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梦师:第44章:繁文缛节

碎梦师 作者: 春秋十里红妆

轰的一声巨响,时间源头崩溃了,镇压掌控者的力量瞬间消失,这一刻,恐怖的气息浩荡出来。

盘古大喝一声,挥舞灰蒙蒙的战斧劈了上去,砰的一声,那颗脑袋当场炸碎开来,威势至强,让人难以置信。

“好了,这事就这么定了,三天后绝王与上官云端大婚。”太上皇的眸子再次的扫过众人,然后下了命令。

就算她曾经是夜无痕的王妃,但是她现在已经被休了,那就是自由之身,他便可以娶她。

“你已经通知了太上皇。”凤阑绝微愣了一下,然后快速的说道,此刻,不是疑问的语气,而是完全肯定的口气。

“我想知道,她的清楚。”夜无痕本来就不是那种喜欢开玩笑的人,所以,根本就没有理会他的话,而是直接的问道。

叶寒听到他的话,脸色微微的沉一下,原先的痞痞的表情便瞬间的不见了,换上了几分凝重,唇微动,沉声说道,“那是一种极厉害的毒,无色,无味,而且不留任何的痕迹,只怕就连我看到那种毒,一时间也未必能够分辨出来,我以前也只是在一本医书上看过这种毒,原本以为,那只是夸大其词,却没有想到,竟然真有这种毒,而且,今天竟然会被我遇到了。”

“喂,你着什么急呀,我觉的,上官云端肚子里的孩子可能不是:”叶寒看到他要离开,不由的急声喊道,只是,听似解释的话,却又偏偏带着几分刻意让人误解的意思。

皇后说这话时,声音中,是掩饰不住的欣喜,毕竟,她们都不知内情。

她就是要让她当众出丑。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大臣对坐在大殿之上的凤阑绝恭敬的行礼,这一次,不同于上次凤阑锐的时候,所有的大臣,都是一脸的臣服与恭敬。

“你还笑的出来,快点起来去早朝。”上官云端有些气恼的瞪了他一眼,这个男人,这个时候还笑的出来,早朝可是大事呀,他竟然一点都不着急。

原来,她爱了以后,就会这般的患得患失,爱了便没有了先前的冷静与果断了。

只是,这一次,上官云端冷眼望着那轿子,眸子中,隐隐的多了几分冷笑,此刻的她,冷静了下来,也不会再受那个女人的声音的影响了。

“本王的事情,从来不会瞒着她,也不怕让她知道。”凤阑绝的脚步微微的停住,双眸微眯,冷冷的说道,这些的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强硬的冷意,没有了先前的顾及。

“呵呵。”只是,上官云端却是突然的轻笑出声,一张脸上,都是满满的笑意,似乎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活。

众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这番话,不但没有丝毫对上官云端的轻视,反而都对她多了几分敬佩。

便有专门的太监开始盯着记时的漏刻,这种古代的记时的东西,自然没有现代那般的精确,这也正是刚刚严大人坚持再让人拿一本书来的原因。

“皇上,不如让她们有一种公平的方式来决定谁先谁后吧:”皇后也忍不住的说道,皇上这次也太偏袒了,她真的替上官云端着急。

只是,丞相夫人的身子却是愈加的僵滞,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也更多了几分担心,唇角微动,略带轻颤地说道,“进宫?”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一切便都很明显了。

毕竟,像凤阑绝这样的男子,可是每一个女人梦寐以求的想要嫁的男人,而她们身为凤月国的重臣之女,要条件有条件,要相貌有相貌,原本也都是有机会的。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他出场了吗?

夜如梦虽然极为的不甘心,但是,自己此刻这般的狼狈,只能一脸气愤的下去了。

“还请皇上喊几个擅长算数,会用算盘的人来。”凤阑绝微微坐直了身边,然后沉声说道,也将手中的那写满了数字的字放在桌子上……

那几个管家虽然不明所以,但是上面吩咐的,岂敢违抗,都一个个胆战心惊的快速的算了起来。

这件嫁衣的确很完美,完美到连他都猜不出上官凌雨有什么目的。不过上官凌雨最好是不要耍什么阴谋,否则,他一样不会放过她。

这位公主已经开始向上官云端撒娇,告某人的状了。

“恩。”秦思柔的脸上绽开淡淡的轻笑,很美,很美,带着几分柔软,却显出她那不食人间烟火的飘逸。

秦思柔眉角一挑,脸上微微的扯出一丝略显奇怪的轻笑,“是,我在他的心中的确是特别的。”

明明那般的亲密,却说不是他的女人?

凤阑绝暗暗摇头,这丫头还真是狡猾,他竟然上了她的当。

而今天恰恰是二十五号,她本来也只是想赌一下,没想到,真被她撞到了,看来,老天这次也帮她了。

“这个逆子,来人,将王府的大门给朕撞开。”皇上的怒吼声彻底的粉碎了上官云端所有的希望的泡泡。

她倒是挺欣赏李大人这种仗义,明知道这么做会惹怒皇上,却仍就为丞相求情,只因为他有情,有义,一个有情有义的人,绝对会有一颗最忠诚的心。

他找他?有什么事?

凤忆希的身子也有些僵硬,心中似乎也有着几分紧张,双眸微微的望向另一条路,微愣了一下,便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她不想这般单独的跟他一起。

李贵妃的双眸微转,心中突然有了主意,只是没有急着开口。

只是心中却暗暗疑惑,不是说,皇后想要要害上官云端吗?怎么看这个样子,倒像是皇后与李贵妃之间的争斗呀?

若是刚刚那个链子没有被月儿那丫头给上官凌雨戴上,李妈发现后,一定会她有所怀疑的,毕竟李妈是娘亲陪嫁的丫头,更清楚那链子的事情。

“什么事非要选在这个时候,你这分明就是捣乱?”老夫人见她竟然还敢顶嘴,脸上更多了几分怒火。

“恩?”凤阑绝眉角微蹙,有着几分不解,按理说,她的娘亲留给她的东西不是应该直接的给她吗?怎么会?

他以为他能够做到,但是,今天上午整整一个上午,他都心神不定,他的心中有着一股冲动,一股想要将她抢过来的冲动。

其它的大臣,却都有些莫名其妙,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看到地上跪着的几个人时,纷纷的惊滞的,却也都不会想到是有人去偷国库,只以为是进宫行刺的刺客。

“这。”那几个人纷纷语结,国库之隐蔽,极少有人知道,就连皇室中人知道的也不多,更何况是外人。

上官云端眉头微蹙,双眸中多了几分沉思,突然眸子一闪,脸色随即一沉,难道二皇子是想要。

上官云端眉角微挑,果真如她所料,这二皇子果真够狡猾。

“我只是实话实说,老夫人还是消消气,气坏了身子就不值的了。”上官云端的仍就是一脸的轻笑,声音中似乎还多了几分轻柔。

她虽然是被休回府的,但是却算是待嫁女子,所以她若不来,就是抗旨,皇上可是正想法设法的挑爹爹的不对,她不能因为她的事情,而连累了爹爹。

这绝王可是全天下所有女子梦寐以求的男子,谁都想要嫁给他,今天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机会,她们绝对不允许任何意外的发生。

“云端,这个称呼,本王喜欢,以后就这么喊。”凤阑绝的脸上带着明显的激动,他微微的扶起她,将她抱进怀里,但是因为她刚醒来,怕她会不舒服,所以不敢太过用力。

她从来没有对他这么笑,那怕是以前她那样的执着的追着他的时候,都没有那么笑过。

她对他,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同情,有的反而是一种敬佩,这个男人竟然以为,她是同情他,还赶她滚?

是呀,凤忆希说的很对,他对主动接近他的人,向来都是保持极高的警惕,以为,他们都是有目的。

而那时候,他没有靠山,更没有任何的势力。

“什么,夜无痕抢亲?”上官云端却是不由的惊呼,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夜无痕竟然会去抢亲。

凤阑锐的身子愈加的僵滞,是,他是不相信外人,所以,才会让他偷偷的潜入凤阑绝的王府中,只是,他明明让人为他易了容,却没有想到还是被凤阑绝发现了。而且,他以为,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他以为,没有人会记得母妃的样子了,没有想到凤阑绝竟然还记的。

可见,这个侍卫平时还是很得夜无痕的信任的。

“秦姑娘。”扶着她的丫头大惊,想要用力的搀住她,但是,却明显的力不从心,身子便随着秦思柔的力道弯下。

二夫人杀了那个男人,便也是将自己逼上了绝路,把唯一一个真心对她的人亲手杀死了。丞相看到李玉的反应,微惊,也快速的向前,待到看清那画像上的人时,脸色也是微微的有些惨白,神色间也多了几分慌乱。

如今这局面,便明显的对玉儿不利了,看来,他倒是小看了这小子了。

李玉听到丞相的话,也连连的喊道。

“绝王总不会是想让我朝这么多的重臣与朕一起学狗叫吧?”皇上此刻是真的怒了,虽然仍就害怕凤阑绝,但是心知,此刻若是再一味的退让,只怕真的要学狗叫了。

而对她,此刻他的心中更多了几分复杂的情绪,如今整个大殿上吵成这样,她竟然还能够纹丝不动的坐在那儿,单单是这份冷静,沉稳,就没有几个人能比的上。

上官云端微愣,却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很显然是想这次机会除去丞相,想要为她的爹爹出口气。

“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连一次冷冽,沉稳的夜无痕都忍不住问道,冷冷的声音中有着无法掩饰的担心。

那丫头一脸的惊慌,但是说话倒是极为的流畅,而且,她并没有直接说人是上官云端杀的。

“哎呀,真的是清儿,清儿可是秦姑娘最贴心的丫头,这,怎么会这样呢?”二夫人与三夫人还没有回来,四夫人微微向前,看了一眼,故意惊呼道,只是,她也没有说明上官云端杀人。

上官云端暗暗一惊,这丫头是秦思柔?虽然没有望向秦思柔,但是从她的声音中,也感觉到,她此刻的伤心。

“竟有此事?”皇上眉头微蹙,转向上官傲天,沉声问道,那微转的眸子中,似乎隐过几分沉思。

上官云端暗暗冷笑,这丞相也未免太着急,想要落井下石,那也要看看,这石头,落不落的下去。

“等会丫头进来服侍时,你让她们在房间里停留片刻,然后分别吩咐她们一个去城东买点心一个去城西买胭脂。”上官云端红唇轻启,慢慢的吩咐着。

“你们先站那儿等一会。”两个丫头进了房间,南宫雪便按照上官云端说的吩咐道。

众人只当她是害怕,并没有多想,只是再次的嘲笑出声。

“不必了。”上官云端的眉头微微的轻蹙,望了那几个轿子一眼,低声回道,那几个大臣,都不是一品大臣,不是朝中举足轻重的人物,而且,很显然,他们都是最迟得到消息的,所以这么晚了才急急的赶来。

只是,上官云端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们来到皇宫大门时,却被侍卫拦了下来。

凤忆希本就是聪明人,自然看的懂她的暗示,虽然心中有些害怕,但是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这件事,绝对有问题。

因为心中的担心,他的身子微微的僵滞,揽着她的手也下意识的一紧。

但是,她不可能什么?

那么那种不可能,又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皇上的眸子微微的一眯,似乎终于下了决心,唇微动,沉声道,“来人,先将这个女人押……”

众人的眸子望向凤阑绝后,都再次的转向坐在龙椅上的凤阑锐,都想知道,他会怎么做?

虽然他并没有过多的解释,但是上官云端却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只是突然的想起了那天的那个小男孩,那个小男孩应该是事情的关键。

上官云端再次的震撼,好吧,她终于意识,这位人兄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

“下官参见王爷。”

而丞相大人的神色间,却随过几分担心,谁都知道,夜无痕向来冷面无情,六情不认的,若是让夜无痕知道了那件事,只怕……

“看书,看云录。”李玉一听到上官云端那口气,这次更是想都没有想,再次直接的回道。

所以,他到现在仍就想不明白,那人到底是怎么向外面的人报信的?

“可是我的衣服破了。”上官云端刻意的提醒着她。

但是却随即暗暗摇头,绝对不可能是夜无痕,夜无痕前几天还说要收回休书,怎么可能会让她来参加绝王的选亲。

“禀报皇上,皇后,刚刚上官小姐的衣服不小心弄破了,所以耽搁了一些时间。”只是还不等皇上开口,那‘宫女’便沉声说道,却并没有过多的解释。

上官凌雨这次微微的松了口气,是呀,上官云端的傻可是众所皆知的,而且此刻她又一脸的浓妆,像绝王那么优秀的男子,是绝对不会选这样一个女人的。

他慢慢的踏步走来,那淡淡的阳光映在他的背上,神彩风扬中更多了几分飘逸,那绝世的容貌,配着那淡淡的轻笑,瞬间便让世间万物黯然失色,偏偏那如仙的飘逸却丝毫都不影响他那天生的霸气。

“爹爹,雨儿,雨儿其实很爱爹爹……”上官凌雨此刻的脸上再没有了刚刚的仇恨与扭曲,反而多了几分祥和的轻柔,特别是望着上官傲天的那双眸子,此刻更是满满的欣慰。

只是,恰恰在此刻,上官云端却突然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到了老夫人的面前,直直地望着老夫人,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我当你是长辈,但是却也不能任你这般的诬陷,羞辱,而且,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侮辱我的娘亲,娘亲的死,我会查清楚,害死娘亲的凶手,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而她的眸子更是毫不留情的绝裂。

他不确定,此刻她眼中的痴迷是真的痴迷,还是装出来的。

她知道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上官凌雨不仅想要替她出嫁,还残忍的想要害死她,所以,她不可能会这般轻易的原谅了上官凌雨,她不是圣母,没那么伟大,相反的,她向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十倍偿还的宗旨。

“不管怎么样,你现在没事,雨儿却伤成这样了,你还不放了雨儿,你还想怎么样?”二夫人的脸上,却仍就是一脸的仇恨,不由的怒声道。

月儿看到上官云端又要荼毒自己的脸,急急的拦住她喊道,“小姐,今天是你大婚的日子,你就听奴婢一次吧,这样的小姐真的很美……”那般的浓妆真的很吓人,月儿在心中暗暗的补上一句,小姐虽然有些傻,她也不能在小姐面前乱说话。

双眸刻意的眨了眨,眸子深处更多了几分好奇的光亮,“四哥,你昨天晚上,不会见到夜狐了吧?”

“你就是要打我。”上官云端根本不给她辩解的机会,手再次快速的扬起,摔在了她的另一边脸颊上。

上官云端的唇角却是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她就是要她回去告状。

但是轮到上官云端时,皇上可能认定上官云端不可能赢,或者以为,她不会背出太多,所以根本就没有再看了。

几个大臣的脸上多了几分失望,或者还多了些许的懊恼,原本王妃说不定可以超的过那蓝城公主的,就算背的跟蓝城的公主一样的多,但是王妃背的却是明显的比蓝城的公主更顺畅。

双眸微微的望向皇上,红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这次比试胜负未分,我自然要继续,赢,我就要赢的漂亮,让所有的人心服口服。”

此刻,所有人的眸子都直直地望着上官云端,专注的听着上官云端的背诵,此刻比试的结果已经出来的,众人只是想要知道,上官云端到底能够背出多少?

特别是在看到,此刻所有人的都在望着上官云端,都是一脸的期待,就连皇上此刻也望向了上官云端。

凤阑绝的心中微微的多了几分欣喜,按她所说的,那么她现在已经爱上他了?

“主子,她进城了。”门外的女子微微的垂着眸子,沉声说道,声音中明显的带着几分害怕。身子也明显的僵滞。

房间里再次的变的沉默,似乎在是思索着什么,片刻之后,那话语声传再次的传了出来,“前不久,他传了叶寒去夜阑国,应该是为了医她,所以,多半是叶寒医好了她。”

一时间,刚刚心中的阴沉完全的散去,就连那丝担心也消失了,只要她不怪他,他说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所以,感觉到她的反应后,他的眸子也多了几分异样的情迷,他的唇却是再次的蹭过她的耳边,低声说道,“云端,云端,不管怎么样,今天一定要成亲。”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