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久夜予歌 第72章:锦绣河山

久夜予歌

树与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1上架
  • 71494

    连载(字)

71494位书友共同开启《久夜予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2章:锦绣河山

久夜予歌 树与鱼 71494 2019-09-01

“等等!”

每一种真挚的感情都是会得到共鸣的,佟槿此刻虽然还有些迷茫,因为实在没有他特别喜欢的女孩子出现,所以他其实无法体会到尤歌那种揪心的感觉,可他能感受到尤歌对容析元的深情。

尤歌悄悄留意着,发现他每天饭后出门一小时的习惯也改了,变成在书房里看件处理公事。几次经过书房,她偷偷观察了一下,他确实是聚精会神地在工作。

“别说你不知道展销会的第一天晚上出的那档子事,你聪明一世,难道想不明白原因?再说了,你安插的眼线不少,不会真的不知道你儿子做了什么吧?呵呵……”容析元嗤笑的声音饱含讽刺,他可不会那么傻乎乎地以为老爷子真不知道容炳雄干了什么。

尤歌这颗明珠,许炎当然很清楚她蕴含了多少光彩,即使是一份导购的工作,她都不会看轻,她的努力,人人都看得见,相信她会做得更好,在宝瑞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最好能将郑皓月那个无耻的女人赶走,那就太解恨了。

这姑娘是隔壁店铺里的,那间店铺没洗手间,所以她有时瞅着这边宝瑞专柜的店长不在,进来借用一下,尤歌认识。

容析元忍不住轻笑,好像这粥越发的甜了。

翎姐略显激动,她是被容析元描述的这种前景所触动了,眼中浮现出渴望与期许,重重地点头:“好,我会保重自己的,我要活得好好的,我等着能实现梦想的一天,到时候我就能帮助更多的孩子了……”

...容析元不见了,这可不是他自己醒了走掉,他根本没醒,而是被人“劫”走。

...许炎没走多远就看见老爸了。老爸那笑得特灿烂的表情,不用开口,许炎都能预感到老爸要说什么。

苏慕冉还不肯死心,咬咬牙,蹭地一下站起来,靠近了许炎,仰头望着这个冷漠但又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她的男人,这颗心砰砰跳得厉害。

容析元只有再忍耐一下,等两个孩子睡得很沉了,他才和尤歌一人抱一个,将孩子安置在旁小chuang。

容析元的办公室门开着,他走到门口就听见里边传来女人的温柔软语,竟然是郑皓月?

尤歌忍着痛,硬是不吭一声,只用愤怒的眼神谴责容析元,心底透着凉意……他真狠,是不是真的那么想捏断她的手腕。

“新郎,我现在就将我干女儿尤歌交给你,希望你能一生呵护她,善待她。”霍律师轻颤的声音,语重心长。

许炎为尤歌盛了一碗汤,在将碗送到她面前时,这货装作漫不经心半开玩笑地说:“我还是喜欢吃你做的饭菜,不如你就经常来我家一起吃饭,反正最近你失业,一时还没找到工作,就当便宜便宜我这个可怜的医生吧,哎,昨天做了三台手术,结果回家来我只吃了个泡面。”

“这个……如果裙子胸前改一下就完美了,别这么暴露,改得保守一点。”

龙晓晓不够圆滑,做不出拍马屁的事,而尤歌更不会做了。郑皓月,这个女人,虽然是尤歌的血亲,但她对尤歌的伤害却是永久的,尤歌不会傻到以为事情过去了就低估郑皓月的狠毒。

店长见尤歌这态度,立刻沉下脸来严肃地说:“你有没有点眼色?问你话怎么不开腔?这是总裁!”

刚上班的第一天,很不愉快,龙晓晓的信心被打击了,不过在尤歌的鼓励下,她也没灰心,还是坚持做下去。

“当奶爸怎么会这么……落魄?”容析元半信半疑地问。

许爸爸开始听着还很高兴,可一听最后一句,这人就板着脸:“怎么说话呢,儿子是我生的,他越优秀,证明我越厉害。”

袭击容析元的凶手,是容炳雄的儿子,容桓,他自知会是被枪毙或无期徒刑,在看守所里,他便自杀了。

“好了好了,没事,晓晓,不要紧,我也有时会看错,可能是因为太希望他醒,所以才会……”尤歌说着,抱起孩子,去旁边检查一下璇宝贝的纸尿裤。

可是尤歌舍不得离开香香一家子,这就是她的亲人,她发誓不会再离开香香,这只忠心的狗狗曾为了她差点死掉,她不可以没有香香……

雪白的颈脖上戴着一条闪闪发亮的珍珠钻石项链,这是尤歌送给晓晓的,很适合她的皮肤。

一个两岁的小男孩儿正笑呵呵地望着尤歌,奶声奶气地喊:“阿姨……阿姨……”

老奶奶哈哈大笑,以为尤歌是害羞呢,她也是过来人,自然知道女人的心思。

“好啦,我们只是去一趟就回来,不会耽搁很久的,走吧。”

这男人,非要揭穿她才罢休!

“你休想……我不懂取悦。”尤歌忍着没有叫出声,内心在抵抗他的诱惑

“怎么会是她?这……这太意外了……”尤歌感到头疼,潜意识里也觉察出当中的恩怨纠葛远比想象中复杂得多。

...夏晴雪和乔馨正悠闲地喝着咖啡聊天,先是闲扯些八卦绯闻,看上去喜笑颜开的,然后不知怎的话题就转移到了尤歌身上,两人的表情便露出不屑和嘲弄之色。

“苏慕冉,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居然会用一叠钞票打发我把我当什么了”许炎脸上在笑,可语气是带着愠怒的。

“嗯嗯是啊,我喜欢吃冰激凌,还有巧克力,蛋糕,奶酪……我喜欢吃的太多了。”

许炎一惊,容析元太精明了,连这也能猜到。

但唐虞梅却用审视的目光盯着容析元,仿佛是想要洞穿他的内心世界。

“太太……太太……外边有个女人想见您。”佣人急急忙忙跑来汇报。

孤儿院是容析元很重视的一个地方,这几年他都有捐款,现在有了何家出面参与,容析元也很欣慰,因为会有更多的无家可归的孩子受益。

当怀疑变成种子落在心田,它就会一天一天发芽成长,除非是你能一口气将它拔掉,否则,它会长成蔓藤缠绕着你,让你也跟着变得不是自己。

总之,这一锅粥挺奢侈的,可是那味道闻着都能让人食欲大增,太诱人了。平时虽然家里吃得都挺好,但像这样炖个大补汤的时候,还是第一次,就连翎姐以前在这里养伤也没一下子在一锅汤里加这么多名贵的食材。

“这次就原谅你,但是,下不为例!你如果再气我,我就离开这里!”

佟槿听翎姐这口气有点惆怅,他眼珠子一转,适时岔开话题:“翎姐,我好像记得以前你在孤儿院的时候最爱唱歌了,有时候我睡不着,你还会唱摇篮曲给我听,直到现在我都还很怀念……翎姐,现在能不能唱首歌来听啊?嘿嘿,我期待已久啦。”

尤歌放在桌子底下的手慢慢攥紧收拢,娇俏的脸蛋上笑意不减:“好啊,这才是我们应该有的专业的态度。”

“咳咳……容总,尤小姐……”黄总经理开腔了,一本正经很严肃:“在这之前,两家公司都跟我们泰华有过不止一次的接触,大方向都已经谈过,互相协商之后才有了今天的会晤,对于两家公司的诚意,泰华跟同身受,因此也觉得,同样表达诚意的方式就是尽量节省你们的时间,对于收购一事,尽快有个结果。经过前段时间的磋商,今天会有新的企划案提交,我们泰华将即时做出结论。”

尤歌当然不会知道容析元为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了解她所遭遇的事情,说穿了其实也很简单……自从上次在香港出事之后,容析元就派了两个保镖保护尤歌,只不过是暗中保护,所以尤歌并不知情。

“行……”霍骏琰心想,是该去医院看看了,还有事要跟龙晓晓说。

容析元的破坏力实在太强,这家里,谁见了他都要头疼。唐虞梅好几次都差点受不了,但咬咬牙又熬下来。自己抢回来的儿子,说什么也要忍。

容析元闻言,放下了筷子,擦擦嘴,俊脸浮现出几分怪异的神色:“你以为我说的什么技术?你思想太不单纯了,我指的是你煮面有点硬,下次稍微煮软一点就更好了,可你怎么想到那种事去了?哎……”

老人家年事已高,可依旧在为慈善事业劳心劳力,时常需要坐飞机,因此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他身边就有了一个女看护。

呃……尤歌瞬间感到喉咙给堵住了,只得心虚地低头继续喝咖啡,讪讪地瞄着卢老先生的脸色,她心里难受……对于这位老人,她是有种亲切感,可她和容析元已经结婚的事,她却无法此刻向卢老先生坦白。

“我做事难道还需要理由?我不需要向谁交代,更不介意所谓的外界传言。”容析元嘴角的冷笑,噙着无情与镇定,他说的是真的,不是玩笑。

容析元拿出了珍藏的红酒,尤歌不能喝,那老爷子可以喝几杯。

对她来说,屋子里是否足够豪华,这不重要。她也从来不会重视物质的好坏,她只有用那颗纯纯的心在等待着容析元的出现。所以她选择了在车库旁边的佣人房住着,只要容析元一回来,她可以第一时间听到车子响声,看到他的身影。

容析元狠狠推开了何韦彤,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对着何家人,他嘴角的笑,比冰霜还冷:“从我进门之前就开了手机,刚才我们的对话,全都传到霍警官那边去了,现在他就在外边等着,你们不想事情闹大,就低调点交出何韦彤。”

她垂着长长的睫毛,遮去了眼底的一丝凌乱,很快稳住了心神,清脆的轻声说:“我知道的,不会一直躲着,该见的时候自然就见了。他是我的心理上的魔障,如果我躲着,那么这几年来,你对我的心理治疗和脑伤的治疗,岂不是白费了?他是我必须要面对的坎儿,跨过去,我才算是战胜了自己。”

越成熟的女人越是风情万种,郑皓月到了这个

这是一幅名家字画,价值上百万,容析元知道卢老先生喜好书画,拿这幅画去,最好不过了。

“……”

尤歌不由得想起容析元以前在这里办公时,远比她忙多了,他是怎么撑过来的?她才看一份件就已经感觉有点头晕了,而他每天都在处理公司的事务,却从不曾听他说过一句苦,而她也不曾过问和关心过他有多辛苦多累……

尤歌想说两句打个圆场,女孩儿已经起身结账走了。

...男人在外边辛苦之后回到家里,无非是想有个温暖宁静的港湾让他歇一歇,补充一点能量然后明天再接着奋斗。强势如容析元这样的男人虽然嘴上不说,可心里却也有普通人那般的愿望,只是,他多希望尤歌能懂啊。

就在尤歌和许炎走后不到一分钟,沈兆的身影出现,可是稍嫌得迟了。

展销会上大牌云集,这里没有弱者,都是各具优势的实力商家,各有千秋,谁也不能完全取代同类产品,这才是高档奢侈品的底气。但在现场火爆的气氛中,人气最旺的暂时要算是在香奈儿与卡地亚、蒂芙尼、宝嘉丽……等等这些展区中,人流量最多。

尤歌愤愤不平,秀美蹙着隐含担忧,生怕宝瑞今天就这么黯然收场了,她会难过的。

容析元深眸一暗,一张嘴咬在了她的雪颈……

然而尤歌爱着容析元,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所以霍骏琰不允许自己将心事表露出来,那会使得他的自尊心受到刺激。他宁愿这样默默守着尤歌,当她的保护神,只要她和两个孩子平安无事,他就没什么可求的了。

容析元忽然感慨地说:“香香很幸运,也很幸福,它的狗崽们都长大了,瞧它多快乐……”

“那个……张护士,许炎在你们医院很受欢迎吗?”龙晓晓第一次发觉自己有点八卦精神。

香香很开心,欢快地摇着尾巴捧着食物。真是饿了,先吃饱再说。

...安静而又迷茫的尤歌,与这喜庆热闹的环境格格不入,她不是来贺喜的,她也不是来观礼的,她只是被尤建军拉过来见证属于她的残酷。

尤建军的话分明意有所指,是人都听得出来他在讽刺谁,暗示谁。

尤歌紧紧贴着香香爪子上的肉垫,哭得肝肠寸断,她想起了在车上香香被人踢了一脚,如果不是受伤了,香香不会这么虚弱的。

“你别傻愣着,说说话呗……难道你真不理解我为什么瞒着将你推荐给锦程公司吗?我像是那么不懂事的人?如果你自身能力一塌糊涂,我怎么可能向他们举荐你,公是公,私是私,我仅仅只是不该瞒你,但我举荐你去公司,这件事本身没有错,你如果因为这个就生气,我会很受伤的。”许炎说着还做出一种悲壮的神情,拧着眉头苦着脸,好像真是很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