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梦师:第111章:有借无还

碎梦师 作者: 春秋十里红妆

再说了,他重点是教导阿萝射御两门。至于礼乐书什么的,他也是有自知之明的好不好……

……

待到成亲那一日,嫁妆自廉府源源不断地抬出,足足六十台嫁妆。堪称丰厚至极!其中三分之一是帝后赏赐,另有三分之一是周家送来的聘礼。另外二十台嫁妆,便都是廉家所出了。

老天!

谢明曦无声轻笑,伸手在阿萝软乎乎的小脸上捏了一捏:“阿萝,你要乖乖的听话,饿了也得耐心等一等。总这么哭闹,娘在跪灵时也不踏实安心。”

原来,当你喜欢一个人时,绝不会畏惧他的亲近。甚至会生出些许紧张和期待……

“山长说的是,”盛鸿郑重应道:“我受教了。”

李太后眼里的光芒悄然熄灭。

“是啊!真没想到,你竟会和鼎鼎大名的松竹四公子之一的李大公子定亲!以后,你和李姐姐可就是姑嫂了。”

一个熟悉的少女声音打断了喋喋不休的盛锦月。

……

谢明曦慢悠悠地挑眉一笑:“谢云曦被抬了侧妃,我为何不来?别说怀着身孕,便是快临盆了,我今日也非来不可。”

对方也是一肚子恼火,同样瞪了过来:“你一个姑娘家,举止就不能温柔娴静一些?”

男子不宜进内室,陆迟便在外间坐着。

为何夫妻两个对阿萝的要求如此之高?

六十分!第一!

心高气傲的李湘如,如何能听得进这样的安慰,冷冷地瞥了平日从未放在眼底的方若梦一眼:“不必你假好心!你也就只比我高了两分而已,待到下次月考,我自会超过你!”

此次月考,她考得这般好。待傍晚散学回府,便能挺直了胸膛回府,让娘亲也跟着荣耀体面一番了。

谢明曦素来从容自若,有着远胜同龄少女的镇定冷静。难得有这般窘迫的时候。

待话说出口,又是一阵羞惭。

身为侍妾,身份其实颇有几分尴尬。谢云曦和那两个丽妃赏赐的宫女又自不同,丫鬟们索性含糊地称呼一声谢姑娘。

永宁郡主自幼锦衣玉食娇生惯养,何曾挨过打!

永宁郡主目中闪过浓浓的憎恶,正要张口,赵嬷嬷已连连使了眼色过来,低声劝道:“郡马说的也不无道理。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闹腾出来,于郡主颜面也不好看。”

不管想什么法子……

“算我求你了!”

盛鸿看向俞太后。

晚归的楚四郎,见盛锦月这般模样,颇有些不耐:“你亲爹真是能耐得很。胆敢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万幸太子殿下毫发无伤,否则,别说是淮南王府。就是你这个出嫁的女儿也难幸免。我们楚家也要受牵连!”

廉姝媛扭过头,以袖子擦了眼泪,然后转过头来,神情前所未有的认真:“盛鸿,谢谢你。”

谢钧父子:“……”

盛锦月终于忍不住问道:“夫子,我犯了错,你为何还肯这般对我?”

萧语晗忍气吞声地赔礼,回寝宫后,悄悄哭了一场。

淮南王世子妃苦笑一声:“不瞒你说,若不是父王坚持不允,我便随着锦月的性子,让她退学罢了。”

这也就是顾山长张口,俞皇后才应得这般干脆利落。换了其他的人试试?

……

谢钧咧嘴笑道:“没事,有也是好事。”

也因此,俞皇后和淮南王一直面和心不和。此次难得有机会踩一踩淮南王的颜面,俞皇后自不会放过。

颜蓁蓁翻了个白眼,咕哝了一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谢钧铁青着俊脸,冷冷道:“你若知错,现在便随我回谢家,向明娘道歉赔礼。你拒不认错,有郡主护着你,我也拿你没法子。不过,至此以后,你别再叫我父亲。以后,休想踏进谢家半步。”

……

然后,另一个温润悦耳的男子声音响起:“殿下请息怒,我们担心殿下,特意前来探望。”

四皇子身量最高,面容最冷峻,目光也最阴冷。

待看清来人脸孔,李湘如脸上的笑容顿时淡去。

李湘如皮笑肉不笑地嗯了一声。

此次来考莲池书院,她一举考中。哪怕是第九名,也足以在方家出头露面,扬眉吐气。从不用正眼看她的祖父,对她也和善了不少。

再勇敢再坚强的人,也有受伤的时候,也需要人关心抚慰。

当日拿出所有积蓄,租下这三间店铺,无疑是她生平做出的最正确的决定。短短半年多,便已回本。日后靠着这三间铺子,也足够她衣食无忧了。

别人这么夸也就算了。刚和淮南王府翻脸的谢钧,说出这等话,怎么听都怎么怪异。

前来观礼的众人,纷纷起身去了正门处。

穿金戴玉妆容精致的贵妇们,一个个心中窃喜却又故作谦逊。

……

“听说李家精心教养女儿,可是冲着皇子妃的位置去的……”

和第一就差了一个名词,可一提起来,总有一丝微妙尴尬。

盛鸿:“……”

俞皇后恍若没看见建文帝眼下的青影,冲建文帝一笑。

所以,顾家必须要识趣。

永宁郡主一走,谢云曦就跟着离开谢府。

所谓饿死事小丢脸事大,便是如此。

连说辞都和前世一模一样。

自己没能耐没运道,只会眼热嫉恨。连隐忍做戏都不会。简直蠢到了家!这份愚蠢,一定是承袭了亲娘……

区区一个谢家庶女,名声再响,淮南王也未必放在眼里。可自谢家接到赐婚凤旨的那一日起,再无人敢小觑她这个未来七皇子妃。

却绝口不提永宁郡主。

谢老太爷心中有数,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转而看向谢明曦,已换了一副慈爱的祖父脸孔:“明娘,天色晚了,你早些回院子歇下。日后得了空闲,我们祖孙两个再好好说话。”十万精兵尽数出动,喊杀声震天,地面也微微震动不已。

一方万余人,另一方却有十万士兵,兵力足足是逆贼一方的十倍。兵力相差巨大。而且,这十万士兵,皆称得上精兵。一交手,“逆贼”一方便节节溃败。

连着喝了三杯,杯杯见底!

见董翰林醉成这副模样,小巧玲珑的董太太怒哼一声,用力拧住董翰林的耳朵:“来之前我怎么叮嘱你的?怎么还醉成这副德性?”

顾山长欣慰地点点头。

谢明曦这才放了心。

当晚,福临宫。

谢明曦眸光一闪,淡淡道:“在你迎回建安帝的尸首后,我便已暗中布局。”

李贤妃忙恭敬地答道:“长卿近来身子不适,此次便未进宫。”

阿萝没有令谢明曦失望。

顾山长更是满心骄傲自得。

孩童们还没反应过来,尹潇潇已大喜过望,抢着点头:“当然愿意。霖哥儿,霆哥儿,你们两个快些过来,一起给山长行礼道谢。”

尹潇潇笑着揶揄:“可不是么?别人去书院读书,你是去拐骗媳妇。当然美好了。”

李湘如素来爱洁,此时嗅着自己身上的臭气,别提多懊恼多郁闷了。

八岁的男童,根本承受不住这等打击。断断续续,边说边哭,很快昏厥过去。

短短几个字,便如灵丹妙药一般,令梅妃的眼中重新有了神采:“鸿儿,母妃知道现在委屈了你。你再忍上几年,待你长大了,有了自保之力。母妃定然亲自向你父皇禀明一切。欺君之罪,母妃自会一力担下。”

“你个孽障!真当别人像你一样,都是没脑子的蠢货吗?穆方这一张口,谁能猜不出和我们淮南王府有关联?”

穆梓淇眼眶涌起熟悉的温热,神色依旧木然。

徐氏耳后火辣辣的,恨不得剁了自己的手。

安王对俞太后畏惧如虎,盛鸿这个天子,和俞太后关系也算不得融洽。

前世的丈夫!

她无需再卑微的跪在他的脚下,无需再费尽心思揣摩他的心意,无需再用尽手腕来“固宠”。

四皇子自少时起练习射御,御马的功夫确实极佳。各式御马的动作做得十分精准,如行云流水般流畅自然。

五艘巨大的海船上,有几十个商贾同行。海船上人员复杂,彼此皆不相识。他们身在其中,颇有些扎眼。

鲁王眼角干涩,不想再软弱哭泣,强自打起精神来转头。

谢明曦似笑似嗔地白了盛鸿一眼,却什么也未说,反手握住盛鸿的手,一起携手进了内室。

这等时候,只能低头认错,万万不能提起“你为何要和盛鸿动手”之类。否则,恼羞成怒的宁王只会更加愤怒!

林钰坐在一旁,专心地喝茶吃点心,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到。心里暗暗腹诽,这对未婚夫妻真是傻乎乎的,说的尽是些没用的废话。

世间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赵太医凭借着献药之功,得了圣上青睐。俞皇后对赵太医也颇为器重。帝后偶有不适,都会第一个召赵太医来看诊。

俞皇后已习惯了独寝。

今夜值夜的,是芷兰。

芷兰生的温婉秀丽,气质端庄。在一众宫女中,十分出挑。

宫中规矩严苛。

顿了片刻,俞皇后又道:“你父亲是罪臣,不能再入仕。你兄长也无参加科举的可能。本宫有些私产,让他们父子做个管事,倒也不算辱没他们了。”

俞皇后和顾山长自幼一起长大,情谊深厚。莲池书院是俞皇后创设,真正管理庶务操心劳碌的却是顾山长。

几日相处下来,俞婉心中的钦佩,变作了微妙的仰望。

……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