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申博官网开户 > 第3章:至高影

窦立杰见此情景,不由抬头,怒视向苏放。

……

……

看着谢钧肉痛又不得不佯装慷慨的神情,谢明曦暗笑不已。

此时心情激昂到了极处,才落了两滴男儿泪。

“盛鸿!”此时此刻,谢明曦也无法维持冷静自若了,脸颊涌起一片绯红,一双明亮的眼眸露出些许恼意:“快些放开我!”

谢明曦看着方若梦,目中露出丝丝笑意:“方姐姐,你今日的表现,真令我刮目相看。”

方若梦有些羞赧,小声道:“我刚才是不是太凶悍了?”

淮南王世子心中急切,不时询问:“父王身体到底如何?你能否将父王救醒?”

五皇子:“……”

那一张俊美的脸孔,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肿得像猪头,惨不忍睹。

说完,站起身来,将手中的水酒洒落于地。

“多谢二皇兄,”盛鸿含笑举杯,一饮而尽。

躲几个月不见,总不能躲上一辈子。

很快,顾山长迈步进了学舍。

心里的嫉恨不甘,如火焰一般汹汹燃烧。

颜蓁蓁在接到奖赏后,磨了半天墨的气闷顿时一扫而空,喜滋滋地接了奖赏。

他之前所禀报的事,都是真事。

不然,何来的精神气力?

可惜了李默的一腔护妹之心。

就这么木然地躺在那儿,动也不动。

李湘如在闺阁时从不下厨,嫁给四皇子后,倒是学着做了几道四皇子喜爱的菜肴点心。连带着也学会了煮醒酒汤。

……

永宁郡主却未停下,涂着蔻丹的长长指甲,在谢钧的俊脸上留下了凶残的抓痕。血迹斑驳,看着分外可怖!

赵嬷嬷凌厉的目光扫了过来,冷冷扔下一句:“郡马好自为之!”然后,便昂首离开。

谢明曦略略扬起嘴角。

尹大将军:“……”

那男子沉声答道:“末将姓苏,是蜀王殿下麾下的亲兵。”

终于死了啊!

做承恩公的指望看来是没了。

“罗公公见势不妙,只得打发人来送信,求太后娘娘做主。”

“你这是想趁着皇上羽翼未丰根基未稳,令皇上失尽天子威严,居心叵测!哀家绝不能容!”

俞太后对两人的知情识趣颇为满意,理都未理宁王,传令下去:“再传哀家口谕,立刻去封了宁王府,任何人不得进出。”

俞太后喜怒不行于色,神色淡淡:“免礼平身。”

萧语晗心里一凛,忙起身:“母后息怒!”

萧语晗这个中宫皇后,在俞太后面前再次颜面扫地。

永宁郡主深呼吸一口气,直截了当地说道:“谢钧!那两个通房丫鬟是怎么回事?你要纳通房,为何不和我商议?你别忘了,我才是谢家主母!”

这七皇子府里,到底有多少宫中内应?

原来谢明曦对着六公主的时候也这般凌厉霸气!看看六公主低头小心陪不是的样子,简直像个饱受欺凌的小媳妇……

静妃抬起眼,笑着打趣:“今日的射箭比试,第一名非四皇子莫属。姐姐还有什么可担心的?莫非是因六公主立下赌约之事,心中不喜?”

谢钧领着谢明曦回来了!

不出所料,谢云曦已被带到谢府。

若瑶扑哧一声乐了起来。

顾山长不由得想起谢明曦说过的那一席话,心中的些许隐忧,很快散去。