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久夜予歌 第10章:皇极王

久夜予歌

树与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1上架
  • 71494

    连载(字)

71494位书友共同开启《久夜予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皇极王

久夜予歌 树与鱼 71494 2019-09-01

臧锋只剩下手中的一柄战刀,他额头满是汗珠,脸『色』涨红,眼睛瞪得滚圆,死死盯着他一道道枪影。

……

滕青山走进书房内,闻着那檀香味,心不由宁静下来。他静静站在一旁,也不出声。他看的见,师傅画的是一副山水画,简略的几笔,岩石沟壑就在宣纸上出现了,过了片刻,诸葛元洪才停下笔。

诸葛元洪也是有些错愕。

不少人向冀鸿恭喜。

那一群核心弟子高手和百夫长们低声议论着,而滕青虎最是开心。不久,大殿内一大群人走了出来,宗主、执法长老走在前面,随后四大统领、长老、都统、护法等一大群人跟在后面。

“青山,你自己认为如何?”诸葛元洪看着滕青山。

滕青山震惊看着胸前的柳枝,那柳枝尖端正指着自己胸膛。

滕青山只感觉到那赤鳞兽瞬间化为一道庞大的红光扑来——

身体二十一万斤巨力!《莽牛大力诀》第九层!完全爆发!

明知滕青山强,这关绿还硬是要比。

不足一个月功夫。

枪法如其名,快似幻影!猛似奔雷!

司马庆只感觉到双手一麻。

滕青山盯着那名银发老者,寒声道:“你不是后天武者!”

那杜九同样扔出一本书籍,脚下一踩,借力跃向岩浆湖中央!

轮回枪,足有九尺六寸!

银发老者刚挡下这一枪便感觉到这一枪中蕴含的奇特螺旋劲道,仿佛要将手中的战刀给卷飞,银发老者心底一沉:“哼,不能在这和这小子浪费时间!速战速决!”只听得一连窜的刺眼刀光亮起!

……

冀鸿环顾周围,其他高手们同样蓄势,冀鸿压低声音道:“青山,等会儿可要拼一把!如果得了黑火灵果,宗主很可能就给你!如果咱们只是得到黑火灵根……那玩意,宗主也看不上。所以,咱们最重要就盯着那黑火灵果!”

声音凄厉,仿佛鬼魂在嘶喊。

顿时,青湖岛三人悄悄地朝右边前进,明显比左边更宽敞,通道虽然曲折,可是因为太宽敞,令青湖岛人才走了数十丈,就看到了远处另一方人马。

“三弟!”那位大当家已经跑到数十丈外了,他回头一看,眼泪都流下了。

“这另一条通道的通道口,竟然是潭底。”冀鸿感叹道。

“隐秘洞『穴』,在那?”那三角眼、白发秃顶老者仰头一看,随即整个人一跃,仿佛一头老鹰,到了崖壁上,抓着藤曼,略微一查看,便发现了旁边隐藏在藤曼后面的大洞『穴』,秃顶老者朝下方点点头。

“嗯……”滕青山站在一处岔口,耳朵仔细听着,跑步声正是前方传来,可他前面却是崖壁。

其实那点冲击力,滕青山完全可以单臂硬接,可如果滕青山硬接,滕青山自己没事,那精瘦汉子估计会被活活震死。只能用这等柔和手段。

“我先下去。”滕青山开口道,随即看向精瘦汉子,“你第二个,青虎,老杜,你们跟在后面。”滕青山担心那精瘦汉子耍什么手段。

可没法子。

冀鸿听得连连点头。

关绿却是哼一声,也同样一跃而起,竟然也有八九丈高,一点崖壁凸出的石头,也飞起窜进洞『穴』中。冀鸿看看周围,也迅速进去!

就在三人聊着的时候。

那中年人猛地跃起,双手持棍,带着开天辟地般的可怕气势,从高空猛然劈下。

“哪冒出来的高手!”古世友心底纳闷的很,他名列《潜龙榜》第一,又是《地榜》第四十八,挑战他的人当然很多。他也乐得接战,不过,他凡是出手,必定令对手重伤、残废,乃至死亡。

……

“锵!”

年仅十七岁,却有这么可怕的实力。

滕青山决定,全身心琢磨研究,创出五行枪法的第四招,属于火属『性』的枪法!

第二天清晨,桦城,滕青山他们所在的驻点前院中,聚集着大群的人。

独臂!

拔刀之快,出刀之迅猛,太过骇人。从此这些护卫们再也不敢来惹这个赤脚青年。

呼!

也有背负着深仇大恨的,想要急剧提高实力,复仇的!

人太多,而厉害的武者们是不计较金钱的。

“这位兄弟,你,你是不是叫李金福?”滕青山依旧清晰记得,当年那个扛着一百二十二斤狼牙棒的李家庄的天才。第五十二章 黑火灵根!

那赤鳞幼兽,从一开始一天吃一个人,后来两个人,到后来三个人……食量增加速度的确迅速。

“明天一早,我们赶往旁边的徐阳郡桦城,通知桦城中的归元宗人马,传消息给宗里。”滕青山很清楚,经过那段侯以及其他武者一传播,知道的人肯定会非常多,还有铁衣门也会参加。

而冀鸿,明显将滕青山也认定为这支精英队伍的高层。实际上滕青山虽然是都统,可和冀鸿、关绿的‘统领’地位相比,还差一级。可滕青山杀死孟田的战绩,这令整个归元宗都对滕青山刮目相看。

冀鸿随即朗声道:“在场的所有人,听清楚了,明天一早,咱们就出发赶往火焰山!今天,大家好好休息,黑甲军士兵,明天重甲都不要穿了,在火焰山中,根本无法骑马。不必带马,也无需穿重甲,穿一件内甲即可。”

冀鸿明白滕青山的意思,也站了起来笑道:“关绿,青山他说的也对,明天便要忙正事。这比试,受伤是难免的。嗯,现在也没其他事,你们都去歇息吧。”

朱崇石一看天,太阳此刻也不毒了:“青山,看样子,没多久天就黑了。等明天一早再走吧。”

“现在,有不少武者去了大金庄呢!”

将战马寄放在后面的马厩里,派了三名黑甲军军士去看守。其他人都进入客栈大厅里,十七人占据了四个桌子。

“一个庄子,一家连一家,夜里如果再有很多人盯着。无声无息带走人,就是高手,怕也难做到。”滕青山说道,“好了,今天晚上,咱们就在这歇息。你们就好好呆在这,我夜里,去那大金庄好好探查一次,看看,到底是什么黑『色』怪物。”

“没实力,还来找那黑『色』怪物,真是找死。昨天看到黑『色』怪物的,可是一个二流武者。连二流武者,都看不清怪物移动,单单那速度,就够可怕了。”段侯感叹道,“不过秦狼兄,看气度,就像个高手。”

“满瓶不晃,半瓶子摇!”段侯嬉笑道,“越是得意畅快的啊,一般实力都一般。不过秦狼兄弟,咱们这些人中,还是有厉害高手的,你看那位,那可是铁衣门的高手‘靳涛’,是铁衣门门主的亲传弟子呢。”第四十八章 两大密典

一间堂屋内,朱崇石坐在主位上,酒意已经散去不少。

而直线距离,就要短的多。

其实这消息,就是当初看到滕青山重伤孟田的二十几人的人马传出来的。

诸葛元洪笑着说道:“不管如何,我归元宗,也总算有一后辈子弟,能名列《潜龙榜》,不会再有人敢说我归元宗,后辈子弟无能了!”

“是,族长!”

一声声喊声响起,当各处都充斥着人的时候,当然很容易看到怪物。

一旁的段侯说道:“老伯,那个妖兽跟人一样很聪明!它这次受了伤,吃了亏,近期是不敢再来的!”段侯是亲眼看到,那怪物悄无声息地划掉民居的门闩,潜入屋中的。这么有智慧的怪物,不可能吃了亏后,还敢第二天再来。

“我也不认识。”滕青山摇头道。

滕青山也不隐瞒:“那妖兽可以突然全身变得通红,速度激增,一下子将我甩掉了。”

“我断掉他一条手臂,这孟田肯定非常恨我。最后逃走,那咬牙切齿说要报仇。”滕青山很清楚斩草除根的重要『性』,特别是这种实力高强,有和自己有大仇的,必须杀死!滕青山一看周围,“嗯,现在周围也没人!”

轻功——天涯行!

“蓬!”

我抡起来长枪,就能将你活活砸地爆炸成碎肉泥。

内家拳的巅峰力量!

“杜洪,速战速决,杀光他们的人!”滕青山一声暴喝,整个人仿佛一头猛虎扑向那孟田,手中长枪带着冰冷的寒芒,直刺孟田。

踏!踏!踏!

“公子,想听什么?”绿衣开口道。

绿衣心底一颤,可还是弹起来。

“客官请问。”那小二早被黑甲军的装束吓住了,自然乖巧的很。

“朱兄,目的地是这?”滕青山有些惊讶,朱崇石却是神秘一笑。

朱崇石和那位大当家拥抱一下,激动非常。

油灯悄无声息的烧着。

“哼!”

“噗!”“噗!”“噗!”……

仿佛旋风一样,滕青山闪电般连杀十余名弓箭手,这时候其他黑甲军军士已经保护着朱崇石一家,冲向后院去了。

“锵!”

“都统大人,都统大人!”大当家咽了咽喉咙,连说道,“是我们不自量力!我立即让我的人走,绝对不阻拦都统大人!”无论是滕青山的枪法,还是那瞬间杀死他麾下四名精英的飞刀手段都令他恐惧。

随着上次滕青山出手,展『露』出惊人的实力,使得在车队中,滕青山地位愈加的高。

这笔银子,比大家一年得到的月俸都还要多了。黑甲军军士们荷包鼓了,当然更加拥护滕青山。至于那七八十名车队护卫眼馋,可滕青山却懒得分一两银子。

“老爷,一旦他们知道,会怎么样?”绿衣美『妇』人忐忑道。

别看对方模样看似中年人,可实际年龄却都已经八十多岁了。

不惩罚,不足以震慑其他马贼!让他们恐惧,才行!

“别把那些战马、破铜烂铁给我。我没地方放!”

“你他妈的去死!祖传个屁,快点拿过来。”大当家猛地嘶吼道,面『色』狰狞,到了这份上,如果那二当家敢再废话,这大当家绝对敢动手杀了他。那二当家不甘地从脖子里取出了一块雕成的玉佛。

这块小玉佛,竟然隐隐有着彩光折『射』。

“嗯?”滕青山眼睛一亮。

“大哥……”二当家不舍的将这‘景玉佛’递过去。

大当家脸『色』大变。

对于那些身体力量只有千斤左右的武者而言,穿着重甲在身上,的确不方便。所以,这金蝉丝背心,绝对是武者渴望的宝贝。价格绝对比那饮血刀贵的多。当然像滕青山这种怪物,穿个几十斤的玄铁内甲,和穿一斤重的金蝉丝背心,是没多大区别的。

滕青山和滕青虎二人减慢速度,前面已经是宜城城门口。

在酒楼门口已经有一些军士三五成群的聊天了,一看到两匹战马飞奔过来,立即有军士喊了起来。

诸葛青看向滕青山:“青山大哥,她是谁啊?”

“青青姑娘。”旁边的滕青虎连说道,“这是青山她妹妹,青雨!”

“小云,青青姑娘,我这次出去,我妹妹就麻烦你们照顾了。”滕青山转头看向二人。

说话间,滕青山他们一群人已经到了黑甲军军营的北门口。

滕青山脸上也『露』出笑容。

滕青山身体无论是筋骨、脏腑、六识灵敏等等,都达到人体一个巅峰。那血石坡下可是聚集着三千人,三千马贼即使再听话不吭声,依旧发出不少声响。

“嗯,谁?”滕青山疑『惑』道,对那凶手,他倒没深究。

“律律~~~”

“终于可以回家了。”滕青虎大喜。

“都统大人放心。”四人都笑了。

……

“青山,你看。”滕青虎大喜,遥指远处。

“我们回来啦!”滕青虎老远便兴奋喊起来,“开门,开门!”

一大群族人都围着滕青山、滕青虎二人。

母亲袁兰还好,妹妹‘青雨’却是冲进滕青山怀里:“哥!”喊一声,眼睛就红了。

“青山,青虎!”

“你家老爷是?”滕青山到如今,还不知道那位老爷身份。

“别烦你哥。”袁兰也说道。

“大人。”滕青山躬身。

“好了,大家上山。”滕青山说道。

《地榜》上有七十二个位置,一般相近名次,实力都难分伯仲。一切都看临场厮杀反应。

滕青山不可能为了帮白崎泄愤,而暴『露』实力。

“当断则断,想那么多干什么!我们能在华丰城打下一番天地,在其他地方能混的更好!而且那个归元宗的混蛋,我董延总有一天,定要除他『性』命!”董延咬牙切齿说道。

毕竟,一般用的利剑,也就几斤重。

这刚走了大概二十丈距离,白崎便急切喝道:“快放我坐下来,快!”

“我有匕首。”旁边有一个兵卫喊道。

白崎幸好内劲浑厚,仅仅昏『迷』了两三个时辰就清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