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梦师:第5章:横扫天

碎梦师 作者: 春秋十里红妆

“这不可能,不应该平手吗?”顾千城盯着棋盘,似要将它看出一朵花来。

只是,让倪月没有想到的是,老皇帝的圣旨还未到,秦寂言就出现了!

比起文官,武将们更羡慕嫉妒凤家。同为武将,他们也不会比凤家叔侄差太多,可他们根本没有上战场立功的机会。

景炎一脸挑衅,“你不是不会输吗?换不换有什么关系?”

这话没头没有脑,可顾千城与封夫人却听明白了。封家老爷子这是给顾千城一个机会。五年后……

“看来,江家只有十八人,第十九是凶手的可能不存在。”江家并没有多大,要藏起一个人不让其他人发现,并不是容易的事。

看千城羞红了脸,老太爷也忍不住乐了,打趣道:“平日见你处处妥帖,像个少年郎一般,难得看你露出小女儿的娇态。”

“你是最好的饵,要是让北齐人知道你出现在这里,北齐人会选择放走凤家军,而对你下手。”别说一万,就是十万凤家军也比不上一个秦寂言。

秦寂言熟门熟路的把顾千城带到一小村庄,在村庄外放一道信号烟,便有一农家汉子出来,悄悄的将两人带进家里,并他们奉上事先准备好的衣服和吃食。

路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大部是说密室杀人案的事,分析背后主使者的身份,可是……

老太爷是真的后悔了,要是他立场坚定,要是他身体再好些,顾家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是顾家的罪人。

顾老太爷什么都没有对顾千城说,他只要摆出这个姿态就够了,因为他知道顾千城最终一定会留在顾家。

这个男人不好惹!

有大秦皇后这个身份,倪月可以活得长久一些。

那个懦弱胆小,时不时就需要自己出面撑腰的小女孩,现在已长大了,现在已经不需要讨好她,看她的脸色了……

三人也不敢再闹,安慰地拍了拍承欢的背:“好了,别孩子气了,我们三个还不是沾了你的光,要不是你,姐姐哪里会记得我们。”

站在箱子上,享受秦寂言和暗卫的劳动成果,顾千城有些不好意思,见秦寂言冷着一张脸,便夸了一句:“殿下,你太厉害了。”

“皇上,我求你……求你放过季家。我可以帮你夺下西胡,只求你放季家其他人一条生路。”季诺脸色苍白,神情悲怆,却坚定的道。

“那就谢谢了。”顾千城在秦寂言隔壁桌上坐下,“帮我调和江南有关案卷。”

他们这个年纪容易饿,而且晚上吃完后,又忙了大半个晚上,这伙胃早就空了,一个个纷纷寻问,有没有他们的份。

“倪月?长生门的圣女也来了?”自从上次差点被长生门的人弄死后,顾千城就开始关注长生门的人,不过她能查到的有限。

“朕到底逼了你什么?罚你跪在宫门口吗?朕承认此举伤了你的颜面,可你就为了这么一件小事而逼宫?”

现在老太爷病倒在床,即使清醒了也不愿意理这件事,只说顾国公现在本事大了,他说的话也不听了,他这个当爹直接养老就好了。

“是的,他没有机会。弹劾顾贵妃和顾国公的折子,已经在内阁,封大人绝不会压下。”秦寂言好看的眉眼微扬,眼中的寒意只有他才明白。

要说不着急那一定是骗人的,可这个时候他就是再着急也没有用,火焰果就这有这么一枚,要是拿不到这一颗,他儿子身上的寒毒还不知该怎么办。

“放心,我们的儿子一定不会有事。”身后是滚滚火浆,甩也甩不掉,可却影响不到秦寂言的好心情。

他们查来查去,发现这摘星楼,居然是一个做假画的窝,除此之外别的什么也没有。

“可是……”今天的行动这么大,要是没有收获,他们如何交差?

御林军统领摇了摇头:这样的一个人,被拘在皇城真正是浪费人才。

几个暗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默契的决定,无论如何也不能将今天发生的事告诉秦殿下,他们就当作什么也知,先把顾姑娘送回京城再说。

“殿下,你背着我,行吗?”顾千城不怀疑秦寂言的实力,可带了一个人就不好说了。

猪头六怕,怕得要死,可一想到他的儿子,他就有勇气了。

“嗯……记住,朕要灭了他们的老巢。”秦寂言连看都不看一眼,只抱着顾千城往船舱里走……

秦寂言反应极快的抱起顾千城,“呆在马车里别动,我下去看看。”

不好,落入封老爷子的圈套了!

只是,秦寂言身手十分灵活。面对景炎手下的攻击,不仅仅是他,就是他胯下的战马,也没有受一丝伤。

顾千城忙丢开水,抱起铜盆吐了出来,“呕……”

一个半月,术数师们把所有的数字都算了出来,只余最后一道门,十位数的计算。

顾千城现在根本没空管这个问题,她现在只想着,要如何解决这两个打手,还有离开顾家!

顾千城一边打,脑子一边在飞速的旋转,看两个打手越打越心急,顾千城知道机会来了……

“才二两银子,真小气。”焦向笛看顾千城,居然要脱困了,一脸遗憾。

摄政王轻轻点头,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给太后身旁的女官做了个手势。

“理解你什么处境?”秦寂言脸上带着坏笑,上前一步,逼近顾千城。

服了忠心蛊,一辈子就是长生门的人,他们不想卖身。

他已经回不去了,他只能闷着头往有走,不管对错。

景炎桃花眼一挑:“你在为封似锦的事烦心?”

他觉得,任五皇子这么做下去,那什么国库钱庄别想开出来了,他的政治生涯也要挂上一个污点了。

“我……劝说,言将军会听吗?”顾千城艰难的开口。

“啪啪啪……”秦寂言毫不手软,一下一下打得十分用力,顾千城一脸涨红,不是被打疼了,而是气的,羞的!

秦寂言说的一个时辰就要到了,可她却还没有想好到底要怎么办。

圣后看着沙漏,无奈地停下脚步,深吸了口气,“来人,去看看大秦的皇帝在做什么?”还有最后一刻钟,她要是还下定不了决心,秦寂言就代她做决定了。

秦寂言没有亲自接,他身后的侍卫上前接过,打开查看,“圣上,是活火山的地图。”

不过,为了打击西胡,封首辅等人还是留了一步,“圣上,有风遥将军在,死士一时半刻杀不过来,不如我们先一看看,风遥将军到底是不是云霁将军的儿子。”大家心里早已认定了,再看一眼不过是为了确定。

风遥死了,风遥手底下的心腹绝不会和风遥一样,投诚大秦,忠于大秦!说起来,这一次顾千城还真得错怪了老太爷,老太爷不是不欢迎她回来,也不是不派人迎她,而是……

小院的下人一点也不客气,堵在门外,根本不让窦氏进……不过是抄一个土匪窝,这对暗卫来说真得不是什么难事。要连这事都办不好,暗卫们可以直接自杀了。

“取你命的人。”暗三现身,一枚石子飞射而出,直接穿过向导的右手腕。

秦寂言点了点头,“小东西是大功臣,它要喜欢随它拿。”

虽然他们自己也是伤痕累累,有几个少年直接累得爬不起来,可他们却是真正的凭自己的实力,打赢了武力值明显高于自己的土匪。

而更让人讨厌的是赵王。

看样子,顾家还是欠教训。

秦寂言没有接,低头就着杯子喝了一口,然后……

“殿下,你想太多了。”除了第一次外,她事后都有喝避孕药,不可能怀孕。

“千城姐姐你真得没事吗?”顾承意怕千城是安慰他,忙道:“千城姐姐,要不找大夫来看看?”

莫非是心事太重?

知晓事情的严重性,凤于谦不再隔岸观火,命人看好乌于稚,便单人一骑冲入战场,一把长枪隔开激战正酣的呼延千霆和单增。

“生什么气?你不会以为,我会因为武家的事而跟你怄气吧?”她有这么蠢吗?为了一个算计过她的外人,跑去跟秦殿下置气?

没有让秦寂言失望,这些人在大殿上足足吵了近三个时辰,直到腹中饥饿,口干舌燥,这才停了下来,然后……

君无戏言,秦寂言说出口了,要求他收回成命,可不是容易的事。

和一般人相比,天天和尸体、死者打交道的她,确实比一般冷清,也比一般人更能接受生死,可并不表她不会悲伤,不会难过。

顾千城淡淡开口:“你没得选择。”顾夫人不会放过赵婆子,赵婆子只能跟着她。

秦寂言是储君,皇上身体不好,这个时候急诏秦寂言回京,除了皇上身体不行,让秦寂言赶回去继位外,平西郡王想不到其他的原因。

可现实却不是!

“我明白该怎么做了。”这种事封似锦虽然不曾做过,可要做绝对能做到完美,只是,“这次好解决,可就怕皇上见殿下你迟迟不回,再次下诏书。”

斗,是人的天性,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有敌人与敌人斗,没有敌人就自己斗。当朝堂上所有的人,全都以皇上为中心,成立一个大的利益集团,他们在朝堂上就没有对手,没有外在的压力,这个时候他们就会内斗。

当顾千城寻问时,有几个露出震惊与不可思议的神情,还有几个流露出害怕与恐惧,当然……这些人不约而同的用仇视的眼光,看着那枚白色的卵。

暗卫不解的抬头:“啊……顾姑娘不是你说的,用火吗?”

“秦寂言,皇太孙……好一个皇太孙!回京?哼,我绝不会让你平安回去。”赵王一脸暴戾,明显他也是认为秦寂言此时回京,必然是为了继位。

言倾一向不喜多言,心里猜到了秦殿下的想法也没有多说,只是在离去前将一个食盒放到秦寂言的桌上,“殿下,这是承欢给他姐姐和唐万斤准备的。”事实上,这是封似锦让人准备的,不过是以承欢的名义送来罢了。

顾千城一动不敢动,让秦殿下抱着,可半天过去也不见秦殿下冷静下来,顾千城为了转移话题,指着秦殿下手上的木盒问道:“殿下,你带了什么来?”

承欢受了委屈,她哪里不知。

子车的水性不差,可也仅仅是不差,并没有到非常好的地步。

眼见着从船尾退到船头,就快没有退路,船上的打手们不得不停下来,“你,你,你别上前,再上前我就不客气。”

顾千城歪着头,一副懵懂的样子,那样子要说多可爱就有多爱。

这世间会注意到他高不高兴,会花心思哄他高兴的女人,恐怕只有顾千城一人了。

“哼……”顾千城怒极反笑:“想来是我的好二婶。”顾千梦被赵王妃和平西郡王妃削了一顿,名声跌至谷底,二夫人这是想拉顾千城垫背。

“朕的皇后顾千城,前些日子在长生门做客,朕特意来接她回家。”既然是先礼后兵,秦寂言自不会在没有问出活火山的位置前,与圣后撕破脸。

……

几个在看银票的捕快们,正看得眼睛发疼,见到顾千城奇怪的举动,一个个围上前来查看。

秦寂言看到这一幕,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死者眼眼睁开,眼珠翻白,嘴角歪斜,嘴角边和有鼻孔中有涎沫流出。平躺,面朝上,手脚拳曲,右小腿有一处暗伤,青紫色,系死前所伤,不致命。”

秦寂言想要保存实力,等待援兵来,而西胡人则要速战速决,尽快解决秦寂言手中的兵马,免得让他等到援兵,实力大涨。

秦寂言把顾千城带到自己办公的房间,待送茶水的下人下去后,才把小神女像拿了出来。“你看看。”

他救了这些人命,就足够了。

“我知道了。”心头一闷,顾千城的情绪有些低落,端起一旁的茶,却是没有喝。

秦寂言早不移宫,晚不移宫,偏偏在这个时候说要移宫重建皇宫,必然是有目的。

“呕……”顾千城一张嘴,话还没有说出来,就先吐了。

那么多人怀孕生子,怎么到她身上,就这么折腾呢?

挟天子以令诸侯,老管家现在就是挟顾千城肚子里那块肉,来威胁秦寂言、顾千城和子车。

“莫不是出事了?”按说,这个时候该有人给他送最新的消息来,可秦寂言在蓟县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人过来。

“看样子,长生门在江南果然是有安排。”要是没有安排,老管家不会执意选择在江南,与他做交换……三天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许是老太爷开了口,这三天不管是顾国公还是顾夫人,都没有来打扰顾千城,更不敢说让她去为老夫人求情了。

这里没有外人,顾千城也不用装,一个冷眼扫过来:“娘娘用了什么药?”这伤,绝对是用药弄出来的。

秦寂言在程家只呆了半个时辰,却把程家搅得天翻地覆,先不说程将军和程家三位公子听说这个消息,如何的愤怒和不敢相信,单说顾千城听到这个消息,直接就傻眼了。

“她自己亲口承认的,要不是这样,本王也不会想到,她居然会是杀人凶手。”秦寂言靠在椅子上,右手撑着脑袋,显然也是头痛了。

你不是说吴六郎可能是北齐六皇子吗?我们现在不能肯定他是不是,但可以肯定他十有八九是北齐探子。

“我,我好像……流血了。”顾千城拽住老管家的衣摆,痛苦低喊。

子车见顾千城无碍,快一步往上,打开了顶上的盖子,随即就听到甲板上传来的打斗声,还有叫骂声……子夜时分,万籁俱寂。火城人早早进入了梦香,在安睡药的作用下,睡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香甜。

一个眼神过去,侍卫立刻出去寻找了,而本着不知道就要问的原则,秦寂言就问了顾千城,要苏合香丸干什么用?

将药丸含在嘴里,顾千城和之前一样,把口罩手套带上,这才朝停尸房走去。

自从他们跳下深渊,小雪貂就没有发出声音,此时更是蔫蔫的,像是病了一样,“小东西,你怎么了?”

“是不是有什么机关?”顾千城低头看着小雪貂,小雪貂回以她一个茫然懵懂的神情。

“我找找看。”小雪貂不懂,秦寂言懂,只是……

“是。”暗部的人再不敢多言,小心的扶着封似锦,带着他越过人群,来到马路中间。

百姓有期待,百姓还信任他,他就有把握维护好现场的秩序。

顾千城不由得失笑,故作夸张的道:“谁惹我们陛下不高兴了?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让陛下不高兴,拖出去斩了。”

为了讨好丈夫,即使心里再恨顾千城,顾夫人在这个时候,也要表现得温柔善良,好让顾国公放下昨晚的事。

老皇帝还没有死,这个时候动他的人,无疑是打老皇帝的脸,要是引起惹怒了老皇帝,反倒得不偿失。

不过,这事秦寂言没有告诉顾千城,不是隐瞒,而是不想顾千城担心。

“担心什么?这里找不到,就出去找。”倪月脸色不变,面无表情的道:“既然有人进来过,就表示龙凤果被人带走了。只要龙凤果还在,我们总有找到的一天。”

须臾间,顾老太爷心中的郁郁消散不少,见到下人进来,顾老太爷大手一手,让下人把顾千城扶起来:“还愣着干什么,没看到大小姐跪在地上嘛,快把大小姐扶起来。”

“殿下,之前的事,呃……我太饿了,脾气不太好。”顾千城拽着秦寂言衣摆,小媳妇一般的说道。

顾千城知道秦寂言不想她背负太多,可有些事不是她装作不知就不会存在。秦寂言会丢下大军与她脱不了干系,哪怕做决定的人是秦寂言,可她也不能说一点责任都没有。

两人私下怎么闹都行,可闹到属下面前,顾千城真没有那个厚脸皮呀。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坏你们主子的好事。

同一时刻,向导口中挡住外人,不让人进来的鬼山,正一点点往下陷。山顶上石头如同活了一般,霹雳啪啦的往下滚。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