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梦师:第33章:赏罚分明

碎梦师 作者: 春秋十里红妆

好!好!好!既被这天下最尊贵的男人所弃,那就夺他的权、毁他的帝王路,将这天下倾覆……(法医:为死者说话,让尸体开口,使罪犯无所遁行)

而蓝弦的手艺是很不错的,以前因为拍片需要,融柳曾经在某五星级的大酒店学了半年,只要不太复杂的料理融柳都可以做出来,不过融柳最拿的还是中国的家常菜,这也是蓝弦经常做的。

莫庭气的真喘粗气,为了不再吵下去,莫庭深深的看了蓝弦一眼,这一眼是受伤和失望。

而沐菲呢?导演反倒是不停的告诉她如何去诠释人物,如何去走位,可结果呢?远不如这个叫蓝弦的新人……

“我教你呀……”

要知道签上r&m集团的合约,就表示你被上流社会接受,至少认为你是一个有品味的人。

这姑娘命怎么这么好呀。

好在,莫庭同志出现了,避免了悲剧的发生。

几本书看下来,莫庭发现蓝弦根本不用书签的,而且她的笔记从来都是记在书本上,怎么会有一张纸呢?

忍不住伸出手指,沿着莫庭脸部的轮廓,慢慢的往下滑动着。

白雪似乎也察觉到蓝弦的嘲讽,有点尴尬的说着:“蓝弦,这个圈子就是这样的,你有价值公司就会捧你,没有就不会在你身上浪费钱,你应该明白的……”

“白雪,你知道为什么选在盛世皇庭吗?”蓝弦突然停下来问向白雪。

说完这话,蓝弦就把电话给挂了,闭目养神。

“蓝弦,请问你是不是因为认识莫总才代言绽放的呢?”

看蓝弦,面对记者穷追猛打,蓝弦一点也不像一般的女艺人,躲躲闪闪的,蓝弦落落大方的样子只让人觉得坦荡,让她的粉丝们相信蓝弦与两莫(墨)之间真的没有什么,只是欣赏……莫庭很快就来到剧组暂居的酒店,刚刚到达酒店门口,手机就响了,莫庭一看是amanda,嘴角就扬起一抹狐狸般的笑。

她蓝弦不屑成为了人家的第二选择,但这样狂傲的理由没有必要让人知道,这个理由传出去,只会毁了她的名声……

蓝弦微眯着眼一笑,双眼闪着几许调皮之色:

星娱公关经理一看大厅被公安工商税务的人给堵了,吓了一跳,立马上前寻问:“几位差爷,大驾光临,不知……”

再看看蓝弦那还湿漉漉的长发和莫庭那有些皱的衣服……

“蓝弦她在……”一副的副导立马上前,刚开口就被听到“咳咳”两声。

“既然这样,我就不打扰各位办公了,你们忙吧。amanda,把那些点心拿出来,请大家吃。”

“蓝弦?”白雪不安的跟了上去。

你……

“天啊,原来换一件衣服气场也能改变吗?”有几个女记者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当时导演都说蓝弦那一个镜头拍的很好,可是后来我们才知道这不仅仅是好可以说的出来的,因为那一天剧务出了点问,洒下来的人工雨是冰水,蓝弦在冰水里淋了一分钟。”

不是你想做就能做好的,公司的意思很明确,要么蓝弦自己去与制片人、导演“沟通”,要么就等着被冷藏。

蓝弦:太久没发毛威,这些人都当本姑娘是病猫了!(^0^:现在确实挺病的!)“你身上这是什么?”莫庭突然停下了侵犯的动作,指着蓝弦身上的红肿处,一脸凝重的问着,双眼中已没有了浴火,取而待之的是怒火。

虽说有缺陷美这个词,但演艺圈的缺陷美大多是人造的,世人还是爱完美的,比如完美的融柳。

白雪跳了起来,兴奋的拍着桌子,就是这个角色了。

“你认为自己能超越融柳吗?”

“这世间只有一个融柳。”

当白雪看到莫庭所做的一切安排时,相当羞愧的道:“我这个经纪人太不尽职了,莫总,看到这样的你,我表示好有压力,你这不是抢我工作吗……”

很快,颁奖的人宣布了终身成就奖的得奖者是——

蓝弦回头,就迎向莫庭若有所思的眼神,蓝弦一阵冷寒,感觉莫庭那个眼神,好像在算计什么,就如同她正在做的事情一样……

而与此同时,衬衫也套在了身上,虽然没系扣子,但总算是遮住了一点外泄的春光……

原本起伏的心情瞬间平静了下来,原本想要去调查蓝弦的念头也被搁了下来,蓝弦是谁又有什么关系呢,蓝弦就是蓝弦,知道蓝弦是谁只会更难不是吗?

而莫放在外面闯了祸也没有关系,他们身后有莫家,有莫庭,有蓝弦……

与其说蓝弦喜欢演戏,不如说她的人生没有别的理想,莫老爷子给她安排另一条路,其实和演艺圈差不多……

来到书房,打开电脑,蓝弦熟练的登陆某个网站,然后修改自己的网关信息,很少有人知道,融柳曾经是计算机专业高材生,毕竟没有人会把风.情万种、人间女神的融柳与一板一眼,埋头计算机程度的工程师联系到一块……

“谢谢导演。”蓝弦转身便离去。

而众人也没有去管蓝弦了,蓝弦的戏结束了,配角的戏还有几出呢,他们还要忙,顶多只是嘀咕两句:这蓝弦胆子真大呀,那么多虫子爬在身上,她居然不怕,那些虫子还掉进她嘴里呢……

想要打电话给经纪人,想想又算了,回去吧……

这些人,为了炒作连个死人也不放过。

“你怎么知道?”白雪惊讶的看着蓝弦。

虽说,娱乐圈ooxx事件无所不在,但并不是每个男人都喜欢女人,有的男人更爱名车、名酒、名品什么的。

可是,蓝弦很明白,在这个圈子得到的越多付出的也就越多。

不知谁提出了,蓝弦在法国所拍的那组照片,而很快众人就忽略了莫庭的存在,一个个好奇的看着蓝弦,恨不得现在就上前采访一番。

浴巾缓缓滑落,莫庭才发现蓝弦是玩真的,居然就当着他的面前换衣服。

即使蓝弦拿了奖,在他们眼中,蓝弦依旧是个新人。

这白雪的人脉还真是越来越广了,中石的老总。

“混账,莫庭这是做的什么事,立刻给我传令下去,今后各区的司令,都不得再帮莫庭做任何的私事。

不过,他也不介意卖墨云天一个面子,除了朋友,墨云天更是英国墨家的公子……

得意?是的,白雪现在可真真是春风得意呀,这些打电话来的可都是平日怎么也见不到的导演、制片人、投资商和厂商。

“蓝弦,你怎么挂我电话,对方手中有一部大片呢,正想找你出演女主角呢。”白雪连忙去抢蓝弦手中的手机,同时责怪的看了蓝弦一眼。

蓝弦的话说的没有错,此时他们就像是空中楼阁,美则美但那根基实在不稳。

蓝弦成为绽放的代言人一事只一笔带过,蓝弦在秀场的精彩表现也一笔带过,各大报社如同约定好了般,纷纷报道蓝弦与莫庭的jq,大家都提到蓝弦身上那件礼服是莫庭送给蓝弦的。

毕竟蓝弦的改变与融柳死亡的时间太相近了,有心人士一查就出来了,而莫庭绝对会是有心人。

在蓝弦与墨云天身上扫过,发现蓝弦的视线在莫庭一出现时,就落在莫庭的身上,简大经纪无法偏颇墨云天,同情的看了墨云天一眼:大神,你还没恋就失……

莫庭挑衅的看了一眼墨云天,脸上扬起一抹大大的笑:“当然是用你给的钥匙进来的。

写个小说咱的就这么堵心呢?g友说的那本书,话说我还真没有看过……郁闷。我就想写个重生,选择娱乐圈。“蓝弦,晚上九点要去ktv,恩,本市了大的那家金碧辉煌,制片人的邀约,颜总监说了你必须去。”走出剧场,白雪不放心的再次提醒着蓝弦。

“出了点意外,不过蓝弦克服了。”导演指了另一台专门拍近镜头的摄像机,给墨云天看。

“你好,蓝弦小姐,你的资料我们有看过,你是非常优秀的演员,希望我们有合作的可能。”说话是一个大胡子,身份、名字全无,用着怪腔怪调的中说着。

蓝弦红了也忙了起来,上的通告都大牌了起来,通告上的问答都是白雪精心设计的,满足观众的爱好又能保持蓝弦的形象。

孤儿出身没有受过系统的教育,中学毕业,餐厅服务员,势力,没有品味,欺负伙伴……

蓝弦从来都明白,靠山的重要性,有山靠时,她从来不会推拒,清高在这个世界活不下去的。

这个女艺人也是蓝弦颇有尊敬的一个艺人,有演技,为了也很圆滑。

是的,做为专业的经纪人,无论蓝弦出席什么场合,他都会多备一件衣服,以备不时之虚。

莫老爷子也是一个有耐心的主,这一等硬是让蓝弦等了半个小时,蓝弦穿着高跟鞋,站在那里半个小时一动不动,腿早就麻了,趁莫老爷子不注意时,悄悄的将身子左右微侧着,好让自己的双腿能换着休息一伙……

“是橙色年代的王亦诗,安慰一下蓝弦吧,好莱坞那边看中了蓝弦,但最终没有通过,具体的原因不知……”

“蓝弦,你死定了,咱俩没完……”莫庭按掉通话键,在第十次没有打通后,莫庭起身抓起身后的外套,拿着车钥匙往外走去。

像那天在金碧辉煌出手教训人一样般彪悍,还是如同在厨房那般贤淑,又或者像那一个意外吻后,冷漠呢?

蓝弦带头朝电梯走去,默默的按下了自己所在的楼层……

“踩脏了让佣人拖就好了。”莫庭看着那拖鞋犹豫了一下,这东西他还是第一次,好像去谁家也没让他换鞋吧。

“侨恩,绽放的宣传照都拍完了吧。”莫庭这话问的无意,可却让侨思警觉了起来,想也不想就摇头:

侨恩也没有忘本,国际大师的他除了接拍绽放的活外,其他的拍服装的活,他一律不接……

“那我出钱行不行,模特的费用我出……”侨恩哀求着,这几年他基本上找不到能激起他灵感的模特。

看着手机,蓝弦的难得忧愁起来。

不知为何,一想到这个可能,莫庭就感觉对不起蓝弦。

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飙戏最是痛快,他们都不需要对方带,自己很快就能入戏,导演一说开拍,镜头前就只有小七与北君默了……

压轴的礼服展现出来后,在场的人就可以去找绽放定制自己看中的,今天t台上展视出来的礼服,都接受定制,不过只有一件……

墨云天,连续三年蝉联影帝,当之无愧的天皇巨星,不过比起融柳又差一了,当年融柳则是连续拿了六年的影后。

蓝弦冷冷的看了一眼那女持人,蓝弦的眼睛向来温柔似水,这还是她第一次用这么冰冷的眼神,而这个眼神被大屏幕给捕捉到了……

“哪个公司?”

凭一部偶像剧蹿红,根本没有任何的代表作,这样的一个艺人凭什么让r&m集团抛出橄榄枝。

“啊?”什么意思呀,天外一笔?幽韵琦朦了,影这是说什么?他们是在谈茶具吗?

幽韵琦硬是把这剑塞到影的怀里,神神秘秘的道:“现在用不上,并不代表将来用不上,你先收着,总有一天能用上的,放心。”

“相信我,一定可以的。”千年雪莲,万年紫参,都吃了下去,这身子早已没有当初的虚弱了,虽然还未治本,但她相信,那大还丹吃了下去,影定能和常人一样,不,是比常人更强数倍。

幽韵琦也不说话,影看着剑,她看着影,如同每日一样,原本静不下来的她,却可以看着这个男人一整天而不动一下,这个男人不知不觉中改变了她很多。

“去吧,爷爷没事。”自己的孙女自己清楚,他不过是说说而已。闭上眼睛,嘴角扬起一抹微笑,原来,死亡并没有自己想像中的那样可怕,至少他现在除了觉得身后那地过于冰冷外,就只感觉到轻松,从未有过的轻松,闭上眼,想着自己这一生,第一个映入眼帘的竟然是她,那个洒脱、淡然的女子,那个被他亲手推开的女子。

靠在椅子上,轩辕晗的眉头紧锁“越是平静,越是危险”

看到轩辕晗的眼神,闻人靖暄挑衅的道。“真没用,你的狐狸样做的也太不精了,居然能让人看穿。”

“不可能的,兵权是他们唯一的支柱,司徒府丢不起兵权。”

这可是不成功便毁灭的呀。

你现在才明白什么叫皇权吗?为了那个位置,什么都可以拿去赌,赌赢了就是天下至尊。

他们什么时候会动手?

不知道,也许已经动手了。看着窗外的月光,轩辕晗苦笑,为什么知道自己的母后要害死自己的父皇都不会觉得伤心呢?难道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给太子殿下请安,千岁千岁千千岁。”就在知心欲再说什么的时候,宫女请安声,打断了她们的话题。

“婉如,要幸福。”知心上前一步,但被轩辕晗拉住了,只是眼含泪水的对婉如说着。

“清,知心,她还在?没有走?”轩辕晗睁开眼,太好了,知心没有走,他一睁开眼,发现在落霞院,发现在知心之前住的房间,发现房间里面没有知心还以为知心已经走了。

“爷,没呢,知心太子妃她一直在后院呆着,都好几天了,之前属下有去看过,就那样呆呆的坐着,也不动,后来好像睡着了,属下这就去看,太子妃她醒了没。”吴清说完,便立马朝知心所呆的房间走去,虽然吴清之前很气知心不肯替轩辕晗医治,但气归气,他还是抽空关注着知心的举动的,毕竟,那是太子妃,那是爷最在乎的人,可不能出一点差错。

对,他也是故意的,宇府是吗?这宇会虽奢华,但也值不了多少钱,以宇家的财力,再建十个百个亦无妨。

“够了”看着这个打蛇随棍上的男人,闻人靖暄只得拼命压制自己的怒气。

“傻知儿,别说是今晚了,就是平日里,我们两人也出不去。”轩辕晗一边靠在墙上为休息一下,一边往怀里摸着什么。

“快,有人闯城……”

“联系不上。”沮丧,司徒大将军似看到了司徒府的毁灭,这一棋没有下好,满盘皆输,当初他们不应该想着什么让他“光明正大”的死,虽然麻烦缠身,但至少比现在的处境好一些。

“找到了?找到了什么?”表面装着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可此时的轩辕晗内心清醒的很,同时心里暗暗一喜,这秦知心这么晚,如此高兴的样子来找自己,不会是找到了治疗的方当了吧,自己的腿终于要站起来了,心里满是期待,可表面不露声色。

“知儿放心,现在你二娘可不敢找娘麻烦呢?”秦夫人神秘的说着,呵呵,这个女婿真是越看越满意。

“那知儿,你快去看看吧。”听到有药能抗秦夫人就放心了,便催促着知心去看看,在她眼里,晗王和知心的感情很是不错的。“老爷,这靖暄天天往那药膳坊跑,你就不担心吗?那知心姑娘……”是夜,闻人夫人与闻人老爷两人正在房间里,准备就寝。

“准,太医院,以薛太医为首的十位院士前往”皇上大手一挥,轩辕王朝太医院医术最好的十位太医,被派往益州了。

“知心,你别担心,轩辕晗他在那里一切安好,在行馆,有那么多护卫保护,定不会有事的。”

“下去吧。”

再一拳,已被知心制止了“晗,算了。”

幽韵琦走到欧阳长祺的面前:“欧阳长祺,你听着,我幽韵琦从来就没有喜欢你,一直以来都是你缠着我不放,我嫁给宇敏之是因为我喜欢他,你别在那里想那些有的没的,我的事从来都与你无关。还有,出了这门后,你就给我记住,这里你永远都不能再进,否则的话?你该明白,燕子楼是干吗用的?”威胁,那又如何,这样的麻烦早处理早好,处理的越干净越好。

身子稍稍一好,影便开始看着这房间里的书,学着去看那些账册,杀手天生的敏锐让他明白,他要做什么才是对自己最好的。

“知儿,瞒着你什么了?”轩辕晗有些慌乱,虽然,他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秦知心早晚会知道的,但他从没想过来的如此之快,他曾经只把她当成一棵棋子,只是利用她而已。轩辕晗内心苦笑,没有爱上秦知心以前,他从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也不觉得秦知心事后知道会如何的心碎与伤心,因为秦知心与他无关,甚至对于他来说是个耻辱,但现在呢?现在,他爱上了秦知心,一切的抗拒,在看到秦知心悲痛无助的时候全部打碎,就那样热烈而直接将内心一直努力控制住的所有爱恋都显现出来了,他会为秦知心担心,为会她着想。

“我娘,我娘她是怎么死的?”秦知心一听到秦夫人的死因,整个人都慌了,她什么都没有办法想了,只是不停的想着,母亲死了,再也见不到了,最疼爱她的母亲死了,这个世界曾经唯一的寄托死了,这个世界,支撑她活下来,会为她的幸福着想的人死了,无助悲伤,就感觉如同到了世界末日一般,天旋地转,她什么也看不到了,眼前只有一片黑暗。直到刚刚,轩辕晗说母亲的死因不简单,她才想起来,母亲一直好好的,自己一直都有替她检查身体的,怎么可能好好的就死了呢,一个多月年,自己还见了母亲一面,那个时候还都是好好的呀。

“三天前,突然传来岳母的死讯,我很是奇怪,于是便派人从二十三天前查起,发现当天五皇弟去了一趟秦府,五皇弟走后,秦府便传出岳母病重的消息,三天前五皇弟又去了一趟秦府,当天下午便又传出岳母去世的消息。”轩辕晗不是故意误导秦知心的,他知道定是因为秦夫知到了什么,秦夫人可能为了他们,想要出来报信,五皇弟他们怕自己做的事情泄露出去,才杀秦夫人灭口的,人绝对是五皇弟与秦相杀的,只不过,事情的起因起是因为他轩辕晗而已,轩辕晗不敢说,他怕说了,知心会无法原谅他,秦夫人在知心心中的地位有多重,他比谁都清楚,那是任何人都无法超越的。“年轻人,确实不错,心思细腻,大胆敢想呀。”影此话一出,幽冥手就明白,这个年轻人猜出了些什么。

“姐姐,他外出了,他是经商的,经常要往外跑。”婉如没有察觉到知心的不对劲,笑着解释。

知心点了点头,提起来的心,也就放了下来,那就好,她还以为婉如未婚生子呢,虽然她是不会觉得有什么,但,在这个时代,没有父亲的孩子可是会受很多欺凌的。

轩辕晗拍了拍床边,示意知心坐过来。

看着知心脸上的担忧,轩辕晗笑着安慰。“放心,我们一定可以平安到达京城的。”

轩辕晗听到后,什么都没说,一把放下吴管家,就往太子府走去,那步伐虽还能称之为走,但却比常人快了不知多少倍。

看轩辕晗一副焦急的样子,知心关切的寻问着。“晗,怎么了?”

“平身”

“短时间内当然没问题了,时日久了,敏之也会很生愧疚,毕竟敏之是家族掌权人,如果长时间不处理家务,未免太过。”优的坐着,轻轻的托着手中的杯子把玩,他不是宇敏之,不会有他的善良与待兄族之间的友好,更何况和这群人相处,退让就是退缩。

“不知敏之此言何意?”在事情不明朗前,还是装蒜的好。

丑时未到,三人便穿好黑言舒备来的守城士兵的衣服,在城墙外等着,漆黑的夜慕是他们最好的遮掩,依就是离城墙百米外的树旁,三人毫无睡意,一脸精张盯着那看在灰暗的油灯下显得更加阴森的城墙。

“先找地方休息,明日再来。”晚上不行白天来,暗的不行,明的来。

她来了,他应该也来了吧。“你……”不知过了多久,知心总算回了神,但千言万语,千恨万怨都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眼含泪水,说了一个你。

“对不起,等久了吧,我们走吧。”道歉是一种习惯,很自然养成的习惯,虽说在这个时空当了十六年的大小姐,但这个习惯却是没有变。

“回父皇,虽然此女和儿臣的姐姐长得一模一样,但……”

那五个人看似普通,但一动起手来,就很明显的看得出是高手,气息平稳,徒手与这群人博斗,一柱香的功夫,就看到外面躺下了几十具尸体,而也让闻人靖暄看到满身是血的知心。

唉,闻人家尽出痴情种,老爷也是这样,终生只娶了夫人一个,当年少爷痴呆,夫人又不能再生时,也不肯再娶一房,现在,少爷,比老爷更甚。

闻人靖暄抬头“你这以快就到了?”

“大夫说很危险,伤很重,我正准备拿千年雪参给她含着。”

敏之不像他想像中的那样简单,他那个媳妇更是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样温婉呀,宇家,有好戏看了。

“皇上英明,怎么会是暴君呢。”故做慌恐的一跪,他认了,他就是个奸臣,他不怕背一世骂名,反正他身后有皇上挡着,一时半伙死不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