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久夜予歌 第96章:引经据典

久夜予歌

树与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1上架
  • 71494

    连载(字)

71494位书友共同开启《久夜予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6章:引经据典

久夜予歌 树与鱼 71494 2019-09-01

不管怎么说,易峰肯定不能让这些魔修大军继续攻击下去,因为他们完全不留手,几乎是要往死里打,似乎也不在乎南宫雪琪受制于对手。

“嗯,之前我们就见到天宫之后有一条空间通道,想必是有绝顶高手打通的,如今已经那么多年过去了,那绝顶高手只怕是已经杀了过来。”易峰点点头道。

易可儿可不知道自己哥哥已经在想自己以后的终身大事,却是靠近那神阵后,手中多了一杆长长的通体爆闪五彩雷霆的雷枪,娇喝一声后,手臂轻轻一挥,那一丈长的雷枪便脱手而出,宛如一道箭矢般射入那一片朦胧之中。

易峰在逃跑之际,就已经服用了不少灵丹,在变异元婴的调转下,丹药的药力也已经扩散完全,此时他只需要找个地方等待药力将身体的伤势祛除就行了。

本来,若是想要跨越星辉剑诀修炼星芒星诀,丹田之中就必须要有这种剑形能量体出现才行。只不过易峰这个剑形能量实体却与星芒剑诀要求的不一样,因为它多出了很多东西,比如生命菁华,比如各系驳杂的真元力。

易峰倒是不在乎这些,冷依依可以猜出梦嫣仙子与易峰的关系,倒也没有多说,可易可儿却是有点不高兴了,口中连连嘟囔着什么,让梦嫣仙子听了一阵窘然失色。

盘古大神传下的这个创世级印诀可谓是高级无比,让易峰在那般不堪的情况下都能顺利吸收星球上的本源之光,现在易峰实力猛涨到创世级后,运用起来则是更加得心应手。

不多时后,神君依然不能突破,可漫天雷霆的威势,却忽然加强,竟是从天而降无数道五彩神雷。那神君见此神雷落下,当即一阵惊颤。

剑心本就是能量体,不是实体,融入灵剑中可以发挥出惊人的威力,但让它自己去进攻就显得很苍白了。

在易峰欲要查看辰震仙帝的情况时,九魅狐妖竟又盯向了韩烟儿,一般的媚功对女子是没有作用的,可九魅狐妖的媚功却很独到,其强大之处就在于能够勾起修士们心中的美好幻想,若是修为不够,甚至可以让修士永远都陷入沉沦之中,而九魅狐妖凝望韩烟儿时,易可儿却是挡在了韩烟儿身前,毫不畏惧地对九魅狐妖对视起来。

易峰一边飞遁,一边给自己喂下去几颗仙丹疗伤。所幸的是伤势并不沉重,他很快也就恢复过来。这一次,易峰可是赔本了,极品仙剑没有取到,还白白损失了一件上品仙剑,甚至自己还落得个负伤而逃的下场。

对此,易峰也只是稍稍感到疑惑而已,问了斩天,斩天也不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这是什么?”斩天竟然比易峰还先发问。

“好了,你现在已经没有死亡的危险了,而且,若是你静养一段时间,必定可以慢慢恢复到最佳状态。我已经兑现诺言,现在该你了。”那女子收手之后,没有给易峰片刻调息的时间,便是已经开口了,宛如讨债一般。

直到魔尊传来话,正道也没有发动大规模的攻击。

三更完毕,看世界杯去鸟!!!圣京城中,一个衣衫褴褛的糟老头子,忽然对饥肠辘辘的小乞丐道:“小兄弟,我观你灵华透顶,根骨奇佳……”

南方是迷幻森林,其中妖兽无数,不仅种类繁杂,而且实力强大,纵是合体期高手也不敢深入其中,有越雷池者也多半身陨,乃是天昌大陆最为危险的存在。

易峰再次闪躲过去,而且防御罩也只是微微抖动几下,没有被破开迹象。

谁曾想,这沙鼠妖竟是如此配合,不等易峰开口要求,就放了冷依依而留下易可儿。

沙鼠妖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又有一道五彩雷刺击中胸膛,顿时全身一阵酸麻感觉,本来就受创不轻的神婴与自己的肉身,此时更加不堪,他不禁惨呼了一声。

不过,易峰相信,只要自己一人过去,它们就会立即暴起。

现在这三点都不是问题,发动神诀则就是水到渠成之事,并无太大难度可言。

一番轻轻揉动与轻抚,韩烟儿挣扎的身子渐渐温软,身上竟还有细汗透出来,可见是又紧张又兴奋,低低的轻吟从她口中悠扬地飘出来。

没有过去太久,易峰见到了一头长着翼骨的巨龙,奇怪的是,这头已经死去不知道多少岁月的翼龙,只有两条腿,与易峰以前见过的龙族很相似,就是多了对翅膀,少了两条腿。

谭林听了易峰的传音后,心中更是震惊无比,他虽然修为不高,可也知道在这康州城内想要远距离传音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如此便能想到,易峰实力深不可测,所以在短暂神色变化后,谭林显得镇定了许多。

对于南宫雪琪等易峰的老婆而言,这绝对是百万年来最值得高兴的一件事儿,她们与笑萱、悟空、易可儿都显得很激动,若不是易峰此时正手握那把绝世战刀,气势显得极其狂暴,估计大家都扑上来温情一番了。

对于易峰能够成功杀出来,那六劫散仙似乎很有信心,不然也不会久候于此。

诡异的是,那铁棍看上去模样很差,但却是可以猛然涨大无数倍,浑身上下透溢着强大的魔气波动,竟是让周围的空间都涟漪不止。

说的事情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几日之后让袁清与禾儿公主完婚,等禾儿公主怀上袁清的孩子后,便让易峰着手以袁清的性命来营救龙皇妃。

袁清与禾儿公主若是完婚,那么袁清就是禾儿公主的丈夫,以自己丈夫的命去换自己母亲的修炼,由此可见禾儿公主对袁清真是没有太多感情,就算是完婚了,也一样不会有感情。

如此也是在说明,袁清若是想借此机会娶了禾儿公主,然后还想要反悔的话,那是不可能的了,因为灵魂誓言已经发过了。

对比极品仙器而言,易峰的肉身品质就显得太过脆弱了。

此时的这位神君,实际上已经快要离开仙界了。除了天尊之外,任何人从神界下来,都是有时间限制的,一旦逾越,后果却是连神王后期高手都不能承受的。

数十位天界强者,对斩天剑与戮天枪阵阵猛攻,无数流光宛如狂潮一般,一浪盖过一浪,强大的法则神通也展现出了惊天威势。

易峰可不会与其硬拼,将裂天镰、斩天剑、破天刀、戮天枪全部收入天宫之中,随即直接破空而去,而且直接打开了神界大陆的空间,进入了空间乱流之中。

“我们现在前进的方向对吗?”韩烟儿又问道。

可是,武门为首的神界大势力们,却是在此时忘记两个人的存在,那就是小悟空与笑萱,这两位可是易峰的亲传弟子,九系神力融合,九系融合领域,而且还被易峰装备了高级法宝,特别是小悟空手中的金色大棒子,更是逆天级法宝。

第一个台阶是时空法则,这可不是简单的时间法则加上空间法则,而是二者的融合,是构架世界的最基础的基本法则,也是极其深奥难以理解的法则。

易峰听此,不禁眼眸一亮。上次九魅狐妖离开太快,并未将这部功法详细介绍,此番易峰之所以旧事重提,实际上就是想从她口中套出点有用的话来。当然,不论如何,答应了九魅狐妖的一个条件,易峰肯定会在不违背原则的前提下尽力办到的。

“这个你就不懂了吧。也是,你才研究几天,甚至你都没空仔细研究一下。那功法虽然是针对妖族修士的,可妖族修士与人类修士又有什么大的区别呢?大家都是天地孕育而来,都是修炼身体与灵魂,所谓的种族之分只是一些莫名其妙的执念而已。试想,我一个普通的仙兽,就能修炼到如今的超级神兽,这不也是违背常理的吗?你虽然是人类,但难道就不能怀有妖族的血脉?以你现在的实力,融合些低级妖兽的血脉绝对很容易,然后慢慢修炼,修炼到超级神兽的地步也要不了太久。”九魅狐妖有点像是在指点易峰。

季常平正要再上场,执法本场比赛的长老却是敲响了比赛结束的钟声。按照比斗大会的赛制规定,被击出场外的一方作负,虽然季常平是被推出场外的,但确实是出了场。

易峰二人不禁停了下来,神色略显复杂。

且不论后面武门的支援,单是这星球传送阵边上的武门高手,也足够易峰二人头疼的了。想要使用传送阵,必须要将这里的高手全部解决才行。

奇怪的是,对方应该也已经发现自己二人了,就是不离开传送阵,一副任你来攻的架势,明显是有恃无恐。

“血焰魔帝!”末原仙帝有点惊诧地呼了一声。

那乌龟长着一个龙头,双眼宛如蓝色的宝石一般,厚厚的龟壳上还有神秘的咒文。

易峰可以感受到,那蓝色水柱的威势也就和蓝冰火焰相当,比不了星辰真火。

很快,易峰就感受到了自己原本血肉的气息,甚至还发现了四个巨猿分身。

小黑傲然场中,对方竟是半晌无人敢出来应战,无趣的小黑,道:“既然没人打了,我先撤了,不过,我要提醒你们,你们配不上可儿妹妹。”

雪人族皇者收起水灵珠时,明显有些激动,对易峰道:“我说话绝对不会食言,阁下且随我来。”

“是啊,神界高手都知道。你看你,一直死咬着自己是刚刚飞升的,而且我一直都在你身边,你是如何知道我师傅有条九爪神龙坐骑的呢?露馅了吧!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快死了,想说实话了?”小莲略带笑意地问道。

而当剑芒继续前进到一定位置,几位妖皇却是有一位站了出来,爆喝一声后,他双手前伸,竟然以血肉之躯,生生地将威势已经减弱大半的星辉剑芒捏碎。

“呵呵,这种奇怪的植物我以前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不过,那颗珠子肯定是火系灵物,而那株植物肯定是风系的。”斩天笑着解释了一句。

易峰听此,不禁露出疑惑之色,云空天尊等人也是一样。

当然,与此同时,元畅、浙州天尊以及云枝、云邪已经开始救治易可儿等人了。

最终,易峰还是忍了,同时寄希望于自己的誓言不被东辰天尊发现。

可斩天的言语刚刚完毕,那妖婴却是忽然吐出一道宛如大树一般粗细的白色灵光,瞬即就将斩天剑击飞老远,而后又是一道白色灵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中天火玉净瓶。

而就在易峰三人即将脱离延州境内时,斩天忽然在易峰识海内一阵大骂。

整个祭台与四周的六根石柱,都不知道是用何种材料祭炼而成,但从其透溢出的沧桑而古朴的气息可以感觉出,这个祭台似乎很不简单。

当然,修真界之大无奇不有,自己都能有斩天剑这么强大的神器,还能在炼仙岛上得到一件中品仙剑与仙丹,人家有一把上品仙剑也不算多么令人难以理解。

这年轻修士也是刚得到仙剑不久,不过,却是在剑宗高手的帮助下,已经将这个上品仙剑完全祭炼,可以随意使用。上次也正是凭此仙剑之威,他才得以战胜连破穹。

本来是自信心膨胀很多,大有种所向披靡的架势,今日似乎遇到麻烦了。而给他带来麻烦的正是易峰,正是这位让他十分厌恶的人。

易峰万分纳闷,空间主宰身负重伤和强悍的诅咒,本来就功力亏空,此番却又将功力转移给自己,岂不是在加速她自己的消亡速度?对她稳定伤势,延长能够坚持的时间,又有什么好处呢?

丹田与灵魂同时出现变故,稍有不慎,易峰将会死得很难看。

稍稍看了一会儿,易峰就对那年轻修士的玉瓶产生了浓烈的兴趣。那玉瓶肯定有着上品灵器的级别,而且其喷出的火焰威力也非常强大。

“呵呵,我看未必。任何星球,即便是贫瘠到没有任何仙石矿脉,即便是整个星球都找不到一块仙石,也有可能出产强大的宝贝,只不过几率很小而已。”血焰魔帝此时却是眯着眼睛,那如月牙一样的眼眸,闪着睿智的精光,使人对他说的话难以生疑。

任凭易峰在小岛上气得破口大骂,斩天就是闷不作声。不是斩天故意吓唬易峰,而是他真的不能将神识透出易峰的身体,因为易峰从一进来,周身的空间波动就十分诡异,任凭你是灵识还是仙识,甚至是神识都一样,在如此空间波动下,你只能感受到一片虚无。此时,肉眼的作用已经远超灵识。

奇怪的是,易峰对灵气的吸收速度十分惊人,而密室中灵气的浓度却是不减一分。

有了这股看似微少的龙魂提升自己的魂力,易峰灵魂境界一阵陡升,竟是直接突破到了元婴后期水平,比自己的功力修为高了很多倍。易峰自然也发现了不远处的沙鼠妖,此时也已经睁开了眼眸,见沙鼠妖正神色复杂地靠近过来,易峰不禁眼眸眯起,暗道这沙鼠妖肯定居心不良。

“没见到,不过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她们俩肯定没事儿的。你的伤没有大碍吧?”沙鼠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敷衍一句,同时也不忘试探易峰的虚实。

在易峰与斩天剑的控制下,所有紫色剑芒全部集中打击九爪紫金神龙。

而元阳与元阴可不会一直维持着虚弱的状态,一段时间得到不及时弥补,就会继续消散,自己目前也正是处在这个继续消散的时段。

石门没有透露出任何气势波动,没有被加持过禁制阵法,在那总管心腹的记忆之中,这个石门可以直接推开,而在推开之前需要向里面的总管问候一声,得到允许后才可以踏步进去。

可是,黑色毒雾依然在冲刷着易峰,易峰夺来的身体外放出的死气防御罩当即破碎,毒雾蔓延到了易峰的身体上。

“能不能行,我不知道。但是,老魔既然如此说肯定是有几分把握的,你照做就是了。这可能是老魔最后一次尝试了,你最好尽力,不然我们一个也走不了。”麒炎摇头说道。

易峰蹙着眉头,有点不明白的是,自己专注对付铁链,黑风老魔又有什么办法让火池中的火焰威势稍弱呢?

至于那还在衡天星圆形岛屿中的小黑,易峰只能祝它好运了。在那岛屿之中,易峰也不知道小黑要多久才能出来,不过,自己与小黑的灵魂关联还存在,可以证明小黑并没有遇到太大的危险。而且,正魔两道高手极少知道小黑存在的,而且它一旦变小之后就和一条小蛇没有区别,应该不会引人注意。

可是,在城门口的广场上,却是有一位相貌俊朗的青年修士将整个过程都看得分明。

鬼灵虽然负伤,依然出战,再次弄出了一条赤红色星系横在正道大军前进的路线上。

若不是如此,那些厉害的仙门,肯定也会给自己的弟子个个武装起来。

“呃……”易可儿有点反应不过来了,这才想起,冷依依已经与易峰有了夫妻之实,自己确实该改口叫嫂子了。

这是彻彻底底的死山,连不死生物都不愿意留在这里的死山。

一般而言,凝结器灵确实需要不少能量,血焰魔帝自己肯定不愿意付出太多,故而想到了这个已经没有意识的仙婴。

易峰觉得很有意思,便没有停下,同时还加快了吸收速度。

心中好奇,易峰又落入了绿色湖泊之中,一直下潜到底部,想要看看是下面有什么样的存在竟能制造出如此浩大的声势来。

易峰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并没有靠近过去,反而因为这一句传音更变得更加紧张。那镰刀乃是连主宰都无法掌控的存在,易峰可不敢有丝毫大意。

可惜他们和易峰一样,都不能发现几位主宰的影子。

当下在隐光星休整一天后,大军开拔,向西方而去。没有传送阵可供使用,但作为北方军这种建制的军团,自然是有着大量的飞行法宝,穿越星河的速度倒也不慢。

而越过那个曾封印凶魔的星球继续向北,却是在几个星球上发现了战斗的痕迹。

再向北肯定是不可能了,如此规模的大军,夜统领可没有把握安全带着大家进入还能活着回来。

明火宗掌门明鹤真人一怒之下,带着宗门高手拂袖而去,出了飞庐山便开始四下寻找易峰,同时派出一人回宗调兵遣将。

这个星球上也有不少妖兽,但由于这里温度过低,又没有多么浓郁的天地能量,故而这里的妖族修士修为都不算很高,莫说是帝级要修了,就连君级妖修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