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废柴的重修之路 > 第36章:阳春白雪

第36章:阳春白雪

废柴的重修之路 | 作者:朝起朝落零开始| 更新时间:2019-09-02

“这姑娘叫李珺,她父亲叫李袁,居住在离这不远的宛城,这李袁是一个商人,家里也算富裕。不过,就在昨天夜晚,她一家人都被人杀了。我要你好好查一下,到底是谁杀死她全家的。”滕青山说道。

“呜呜~~~”少女看了看滕青山,而后跑到她母亲尸体那,趴在母亲身旁伤心痛苦起来。第七章 长枪所向

“师傅,如果我以《莽牛大力诀》的功法修炼,需要多久,丹田才能达到极限。”滕青山询问道。

只见滕青山正练习着三体式,普普通通的三体式,在滕青山手里却有了特殊的韵味。如果仔细看,可发现,滕青山的双腿好似藏着一张弓,那左右双臂,也是一张弓。整个身体也是一张弓!

“青山,一些秘籍分为‘天级’‘地级’‘人级’三大层次,人级密典你也都知道了,是后天高手们修炼的。”诸葛元洪说道,“而地级密典,就是蕴含突破先天的办法。有不少先天强者才能修习的。而‘天级密典’,当然更加神妙。”

关绿震惊转头看向滕青山:“你,你……”

“吼~~”赤鳞兽整个身体都被震地后抛一丈多远,庞大的身体在地面上一个翻滚,随即迅捷地就爬起来,赤鳞兽双目变得赤红,仿佛发疯一样,暴怒地吼起来,再度朝滕青山扑来!

面对赤鳞兽疯狂扑来——

回忆起这二十六天,滕青山也有些惊叹。

“赤鳞兽!我记得我第一次追杀赤鳞幼兽,它突然爆发,就是全身变得通红,速度大增。”

滕青山一路随意走着,可忽然,猛地一转头看向远处方向。大概数十丈外,一个硕大的赤红『色』头颅在朝这边看。

黑火灵根,通过根须,吸收周围天地间的火行力量,不断的吸收,最后,经过特殊变化,在黑火灵根中产生奇特的透明能量!

“一个道理,黑火灵根的庞大能量融入体内,要想完全吸收,必须主动训练,好去吸收它!我因为身体本来就练到极高地步,无法再提升,急需吸收外界能量。这才一顿猛地吸收。远超常人!”

一般各种重甲,关节处处理很麻烦。

滕青山也点头。

“哼,原来你是先天强者。”银发老者『舔』舐了一下嘴唇,目光幽冷,“十七岁的先天强者,千年来整个九州,除了你之外才仅仅一个人!你竟然是第二个。”

“蓬!”

退步崩拳!

“这……”银发老者瞪大眼睛。

这一偏,可就要命了!

整个脸对着岩浆流,杜九就这么地扑在岩浆流湖面上。

“呼!”一柄长刀劈向滕青山,滕青山身体一偏,躲到另外一名武者身后,同时一脚踹向前面那名武者。而前面那名武者迅疾地一闪,手中长剑竟然刺向了一名两鬓斑白的中年人。

那光头壮汉措手不及下,被震得双脚离地,往后飞抛。而滕青山仅仅退了一步。其实以滕青山实力,连一步都无需退,只是,伪装还是要的。滕青山避让开另一名高手的一剑,手中长枪就是朝那光头大汉一送——

“在这么热的地方,一直住下去?老天。”

呼!

几乎眨眼功夫,飞刀、柳叶刀等等,大量暗器『射』向第一波冲向黑『色』岩石的几人。除了那些暗器,甚至于许多没暗器的高手们,都是随手捡起石头来,就狠狠砸过去。一流武者掷出的石头,威力也很可怕。

秃顶老者一窒,说不出话来。

“一!”杜九冷漠喊道。

青湖岛一方的三人都愣住了。

古世友略微沉『吟』:“那也好!走,先随我进账……待到下午,一起进山的时候,你带我们过去!”

……

“前面就是黑火灵果所在了。”精瘦男子连说道。

它的鼻子也很灵,闻着气味,赤鳞兽轻易沿着滕青山离开的路径跟上。

滕青山终于落地:“嗯,大概百丈左右!按照那崖壁洞『穴』高度计算,我现在所处的地方,应该比峡谷底部,还要深上八九十丈!”片刻,那精瘦汉子跟杜洪、滕青虎三人也都到了底部。

岩浆湖,刺眼的白『色』岩浆汩汩翻滚。

“我,华赤柱!”中年汉子笑道,这一句话说的特别大声,周围武者们顿时议论声一边,提到这‘华赤柱’。能让古世友直接认输,这‘华赤柱’实力毫无疑问。看来《地榜》上又要多一个高手了。

重剑出鞘,回响起一片金属震『荡』声音,单手持着黑『色』重剑,司马峰脸上变得严肃起来。整个人气势上瞬间和这一柄重剑融为一体,司马峰站在那,就好像一座重山屹立在那,让人无法撼动。

这便是入微!

对诸葛元洪,这老者还是心怀惧意的。

单单滕青山暴『露』的实力,就令燕铁感到头疼了。

滕青山丝毫不感到困,他心中有些疑『惑』:“我这五行枪法第四招,到底选择哪一个方向?”在融合枪法过程中,肯定要抛弃一些无用的,融合精华,将火属『性』枪法意境完全表达出来。

“兄弟,这野兔味道不错嘛,给哥几个尝尝。”一道声音从旁边不远处传来。

顿时围观的上千名武者一片沸腾,大家都没想到,一个无名青年,竟然击败了铁衣门年轻一代第一高手‘冯无血’,那冯无血坐在地上,冷厉的眸子死死盯着远处那短衫青年,吼道:“你叫什么名字!”

冀鸿冷声道:“我们去火焰山,会在那扎营!要过上一两个月,上等战马在那边,容易引起一些武者觊觎!好了,一个个上马。出发!”

赤鳞幼兽?黑火灵果?

“我的马!”那护卫连喊道。

“嗯?”滕青山眼角余光,发现远处街道中出现了大量身穿黑『色』重甲,骑着黑『色』战马的人影,其中也有很多,并没穿重甲。

“滕都统,你,你认识我?”李金福有些惊诧,对于滕青山,他当然了解。如今黑甲军中滕青山名气还是很大的。其次,李金福这些年在黑甲军,娶了媳『妇』有了儿子后,两三年也会回家探亲一次。

“滕都统,你记『性』真好,这么多年,你还记得。”李金福一笑。

滕青山这才知道,李金福原来是冀鸿的亲卫队伍长。

“嗯。”冀鸿淡淡点头,随即看了看滕青山,又看了看关绿,脸上浮现一丝笑容,“青山,关绿,宗主命咱们来夺得那黑火灵果、黑火灵根,以及赤鳞兽的鳞甲。你们有什么看法?都说来听听。”

随即哈哈大笑:“关绿,你说的对!还是年轻人脑子好啊,现在杀了赤鳞幼兽,的确有益处没坏处!”

“小二,你可别瞎说。”旁边的杜洪喝道。

在这红石帮,滕青山他们一群人得到了热情的接待。

“徐阳郡那边也说了,现在正在盛传,滕青山重伤孟田,令孟田断掉一手臂,并一路追杀,可没说杀死!”诸葛元洪说道。

“哈哈,你还是别逃了!”滕青山哈哈笑道。

“好厉害的鳞甲!”滕青山凝神一看,发现只是一片鳞片碎裂,这碎裂的鳞片下面竟然还有一层鳞片,“可惜,身体力量似乎很一般,竟然被我长枪一刺就刺倒了。难怪那个靳涛,高喊用重兵器。”滕青山也明白这个妖兽的弱点。

原本月光就很微弱,在峡谷中,更是近乎于漆黑一片。

然而,就在滕青山跳下悬崖,落到峡谷底部的落脚点上方,大概二十丈处的崖壁上,正有一处凹陷下去,而那头妖兽的四蹄利爪,轻易地『插』入岩石中,庞大的身体蜷缩在这凹陷区域内。

“闭嘴!”金氏族长连喝道。

那金家汉子拳头紧握,脸『色』难看。

“这,这怎么可能?”那些汉子们一个个目瞪口呆。

“哈哈,痛快,痛快,难得施展所有力量。”滕青山看着地面上被血『色』染红的泥土地,就在刚才,虽然是简单一砸,却蕴含了滕青山身体最强的力量——十八万斤巨力!

我抡起来长枪,就能将你活活砸地爆炸成碎肉泥。

也就是说,滕青山将会直接名列《地榜》第六十一位!

对方最难缠的八名内劲高手,被之前滕青山刚进入后院的时候就一口气杀光。现在叁石客栈这一方的剩余的高手,面对全身穿着重甲,相互辅助的黑甲军军士们,也是一筹莫展。刀剑砍在对方身上,对方没事。

可他们都只是穿着软甲,怎么斗?

要杀黑甲军的人,除非从重甲关节裂缝,或者从脸部等地方动手,那些地方都太小。

一旦施展毒龙钻,枪法有瞬间的失控,可是‘毒龙站’这绝招,连蛟龙都能伤,如果这招都杀不死敌人。滕青山也只有逃跑了。

“噗!”长枪枪头反『射』的寒光,已经到了孟田身前。

一个后天高手,即使能名列《地榜》,也依旧只是后天高手。双拳难敌四手,一旦面临成百上千人马的箭矢齐『射』,也要被『射』死。

“哈哈……要谢,就等到了你那,让我这些兄弟们好好歇息一晚上吧。这半个月一路劳顿,大家就是晚上睡觉,都不敢松懈啊。”滕青山笑着说道,现在大家心情都轻松的很,距离目的地已经很近了。

滕青山忽然眉头一皱,看向不远处的一个庄子,因为那里传来一阵阵哭声,而且,哭的人还很多。

车队还要赶路,大家也只是感叹唏嘘一番,第二天一早,滕青山他们一群人便继续赶路,踏上了楚郡的地界,大家也放松很多,待到傍晚。

原本护卫们已经陷入绝对下风,幸好黑甲军军士从前面大厅赶过来,和对方的杀手们厮杀起来。对方的人马很多,竟然有近百号人。

“轰!”

一声声嚎叫,让马贼们都眼红起来,马贼本来就是刀口上『舔』血,最忌讳别人说他们没胆。更何况他们有五千人,怕什么?

朱崇石喝道:“保护好马车!”顿时,周围那些护卫们,有大半人都持着巨型方形盾牌,包围在马车周围。用盾牌,将马车完全保护好。

“噗!”“噗!”“噗!” ……

甩甩头,努力将这份前世爱恋深藏在心底最深处。滕青山刻意地让自己忘却这一切,毕竟这是自己的新生。只是偶尔会有触动联想到。

别看对方模样看似中年人,可实际年龄却都已经八十多岁了。

六月酷暑,上午时的太阳已经有些毒辣了。

“都统大人!五十万两银子,我,行,行!”大当家连应道。

滕青山冷漠瞥了那柄饮血刀:“这柄刀,作价十万两!”

“爹,滕叔叔现在在干什么呢?”朱崇石的女儿说道。

大当家最惊恐!

“不,不!”大当家连喊起来,“我还有!”

本来,大当家是不想将这宝贝弄出去的。

“前面带路。”滕青山持着轮回枪,跟着这名黑甲军军士离开了校场。

“嗯。”诸葛青连点头。

“小雨,你来我归元宗,还没好好逛逛吧?”青姑娘说道,“我带你去龙岗看看,还有运河十里长堤,坐船游览很好看呢。等晚上,更漂亮。”

“这位就是朱九爷吧?”滕青山知道对方身份。

……

那小男孩吐了吐舌头,就缩进车里了。

那些海外小岛,西域小国,根本无法和九州大地上高手们相比。

朱童做事有个规矩。

“哈哈,这位财神,他经商上的天赋,历史上,怕也没几人能与其相比。可拥有无尽钱财,他也有无奈啊!”诸葛元洪笑道,“他有十六个儿子!女儿就罢了,嫁到外面去。贴些嫁妆就行了。可儿子就难办了,他这个做老子的聪明绝顶,十六个儿子,个个都很了得。朱童那无尽财产,怎么分?各个都想争做朱家的家主!”

而其他儿子们,只能分到很少一点。

“二师伯。”诸葛元洪开口道。

比如马耳朵,还有马腿!马尾巴!

“有都统又怎么样,不就后天高手?”独眼汉子道。

“是!”

“绕道?”朱崇石眉头一皱。

朱崇石回头看看车厢,点点头:“那好,咱们就绕道!”顿时随着朱崇石一声令下,整个车队其他人都很听话,也都转头要绕道。

“认真点,可别成为最弱的八名百夫长。传出去,我面子上也不好看。”滕青山说道。

“律律~~~”

……

“停!”杜洪一声令下。

……

滕家庄一如既往,过着祥和宁静的日子,那守大门的两名族人疑『惑』看着远处速度惊人的两骑。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新任都统了!”冀鸿目视着滕青山,“这是宗主亲自任命,我虽然不懂宗主为什么任命你一个刚进黑甲军不足半年的小子,担任都统这重位,但是,宗主所命,我自然不会违抗!而查紫金偷盗案,你做的也还不错。我还算满意……你以后在我麾下,可别让我失望。如果做的差,我照样撤了你!”

不过这一次,也就滕青山他们五人带领少数黑甲军军士,一直送到山脚下,目送冀鸿统领,带领十几名精英以及白崎,远远离去。

“师祖,我,我是想为宗内夺回紫金的。”白崎连道。

“阿延,别太难过!二胖死了,幸好他有儿子留下来,算是没断了血脉。”那银发中年男子叹息道,“咱们现在,好好照顾他的一双儿子吧。”

他这么悄然一个人来追杀那中年汉子,图得什么?还不是这紫金?可现在被滕青山二人发现,他根本没机会独吞了。除非……他能杀死滕青山、田单二人。可是滕青山的实力他非常清楚。

白崎双目欲要喷火般,整个人都快疯了。

“都统大人。”滕青山开口道,“这查贼人身份,我们当然会查!不过现在紧要的是,这紫金,到底是怎么偷带出去的!不知道都统大人,有什么消息。”

紫金矿区的苦工们,开始被审问,一个个被审问。凡是有人说出,哪有通道,连接到黄金矿区,不但不惩罚,还奖励一千两银子!

“大人,大夫来了,大夫来了!”一名兵卫跑过来通知,滕青山一眼就认出,这名兵卫这是自己指派去请大夫的两名兵卫之一,立即喝道:“大夫人呢?”

“统领大人。”滕青山等四人躬身。

“嗯,你们来了。”银发黑袍老者正站在床前,杜洪百夫长正跟随在一侧。这黑袍银发老者转头冷漠瞥了四人一眼,“短短一个多月,竟然发生这样的事!还有,紫金矿区是谁负责看守的!”

“快,抬都统大人上山。”滕青山在旁边对兵卫们喝道,“还有,你,你,你们两个,赶紧骑马去华丰城,找华丰城最好的大夫!快!”

滕青山看了山道上方,被背着的白崎,对这白崎滕青山本来就没一丝好感。

滕青山看看手中一袋子紫金。

五大矿区,当紫金矿区的看守,最是倒霉。

“醒了?”滕青山四人都站了起来。

第一招——火树银花!这一招非常的梦幻、漂亮,而且也容易『迷』『惑』敌人。

第二招——火上浇油!滕青山起的名字俗气,可也简单易懂,清晰反映这一招威力,枪法一出,瞬间威力爆发,犹如火上浇上油。

“啪!”的一声。

“嗯。”胡童目光一扫那些排队的苦工,随即对兵卫们喝道,“兄弟们,都认真仔细点,每一个人都给我搜查清楚喽,别漏掉一个。”

“放心吧,大人,他们休想携带走一点金子。”立即有兵卫头目讨好道。

“这胡童挺会做人的。”滕青山笑道。

原本……

那银发男子更是手持长剑,唰唰,就是一片剑影笼罩向白崎都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