪等人摆摆手,“你们也都去帮她收拾收拾。太子好不容易来一趟,陪我下一局棋。”

他们都知道,今日进宫,无论结果如何,在大婚那日之前,都不会再有机会碰面了。而过了那日之后,无论是身份,或者是有些东西,可能都会变了。

“娘您想想,我大哥已经十九了,过了年就二十了。媒婆几乎踏平了咱们府邸的门槛,为何他一直还没定下来?”秦铮反问。

...秦铮的最后这一句话如一记重锤,敲在了谢芳华的心坎上。:3w.し直到二人回到谢云继的山林别院,那话依然在她耳边嗡嗡地响着,荡着回音。

直到回到别院,打开门扉之前,秦铮再没说话。

秦铮瞪了林七一眼。

秦铮翻了翻,从箱子里翻出一件素净的烟罗锦递给谢芳华,说道,“去换了!”

谢芳华没睡着,听到声音,自然是坐起来了,见秦铮还睡着,且睡得熟,她撤出手,他却紧紧地抓住她的手不让她动弹,她见他依然睡着,没有要醒来的迹象,抓着她的手也是本能。她揉揉额头,无奈地出手点了他的睡穴,才算是让他松开了手。

------题外话------

谢芳华感觉他蠢蠢欲动的情潮,实在是觉得男人和女人不能比,床笫之事,天差地别,他怎么能这么有精神?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细若蚊蝇地摇头,“睡。”

“小王爷,您醒啦?”春兰的声音立即在外面响起。

从内室到屏风后,短短一段路,谢芳华身上已经染了一层粉红色。

谢芳华咳了好一会儿,才止住,抓住他的手,嗔恼,“你是故意的?”

谢芳华瞅着他,以前看他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少年,可是经过昨夜,再看来,到底是不一样了。不着寸缕的他看着清瘦,却不是真正的瘦。他的身上除了或轻或重的伤痕外,还有她昨天承受不住他的冲力抓出的痕迹,看他进了水里,她红着脸收回了视线。

秦铮又呆了一下。

谢芳华抬起手,鞠了一捧水,对着他撩了一下,“我说的难道不对吗?”

过了半响,秦铮对她说,“坐过去,我给你绾发。”

谢芳华透过镜子看着他,很少有男子会梳女子的头发,可是秦铮却会,且做得自然纯熟。她很难想象,当初德慈太后和英亲王妃是怎样教导的秦铮,除了任由着他宠着他外,又是怎样从不限制他在一旁学着看着竟然会了女子的生活琐事儿。

秦铮低头看着她,只见她脸庞微扬,娇颜明艳,抬眼看着她,坚持中有隐约娇俏丽色,高高云鬓绾起,露出雪白的脖颈,隐隐有淡淡的红痕,他撇开眼睛,点点头。

“觉得在这里坐着更能感觉到你对我的爱重,坐一刻,便感觉爱又重一点儿。”谢芳华道。

谢芳华不满地嗔了他一眼,“我本来近日来脑子就不太灵光,再被你弹下去,更笨了。”

随着他进屋,房门关上,来到床前,将谢芳华放倒,他的身子压了上去,吻着她暗哑地说,“本来舍不得累你,你却不听话非要胡思乱想,我看还是要你人累一些好了,人累的时候,心便累不起来了……”

谢芳华点点头,“又是为了那些案子的事儿?”

谢芳华揉揉眉心,颔首。

侍画点点头,“初迟是一直跟着侯爷的。”

“嗯?”谢芳华执着地想要他回答。

秦铮抬眼看她。

谢芳华看着秦铮,她能体会他此时这种看起来凝定不动,却心中掀起滚滚涛海的感觉。他们夫妻一体,夫妻一心,她刚在把脉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按着流动的喜脉,即便她自诩医术高绝,但也觉得不真实,怕自己诊错了,一直地摸着,才渐渐地感觉真实。

他看着她,看着,看着,忽然低下头,将脸埋在了她的红盖头上。

“小王爷,怎么不走了?”喜顺等人追上来,见秦铮低着头埋在谢芳华的盖头上,一动不动,不由纳闷。

其余皇室里的皇子公主们,还有宗室里的亲眷们,分别围着四周,或坐或站。

一时间,满堂宾客,分外寂静,几乎落针可闻。

秦铮看着谢芳华,忽然上前一步,一把扯掉了她的红盖头。

紧接着,满堂宾客陆续地被几人的赞扬声感染,纷纷应景地赞扬道贺。

艳冠群芳,华贵天下。真是当得她的名字

谢芳华心咚咚跳个不停,被他抱在怀里,头埋在他胸前,忽然感觉到了他深似海的爱重。

又在门口站了片刻,谢芳华抬步离开。

药圃是实打实的药圃,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异常,谢芳华转了一圈之后,便来到屋门口。

秦铮又道,“你重生后,眼里、心里,都是忠勇侯府,就连片点关于我的记忆都没有。我于是只能先困着你,绑着你,亲近你,让你重新爱上我,不是想你变回前世的样子,而是想你找回对我的心,我没有把握,才一贯强势,怕你拒绝,便不给你拒绝的余地……”

秦铮慢慢地放开她,看着她的眼睛道,“这一世,我要抓住的,就是你。南秦江山帝业,我能守住就守住,守不住就随它去,让它有应该有的命运,哪怕是大厦倾塌,山河破碎。但是唯独你,我不能放手,你的轨迹,必须有我。生有我,死亦有我。上穷碧落下黄泉,都要有我。别的任何轨迹变化,我都能允许,唯独你,不能,你只能是我的。”

这一年来,燕亭为了想要娶她,与家里一直抗争婚事儿,闹得不可开交。如今更是因为她和秦铮被赐婚,他承受不住,弃家出走。永康侯府只有燕亭这一个嫡子,更是永康侯府唯一的继承人。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竟然背弃永康侯府,大年夜连年也不过了,只身离开。

谢芳华面色平静地看着他,见他虽然气怒,但到底是忍着没再发作,继续道,“既然燕亭是你的儿子,他的性情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他这些年被永康侯府内宅的老夫人和永康侯夫人以及永康侯爷您禁锢性情干涉自由行事的事情你更是该比谁都亲眼目睹过。就算不因为昨日在宫里皇上下旨给我和英亲王府的铮二公子圣旨赐婚让他伤心的话,他早晚有一日也会成为那挣脱笼子的鸟飞出去。”

半个时辰后,侍书从外面匆匆走进来,到了门口,透过帘幕,往里面看了一眼,没看到谢墨含,只看到了谢芳华,便猜到世子是去休息了,刻意放低声音道,“小姐,得到消息,英亲王、王妃、铮二公子从宫里出来了,正往咱们府赶呢!”

谢芳华这才想起英亲王还没下车,也看向马车。

王财摇摇头,“小人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再没什么了……”

秦铮挥手制止那两名侍卫,竖起眉头对皇帝道,“皇叔你这样可不够意思。这个人在我手里,你怎么能说抢人就抢人?”

皇帝顿时沉下脸,“朕的手里若是连一个人都看不住,朕这皇帝不用做了!”

皇帝额头的青筋跳了跳。

皇帝对忠勇侯府忌惮,对谢氏忌惮,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了,想要除去忠勇侯府的心,这京中多少人都心里明镜一般。秦铮身为英亲王府嫡子,且脑子好使得狠,怎么能不知?

“是!”吴权立即点头,看了一眼地上那死士,对皇上道,“老奴得请旨将这个死士带到一旁去扒了衣服仔细地检查。免得出了疏漏!毕竟这里有太妃、王妃等女眷,以免污了眼睛。”

秦铮见他这回不再检查要人,痛快地点头,对外面喊了一声。

15889322002,lv2,解元:阿情,今天查定单都没到,v群的人都哭倒一地了,那眼泪的水加起来估计西湖都能填满了。

言宸叹了口气,“我会倾天机阁所有势力,尽力拦截。”

谢芳华蹙眉,“什么人下的手?”

“不是本意?”秦钰怒道,“朕也想不是他们本意,便命永康侯留在皇陵彻查处置此事。可是你们如今当街拦截朕的玉辇质问,意欲何为?难道是逼朕对此事不予追究?那么朕对得起先皇厚爱?对得起列祖列宗吗?”

二人的哭声极大,极其悲惨,正拦截在玉辇正前方。

言宸话落,已经来到了近前,从后方伸手托住了玉兆天倒下的身子。

“言宸……”谢云澜品味这个名字,半响问,“他和言轻是什么关系?”

月落不说话。

“那从今往后,我试着爱你,我不会的,不懂的,你可以教我,哪怕我做错了事情,你对我失望透顶,也一定不要放手,不要放弃,任何时候。”谢芳华轻声道。

秦铮“嗯”了一声,“对于我,喜欢是不够。”

谢芳华依旧不说话。

“回王妃,是的。”钱班主立即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