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久夜予歌 第53章:茁壮成长

久夜予歌

树与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1上架
  • 71494

    连载(字)

71494位书友共同开启《久夜予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3章:茁壮成长

久夜予歌 树与鱼 71494 2019-09-01

“什么驸马府,什么长公主呀?宝儿失踪跟长公主有什么关系呀?”孟冰听到他们的对话,却是一脸的不解,不由的急急地问道。

“不用了,不用了,孩子没事就好了。”刚刚那惊喊的那婆婆,微挪着身子,急声的喊道,她岂敢让大将军府中的人道歉呀。

不过,孟千寻却并没有说什么,说真的,她也很想听听夜无绝会给宝儿讲什么故事。

所以,便忍不住的催促着他。

他连声说了几个好字,不过,没有人明白,他此刻的好是什么意思。

她本来就是故意的,自然不可能会真正的道歉。

孟冰突然觉的,这种感觉还真的不错,特别是在看到那一对男女一脸的阴沉的样子时,孟冰突然觉的一下子心情变的好多了。

洞房过后,那意思就再明显不过了,洞房之夜会发生什么事情,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明白。

“蓝宁辰,事情的**,你应该最清楚,你说出这话,就不怕闪了舌头?”孟冰的身子微僵,心中的怒火也微微的升腾,不过,对蓝宁辰却更多了几分鄙视,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蓝宁辰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而且,更把蓝宁辰骂了个彻底。

“好,孟冰,你有种,我早就应该知道,你跟那个男人一直就有一腿。”蓝宁辰此刻简直是口不择言了。

而且,李逸风还是借用蓝宁辰自己的话来讽刺蓝宁辰的。

等待永远是最漫长的,新房中,她坐在床前,静静的等着。

“你小子还在这儿做什么,你媳妇正在房间里等着你的,你还不快点回去?”李老爷子看到仍就坐在房间里,明显的有些魂不守舍的李逸风时,眉头微蹙,略略提高声音喊道。

这好不容易让这小子成了亲,这新婚之夜的,自然不能让他在这儿。、

“恩,既然这样,那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想办法,把他送回新房,那怕是他醉的不省人事,也要让他回新房。”李老爷子听到李老夫人的话,微微的思索了一下,便也答应了,只是,仍就不放心的嘱咐着李赢。

“好了,你就别再折腾了,赢儿做事,向来都是最有分寸,他竟然那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这件事情,你就让他来处理吧,你现在跑去,能起什么作用?”李老夫人微微的摇头,这老头子的脾气就是急。

“那现在怎么办?难道就什么都不管了吗?”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还是要想办法解决呀,毕竟,今天可是他们成亲的日子呀。

“你说,这是多好的一个机会呀,而他心中刚好又那么深爱着她,这样的机会,他都放弃了,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傻呀,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呀、。”秦敏儿越想越着急,此刻真狠不得把李逸风给打醒了,让他去参加报名去。

而且,他爱的越深,那么他就痛的越深。

李老爷子闻到李赢嘴中那浓烈的酒气,知道李赢也是喝了不少的,而且,李赢长这么大,也从来没有骗过他,所以,脸上的怀疑才微微的隐去了些许,不过,眸子中,却仍就带着几分怒意。

只怕会有危险,此刻所有的人都为那个风情万种的男人暗暗的捏了一把汗。

什么样的男人,可以将女人的风情表现的这般的淋漓尽致,这样的功夫,只怕不是一下子就能够演出来的吧,毕竟,他可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她记的很清楚,当时,她一直都在拿着奏折看,他能看到的,也仅仅是她的手背,不可能看到她的手掌心的。

所以,北尊大帝曾经下令,严禁此事外传,既然大家都不知道,那为何花断尘会知道。

而当时梦家的人,死的死,走的走,而老夫人也决定守在佛祖面前,宣誓不会再理世事了。

“皇上、、、”先前进来的侍卫,也急急的向前,查看皇上的情形,不过,他毕竟不是太医,帮不上什么忙。

但是,此刻,她真的有了一种生不如死的绝望天凤霸业。

此刻,他离花断尘之前有着几米的距离,若是他一动,花断尘定然会发现。

必须要跟夜无绝配合好。

李逸风的唇角狠狠的抽了一下,有种无语的感觉,什么叫做已经给了他近三十年的时间了,难不成,他从一出生,就要开始找女人不成?

既会让她很快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又能够让她很轻松的接受。

她知道,将来,不管是谁嫁给了逸风,肯定也会跟她一样的幸福的。

她突然觉的,她刚刚的问题有点多余,当然,若不是他的动作太过突然,或者,她早就已经猜出是他了。

他,夜无绝,向来做事,都不会受任何人左右的,但是此刻,就因为她的一句话,便一下子让他完全的改变了立场了。

夜无绝可能也意识到了她的情绪间的细微的变化,定然也想到了,昨天,她知道了他在皇宫,肯定会出来找他的。

“宝儿很乖。”夜无绝直接的插开了那个话题,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宝儿的身上,提到宝儿时,那神情间也不由的多了几分兴奋,宝儿的确是一个好孩子,一个值的他骄傲的女儿。

那一次,他跟她的确很成功,成功的杀死了那里所有的人,其实若是他最后不是犹豫,不是不忍的话,她跟他早就把孟千寻直接的杀了。

根本就不可能会给她反击的话,也根本就不会给她与他们同归于尽的机会。

既然事情已经说的差不多了,也该离开了。

不,现在,所有的男人看到她这个样子都嫌弃她。

花断尘听到她的话,身体猛然的僵滞,一双眸子也猛然的圆睁,难过置信的望着她。

他貌似没有说错什么话呀。

“父亲,能再说明白吗?儿子我是真的不明白。”李逸风的双眸微闪,再次忍不住的问道,因为,他隐隐的感觉到,这件事情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是问题似乎十分的严重。

说真的,李老爷子还真的没有想到李逸风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原本以为,这小子这般的极为的掩饰,而且这小子向来可是狡猾的很。

看他这反应,足以说明,这件事情是真的,而且,也足以证明,这小子对公主的感情应该是很深的。

要不然,以他的狡猾,以他反应的速度,断然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的。

而且,北尊大帝既然发了昭书,为她招选驸马,又怎么可能答应父亲。

李逸风身子微僵,脸上隐过几分错愕,但是却又突然的想起了今天遇在孟冰的事情。

房门外,他的身子微僵,站在花海中的他,微微摇动,身子碰到了一边的花束,那花束便倒了一边,这一次,他没有再去注意,甚至没有去做什么,而是任由着那花倒了下去。

那么,他所说的爱,又是什么,一边跟其它的女人鬼混着,一边还理真气壮的说爱的人只有她。

花断尘听到那些宫女的议论声,双眸微微的闪,双腿一弯,突然的跪在了地上,然后,手中竟然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匕首。

难道她说真的那么的狠心,真的不肯原谅他吗?

而他的一双眸子从一出现后,便一直都直直地望着花断尘,一脸的柔情,一脸的欣喜,一脸的依依不舍。

怎么突然的跑出了一个男人,然后这般深情款款的走向花公子呢?

不过,众人惊愕过后,却又不得不默认,正如北尊大帝所言,孟千寻的确有着那样的能力。

她知道,父亲生病,娘亲肯定比父亲更担心,更伤心。

而她这句话,分量有多重,大家心中也都是明白的。

此刻,那些跟着大将军附和的大臣们,一个个都暗暗担心,紧紧的闭住嘴,不再出声了,他们可不想第一个被治了罪。

“项大人带着粮食达到明城后,便按上报的人数发放粮食,本公主特意准备了一个小册子,凡是领取了粮食的百姓,都在这小册子上签上名字,按上手印,注明领取的粮食数目。”孟千寻自然看到的出那些大臣们的疑惑,慢慢的拿出一个小册子,递给了一边的刘公公。

这字体她认的,而且很熟悉,不过,不是夜无绝的,而是那个男人的。

“是吗?”不跳字。夜无绝听到她的话,微愣了一下,脸上的阴沉似乎微微的缓和了些许,只不过,一双眸子中,却仍就是明显的怒火。

“当然是真的?难道我的话,你都不相信?”孟千寻的眉角微挑,直直地望着他,故意说道,声音中带着几分刻意的懊恼。

“可能,或者,应该是吧、”孟千寻暗暗呼了一口气,轻声的说道,其实,他的字体,她很清楚,那的确是他写的,但是,她还真的没有想到,向来冷情的他,竟然会写出这样的话来。

“写的倒是不错,恩?”夜无绝再看了一下其它的字条,唇角更多了几分冷意,一字一字冷冷的说道,“真够深情的。”

而很显然,夜无绝是早就知道了她跟那个男人之间的事情,所以,此刻,她也不想再隐瞒了,全部说清楚了,或者更好,因为,她真的不想让那个男人再影响到她以后的生活。

夜无绝的眸子微闪,神情间隐过几分异样,对于她这般的信任,心中自然是万心的欣喜,而且,他也的确很想知道她跟那个男人的事情,因为,他一定觉的那件事情有些无法理解。

他跟她之间的一切都结束了,所以,他此刻表现出来的那份惊喜实在是太过可笑,而且也太过讽刺。

听到她的称呼,他的身子微僵,双眸再次的一闪,似乎有着那么一刻的错愕,不过,却随即再次说道,“好,公主。”

孟千寻微愣,这件事情,太过复杂,现在除了她跟父皇几个人外,没有人知道,她也绝对不可能会告诉任何人,包括他,毕竟,这件事情若是弄不好极有可能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你说谎的时候,总会恍惚不定。”他的话语微顿,望向他的眸子中也多了几分笑意,然后再次一脸自信地说道。

所以,孟千寻决定了,不再理他,既然跟他讲不通,那么就干脆的视为不见。

孟千寻突然感觉到自己不自觉的吞了一口口水,她此刻真有一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她真的是不敢相信,这个男人何时竟然就变成这样了?

孟千寻向来冷静,但是此刻却觉的真的受不了他了,她真的担心接下来,他会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把她给直接的雷死了。

她们刚刚只是看到公主的样子,便不由的脱口说出了那样的话,可能也是因为如今是公主,少了平时皇上的那种冷冽,两个人便随意了些。

“今天本公主便发出公告,明天上午,所有来参加招亲大选的,都聚集到城外,第一论的比试是速度的比较,在城外画出一万米的距离,每一个选手,都从同一起点开始起跑,最先到达终占的胜出,最先到达的前三分之一的人选留下,其它的全部淘汰,不管是谁,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人人平等,平大人明天就亲自去监察。”

“周大人说的对,那些皇子个个身份最贵,又岂能跟赶羊一样赶到城外去比赛,到时候,他们肯定会有意见,不如公主另外下一道旨意,那些身份特殊的,以及各国的皇子们可以不必参加这一论的比较,直接的进入第二论比赛。”另一个大臣也跟着附和道。

丞相大人可是处处维护着孟千寻的,所以,他此刻突然开口,自然是有原因的,也说明了,这件事十分的棘手。

“丞相大人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这就不是朝中的事情吗?既然皇上将朝中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公主,那么自然也包括这件事情,所以,这件事情,公主自然也应该要管,更何况现在事情紧急,若是再不管,他还不知道要做出什么事情?本将军难不成,就这么任由着他来危害本将军的军队。”大将军那阴冷的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怒火,是对丞相的,显然更多的却是对花公子的。

他知道,今天丞相是摆明的要跟他硬碰硬了,而那些跟丞相站在一起的大臣,若是一个个都附和丞相的意思,那么他的情况就会十分的被动。

“怎么?本将军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协助大臣就这么着急?难道本将军的话,就这么一文不值,可以直接的被忽略吗?”不跳字。大将军此刻的脸色阴沉的可以滴下雨来,一双眸子更是猛然的眯起,带着太多的危险的气息。

这一刻,大将军显然有些豁出去了。

“你就是北尊大帝的女儿,是北尊王朝的公主?”不过,他的错愕也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他是聪明人,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虽然李逸风说的十分的简单,但是大体的意思,倒也是跟雪太医刚刚说的差不多,同样也不是不能太过着急,太能操老。

怎么会这样的?

只是,话一说完,再次的咳了起来,仍就是那让人惊心的止不住的咳声。

但是,刚刚太医说过他的病不能着急,不能生气,或太医说的都是真的,那她万一激怒了他,让他病发,她可就成了一个不孝的女儿了。

“是呀,望公主能够为皇上着想,为北尊王朝着想。”其它的大臣也都纷纷的转身,面向孟千寻跪着。

这就是他爱的方式。

孟冰看到他们父女亲密的样子,脸上也微微的绽开轻笑,带着几分欣慰,也带着几分羡慕。

孟冰怔了怔,听到他这样的回答,她一定都不意外,毕竟她对夜无绝还是有些了解的,这的确是夜无绝的性格。

至少,要给那些人一个交待吧。

孟千寻望向北尊大帝,看到他此刻似乎咳的上气不接下气,还真不知道,他此刻是装的,还是真的生病了。

孟千寻的心中也更多几分紧张,难道说,他真的生病了,不是装出来骗她的?

那些大朝们一个个的神情也都跟着变的凝重起来。孟千寻仍就站在大殿中间,但是神民情也没有刚刚的那种冷静,刚刚脸上的怒火也慢慢的隐去。

这意思,连起来,她也看懂了,但是,她却觉的,自己应该没有看懂,肯定是看错了,理解错了都市堕天使。

那她自己的爹爹怎么办呢?

答应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夜无绝肯定只怕正赶去北尊王朝。

几天后,马不停蹄的夜无绝终于赶到了北尊王朝,才得知,北尊王朝跟她都还没有回朝,没有办法,他只能先在这儿等他们回来,毕竟若是这个时候去找她,只怕会走岔了路,反而更麻烦。

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队侍卫已经快速的闪到了她们的面前,恭敬地说道,“皇上吩咐我们在这儿恭迎公主,皇上说如今北尊王朝有些乱,让我们护送公主进宫。”

那么,这个孩子会是谁?

“你放心好了,我爹爹不会生气了。”小宝儿笑的格外的灿烂,笑意中,还带着些许的得意,他就是她爹爹,带他去见娘亲,难道他还生自己的气不成。

她也知道,她看起来,要比实际的年龄大了一些,要不然爹爹肯定早就认出她了。

若是被选中了当了驸马,以后这整个北尊王朝就有可能是驸马的了,这等好事,谁不羡慕呀。

每个国家,每个城镇,包括江湖上的很多人,都得知了那样的昭书,所以,年轻的男人,只要没有成亲的,有胆量,对自己有信心的,自然就都急急的向着北尊王朝赶去。

“具体原因不知道,不过,王妃好像不知道这件事情,而且属下还查出,王妃的身边还带着一个女孩子,长的跟王妃很像。”初也将他查到的事情,一一的禀报给主子,他搜查事情的能力向来是极强的,只要是他想查的,就没有查不到的。

跟在一边的侍卫,唇角狠狠的抽了几下,对于自己主子这样的命令,真的不知道做何反应,主子向来冷静,处事谨慎,此刻竟然发出了这样的命令。

这消息应该是前天公布的,初也说,这件事情,千寻也不知道,所以,他一定要尽快的找到千寻,然后才能够阻止这件事情。

“千寻,是不是你太多心了,可能皇兄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呢,皇兄可是你的父皇,有事不可能会瞒你的。”一边的孟冰听到宝儿的话,忍不住说道。

她自己配制的沾了毒的银针,刚刚在那些死士围攻时,都已经差不多用完了,那些死士武功个个都很高强,而且此刻黑暗中,她根本就看不清楚。

所以,冷霜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快速的带着梦千寻向外冲去。

他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身子不由的僵了一下,再也待不住了。

惠妃惊滞,脑中飞速的转动,晕倒前的事情,也快速的浮现了出来,突然明白了,她这是上了梦千寻那个死丫头的当了。

惠妃记的,当她刚打开机关后,便被人打晕了,若是她没有猜错的话,肯定是梦千寻那个死丫头。

惠妃虽然哭的泪人似的,但是一双眸子却一直在注意着皇上的神情,看到皇上眸子闪过的怀疑,心中明白,皇上是有几分相信她的话。

但是,现在却已经晚了,她已经成了夜无绝的王妃,而且,此刻夜无绝竟然带着她来见皇上。

夜无绝的眉头紧蹙,却并没有去理会皇浦拓的怒火,而是望向孟千寻,那神情间竟然带着几分无辜,甚至似乎还带着几分刻意的委屈。

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祝福了。

惠妃却是冷冷的望了他一眼,“她就算不说,只要皇上一见到她,当年所有的事情就都包不住了。”

“什么,那个死丫头找到她的亲生父亲了?那个男人是谁?是什么身份?”惠妃再次的一惊,她倒是没有想到这种可能,若是那个男人的身份不简单的话,这件事可就真的更麻烦了。

孟千寻的眸子微微的眯起,这个女人这是在做什么,按理说,她应该是最怕她见到皇上的,如今竟然似乎正盼着她快点去见皇上似的。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男人的脸上带着几分淡淡的轻笑,轻淡却是极为的温和,让人感觉特别的舒服。

他那声音也是极为的好听,如春风吹过,同样的给人一种极舒服的感觉。

当然,他也知道,主子未必是对北尊王朝的公主感兴趣,毕竟主子还没有娶妻的打算,主子应该就是对这昭书感兴趣,或者是对北尊大帝这突然的决定感兴趣。

“二皇兄,你真的不去呀?”四皇子望向坐在椅子时,慵懒而随意的二皇子,眉角微挑,略带试探的问道。

“呵呵、、、”二皇子却只是淡淡的一笑,并没有说去,也没有说不去,只是那双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深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